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燕京学堂,首先该讨论“是否应该办”

  • 字号
2014-07-17 06:36:00 来源:东方早报 

  编者按

  2014年5月6日,北京大学宣布正式启动“燕京学堂”项目,面向海内外学生开设一年制的“中国学”硕士学位。消息一出,北大师生就“燕京学堂”首创“中国学”学科、短暂一年学制、以“燕京”为名以及选址文物保护单位静园等问题,产生巨大争议,在持续讨论中走出校园的小圈子,发酵成为一场公共事件。7月9日,北京大学就“燕京学堂”问题举行沟通会,邀请校内师生参加。本文作者辛德勇系北大历史系教授,他在7月9日沟通会上的发言因犀利尖锐而成为网络热点。鉴于一些报道“内容不够准确”,辛德勇教授特作《关于我参加7月9日“北京大学燕京学堂专题咨询沟通会”的情况说明》一文,授权本报刊登。本文标题系编者所加,有删节。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

  2014年6月27日,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燕京学堂办公室”在北京大学官方网页上,发出一条“关于举行北京大学燕京学堂专题咨询沟通会的通知”,称“为进一步集思广益、更好的推进学堂各项工作,学校拟于7月9日(星期三)上午9:00-11:00 在英杰交流中心第二会议室举行燕京学堂专题咨询沟通会,届时刘伟常务副校长等相关领导 将与参会人员进行充分交流和沟通。欢迎关心燕京学堂建设、有意愿的校内师生积极参会。为保障更加有效的咨询和沟通,提高会议效率,节约参会人员时间,请拟参会师生7月8日12:00前填写报名表,提供咨询议题、个人建议和个人基本信息”。为此,我事先填写一份“报名表”,按照规定递交给会议主办方。

  会议上我做的发言,就是以这份“报名表”为基础。由于时间很紧,在会上只能讲述其 中一部分内容。会后一些网络和平面媒体对我的发言有不同程度的报道,其中有些内容,不够准确。为使关心这一问题的师生校友以及广大社会公众,更为准确地了解我的想法,知悉真相,特在此公布我的参会“报名表”上“咨询议题/个人建议”一栏,并就一些问题做出补充说明。

  一 七点意见

  (一)我参与这一“沟通会”,主要不是来提建议,而是要表达意见。请学校领导尽量少占用时间讲话,多诚恳地听取广大师生的意见。

  (二)在“静园小组”提供的有3000多人参加的问卷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反对“燕京学堂”计划,高峰枫、苏薇星、李零、张鸣等许多教师都已经公开发表文章或言论对此表示反对,而且“几位北大学子就"燕京学堂"项目致校领导的一封信”已经送达相关领导并公开发表的前提下,学校召集这次会议,主题本来应该是充分听取广大师生意见、特别要专门礼聘这些明确撰写文章反对“燕京学堂”项目以及发出信件对此表达严重关切的教师和学生,以认真向其求教,正面回答有关教师和学生、校友提出的质疑,再商讨决定是否应该办“燕京学堂”以及如何办好“燕京学堂”。现在校方召集这次会议,却以“更好的推进学堂”为主题,这从根本上是错误的,是蔑视民意的表现。因此,请学校领导尽快改变这一错误,把这次会议办成征求意见的会议,给予与会师生以充分的时间,来讨论办不办和怎样办、在哪里办的问题,而不是强行“更好的推进”(学校通知这句话有明显语病,正确的写法应该是“更好地推进”)。

  (三)“中国学”这一学科以及下设的六个“研究方向”,未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查批准,在这种情况下就正式着手招生,这是无视国家法规的违法行为,对考生也极不负责任,应当立即停止。

  (四)就像中文系张鸣教授所讲的那样,“在燕京学堂学习一年,居然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其学术质量可想而知。这和一个速成培训班并没有多大区别。这将会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包括北大各级学位的大幅贬值。”就学校公布的“中国学”学科中的“历史与考古”这一方向而言,仅仅学习一年就授予硕士学位,无视中国历史学和中国考古学学术训练的基本要求,这种做法,会在国际上给中国的历史学与考古学学位教育水平,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也会给在历史学系、考古学系学习同类学科三年制硕士学位的同学,造成极大的不公平,必将干扰和破坏正常的教学秩序。

  (五)当前,学校教务部门要求各院系教师每开设一门新课,都要至少在半年前就向学校教务部门提交课程大纲和基本教学安排,这显示出学校对教学工作管理的严谨性。“燕京学堂”作为北京大学郑重推出的“具有国际视野的开放的高端的”教学项目,我相信,在这方面,学校教务部门一定会提出比我们这些“缺乏国际视野的封闭的末流的”课程教学更为严格、规范的要求,但“燕京学堂”作为一门前所未有的学科,其课程设计是否科学合理,需要经过充分论证。就涉及历史学科的“历史与考古”这一“中国学”硕士研究方向而言,作为历史系的一名教员,我强烈要求学校有关部门马上公布教学课程的设计安排,并公布这些课程设计者的资质(包括主要学术研究和教学经历以及代表性学术论著),让历史系和考古系相关专业的教师,能够有机会审查课程设计的合理性,审查课程设计者的权威性。

  (六)风闻学校有些院系的学工干部,通过各种形式,调查那些在北大888和其他网络渠道上对燕京学堂计划占用静园以及这一项目的合理性表示质疑和反对的学生,进行劝阻;甚至个别院系的学工干部,对这些学生有威吓的言辞,乃至出现在校园里公开强行追逐学生以至学生不得不报警求救的情况。假如确有其事的话,我认为这种做法是极不妥当的。作为一名在北大工作的教员,我为这些学生关心、爱护学校和校园的行为,深受感动,并由衷地敬佩他们的行为。这些学生代表的正是真正的北大精神,这是一百多年前由北京大学率先带给中国的科学与民主的精神,学校领导也应该秉持同样的精神,合理对待学生的关切和意愿。

  (七)鉴于“燕京学堂”计划目前已经引起广大师生较普遍的质疑,我建议学校领导当机立断,暂停这一计划,同时布置各院系组织师生充分讨论,广泛听取意见。此前学校报道称组织过有各院系代表以及工会代表的会议、座谈沟通情况,据说得到了与会者的赞同。但至少就我本人而言,根本不知道历史系是什么人参与了这样的会议,也没有人在去学校开会之前,以任何形式征求过我的意见。我所接触和了解到的历史系教师,大多和我本人一样,对此表示强烈质疑。由于这一项目,在校园保护以及教学和学术研究等诸多方面,都需要合理论证、审慎对待,仅仅像这样召集一次全校师生共同参加的所谓“沟通会”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由各院系分头征求意见。“静园小组”的民间力量,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这样的民意咨询工作,通过学校的行政组织,应该能够更充分地做好这些工作。事实上,密切联系群众,悉心听取民意,这正是新一代党的领导集体要求我们各级党组织去做的事情。我本人现任历史学系党委委员,我认为至少就历史系部分教师对这一项目公开表示出来的质疑和反对而言,希望学校领导能够允许历史系党委,组织历史系全体党员师生,首先在党组织内部初步调查摸底,在此基础上,再组织全系师生员工的会议,进行讨论。会后将相关情况,报告学校党委和行政领导。

  二 补充说明

  首先,关于上列第(三)点意见,我在报名表中所说应当立即停止“燕京学堂”,更准确地说,是指在目前情况下,暂停项目的实施,待各方面充分论证“学堂”设置的合理性与各专业方向暨课程安排的科学性(包括与其办学宗旨、目标的一致性)、可行性之后,再着手实施。后面的第(七)点,实际上就是对这一点更具体的阐释。

  除了我自己所从事的专业之外,我在其他大多数方面知识都很有限,无法想象作为一个可以授予学位的学科名称,何以能够以一个政权单位或者地域单元来命名。因此,在听说“燕京学堂”要以“中国学”这一学科来从事教学和人才培养时,大为错愕。

  在7月9日的“专题咨询沟通会”上,刘伟副校长及学校相关工作人员解释说,目前在“中国学”这一学科尚未获得国家批准的情况下,北大拟意打造的“中国学”,其下设的“哲学与宗教”、“历史与考古”、“文学与文化”、“经济与管理”、“法律与社会”、“公共政策与国际关系”这六个研究方向,将以“交叉学科”的形式进行,而各具体研究方向所涉及的内容,在国务院学位授予学科目录上相应的一级学科,北京大学都已经具有学位授予权。因此,北京大学可以自行决定,以交叉学科的形式,展开“中国学”的研究。

  什么是学位管理制度意义上的“交叉学科”,我对此缺乏足够的了解。但2009年2月25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联合下发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设置与管理办法》规定:“交叉学科须按照学位授予单位在二级学科目录外自主增设二级学科的程序进行设置”,按照学校提出方案、外单位专家评议,公示质询的程序进行。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在2011年2月28日下发的《关于做好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二级学科自主设置工作的通知》提出,对各单位自主设置交叉学科的工作,要求撰写“自主设置目录外二级学科论证方案”或“自主设置交叉学科论证方案”, 组织专家根据《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的规定,从学科概况、必要性和可行性、人才培养方案、学科建设规划四个方面进行论证。

  刘伟副校长在7月9日的“专题咨询沟通会”上代表学校解释说,北京大学所谓“燕京学堂”招收“中国学”硕士一事,正在与教育部领导沟通。对此,我必须强调指出,教育部领导是否同意此事,尚不明朗,但即使有领导同意或者默许,也不宜仓促上马推行。因为这不是个别领导人或是教育部这一行政部门所能决定的事情。对于北京大学某些领导拟意打造的所谓“中国学”,不论将之规划为“学科门类”,还是“一级学科”,《管理办法》都有严格条件规定和程序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对全党全国工作提出的“新的要求”中特别谈到,要努力实现“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我想教育部的各位领导,都一定会按照习总书记的要求,严格遵守国家各项规章制度,通过规定的程序,来审核“中国学”是否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而列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学科目录。

  显而易见,北京大学在“中国学”能否成立尚未明确的情况下, 就贸然正式举行招生活动,不管对国家的教育事业、还是对海内外考生,都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燕京学堂筹备方面在7月9日的“专题咨询沟通会”上解释说,他们设想通过高密度的教学安排,来弥补时间不足的问题,足以达到相应的学术水准,对此我是很难信服的。中国古代史的硕士课程,包含有一些不可或缺的内容。版本学、目录学、年代学和职官制度,没有这四把钥匙,学生只能在门外徘徊;行不由径,则是贼盗的行为。我认为,假如在未来的燕京学堂里享受美好风景和优厚待遇的这些学生,不仅远远不能达到北大校内其他中国古代史专业硕士的基本要求,甚至还达不到北大历史系本科生普通历史知识教育水平的话,那么,对学堂之外那些普通的中国古代史硕士研究生乃至历史系本科生,就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

  其次是报名表上陈述的第(七)点意见。7月9日会后,经与北京大学历史系党委书记兼历史系主任高毅先生、历史系副主任王新生和王元周两位先生沟通,他们在5月5日学校正式公布“燕京学堂”计划之前,对此事都一无所知;而且直到7月7日,才有学校领导找高毅主任征求意见。

  和各位师生校友相比,我很惭愧,我没有能考上北大(这是实话,我当年第一志愿填报的是北大图书馆系,成绩差得很远),我只是在十年前有幸来到这里教书。因此,我对北大和北大校园的感情,不像各位师生校友那么深切。但我理解大家的感情。对于一位来自江南水乡的学生来说,家乡的一条无名小溪,就是他少年的记忆;就像我来自东北的旷野,每当看到漫天大雪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的家乡。我们北大学生人生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青春年华是伴随着静园度过的。对于大家来说,这份青春的经历和记忆,是极为珍贵的。燕京学堂的选址,若是可此可彼的话,那么,学校方面为什么不能多尊重一分大家的感情呢。

  我主要从事的是中国历史地理专业的教学和研究,这一学科的老前辈侯仁之先生,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对燕园充满感情。他曾写道,入学后不久,在燕园中很受感动的一件事,是看到三一八烈士、燕大女学生魏士毅的纪念碑。魏士毅罹难时只是一位二十三岁的小姑娘。在这篇碑铭的结尾处写道:

  民心向背关兴亡,愿后死者长毋忘。

  这座碑,现在受到建筑物遮挡,即使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教师和领导,也不一定都看到过,但它还矗立在燕园。

  2014年7月15日晨记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