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朱宁:更应关注金融系统的抗压能力

2014-09-28 14:52:41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近期,和讯网就中国经济形势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进行了对话,朱宁表示和房地产相关的银行体系、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保险、我们的信托是不是能够做好控制风险,这一点是我对于房地产市场更关注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和讯网:您认为未来几年房地产会是什么走势?

  朱宁:无论我们再怎么讲城镇化的大利好消息,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深层次的改变,随着这个趋势过去二三十年整个计划生育的影响,很明显在今后十到二十年对于住房的需求会远远不如过去十到二十年,而对于住房的供给在过去十到二十年大大超过市场真正的需求,所以,个人觉得我们房地产确实肯定会出现调整,调整的时间和幅度,这两者是连在一起的,如果幅度很大的话,时间会比较短,如果幅度比较慢的话,像日本那样调整个二、三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等于更重要是在这过程中,和房地产相关的银行体系、我们的家庭、我们整个金融体系、我们的保险、我们的信托是不是能够做好控制风险,这一点是我对于房地产市场更关注的,它的经济增长出现放缓甚至出现一定的调整,会不会对整个全国的金融体系产生很大的冲击,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比较认可高盛的报告里对于房地产市场走势的判断,但我觉得我更多关注不是房地产市场,而是它对于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力。

  问:您刚才提到说欧洲释放一些流动性,对欧洲的失业、尤其是房地产业,对中国可能会产生一些正面的影响。我们知道前两天高盛发了一个报告,把中国房地产业的评级调成了负面,整体展望不乐观,从今年一些数据来看也是很不乐观,您对这种评级认可吗?还是对未来一到三年内,您觉得会是什么样的走势,因为大家现在对房地产业普遍存在一个比较悲观的情况。

  朱宁:从一年前相对比较乐观到现在突然都非常的悲观。我个人是受行为金融影响比较多,我的导师席勒教授去年得诺贝尔奖很大的一个贡献是泡沫,我受他的影响仍然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泡沫,无论从国际的估价比值来讲,还是从过去一段时间房地产市场涨幅来讲。前段时间我写文章,如果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个泡沫,才会促进整个市场成为一个泡沫,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肯定会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因为房地产市场更多是一个地域性的市场,所以在很多二三线城市,今后一段时间的房价出现15、20甚至30%的调整都是有可能的。与此同时,我觉得整个全国的房价,从指数来讲,如果能出现10-20%的调整,对整个中国经济增长和金融风险已经有很大的风险,所以我们说的崩盘不是全国的房价一下子跌倒40-50%,那是不可能的,那是灾难性的,但在某些局部的市场确实有可能。有三个主要的原因。

  第一,我觉得确实有整个投机性的需求受到挤压,无论通过限购的方式还是限贷的方式,这个确实受到挤压。

  第二,我们看到随着资本市场逐渐的开放,越来越多中国的富商或者很多的家庭开始到海外买房子,因为随着整个中国经济越来越开放,大家都发现海外买房地产市场投资回报率比中国高得多。大家之所以还在买中国房地产,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期待中国的房价还会进一步的上涨,所以这叫做自我实现的预期,因为我觉得你会涨,所以我会买,因为我去买,所以你会涨,但这个可怕的地方就在于这是一种投机性的投资行为,直到这个预期有一天突然发生转变,所有人都觉得中国的房价不会涨,这时候谁都不会去买,不但不会去买,大家还会去卖,这样会对市场造成一个很大的压力。这是我觉得从整个需求的角度,从整个房价趋势角度都是一个很不容乐观的角度。

  第三,无论我们再怎么讲城镇化的大利好消息,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深层次的改变,随着这个趋势过去二三十年整个计划生育的影响,很明显在今后十到二十年对于住房的需求会远远不如过去十到二十年,而对于住房的供给在过去十到二十年大大超过市场真正的需求,所以,个人觉得我们房地产确实肯定会出现调整,调整的时间和幅度,这两者是连在一起的,如果幅度很大的话,时间会比较短,如果幅度比较慢的话,像日本那样调整个二、三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等于更重要是在这过程中,和房地产相关的银行体系、我们的家庭、我们整个金融体系、我们的保险、我们的信托是不是能够做好控制风险,这一点是我对于房地产市场更关注的,它的经济增长出现放缓甚至出现一定的调整,会不会对整个全国的金融体系产生很大的冲击,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比较认可高盛的报告里对于房地产市场走势的判断,但我觉得我更多关注不是房地产市场,而是它对于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力。

  问:你觉得像整个金融系统,保险、银行、信托这些做好准备了吗?或者还需要多长时间来做准备?

  朱宁:我个人觉得还没有,我个人觉得整个中国金融体系里最大的风险是基本上任何一个机构没有经历过一次大的调整,一次大的危机。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所有的金融机构其实都是受到我们政府的隐性担保刚性兑付的这种理念的支持,大家都觉得不用担心,只要出了任何问题,肯定后面有政府在兜底。但我觉得其实政府在整个改革金融体系的过程中,就是想逐渐退出这种隐性担保,我们所说的自收自支的地方债就是强调你必须要自己对自己的财政状况负责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在今后一段时间,肯定会有一些金融机构因为没有做很好的风险管理而倒掉。我们为什么要推存款保险制度,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保护储户,而不是保护银行,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我们无论说做了多少的酸性测试和多少的压力测试,我个人觉得可能很多的金融机构对于今后可能发生的这种系统性的全国性的金融风险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一点在我的新书《投资者的敌人》里面就特别讲到,我们所有人习惯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之后,都觉得经济只会高速增长不会收缩,金融只会扩张不会出现危机,但如果我们看看长期的历史趋势的话,这个周期性其实是整个经济整个金融体系,如果有任何事情是确定的话,这个周期和这种波动是最确定的,没有人能够摆脱这个周期性的。

  问:听您的意思,其实我们的金融机构还是存在幻想的,我有一种假设,如果将来我们有一家银行或者有一家地方政府破产像美国那样,我们的老百姓或者说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做好这种准备吗?因为它的负面效应可能会扩散得非常大的。

  朱宁:对,我个人觉得,因为我在海外曾经做过很多关于破产方面的研究,无论是企业的破产,政府的破产还是家庭的破产,这在海外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商业行为。而在国内就被赋予了很多,一个是社会稳定,还有它要提供社会充分的就业,它从一个简单的商业活动变成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社会和政治性的问题,但这里面我个人的看法仍然是你可以救他一时,你不能救他一世,你可以短期帮助一个政府脱离它的破产行为,但正是因为我们看看2007年、2008年为什么全球会发生这么大的金融危机,回过头来,大家觉得说很大一个程度就是因为整个银行体系认为我大而不倒,反正我承担的风险,出了问题,政府得用纳税人的钱来救助,结果是每个银行都有非常强的机率去冒更大的风险,反正赚钱我能赚钱,亏了钱政府来救助。我觉得现在中国经济和中国整个金融体系最大的风险就在于从我们的地方政府到我们的国有企业,到我们的金融机构甚至到我们很多的家庭都有这种心态,为什么我去买15-20%的理财产品,因为我觉得虽然有人跟我说它有风险,但是我知道真出了风险我到银行门前一静坐,肯定人家就兑付回来了,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是中国经济非常大的一个风险,所以,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是为整个长期的经济发展来着眼的话,必须要允许一些企业,一些僵尸企业,允许一些地方政府,允许一些金融机构甚至是国有金融机构来倒闭和破产,这样才能起到一个很好的警示作用,每个人必须对他自己的风险来负责任,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整个扭曲的对于风险的定价机制逐渐缓解过来。

  问:其实您提到僵尸企业,今年上半年的五道口金融论坛银监会的副主席也提到这个话题,僵尸企业还占用了大量的贷款资源,都沉淀在那里。

  朱宁:变成一个资金黑洞。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