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朱宁:证监会一定要转变监管理念

2014-09-28 14:55:26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近期,和讯网就中国经济形势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进行了对话,朱宁表示,中国证监会的监管理念、监管目标和监管机构一定要调整,国务院一定不要说股市好不好是证监会的责任,这是一个非常不公平,也是一个非常不正确的考评机制。

  以下为文字实录:

  和讯网:您觉得监管机构应该如何发挥功能?

  朱宁:我们恰恰不应该赋予证监会说,这个主席做得好不好,是要看股指涨不涨,这一点不但证监会主席不应该做,央行也不应该做,其实格林斯潘在90年代就曾经被市场认为说是最成功的央行主席,为什么呢?是因为他救市,他每次看到市场表现不好,他就会放松一些货币政策来推动股市,结果怎么样呢,到了金融危机以后,大家觉得说正是因为格林斯潘这种理念导致了全世界的股民都敢说我敢更多的股票,反正一旦不好了,货币市场会救市,结果就导致了2000年前几年那个大牛市和2007-2008年这个大熊市,所以,这一点套用一句俗话,出来混都要还的,你短期造个牛市,今后就会是熊市。所以,这个监管的理念和监管的目标,我们中国的监管机构一定要调整,我们的国务院一定不要说股市好不好是证监会的责任,这是一个非常不公平,也是一个非常不正确的考评的机制。

  问:其实这件事情我觉得政府在里面起到了一些,当然各个环节都有责任,政府也有责任,说到政府的责任,这两天新华社、人民日报发了很多文章,来唱多股市,大家也都认为政府是不是要来推动一轮牛市,您觉得这次是不是又有点做过头了?

  朱宁:我个人认为任何市场都是非常聪明的,它肯定会希望获得各种各样对于市场走势的信息,确实我们的中央和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证监会传递了一些很正面的信息,但最后还要看大家怎么来解读这个信息。我个人觉得未必会出现像过去,比如2005-2007年的牛市或者1997年的牛市,我觉得有两个很大的区别,第一点我觉得政府在目前的这个执政能力和整个公共管理能力比过去一段时间确实有很大的提升,他意识到如果我通过一个政策和通过一个信号来推高股市,这可能会吸引一些不应该进入股市的人进入了股市。像2005-2007年很多老百姓,他进入股市的时候往往是进入股市最高点的时候,所以创造了那个牛市未必给很多散户创造了很多财富,这两者根据我们研究发现,其实2005-2007年很多散户都是亏钱的,很多人就说,如果你不鼓励他入市,他可能还不会亏钱,他为了赚更多的钱,反而在2007年高点入市之后亏了很多钱,很多人40多元钱买了中石油,到现在还在手里呢,所以,这一点我们的政府和监管部门已经开始有意识说会非常慎重的做出推荐。

  第二,我一直宣称,在过去几年里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为代表的推出了一系列的金融衍生品产品,咱们的股指期货国债期货,这一点原来单向做多市场的机制逐渐得到了改变,原来你不看多怎么办,你只能说什么也做不了,现在不但我不看多,我看空的话,我可以买看空期货的这种方式,现在市场的力量开始逐渐平衡。所以,从2009年我们推出股指期货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一年翻一倍,一年涨60-70%的大牛市,我觉得其实是个好事,说明我们整个市场更平衡了,投资者更成熟了,我们也不会积累这么大的一个泡沫或者这么大的一个风险。所以,我个人觉得,我确实也看好会有一个阶段性的反弹行情或者一个中期牛市行情,但我个人不觉得会是像过去那种所谓的波澜壮阔的大牛市,我个人觉得政府第一未必可能是它的目标,第二,我们现在市场成熟的机制未必会让投资者那么大的受到政府这种心态的影响。

  问:其实我刚才为什么提到政府是不是在这里面应该少一些动作呢,其实上一届主席的时候都公开推荐过蓝筹股,按说作为一个政府的重要官员是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的,就是您个人在观察中有没有发现在资本市场,在相对比较市场化的资本市场,因为其他的金融领域可能更不市场化,这个资本市场是不是还有一些不是很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我们正在推进注册制的改革,这些应该都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前进,比如我们正在推的沪港通,将来要推深港通,这些是不是将来都能把原来不够市场化,太过于行政化的一些积弊给清除掉,您对这个保持乐观吗?

  朱宁:我个人其实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们整个看到过去几年中国资本市场无论对新三板的推动,对沪港通的推动,对金融衍生产品的推动,我个人觉得我们整个大的改革思路是非常好的,这里面确实有三个方面,我是特别的关注。第一,我们监管部门的职能包括监管部门怎么来考核它的工作业绩,我觉得大家总觉得说中国股市上不去是证监会的责任,这一点其实在全球的股市市场没有监管部门被给予这么重大和这么不能承受的一个责任,美国证监会的责任就是要保证整个市场上信息的披露和没有违法行为,至于市场是不是涨是不是跌,美国股市涨跌没有一个人说美国证监会的主席富有责任的,因为这不是证监会的责任,我们资本市场的发展,这可能是咱们证监会的责任,但是资本市场的发展并不是以股指的高低来作为评价的,所以,我们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建立和设立,这一点很好,包括我们信息的披露,我们违法行为的打击和查处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恰恰不应该赋予证监会说,这个主席做得好不好,是要看股指涨不涨,这一点不但证监会主席不应该做,央行也不应该做,其实格林斯潘在90年代就曾经被市场认为说是最成功的央行主席,为什么呢?是因为他救市,他每次看到市场表现不好,他就会放松一些货币政策来推动股市,结果怎么样呢,到了金融危机以后,大家觉得说正是因为格林斯潘这种理念导致了全世界的股民都敢说我敢更多的股票,反正一旦不好了,货币市场会救市,结果就导致了2000年前几年那个大牛市和2007-2008年这个大熊市,所以,这一点套用一句俗话,出来混都要还的,你短期造个牛市,今后就会是熊市。所以,这个监管的理念和监管的目标,我们中国的监管机构一定要调整,我们的国务院一定不要说股市好不好是证监会的责任,这是一个非常不公平,也是一个非常不正确的考评的机制。

  第二,我觉得主持人你也提到,可能我们的注册制包括我们的退市制度,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一个机制只能存活不能死亡的话,那是非常可怕的,也是一种刚性兑付。乔布斯前两年就说,死亡可能有的时候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发明,只有有优胜劣汰这个机制才能保证好的企业可以活下来,坏的企业一定会被淘汰掉,这一点我们越是保护坏的企业,越是惩罚那些好的企业,越是惩罚我们的投资者。我们有多少的股民就是觉得证监会觉得这个企业不错就敢去投资,根本连这个企业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去买股票,这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市场的不负责任。这其实对整个市场的系统性风险都是一个膨胀,而不是一个约束。所以,这一点我们注册制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看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市场都实行注册制,没有看到哪个市场因此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出现了问题对于投资者、对于企业、对于券商都是一个教育,他们蒙受了损失之后,下一次就会慎重,这个市场就会成熟起来,在美国1933年之前连证监会都没有,这个市场也存在了100多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必须要允许投资者允许企业来犯错误,和我们小孩成长是一样的,只有犯了错误才能汲取教训,只有汲取了教训才能成长和成熟起来。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是我特别关注的,我们怎么能够帮助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市场、我们的投资者真正能够成熟,有的时候可能必须要付一些学费,但我觉得这个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只有通过注册制才能化解我们现在整个新股发行制度里面种种乱象。

  和这个有关的,我其实回国这三四年一直在大力推动,我觉得我们的资本市场不只是股票市场,还有非常重要的债券市场,有了债券市场之后,既是对股市的一个分流,也是对股市的一个约束和激励,如果我们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可以通过发行高收益债的方式,能够获得比较直接融资的方式,能够从投资者那边获得资金的话,第一,他们就没有那么强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样一个激励。第二,它可以说我可以有一个非常好的融资渠道,我不需要依赖所谓的民间融资,也不需要依赖银行这种融资,这样也化解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与此同时,看看我们的投资者,他也不需要说每年希望股市上涨30-40%,如果我能比较稳当的获得10-15%的高收益投资的债券收益的话,他们可以非常好的把自己的财富进行一个理财,所以这个我觉得真是一石多鸟的一个非常好的改革措施,当然这个过程中,我知道可能我们面临一个五龙治海,有很多监管机构大家不能统一,这时候我觉得无论是哪一家牵头,能有一个统一的对于债券市场发展的一个规划,一个协调,一个监管,这对于我们所说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发展,我觉得可能甚至比三板、四板、国际板都要重要,因为这个从整个企业和家庭的角度,无论投资还是从融资的角度,都是一个把大家的利益完全很好的捆绑在一起的一个角度。

  问:我问一句题外话,因为我听到有一种说法,其实债券市场在整个东方发展的都不是很理想,无论是香港、台湾还是日本,大家后来就在反思这个问题,是不是种族的问题,东方人是不是不喜欢做债券,不知道您研究过这个有趣的现象没有?

  朱宁:我觉得是这样,在整个亚洲市场除了日本之外基本上债券市场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主持人这一点说得非常对,至于是什么原因,这里面我们讲,因为我是研究行为金融的,我们可以讲很多文化和整个社会的传统有一定的责任,我觉得可能和法律制度的创建也有一定的责任,实行是大陆法系还是实行英美法系,但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确实是和整个社会的诚信态度包括咱们刚才提到的和破产机制联系在一起,因为有债券就必须要联系到如果出现了债券的违约之后,在破产情况下会怎么来清偿。这个破产法率可能在全亚洲也没有,即使有法律,包括国内也是一样,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应用和很好的执行,这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同时我们必须要看到,可能从债券市场发展角度来讲,它对于东方人的这种相对希望一日致富的这种投机心理不是很匹配,我们都希望去澳门,我们都希望去拉斯维加斯,希望去股市,希望今天买了之后明天就能翻番,而债市是很难给你带来这种机会的,所以这里面可能牵扯到这些方面。

  还有一点,除了日本之外,这些市场主要仍然是散户投资者而不是机构投资者,中国的机构投资者发展比较快,我们的保险公司,我们的年金计划,固定收益和债券产品是特别好的给保险公司和年金这种相对有比较稳定的资金需求的这种机构投资者,所以,我觉得我们债券市场发展也必须要和整个机构投资者的队伍逐渐壮大要结合在一起,所以,我觉得确实整个债券市场发展从监管层到市场参与主体到产品,仍然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过程。

  问:上面咱们谈到几个话题其实都和投资者的行为,您也是研究行为学的,有特别直接的关系,您在《投资者的敌人》里面提到说,投资者之所以要推高制造一些泡沫,往往和他的无知是有很大关系的,无知者无畏,我想问,现在道指和标普都创了历史新高,似乎都已经走出了金融危机的阴霾,他们是因为无知造成的吗?如果是因为无知造成的,那中国的股市相反走了七年的熊市,是不是证明中国的投资者更聪明,或者在这个过程中和它的方向是截然相反的两个发展方向呢?

  朱宁:最近很多投资者也在问我类似的问题,如果我们看美国股市的走势,我觉得它有两个主要的推动力,这一点和国内的情况相对不太一样,一个推动力是我们所谓的量化宽松的退出政策,很大的一个直接结果是把美元的利率推升,要把美国比较安全的国际投资市场的吸引力在全球投资者心目中来提高,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的股市一定程度上是通过美国企业盈利能力的提升,这是全球经济复苏来实现的。

  另外一点程度上,它是通过整个量化宽松退出的过程中,整个全球资金回流美国的这么一个趋势,类似这个趋势我们在九十年代初也看到过,为什么从美国1992-1997年金融危机之间也走出了非常大的一轮牛市,也是因为整个国际资本流动的趋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美国最近的牛市是一个资金推动的市场。

  纳指可能相对有点不一样,因为我在后天的论坛里参与一个叫做又来一次的论坛,美国全球的投资者全球的创业者也在讨论说是不是互联网泡沫又来了一次,这里面我的导师,去年诺奖的得主席勒教授也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就说,他觉得美国纳斯达克指数快要创出新高了,是不是也出现了泡沫,这里面我觉得随着资金的推动,也随着整个互联网技术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们线上线下的合作,我们物联网的技术,社交网络,我觉得确实这里面可能相对于道指来讲,我觉得可能虚高或者泡沫的成分会更多一些,因为每次都是伴随新兴事务出现才会创造出一个新的泡沫,但这次我们必将看到从1999-2000年到现在已经又经过了15年,经过了15年,纳指如果翻番的话,也还算是一个比较合情合理的增长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如果从这一两年来讲,我们可以说是一个泡沫,所以相对比较长的一个历史阶段来讲,我们也可以说,过去每年也就是3%、4%、5%的增长速度,所以从复利的角度可以理解。

  国内是另外一个情况,其实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这么好,为什么股市总上不去,我个人的一个解释,第一,我们的股指其实越来越不能反应我们整个股市的发展,我们创业板的指数还是屡创新高的。第二,这也反映了我们刚才提到的新股发行制度或者没有退市制度这种前提下,其实整个股市仍然在创造财富,但由于公司治理不好,由于信息披露不好,由于有一些大股东通过一些方式能够把上市公司掏空来让公共股东替自己买单的方式,创造的财富没有通过股市市场反映出来,这是中国股市一个非常大的顾忌,它不是没有创造财富,它创造了财富,但这个财富没有落到公众股东手里。

  问:最后一个小问题,所有这些无论是中国市场也好,因为将来有了沪港通,其实现在很多老百姓都去买美股了,也有很多渠道可以买到美股,在这样一个全球大背景下,在乌克兰中东,又回到我们第一个话题上,有这么多变数的情况下,如果让您给投资者提几点忠告的话,您最会告诉他们什么?

  朱宁:我觉得往往都会提三点,在我《投资人敌人》那本书里我也提到说,一定要多元化,既有资产类别的多元化,比如说我们的股市、我们的房地产市场,我们的信托理财计划,比如说我们的大宗商品和黄金,一定要在资产类别里面进行多元化。同时要在不同的地域和币种之间进行多元化,国内的股市、国际的股市,日本虽然这么差,但可以看到过去一年股市表现非常好的,美国的股市创出新高。同时我们还要看到必须要进行一个时点上的多元化,不要一锤子买卖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要分批分期进行投资,我们在国内进行投资,发现那些进行基金定投的投资者是进行基金投资获得最高收益的投资者,所以在时间上要有一个平滑多元的投资,所以多元化我觉得仍然是整个金融投资里面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一定要把自己的投资需求想清楚,我究竟是不是要追求每年20-25%的高利贷,同时要承担很多风险,还是我可以买一些比较稳定的8-10%的收益,虽然没有那么高的收益,但相对比较安全。我们很多投资者在长期投资的时候都忽略了风险对于你的投资的结果,可能比收益高两个点高五个点更要重要,你突然一下把本金亏了50%,你几乎怎么都不能追上那些从来不亏钱的投资者,我们投资者往往意识不到风险或者这个回撤或者这个亏损对于自己投资长期可能带来的风险,总是想我今天多赚一点,多赚一点,他没有想到说少亏一点有的时候比多赚一点的价值要大得多得多,我们从一个长期复利的角度,你的收益越是平稳,你就越可能尽快让自己的财富翻番,很多我们的散户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第三,我觉得我经常会跟投资者交流说,一定要克服自己贪婪恐惧和无知这方面的缺点,一定要对投资和金融有一些基本的了解,我们记得2007、2008年的时候很多散户买QDII的基金,很多人买完根本不知道这些基金是投海外市场的,包括在2007年的时候我们有权证市场,很多散户买进去以后根本不知道权证是什么,根本不知道权证还有到期的一天,也不知道权证到期之后价格就回到零了,所以从这些意义上来讲,我希望投资者有机会能够看一下我这本书《投资者的敌人》,能够对金融、对风险、对投资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知道有一些产品可能就会面临很大的风险,所以这一点投资者教育,投资者理念和投资者自身素养的提升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帮助投资者来做,投资者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学习,提升自己的水平,也希望他们在提升水平之后获得更好的收益,同时也减少自己投资的风险。

  问:好,我们祝愿朱宁教授的《投资者的敌人》能够给广大投资者带来很大的帮助。谢谢朱宁教授接受我们的访问。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