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油价为何跌跌不休

2014-10-27 13:21:14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张尚斌/文

  由于投资者担心全球经济放缓、原油供应增加但需求下滑,布伦特原油价格从6月份的高点下跌超过20%,期货价格最低一度跌至84.06美元/桶,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欧佩克内部也展开了价格战,以争取市场份额。

  据彭博社10月10日的报道,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向亚洲出售的11月交割伊朗轻质原油价格低于阿曼和迪拜约82美分,比10月份的交易价格低1美元,同时创下该国原油价格自2008年1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而沙特也在10月1日宣布,全面下调11月交割的原油产品价格,其中向亚洲出售的轻质原油下调1美元,比阿曼和迪拜原油的平均价格低1.05美元。

  自沙特宣布全面降价以来,分析师就认为,欧佩克成员国内部之间会展开价格战。伊朗紧跟沙特降价,使得价格战爆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由于美国页岩油产油区原油价格下限将持续走低,这种价格战对欧佩克成员而言并非好事。

  石油武器再现

  沙特的一些政要似乎热衷于宣扬美国和沙特之间存在“秘密协议”,而且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并表示将与美国结盟对抗ISIS,而实际上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只是在顺着沙特的意志做,所谓的协议使得沙特人可以利用美国的承诺来加强训练叛乱分子和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作斗争,因为阿萨德一直把消灭沙特看作首要任务。

  然而,沙特有什么牌?换句话说就是沙特有什么可以补偿美军,让美军持续轰炸,直至阿萨德倒台,并允许叙利亚、卡塔尔、约旦或土耳其分享战利品。

  很明显,他们会将石油作为一种新的武器。最难忘的例子是,1973年的阿以战争导致美国加油站无油可加,并引发了此后的全球经济衰退。

  经历禁运的极大痛苦之后,华盛顿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消除石油的威胁,并防止欧佩克再利用,包括更加重视国内石油生产,并建立了国际能源机构(IEA),参与国可以分享任何会员国的石油存储和产能资料。

  其实,对于美国来说,ISIS、伊朗和俄罗斯在2014年的行为是对美国的最大挑衅。早在1973年,石油禁运就被用来针对美国;40年之后,它仍然有效,但却是以美国的方式表现。奥巴马政府已拨款将石油作为外交政策的一个主要工具。

  而且,现在的石油战争发生了惊人的逆转,华盛顿现在挥舞同样的武器,一旦被归为邪恶国家,就会用贸易制裁等手段来遏制产油国能源的出口。奥巴马政府已经采取了这种激进的方式,即使会对全球能源供应产生风险。

  当第一次被使用时,石油武器利用的是工业世界对中东石油进口的严重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生产国家变得更加依赖于石油收入。华盛顿现在试图通过选择性地拒绝进入世界石油市场,利用这一点,无论是通过制裁或使用武力,都因此剥夺了敌对生产大国的经营收入。

  美国在中东反客为主

  9月23日,当美国飞机轰炸了ISIS的炼油厂和其他石油设施,据说这些设施为ISIS提供了日均200万美元的收入,为“圣战”提供了必要的资金。

  而在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土耳其,都明显有黑市交易商在帮助ISIS以折扣价格出口石油,目前油价徘徊在每桶80美元左右。讽刺的是,这个秘密出口网络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萨达姆·侯赛因执政时期,目的是逃避美国制裁伊拉克。

  伊斯兰国家已被证明确实擅长于利用其辖下的领域,卖油给反对势力,包括阿萨德政权的代理人。为了阻止这种流动,华盛顿计划对这些领域及其相关基础设施进行长期空袭,削减ISIS出口石油的收入,从而削弱其作战能力。然而,由于ISIS日均原油产量只有约8万桶(全球石油消费量的约1/1000),即使成功摧毁其设施,也不会对全球市场产生影响。

  碰巧的是,奥巴马政府同时对伊朗和俄罗斯祭出了石油武器,其中包括禁运和贸易制裁,都可能对世界原油产量产生更大的影响,反映了白宫有信心在追求美国战略利益的同时,也削弱对手的经济实力。

  在伊朗,华盛顿已经采取积极措施,遏制德黑兰取得西方的石油钻井技术,并抑制其以石油出口来资助其核计划。根据伊朗制裁法案,投资伊朗石油产业的外国公司都会被禁止进入美国金融市场,并受到其他处罚。

  此外,奥巴马政府已向其他主要的石油进口国,包括中国、印度韩国和欧洲列强施加了巨大压力,以减少他们来自伊朗的石油采购。

  这些措施,其中包括严格限制有关伊朗石油出口的金融交易,对该国的石油输出产生了显著影响。据估计,伊朗石油出口的收入已经从2011-2012年的1180亿美元下降到2013-2014年的560亿美元。如果全球石油供应量每天下降100万桶,将意味着广泛的供应匮乏和可能的全球经济衰退。

  据美国能源部(DOE)的最新数据,美国原油产量已经从2011年的每天570万桶,上升至2014年第二季度的840万桶,涨幅高达47%。而且据能源部预测,到2020年,美国的国内产量将上升到每天约960万桶。

  对于奥巴马政府,这样做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将显著下降。

  2013年4月,作为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汤姆·多尼伦在哥伦比亚大学公开表示, “美国的新能源姿态使我们能够从更高的起点出发,提高美国的能源供应,作为一个缓冲,有助于降低我们在全球供应中断和价格波动时的脆弱性。”他明确提出,在施压伊朗方面,美国以不懈的外交努力说服消费国,结束或显著减少对伊朗石油的消费,并以这种方法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

  美国对俄罗斯政策:故伎重演

  此前,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当时包括BP、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在内的西方各大石油公司计划在俄罗斯控制的黑海和北极领海一代生产原油,主要是和俄罗斯国有或国有控股公司,如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进行合作。例如,埃克森美孚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合资企业在那些能源丰富的水域已经开始生产,这种类似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官方的欢迎。

  美国公司和俄罗斯国有企业之间的这种合作被视为双赢。埃克森美孚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公司正在考虑进入广阔的新储备地带,因为世界其他地区的现有油田产能都在下降。对于俄罗斯人来说,获得西方先进的钻井技术可以在北极地区完成钻探。

  毫无疑问,双方的关键人物都力求在对俄罗斯制裁的同时保护好这些合作,很多人开始设法说服美国领导人豁免任何涉及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制裁。这种压力的结果是,俄罗斯的能源公司没有被包括在美国对俄企业和个人的第一轮制裁当中。

  但俄罗斯干预乌克兰东部以后,白宫转而实施了更严厉的制裁,包括针对能源部门的措施。9月12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对用于开采北极地带石油的技术转让给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等实行严格限制,这些措施将阻碍俄罗斯发展所谓的非常规石油资源地区,因为俄罗斯企业严重依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技术。

  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奥巴马政府已经开始认为石油武器的权力和影响力可以作为重要工具,且可能比冷战时期的核攻击更具杀伤力。

  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运送特种部队到冲突地区似乎不太可能,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显然认为,油价的杀伤力是有效和可接受的方法。当然,因为主动权仍然在美国人手中。

  然而,鉴于华盛顿直接使用武力方面成功的例子不多,是否会用到石油武器仍然存疑。结果证明,石油武器是最能提供战略优势的东西,因为武力恐吓的效果可能不太理想:伊朗的确走到了谈判桌前,但距离达成有利的核谈判结果似乎越来越遥远;ISIS继续取得战场上的胜利;莫斯科显然无意结束其在乌克兰的介入。在没有其他可靠的选择时,奥巴马及其主要官员似乎决心要运用石油武器。

  但是,使用石油武器的行动需要承担大量的风险。一方面,尽管国内原油产量上升,但美国仍然依赖于石油进口,在可预见未来仍然会如此,如果其他国家都不愿意出口会发生什么事情?上世纪90年代的石油战争导致全球供应萎缩,推动价格飞涨,并因此威胁到美国经济的健康。如果美国使用石油武器,难保其他国家不会找到自己的方法来挥舞石油武器,谁将最终受损?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