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普惠金融:在创新中颠簸而顽强地前进

2014-11-07 12:25:51 和讯网  冀静波


  和讯网消息 在2014中国(深圳)普惠金融发展论坛上,和讯网总编辑王正鹏主持了以“普惠金融的发展和创新”为主题的圆桌讨论。

    许善达:市场力量驱动企业整合

  在圆桌讨论中,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表示,小微企业在市场中处于弱势地位,而通过整合后,承受市场风险能力将得到加强,然而,整合是市场力量驱动的。

  在利率市场化后,许善达表示,当前贷款利率已经放开下降,所以利率市场化贷款部分也已经完成。对于金融机构愿意贷多少,承担多少,也已有一个市场化政策出台。现在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最要紧的问题是存款利率,而目前存款利率仍然是由国家政府来确定。对于近来P2P的跑路大潮,许善达表示,这与监管情况有很大关系。监管部门在寻找平衡的过程中,未来可能会加大监管力度。

    刘慧勇:普惠金融的“惠”主要在于便利

  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刘慧勇认为,不同的金融发展阶段要求不同的金融工具,然而,互联网金融为普惠金融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普惠金融的“惠”主要在于便利。

  对于P2P当前的跑路潮,刘慧勇认为,对新事物太过限制将会造成妨碍。P2P当前的问题在开始初期出现是难免的,也是其在发展进步中需要付出的必然代价。对于普惠金融的发展途径,他表示,工具跟金融中介机构是紧密相联的,金融在发展时,一定要在工具上进行创新,同时现在也要有伴随的中介工具。

  杨涛:传统大型金融机构也可参与普惠金融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所长助理、金融市场研究室主任兼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认为,普惠金融从最早关注道德层面向关注市场效率转变,然而,传统的大型金融机构也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参与到普惠金融发展,但不会成为普惠金融的主流。互联网金融要抓住普惠金融,不能只着眼在套利方面,而是应该从技术和制度层面进行深层思考。

  在互联网的东风中,民间融资的热情、效率和风险同时爆发,对此,杨涛认为,从机构监管转向功能监管,以业务性质甄别为核心,实现多部门协调监管,并且注重自律组织的作用以及地方金融监管的责任,才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可行选择。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正鹏:刚才演讲完的一些嘉宾们一起做交流,刚才我跟许院长已经聊了一些,我向请您聊一下,普惠金融对于金融界未来发展的重要意义。
许善达:一个新的领域的发展总有过程,在市场上已经出现的创新以后,市场和政府都有一个认识过程,对于创新的商业活动,政府应该用怎么样的战略或者方针去对待新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这也需要一个认识的过程,从05年开始启动以后差不多10年的光景,发展的速度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想,但是中国就是这么一个特点,党中央的文件上如果对某一个商业性的活动有了一个基本的评价,这个代表了决策权对商业活动的态度。上面对普惠金融的发展有一个战略意见,代表了我们差不多十年的实践,得到了决策层的认可,这个认可过程是很不容易的,有这么一个认可和没这么一个认可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影响是非常大的,我觉得这个是说明了我们这个行业发展在总体上是健康的,在总体上是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总体上是得到了资源持有者和资源使用者的认可,所以我觉得这个文件中把这个话写上就是一个标志性的。
王正鹏:其实刚才许院长讲到了,经过十年的发展,已经写进了国家战略。刚才杨主任在讲话过程中,对整个普惠金融的形象是呈积极性的,我想把刘会长刚才提出的问题,让杨主任解答一下,普惠金融是一个公益金融,在我们国家占金融主体的是大型的金融机构,对于他们来说,有没有一些学术上的建议,让他们能够来参与普惠金融的发展?
杨涛:其实有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是对普惠金融本身的判断。我觉得可以这么来看,因为刚才我分析普惠发展路径的时候,最早对普惠金融是强调道德层面的东西多一点,但是到后来,谈效率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的,我们要谈普惠金融的时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层面解决金融体系扭曲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市场效率的问题。小微企业、中小企业是解决就业的重要来源,消费者是一个很大的发动力。所谓普惠做的事情根本上还是为了解决这个市场效率的问题,这是一个层面的东西。第二个问题,就是你说的传统大型金融机构怎么样参与到所谓普惠的事情上,刚才谈到普惠的最后发展阶段的时候,随着技术的发展,传统的这种小微跟大中型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即便是大型的金融机构也可以利用一些新兴的互联网技术和其他技术相对低成本的、风险可控的提供一些小微服务,包括融资服务,包括支付,包括其他方面的服务。因为过去大型的金融机构之所以不愿意提供小微支持,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成本的考虑,如果一些新兴的技术手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改变这个问题的话,肯定会更多的参与到这个领域当中。当然大中型的机构做大中型的金融服务是他们的金融优势,如果介入到小微企业中会有进一步的扩大,但是不是主流,这也需要国家更多的引导,尤其是普惠金融互联网能不能弥补到金融短版,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在里面。

  王正鹏:谢谢,实际上杨主任纠正了我们对普惠金融的理解。今天大部分同事来自于互联网金融行业,也就是说互联网金融是目前中国做普惠金融最大的一个助推器,能不能用一到两句话给我们的听众总结一下,互联网金融对中国的普惠金融究竟有什么特殊意义?
杨涛:如果说互联网金融这个影响,我仍然强调技术和制度两个层面,技术方面的主线将使普惠金融的实现获得更多的技术层面的支撑,而这个支撑会进一步的引起整个商业模式的深刻变化,使得金融部门提供多元化的普惠金融的服务成为可能,成为一种效率,基于制度方面的弥补,短期内可能是必要的,但是从中长期,随着经济转轨,金融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这部分起到的功能是会弱化的,所以互联网企业真正抓住普惠金融这个主线,更多的不能追求套利方面,而是要落实到技术的层面。

  王正鹏:杨主任对技术属性强调得比较多,刚才刘会长在讲的时候,虽然很短,但是是回顾了一下金融史,我想问您,您怎么看待互联网金融对普惠金融的影响?
刘慧勇:我觉得互联网金融对普惠金融的影响,就是现在的普惠金融只能是互联网这种形式的金融才是普惠金融。因为在不同的阶段上,有不同的工具会要求不同的金融形式,互联网金融就是以光速来传播信息的时代,这个时代引起了诸多的变化,包括购物,可以送货上门,包括金融,这些都是一个新的时代,每一个时代都有它新东西出来以后的应用。所以出来一个新东西大家就会去用,高楼也是在钢材出来以后,不可能是木头搭起来,钢材一出现,一百多层的楼就出现了。
刘慧勇:这些东西只要技术创新一些东西,就要将它用到极致,这个极致,互联网光速传播信息的极致就到了金融。其实普惠刚才我同意杨先生的看法,主要是便利,至于说利率的高低,融资的门槛等等这些都属于其次。这个惠主要惠在便利、方便,用智能手机就实现,随时随地实现,以光速实现,这个便利是最主要的,其他的可以逐渐的改进。利率高低将来发展多了就会下降,不会总那么高,一个新产品出来得卖贵,像苹果6什么的,现在一代二代都不值钱了,要批量,批量就会降低,最开始的时候研发成本高。这些都是可以变动的,但是有一条不变,那就是关于普惠金融的用网络金融给带来的便利,这个阶段已经开始,所以他和普惠金融是突出特点紧密联系在一起。我是这样看的。

  王正鹏:刚才刘会长讲的时候提到了光速,互联网金融的信息是完全对称,这是第一点。第二,金融的去介质。第三,线下的金融业务碎片化,围绕着这三个特点,实际上刚才许院长提到了一个观点,他说,将来小贷公司、P2P公司将来可能是一种商业整合,实际上这种整合现在已经在发生,我对这个观点很感兴趣,我想让许院长再做一下阐述。
许善达: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整合以后,体量做大以后,抗风险能力会提高。因为市场竞争小额这样的企业,它相对企业成本比较高,它需要更高的回报才能够获利,他就要从事比较高风险的业务,高风险的业务出现风险的概率就会比较高,所以小企业在这个竞争比较弱,如果是整合以后,比较大体量的企业承受风险能力相对加强,这是市场会有这么一个现实的走向。第二,互联网金融覆盖的领域目前只覆盖了一部分,还有很多部分需要开发,需要去创新,如果一个大体量企业有比较充分的资源,去开拓新的领域,所以我想从市场本身就会产生一种动力,就是要求企业整合起来,来形成一个少数的寡头垄断的局面,我想这是一个市场力量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许善达:同时,作为投资者和资源使用者,他们有一个对企业现有的判断,如果是以很多小企业的话,这些投资者对企业的信用判断很难,这个企业这么小做了什么业务你很难判断,如果是比较大的企业,社会监管,对风险判断的程度就比较准确,在市场上就会得到比较好的信用等级,发展起来也就比较快,所以我想整合这个事情不是谁主观上想不想整合,而是市场有这么一个力量去驱动这个整合,整合成功的就生存下来,发展得很好,如果整合不成功的就会被淘汰掉,这个过程是市场的动力所必然发生的趋势,不是你喜欢或者不喜欢就整合不整合,主观的作用是很小。
王正鹏:我想互联网技术能够支撑整合或者形成几个比较大的行业寡头,寡头不是贬义词,是讲行业集成者这么几个平台,实际上今天会议的另外一个承办方,融金所这三个字就可以听到,我跟许院长还讨论,在民间金融起来的过程中,像网络银行,融金所就说明了这个发展。我们今天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金融,在过去P2P对普惠金融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同时也迎来了洗牌的发展,今天请来的几个专家对P2P研究也比较深,我想听一下杨主任对P2P监管方面的看法。
杨涛:确实P2P是当前大家最关注的互联网形态,P2P监管我刚才谈到了,谈P2P必须跳出来所谓现业监管的思路或者框架,刚才我举了例子,不同国家对P2P的认定是不一样的,认定背后就带来相关的一些监管的思路,如果说由银行主管的部门来相对主管,相对你认定的是对银行组织的问题,比如对证券类监管是不是证券类监管,这是监管协调的问题,当然在监管协调中既有中央和地方的协调,也有横向的协调。
杨涛:另外,当前互联网金融以P2P为代表出现的种种现象,背后实际上还是民间融资的热情,民间融资的效率,也可能有一些风险,又再一次的爆发了。这是倒逼整个民间融资从体制机制到市场改革的现象,正如过去顶层设计多少年都没有出来。但是现在整个民间融资借助互联网东风有一个总的爆发,立足点还是要回到民间融资的领域。第三,从技术层面来看,P2P整个行业未来的竞争当中有可能出现巨无霸,整个行业我个人感觉根本的生命力是在于信用和信息,如果说掌握信用和信息财富和基础的机构,往往在未来能够占据先机。像阿里在做蚂蚁金融服务背后有信用支撑,所以要从不同层面来看。
王正鹏:刚才在演讲的时候大家都提到了跑路,也提到了资金池,不良率,这都是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我想听一下刘会长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刘慧勇:我觉得在开始阶段出现一些问题是正常的,如果对新事物就限制,你也不知道怎么限制,往往会造成妨碍。我想出了点问题也应该允许,这也是要付出的一些成本代价或者经验,另外这些损失从长期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有人亏了,除了要有人骗你以外,你自己也要承担这个责任。我觉得这个在开始的时候,是难免的。通过积累的经验以后,逐渐的就会自然整合,我特别同意许院长讲的,是要靠自然市场的力量,而不是靠你管。整合的时候也没有谁去管理,也没有什么管理局,联合管理局,都没有。
刘慧勇:就是谁大太阳就大,几个星系就围绕太阳运行,原来可能是浑沌一片的,整合完了行星就各自有轨道。自然界是如此,人类社会也如此,过早的人为干预是不行,但人毕竟是人类社会,到一定阶段看到确实是有些东西要避免的,就明令禁止,这些规则之后大家接受了,就成为规则,我们的发展也是,认定了好的我们就接受了。现在政府比以前的好处就在于他们更懂得法制,更慎重,更放权,更成为市场的力量,而且起决定作用,这个决定作用就体现在法制上、管理上也要是经验成熟的加以明确,不成熟的部分再等待,因为我们还是有时间的,不要匆忙去定,之后再折腾,我觉得是应该采取这样的方法,积极去制定该做的,又稳妥不要冒进,我觉得这届政府就是这样的风格。
王正鹏:对,开明的、积极的,在发展中去解决一些问题。这都是我们整个行业愿意看到和听到的发展方向。利率市场化在这一两年会发生,无论对于大企业和小企业都是挺大的事情,我想问许院长,利率市场化之后,对于从事民间信贷的企业来说,对他们是怎样的影响?
许善达:首先利率市场化不是我说的变化,是周行长说的,是一两年之内会完成这个改革的目标,我想就是2014年,2015年最多到2016年的上半年,所以这是一个过程。利率市场化以后,贷款利率已经放开下降,所以利率市场化贷款部分已经完成了,金融机构愿意贷多少,承担多少,已经是有一个市场化的政策出台了,现在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最要紧的问题关键是存款利率,目前存款利率仍然是由国家政府来确定,规定的一个是上浮10%,我觉得这个现象就说明各大银行吸收存款的压力是很大的,因为上浮就增加成本。
许善达:对银行来说,贷款的存款和比例是75%,如果你吸收的变成80了,贷款指标就要砍下来,你就要收回你的贷款,这样你盈利水平反而更低。所以从银行来看,他还希望我多吸收存款,多放贷款,当然还有别的指标约束,但这是一个重要指标。如果存款利率放开,我相信各个商业银行一定会比现在的上浮10%的利率还要提高,而且这种提高会产生一种竞争的关系,现在大家都一样,你提高10%,我也提高10%,将来我再高一点,你再高一点,为了吸收存款就会发生市场竞争的局面,这种局面我认为是会提高存款利率的,当然也有一些专家认为不会提高存款利率,今天就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许善达:我是认为如果存款利率提高了,就相对的削弱了小贷公司和互联网或者普惠金融融资的能力,因为现在很多小贷公司也好,他们融到的资是银行发来的,如果利率提高了,显然吸收的能力会增强,相对就削弱了这些金融企业融资的能力,我想这个局面是一定会出现的,你不可能再提高,因为这边已经提得比较高,那边提高了要再想提高,能力就受到限制,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将来普惠金融或者小贷公司融资能力受到影响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政策因素,而这个融资能力如果变化了,整个你的经营商业模式,现在的商业模式能不能维持,那对不同的企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我想还是我上午讲的,就是要提前准备预案来应对。
王正鹏:最后我小节一下今天的讨论。整个中国的普惠金融正在面临三个历史机遇,第一个是互联网,这是交易成本的降低。第二个是利率市场化带来的行业洗牌,恐怕在未来的几年有一个更大的发展,最后是整个银监会对金融行业的监管,我想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历史机遇。时间关系圆桌会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谢伟锋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