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是谁毁了毕福剑?

  • 字号
2015-05-11 11:18:48 来源:国企 

  

国企2015年5月刊
国企2015年5月刊

    来源:《国企》杂志

  欧阳哲

  毕福剑,妇孺皆知的“毕姥爷”,栽在一场外事酒会上。4月6日,他在饭桌上辱骂开国领袖毛泽东的视频被曝光,立即引起网民强烈反感。第二天,央视决定,从4月8日起,停播4天毕福剑的节目。4月9日晚,毕福剑道歉:“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15日,央视传出消息称,星光大道节目改由朱军主持。至此,事件可算告一段落。

  但是,围绕该事件的争议却还在网络上继续发酵。

  一、老毕真的仇毛吗?

  从视频看,老毕真的仇恨毛主席、仇恨共产党。借《智取威虎山》中少剑波的《我是工农子弟兵》一曲,老毕竭尽戏弄、丑化、谩骂之能事。原曲唱道,“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要消灭反动派改地换天。几十年闹革命南北转战,共产党、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红旗指处乌云散,解放区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人民的军队与人民共患难,到这里为的是扫平威虎山!”而毕福剑在唱“来到深山”后说,“来深山干哈(啥)啊?”在唱“要消灭反对派”后说,“能打过人家?”在唱“改地换天几十年,闹革命南北转辗”后说,“哦,够辛苦的。”在唱“共产党毛主席”后说,“哎可别提那个老XX了,可把我们害苦了。”在唱“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后说,“这啥打扮啊?”在唱“斗倒地主把身翻”后说,“嗨,地主招你惹你了?”在唱“为的是扫平威虎山”后说,“吹XX吧!”

  有网友对老毕进行人肉搜索,果然发现他家曾与共产党结过仇。浅一点的,说他的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被下放到辽宁金县大孤山公社王家村劳动改造。有运动才华的毕福剑在辽宁青年队仅受训了一个多星期,就面对梦断赛场的打击,从此怀恨在心。深一点的,有一位叫胡洪波的网友揭露:“毕福剑其父毕元章,早在五十年代被政府镇压,罪名反党反社会主义!其祖父毕孝凯日伪时期就做过日军翻译,被我东北地下党击毙!就这样一个人试想他能不仇视共产党、毛主席和解放军吗?”

  如此,似乎铁证如山,老毕就是处心积虑钻进央视的反毛分子。

  但是,老毕的履历还有光彩的一面。下乡当过知青,有文艺才能,是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顶梁柱。1978年,父亲被摘了右派帽子,任县结核病医院书记。他本人又被部队接兵的首长点将,入了伍,在第一海洋船调查大队的舰艇上当了一名操舵手,当过电影放映员,不久,又被提拔为调查大队俱乐部主任,兼任大队团委副书记,成为全大队最受宠的人才。这期间,上团课,搞教育,在大礼堂里面对二三千人高谈阔论,培养了他的胆识。1985年,脱下军装,考上北京广播学院导演系。毕业后,一心投奔八一电影制片厂,借机回归军营,却不料阴错阳差,去了中央电视台。

  毕福剑走进央视后,凭着军队里练就的良好功夫,扫地、打水、扛机器,粗活、细活都肯干,很受欢迎。1995年他随中国科考队远赴北极,成为第一个徒步到达北极点的中国电视记者。去之前,朋友们都劝他不要去,危险太大。毕福剑说:“我曾是一名军人,如果要上战场去流血牺牲,战士能退缩吗?”在北极,毕福剑当了一回主持了。此后,靠着他朴实、平民、风趣、幽默的风格,一路奔向“星光大道”,赢得了无数“毕粉”。

  可见,毕福剑也是在共产党、解放军、中央电视台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就算少年时期的毕福剑曾经有过深仇大恨,后来会不会淡化?他对军营生活颇有感情,对军人作风颇有认同,这都是装出来的?他所主持的星光大道,虽然有低俗之嫌,却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他没有留洋派的傲慢,没有学院派的造作,能发掘普通人的艺术才华,能捕捉普通人的幸福感和自信感。如果说毕福剑受共产党优良传统影响较大,恐怕并不为过。

  那么,为什么老毕会如此戏弄、侮辱开国领袖?

  二、央视也要反思

  央视恐怕要负一部分责任。八十年代以来,反毛化浪潮潜滋暗长,央视难辞其咎。本来,央视是党中央的喉舌,正确传播党和国家的历史,突出宣传党的历任领袖的丰功伟绩和高崇人格,是央视义不容辞的责任。正因为如此,央视才拥有垄断性的话语权,才拥有传播正能量的良好形象,才能够吸引主流观众的眼球,才能够吸引商家投放巨额广告经费。

  但是,钱来得太容易了,上上下下都被金钱迷惑了、俘虏了。积累深了,慢慢成了巨贪大腐。郭振玺李勇芮成钢欧阳智薇刘文、黄海涛,等等,不知道谁是干净的。风气所及,央视工作人员越来越牛,不屑与平民老百姓(603883,股吧)打交道,专门结交达官贵人、巨商大贾、教授专家。这些先富起来的人往往不满毛泽东,深怕毛泽东的平均主义思想卷土重来,打扰了他们的五百年大梦。所以,在央视的社交圈中,迷漫着各种各样的戏弄、嘲讽、谩骂、诅咒毛泽东的黄段子、黑段子、荤段子、素段子。毕福剑身处其中,习染熏陶,加上自身经历中也有一些伤痕,还加上他的文艺才华,就成为这些段子的原创者、传播者。十多年来,他经历了无数饭局、酒会、沙龙、派对,这种反毛情绪从来没有受到过指责,反而都是引起哄堂大笑,鼓掌欢呼。所以,毕福剑才会在外事饭局上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唱上这么一曲反调。

  可是,毕福剑不明白,大气候变了。习近平、王岐山依靠毛泽东奠基的政治体制和毛泽东留下的为人民服务精神,反腐倡廉动了真格,改变了政治生态和政治气候。原来畅通无阻的权钱交易,现在只能悄悄干了。原来畅通无阻的反毛情绪,现在遇到麻烦了。毛泽东是腐败分子的克星。他晚年发动文化大革命,动机上讲,就是为了确保共产党能够不腐败,不脱离群众。这场革命有诸多问题,固然不假,但是,全面否定这场革命,直至妖魔化毛泽东,就只能让腐败分子肆无忌惮。这是当代中国政治的核心逻辑。可惜,毕福剑和他那个圈子的人,被金钱权势名声冲昏了头脑,不愿意明白这个逻辑,所以,就栽了大跟斗。但,也因为毕福剑不是从骨子里仇毛,所以,他也才能立刻认错,道歉。

  央视的新任台长聂辰席是个明白人。他刚接手央视,就碰到“毕门事件”。怎么办?他完全可以采用“拖”字诀,冷处理。毕福剑粉丝众多,就意味着央视相应的广告收入丰厚。再说,毕竟,这是毕福剑的私下发言,他又已经道了歉,已经可以马马虎虎打发舆论了。但是,聂辰席快刀斩乱麻,迅速停止了老毕的工作。

  这下,央视的人明白了。原来这位新台长嘲笑不得,不是什么“电视农民工”,而是“电视政治家”。他上懂中央政治,听从习总书记号令,扭转妖魔化毛泽东潮流,坚决反腐败。下懂台里政治,杀一儆百,整肃风气,扶正祛邪。

  三、又要“反右”了吗?

  如此一来,网上一些“公知”慌了。他们惊呼,毕福剑被“出卖”了!“出卖”一说,倒颇给了人一点感悟:原来老毕这套反毛反共的流氓说唱已经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了。这东西时髦的时代,市场吃香、四处叫好的时代似乎过去了。想想,如果这番说唱发生在十年前,压倒性的社会舆情都是反毛、反共、反共军、反土地革命的,被端了出来,会被认为是“出卖”么?怎么会呢!扬扬得意身价百倍的啊!那真会是达官贵人鼓掌叫好捧场不迭的雅事啊!而现在呢?倒他八辈子祖宗的霉了,竟惹来社会群情激愤,遭四面民众鸣鼓而攻之,惶惶然凄凄然几若丧家之犬。央视,多肥腴的田地啊!翘翘嘴皮,钱财百万千万地来。唉,被“出卖”了,被“出卖”了,谁要你看不到中国社会政治形势的变动,终于捅了篓子呢?没法子,恐怕只有卷铺盖变“异议人士”一途了。

  有“出卖”,就有“告密”。一时间,有人忙着查“告密”者。其实,看告什么密了。毕福剑被告过两次“密”。一次是下乡当知青,被征兵的干部发现有吹拉弹唱的本事,向上级告了“密”,立马跳离农门当了兵;一次是当海军文艺兵布置俱乐部,首长看了满意,被告了“密”:是毕福剑干的,立马提了干。据当年报道,那“密”告的,“毕福剑一连几天都像吃了蜂蜜一样美滋滋地。”

  这回的酒席说唱,据说也是被人告了“密”。但你有证据证明人家是为害你而“告密”么?怎不就是为了你的再次高升而“告密”?若是十年前被“告密”,没准还能当上文化部长尝尝王蒙的滋味呢。这老毕岂不又要吃下成吨的蜂蜜? “毕粉”们还会骂什么人“告密”么?“出卖”么?还会大诉什么“文革揭发又来了”,“失去言论自由”了,“倒退”了,要求什么“免于恐惧的权利”了么?成了你好事,“密”就尽可去“告”,倒了霉就骂人“告密”?

  “恐惧”?现在,毕福剑及毕粉们面临的,不过是民意的沸腾,社会舆论的声讨,这不正是民主么?你们“恐惧”什么呢?你们怎么就“失去言论自由”了呢?你们不是天天高调“民主”吗?怎么民主来了,发现民意对你们不利了,你们就“恐惧”起来了呢?原来,你们要的“民主”,不过是你们的反共右派片面话语权,一旦相反,社会舆情对你们不利了,你们就“恐惧”了,就不要民主了,就不许民间发出声音了,是不是呢?

  四、回归插科打诨的小丑,就很好

  无庸讳言,时下,信仰缺失、道德堕落,一颗颗本该阳光灿烂的心灵渐渐阴暗发霉、焦虑、抑郁,自杀率越来越高。世间,本来有一条正道——为人民服务。走在这条正道上,个人春暖花开,世界和谐繁荣。只可惜,无数人听不到主旋律,心灵被恶俗锁定。为了暂时的放松和麻醉,就需要摇头丸,需要乱性,也需要搞笑、低俗的娱乐节目。老毕的观众多,其实是时代的不幸。

  老毕正在停职反省。他是有才的,也是平民化的。但是,他的另一面就是媚俗。这是时下主持人的通病。从用词、表情、声音到体态,毕福剑常常自取其辱。这让人同情,有时也难免让人生恨。我们似乎也能看到他偶尔于调侃、自嘲中闪现的心痛和尴尬。节目要媚俗,贬低是一项基本功——贬低别人,也贬低自己;贬低现在,也贬低历史。不过,世界是公平的,历史是公平的,贬低历史的人,也会被历史贬低。

  如果做京剧里插科打诨的丑角,他可能就很好。前提是,得有人唱好生、旦、净。遗憾的是,很长时间以来,央视就如同陈佩斯,总是演不好正面角色,唱不响主旋律,扮不好京剧里的生角和旦角。于是,就只能靠老毕这样的丑角吸引观众。央视的定位低了,省市台怎么办?只能更下一层,靠快乐大本营、男女大派对吸引眼球。

  现在,毕福剑走了,聂辰席来了,央视是不是能唱响主旋律了呢?

(责任编辑:HN025)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