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封面文章】洛阳以文化天下

  • 字号
2015-08-12 08:35:09 来源:企业观察家 

  

企业观察家2015年8月刊
企业观察家2015年8月刊

    周健/文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某些时期,洛阳虽然在政治、军事上失去重要地位,但是她在文化、经济等方面发挥的作用一直比较强劲和持续。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擎天大柱。宫墙城池可毁,但文化的长城却是越修越长。

  伊洛奔流,诗心永在

  中国城市美景各有特色,哪座城市最让人经久难忘?

  李益:“金谷园中柳,春来似舞腰。那堪好风景,独上洛阳桥。”韩愈:“洛阳东风几时来,川波岸柳春全回。”李隆基:“洛阳芳树映天津,灞岸垂杨窣地新。” 张九龄:“行看洛阳陌,光景丽天中。”李贺:“洛阳吹别风,龙门起断烟。”

  中国城市这么多,哪座城市的花儿最吸引人?

  刘克庄:“洛阳三月花如锦,多少功夫织得成。”司马光:“洛阳春日最繁花,红绿荫中十万家。”刘禹锡:“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白居易:“花开花落二十日, 一城之人皆若狂。” 朱敦儒:“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欧阳修:“曾为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中国靓女美男灿若星辰,哪座城市最“养眼”?

  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李白:“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王维:“洛阳女儿对门居,才可容颜十五余。”萧衍:“河中之水向东流, 洛阳女儿名莫愁。” 韩愈:“香车倾一顾,惊动洛阳尘。”

  中国这么大,哪座城市可称得上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乡”?

  李白:“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杜甫:“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韦庄:“洛阳城里春光好, 洛阳才子他乡老。”张籍:“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陆游:“惶惶祖宗业, 永怀河洛间。”

  洛阳,洛阳,从古至今她都是每个中国人的生活梦想。五千年的文明史,四千年的城市史,一千五百年的建都史,就映照、浸润在伊河、洛河“不舍昼夜”的奔流里。伊洛长新,大地长新,而生活更为长新。

  对外交往,魅力永存

  中国人最早走出“国门”,始于哪座城市?

  充满神话色彩的《穆天子传》(又名《周穆王游行记》),记述了周穆王驾八骏行程九万里西巡天下之事:自洛阳北渡黄河,逾太行,涉滹沱,出雁门,抵包头,过贺兰山,经凉州至天山东麓的巴里坤湖;又走天山南路,至新疆和田河、叶尔羌河一带;又北行二千余里,至“飞鸟之所解羽”的“西北大旷原”,即中亚地区;其后,沿天山北路回国。周穆王,可称中国最早的旅行家、冒险家。

  中国与西域,哪座城市将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交流推向高潮?

  公元57年,日本第一次遣使到洛阳朝贡,汉光武帝赐其为“倭奴王”;公元65年,汉明帝派人到西域迎请佛法,于公元68年在洛阳建立了中国最早的佛寺白马寺;公元73年,班超出使西域,重新打通丝绸之路,到公元97年,班超手下大将甘英奉命出使大秦(今罗马帝国),到达条支(今伊拉克境内)、安息(今伊朗境内)诸国;公元166年(汉桓帝延熹九年),罗马使者来到洛阳,东西方两大帝国第一次正式接触。

  古代中国,哪座城市曾长时间成为极为繁荣的国际大都市?

  从东汉到曹魏、西晋、北魏时期,洛阳成为西域人东来的主要目的地。汉魏洛阳城,“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贩胡客,日款于塞下”,胡桃宫、蛮夷邸都是专为西域人设的居处。到了北魏,洛阳城中“有百国沙门,西域远者,乃至大秦国”,“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均见《洛阳伽蓝记》),在洛阳城居住的外国人有一万余户。此时,洛阳佛教极度兴盛,寺院一度达到1367座。中外风俗习惯、服饰器物相互渗透,胡乐、胡舞盛行中原。

  隋唐时,新开凿的大运河让洛阳成为当时全国水陆交通中心和最大的货物交流中心,南市、东市、西市三个市场里商品堆积如山,世界各地的商人在此云集交易,“天下舟船之所集,常万余艘,填满河道,商贩贸易,车马填塞”。为了炫耀帝国的富庶,隋炀帝曾命在外国使者逛丰都市时,“不取其值”。都城外围的邙山和原野,此时已散落着许多外国人的坟墓,他们把这里当成了永远的归宿。到了唐贞观九年(公元635年),罗马基督教聂斯托利派经波斯传入中国,称为景教,系最早进入中国的基督教派。

  洛阳,洛阳,她也是全世界向往东方文明的人的洛阳。1400多年前,当北魏杨炫之在他的《洛阳伽蓝记》中写下“附化之民,万有餘家。门巷修整,閶闔填列。青槐荫陌,绿柳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这样的文字时,他实际上就留下了中国最早的对城市描述的《马可·波罗游记》。1910年,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创始人查尔斯·兰·弗利尔在结束了艰难而兴奋的洛阳之行时,在自己的日记和书信中写道:“这是一种令人着迷而虚幻的美,背后是强大的精神内涵,不断地感染着人们。这种情况完全超乎了我的理解能力,我得活上好几世才能领会”,“和更多的中国人打交道,让我对他们更加尊重,更有信心。有朝一日,他们会恢复数世纪以前的地位,在众多方面引领世界。”

  他的这种感受,或许和1300多年前的罗马皇帝希拉克略(Heraclius,610~641)、600多年前的马可·波罗一样。东方圣城洛阳,也曾是这个帝国强大、富强的象征,她带有谜一般的梦幻色彩。

  兴衰起伏,根脉如磐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一座洛阳城,表面看是半部中国史,甚至是半部东方史,但往深处说,却是中华民族的兴衰史、苦难史、奋斗史。

  农耕时代,因居黄河之滨的“天下之中”,“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间”(《史记》),地理有优势,气候较适中,洛阳一直是王朝理想的建都之地。左思《三都赋》云:“崤函有帝皇之宅,河洛为王者之里”,唐人颜师古亦云:“夫天下之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说的是“风水龙脉”。

  周公旦营建洛邑,最初目的可能是为了迁殷之贵族来此集中管理;但是公元前770年,随着周平王东迁洛邑,此地作为政治、军事中心的地位开始凸显。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古代中国的矛盾主要沿东西方向展开,即王朝与西部犬戎、匈奴等外族的矛盾,洛阳作为西通关中、东达齐鲁、北去燕赵、南至楚越的咽喉要地和“形胜”之地,既能轻易控制东部大平原,又能西拒劲敌入侵,自然而然受到历代帝王们的青睐。

  西汉初,高祖刘邦曾一度想在洛阳立都,但出于政治与军事的考虑,最终将其都城设在关中。东汉初,政治中心东移,光武帝刘秀在此定都。曹魏时曹操在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子曹丕以魏代汉定都洛阳,西晋顺势而为,继续“都洛”,加起来接近百年。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乃在于看到洛阳“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兹大举,光宅中原”,可以“制御华夏,辑平九服”。到了隋炀帝营建东都洛阳城,则由于“洛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内,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和,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陆通, 贡赋等 ,故汉祖曰:‘吾行天下多矣,惟见洛阳’。”其后唐太宗营建洛阳宫,“以洛阳土中,朝贡道均,意欲便民,故使营之”。此后,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等都长时间到洛阳君临天下。 

  即使是那些没有在此立都的朝代,其开国皇帝有不少生前对此耿耿于怀。如出生于洛阳的赵匡胤,建宋之初就想将都城由东京开封迁往西京洛阳,改变国都无险可守的危险局面,但这个计划在整个北宋期间都没有达成;明朝朱元璋,也曾命皇太子“往视关洛”,后者“志欲定都洛阳”,但无奈很快死去,朱元璋就绝了这个念头。

  当然,从隋唐开始,随着京杭大运河的开凿,国家经济日益依赖东南江左富庶之地,中国南北向的军事冲突日益增多,王都的分布也开始南北摆动,帝王的意志已无法左右都城废立的客观条件和局势了。所以,自北宋开始,洛阳已丧失都城地位,先遭金人战火蹂躏,又落入元人手中,渐趋没落,到明清时期,就已经沦落为一座普通的地方城市了。

  但无论是不是都城,整个历史长河中,洛阳都是改朝换代之际受战火摧残最严重的一座城市。东汉末年董卓携汉献帝西迁长安,“烧洛阳城外面百里”,“二百里内无复子遗”,北方人口只剩1/10;西晋末年,匈奴攻陷洛阳,整个城市再一次遭到焚毁,此“永嘉丧乱”以及以后一段时间,让北方人第一次大规模南迁;唐初洛阳盛极一时,但到了“安史之乱”和唐末的“藩镇割据”,洛阳成为各方争夺的战略要塞,城市多次被夷为平地,百姓大量流亡,“衣冠南走,避地东吴”;北宋末年金兵南侵,开封城被掳掠一空,中原有许多百姓再次南迁,但洛阳城的百姓却和襄阳等地的居民一样,被金兵尽迁河北……

  建了毁,毁了建,这就是这个兵家必夺之地所面对的历史的真实。不过,有一个事实必须看清,那就是,在古代中国相当长的时期内,洛阳虽然不时居于“陪都”地位,但她一直都是各个王朝的文化和经济中心,对全国具有强大的辐射和吸纳作用;逢到改朝换代之际的国家重建,促进民族团结、国内和平,并在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对外交流等其他方面发挥积极建设作用的,一定是源自河洛的华夏根文化。

  她让我们这个民族自强不息、薪火相传,拥有世界上唯一数千年不曾中断的灿烂文明。

  洛水之南,其文汤汤

  北宋之前的洛阳,还是一个大洛阳地区。以唐时的区划,府治洛阳的河南府不仅包括当今洛阳及下属县市,还包括今禹州、登封、荥阳、孟州、济源、温县、渑池等地方,更具有地理环境的一致性和文化形态的完整性。这样的大文化地区,以洛阳城为中心,被山带河,形成盆地状的座椅之势,被称为“嵩山文化圈”,也被称为最早的“中国”。

  洛阳,由此成为华夏文明的肇始地。“河出图,洛出书”、伏羲演八卦、仓颉造字,都发生在这里。周公营造都城并“制礼作乐”,老聃著述《道德经》,孔子入周问礼,经学(东汉)、玄学(魏晋)、理学(宋朝)的先后兴起,洛阳“圣贤云集,人文荟萃”,华夏文明以礼乐文化为根本的基本特质就此奠定。

  同时,洛阳也是华夏文脉的涵养地。在这里,著名典籍《尚书》《诗经》《周说》《汉书》《三国志》《新五代史》《资治通鉴》《说文解字》编撰成书,“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金谷二十四友”等呼啸云集,左思《三都赋》、张衡《两京赋》、曹植《洛神赋》等先后“洛阳纸贵”“名动京城”,褚遂良、吴道子、颜真卿、王铎等书画名家曲水流觞,杜甫、白居易、姚崇、李贺、欧阳修、范仲淹、程颐、程颢、邵雍等诗人、哲学家或隐居或归葬。这些人和那些君王自然明白,浩荡伊洛河可以涤荡尽他们今生的风尘,逶迤邙山是他们在全国都难找的好风水。

  另外,洛阳还是华夏文化的策源地。周公观察日影造观景台,蔡伦收集破布、渔网等造纸,空裴秀创出“制图六体”,马钧将水由低处提到高处进行灌溉,张衡制造指南车和地动仪……他们像星星般密布在人类文明浩瀚的科学长空,直到今天依然闪烁着中华民族智慧的光芒。夏设九州,并建都邑,商警示自身“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周公制礼,东汉设立太学,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改革,隋炀帝开凿大运河,疏通南北交通,武则天在洛临朝称制并布政维新……改革,推动了王朝的发展,极大程度促进了华夏民族间的融合。

  文明的持续性特征,帮助中国人形成了独有的、持久的自我认同感。当然,华夏文明并不是一个自闭系统,反而一直对外秉持开放特质。公元前8~4世纪是人类历史上的“轴心时代”,东西方几乎同时诞生了一批贤哲,如苏格拉底、老子、孔子、释迦牟尼等。老子是东周的史官,孔子游走于列国之间,其他的,如法家、墨家、名家等皆以洛阳为中心展开活动,各种思想流派“百家争鸣”,与同期的古希腊文明交相辉映。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指出,华夏文明和西方文明是独立起源的,只是到了西汉和罗马帝国时期才发生了具有重要意义的接触和交往。

  这种情况下,佛教、基督教都相继传入中国,洛阳成了儒、释、道、基督等各种教派或哲学流派相互交融的重要地区。同样,由于一度是万国来朝的国际性大城市,唐三彩、茶叶、丝绸及其他充满东方文化色彩的商品通过丝绸之路源源不断地传入西亚和欧洲,中国的政治法律制度、文学、儒学、佛学、医学、书法、绘画等,也随着遣唐使的归去毫无保留地在日本、高丽等国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正因如此,有人评价道:山不让尘,海纳百川,洛阳以其阔大的胸襟,接纳了四方的朝圣者与学习者;无论是政治、经济上的碰撞与吐纳,还是在文化、科技上的交流与提升,它从不保守,而是全面开放;它从不打压外来者的“异类”知行,而是兼容并蓄,共生共荣。

  河洛文化,自有其亘古从容的气度。

  “周虽旧邦,其命惟新”

  文化,以及与此相关的民族精神、民族气质,可以舔平战争和其他天灾人祸的创伤,让我们这个民族一次又一次站立起来,勇往直前。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某些时期,洛阳虽然在政治、军事上失去重要地位,但是她在文化、经济等方面发挥的作用一直比较强劲和持续。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擎天大柱。宫墙城池可毁,但文化的长城却是越修越长。

  中国文化的发展延续向来有两种传统,“大传统”和“小传统”。一个社会官方所秉持的主流意识形态,比如中国传统社会的儒家思想,是大传统;而民间文化和民间信仰则是小传统。大小传统是互动和相互依赖的,当大传统遭遇危机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在民间文化中搜寻到它的碎片,每个个体生命都能在其中找到安慰和出路,即“礼失,求诸野”是也。

  河洛文化作为中国的根文化,其天人合一、允执厥中、仁者爱人、以和为贵、和而不同的“和合”思想,一直在官绅士大夫的治国理政行为中,体现得比较充分。因应到民间,仁、义、礼、智、信等道德理念也土壤深厚、根深叶茂,无论是拜关林、谒周公庙,还是游龙门、登老君山,洛阳1.5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古迹遍地,人文繁盛。

  文物和文化遗产是活的历史。目前,洛阳已拥有龙门石窟、大运河、丝绸之路3项世界文化遗产,拥有两程故里、范仲淹墓、千唐志斋等43处(45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时,还拥有河洛大鼓、洛阳宫灯、水席制作工艺等30多项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

  目前,随着世界新的文明复兴浪潮的到来,随着中国将文化“软实力”建设提上日程,中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战略机遇期已经到来。去年9月,洛阳提出建设名副其实的中原经济区副中心城市重大战略,构建“一中心四定位”的总体布局。到现在,本着“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经世致用、古为今用”的科学态度,立足于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展示,立足于把洛阳建设成中原经济区文化示范区,当地白马寺国际佛教文化园、龙门智慧景区、大遗产保护等重大文化产业项目,正如火如荼加速建设。“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洛阳的引领与担当,让人重新感受到这座“东方文化圣城”所应展现出的雄浑魅力和宏大气魄。

  这几年,一直都喜欢看徐克拍的《狄仁杰》系列电影。影片在一片天马行空的想象之下,展现出一个宏伟壮阔、绮丽缤纷的大唐洛阳景象。这样的洛阳想象,也属于我们当今每一个人,她让我们发自内心地对中国伟大的文化传统致敬!

  文化兴,则洛阳兴;文化兴,则河南兴;文化兴,则中国兴!

(责任编辑:HN022)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