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大股东腾挪术失算 武昌鱼重组落败

  • 字号
2015-08-31 09:53:16 来源:荆楚网 

  长江商报消息

  黔锦矿业标的资产估值从22亿降至6.49亿缩水近七成,三年三度重组最终谈崩

  见习记者 蔡静

  对湖北上市公司武昌鱼(600275,股吧)(600275.SH)来说,2015年8月的最后一周相当具有戏剧性。

  8月24日晚间,武昌鱼发布重大事项停牌通告,宣布拟决定终止同黔锦矿业的资产重组。正当外界还在纷纷猜测时,武昌鱼连发6条公告揭示了终止重组的原因——贵州黔锦矿业有限公司100%股权评估结果为6.49亿元,与2014年12月评估结果12.98亿元相差一半,交易双方对调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因为价格问题,武昌鱼中止了交易。”8月28日,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许轼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如此表示。

  实际上,这已是武昌鱼同黔锦矿业重组过程中的第四次砍价。相比2012年最初估值约22亿元,价格竟降至6.49亿,缩水近七成。

  8月29日,多名证券分析师对长江商报记者介绍,2014年下半年以来,矿业资产业绩连创新低,矿业资产评估大幅缩水并不意外。而涉及关联交易的黔锦矿业,大股东北京华普集团不可能以较低的价格卖出手中的资产。“虽然是"左手倒右手",但控股股东显然是希望资产在注入上市公司的过程中能实现增值。现在被压价后实现不了这一目标,只好谈崩了。”光大保德信首席分析师、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

  标的资产被砍价七成仍谈崩

  等了3年,似乎等来一场空。8月24日晚间,武昌鱼发布终止同黔锦矿业的资产重组。

  “因为交易价格问题,武昌鱼中止了此次交易。”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许轼解释。

  事实上,武昌鱼并购重组黔锦矿业起于2012年初,彼时被ST的武昌鱼首次拿出重组方案时,对黔锦矿业的资产预估约为22亿元。当时武昌鱼称,完成重组后,武昌鱼主营业务将变更为从事镍、钼稀有金属矿的采矿、选矿业务,实现主业转型。

  而如今武昌鱼试图将同一标的公司的预估值砍掉七成,成交价压低至6.49亿元,直接在上一次预估价的基础上减半。令人惊讶的是,这次砍价离上次发布重组预案股价,仅过去了3个月。

  黔锦矿业为何3年间贬值这么严重?仅3个月估值就被“腰斩”是否合理?

  “2年前矿业是强周期行业,一跟矿沾边,股票都能大涨,矿业资产自然被估值很高。而现在,矿产价格屡屡创下新低,市场供大于求趋势明显,导致很多矿产企业的业绩不好,资产浮盈泡沫自然消失了。”湘财证券武汉营业部首席分析师陈勇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武昌鱼这一压价行为跟目前大宗商品市场大环境不景气有关。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黔锦矿业为贵州遵义市一家采、选、加工镍钼金属矿的企业,2013年营业收入为1069.87万元,净利润为172.38万,2014年营业收入仅有128.30万,出现762.03万元的亏损。

  据监测数据显示,国内钼铁价格价格从2014年7月起,一直呈现震荡下行趋势,价格已从当时的9.5万元/吨跌至目前的5.8万元/吨,跌幅达38.95%。

  沈萌认为,除了矿产价格走低、供大于求之外,随着新一轮环保政策出台,对开矿的环保要求持续增高,开矿成本相应会有所提高,矿业开发的利润会进一步被挤压,矿业资产相应会“更不值钱”。

  三年三度反复重组同一资产

  尽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矿业被众多业内人士唱衰,但2012年以来,武昌鱼一直对关联方黔锦矿业“情有独钟”。

  2012年12月,武昌鱼发布公告称,因黔锦矿业未在规定期限内解决的相关文件,使得重组终止。

  2013年5月,武昌鱼再次发起重组事项,拟募集配套资金,用于黔锦矿业产业链的完善及补充流动资金,此次标的股价21亿,相比2012年的估值减少1亿。然而,最终证监会最终否决了重组收购。

  撞到南墙后,武昌鱼于2014年10月,第3次开启与黔锦矿业的重组征程。武昌鱼发布的资产并购预案显示,拟以17.45亿元估值收购黔锦矿业,黔锦矿业估值再次缩水。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这3次重组契机发现,在武昌鱼重组停牌公告上明确指出,2013年4月和2014年7月,公司均因收到实控人翦英海的通知,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上市公司和重组标的公司这类由同一个大股东控股的情况,很容易涉嫌到利益输送。”北京PE界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三年的坚持,说明控股方非常想把自己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加大上市公司控股力度的同时对原有资产进行优化。”

  黔锦矿业审计报告显示,2011年11月,北京华普投资通过受让神宝华通3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北京华普投资为北京德润致远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武昌鱼实控人翦英海持有其99.5%股权。

  事实上,北京华普投资受让黔锦矿业33%股权并完成增资,据武昌鱼发布重组停牌公告不到半年。

  三度重组过程中,武昌鱼还曾试图增资黔锦矿业,2014年10月31日,武昌鱼公告称,审议通过向贵州黔锦矿业公司增资的议案,武昌鱼以16%年利率向中信并购投资基金和云南伟力达地球物理勘测有限公司借款7500万元,用于对应458.33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获得黔锦矿业4%的股权。

  尽管这一增资事项最终因云南伟力达贷款未按时提供而终止,但武昌鱼对黔锦矿业的“过度兴趣”显而易见。

  孰料,执着3年的重组再生变数。2015年4月,武昌鱼公告称,因重组目标公司股东转让其持有的黔锦矿业10.26%股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再次搁浅。5月22日,武昌鱼重新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方案的议案》,此时,黔锦矿业的估值已被砍为12.98亿元。

  未来重组前景不明

  “武昌鱼很大程度上不会再对黔锦矿业发起第四次重组,”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人士称,“价格谈到这一步,再进行"左手倒右手"的资本运作意义就不大了。”

  在他看来,作为武昌鱼和黔锦矿业重组双方的实际控制者,北京华普集团和翦英海如果在矿业势头良好的情形下实现重组,将获得上市公司更多股权;如果在股市处于上升期的情形下实现重组,则会比较容易将标的资产卖出一个好价钱。“而现在两者均前景惨淡,只能等待市场环境转好或者新的市场机会出现。”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2015年6月以来的股市暴跌导致目前整个股票市场大幅下跌,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回购股本的价格较低,因而标的资产的股东对价格的审议会更加严格,武昌鱼当前再谈重组相对成本较高。

  在武昌鱼与黔锦矿业这场一波三折的重组“连续剧”中,除了双方控股股东外,另一群引入注目的参与者便是多家投资机构。

  比较2014年、2015年两次重组议案,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4年10月原方案中6名配套融资认购方有5名终止了认购,除了关联公司北京华普馨园置业有限公司以外,其他融资方全换了“新面孔”。

  其中最为外界所看好的中信并购投资基金,在一年多的跟进之后,不再作为配套融资方参与认购。2015年5月替代中信基金新加入的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亦是业内较早从事并购和私人股权投资基金业务的公司之一。

  “能得到机构的青睐,表明武昌鱼这一壳资源有通过重组股价上涨的空间,”沈萌说,“但重组过程中频换对象,则证明机构对武昌鱼重组选择矿业的前景不大看好。”

  对于“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武昌鱼来说,终止重组后,下半年最急需考虑的是改善经营业绩的问题。

  据武昌鱼2015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其主业农产品(000061,股吧)加工业营业收入仅141万元,营业总收入仅694.5万元,亏损达1980.53万元。

  而另一主要板块地产业务,也因参股子公司北京中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入诉讼纠纷,前景不甚明晰。

(责任编辑:HN66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