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蔡金勇:中国企业走出去会面临一些独特的风险

2015-10-29 16:22:41 和讯网 

世界银行集团的国际金融公司的CEO 蔡金勇
世界银行集团的国际金融公司的CEO 蔡金勇

  和讯网消息 由北京市政府主办,一行三会支持的第四届金融街(000402,股吧)论坛于2015年10月28日至29日在京举行。和讯网作为特邀财经媒体进行全程图文直播。本届论坛将以新常态、新机遇、新功能为主题。世界银行集团的国际金融公司的CEO蔡金勇出席并发表演讲。

  他表示,中国企业出去面临一些独特的风险,在这方面也有不少的工作要做。所以可以说这也是一个今年的标题,新常态,也是新的金融和新的功能,我觉得这里面我特别关注的是如何跟在中国的发展金融,尤其是走出去有关的这些机构共同来探讨防范风险,处理风险,能够实现双赢,最后不论是从实体上和金融机构方面,都能得到好的回报  

    以下为文字实录:

  蔡金勇:大家下午好!我也是从金融街里走出来的,原来就在英蓝大厦,当时记得很清楚,金融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搬到英蓝大厦的第一个租户,可以看到金融街今天的发展还是很快。我从我现在的位置和机构,通过介绍一下国际金融公司在六十年做开发性金融,但是是以市场的方式来做开发性金融,它到目前为止60年是一个很好的案例,看开发性金融在执行过程中经过60年,它的成功和现在面临的困境,通过这个讨论,从某种意义上说,思考一下我们在走出去,刚才谈到金融和实业的结合,这几个方面的一些看法。
    我先介绍一下国际金融公司,国际金融公司是世界银行的一部分,这个机构是在70年前,在1945年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一个是波莱斯顿(英文),一个是世界银行集团,这两个机构当时是奠定今天国际金融的体系起了很关键的作用,IFC大家听了很多,主要是负责所有国家的宏观调控或者中央银行(英文)货币政策这方面主要的国际机构。而世界银行集团是作为中长期融资开发性的金融机构,世界银行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不叫世界银行,叫做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IFC是在世界银行成立了八年以后成立的一个分支机构,实际上是一个独立于国际开发复兴银行的一个机构。回想在60年的发展中,从刚开始很小的,主要是给民营企业,中国叫民营企业,是私营企业提供开发性的融资,到今天它的融资规模和盈利规模在所有的多边金融机构和多边开发金融机构里边,包括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与开发银行等等一系列的银行里边,实际上IFC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机构,因为他的产品中没有任何政府的担保。

  从这个角度来讲,它是一个纯商业的运作方式,无论是从债务还是股本金的投资,还是各种其他的解决方案,完全是以市场的规律来做的。但是它又是一个开发性的机构,开发性的机构实际上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它主要是在一些不发达的国家,第二它是一个比较长期耐心的投资者。在60年的运营过程中,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它的目标,但是还有很大的挑战。我做这个结论实际上也意味着在我们走出去,谈到金融为实体服务走出去,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其他的安排的方式,都是面临着既有机会又有挑战。机会是在哪呢?在今天世界上70亿人,现在还有很多可以开发、可以增长的地方,无论是从区域还是从需求方面来讲,刚才前面瑞银的同事已经提到了,在全球大家普遍认为需求不足的问题,有人甚至创造一个词,是不是会出现长期的(英文),就是长期的通货紧缩,但是是增长不足,这是跟经济学的很多其他的观点,过去大家认为正常的方向是有悖论的,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创造需求,创造需求在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其他方面,最大的一个挑战实际上就是没有财富,而且没有财富,再往前为什么没有?是因为基础设施的投资不足,所以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在过去的十年、二十年,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企业和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量是巨大的,可以说在非洲,中国出去的投资在非洲超过了世界银行,非洲发款银行的总和。这么大的资金的投入,我经常在回想这个问题,到底回报怎么样?因为我觉得真正的可持续的开发性金融必须是有回报的,不论这个回报是短期还是长期,必须是能够有可持续性。从IFC的角度来讲,我们在非洲的业务量是很大,一年将近60亿美元的融资,有股本,有债务。

  到目前为止回报还是不好的。所以这里面就面临着,从我们走出去,不论是丝路基金还是将来其他的金融机构,怎么处理一方面我们要按照商业的方式去运作,另外一方面,到目前为止,从国际上,我可以这样讲,世界银行和非洲发展银行在非洲可以说操作是最有经验的,我们到目前为止这个回报水平还不是很高的。即使在一些其他的,比如像在亚洲的一些国家,这也面临着挑战,从回报的角度来讲。
    所以我觉得再往前五年、十年,我们再回头看今天,丝路基金和亚投行,和我们所有的这些开发性的这样的金融机构,从一个角度来讲,确实我们为世界在今天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创造需求,解决当前发展中最棘手的一些问题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而且已经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有时候我经常去出差到非洲看一些项目,刚才王丹副总经理已经讲了,中国一些优势的地方,比如说是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按时在成本的约定下,能够把电站、公路建成,这是任何其他的集团或者是国家都很难实现的,比如最近的一次,这也是三峡提到的一个项目,就是在肯尼亚,在伊保拉(音)发生的时刻,很多西方的公司由于各种原因都离开了几内亚,而中国的公司为了保证这个工程能够按时执行,当然他们也做了很多的保护措施,能够把他们国家第一个项目建成,水电站建成,这是他们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基础设施项目,这个项目9月底竣工的时候,这个总统把周围很多国家的领导人请去庆祝,而且是他们国家最重要的货币上的,把这个电站的照片印到上面,就显示出中国在很多方面做出了对于发展中国家做出的贡献。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几内亚面临很大的挑战,将来的电价的定位,将来即使有电价按照本币实现达到回报的话,怎么样返回来,这个项目主要是由中国来融资支持的。

  所以我觉得再往前走,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再回头看今天的金融机构是不是为实体的发展,尤其是帮助中国的企业走出去,解决中国产能过剩的问题,同时也帮助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基础设施短缺的双赢的安排,从风险管理,从最终能不能实现,这取决于我们从金融机构来讲,怎么来评估项目,怎么来设计解决风险的这种解决方案,我觉得在这些方面我们开始已经有一些非常好的探讨,比如像刚才王丹谈到在巴基斯坦的项目上,我们跟丝路基金有一些密切的合作,我们在其他的项目也可以做出很多的安排,但是总体来讲,基本上的挑战,我觉得不论是对于丝路基金也好,对于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出去也好,如何处理,尤其在基础设施大规模资金需求长期的这种支持,现金流不能够马上实现,在这个过程中有比较大的货币风险、监管风险和政治风险的情况下,如何防范这些风险,能够达到既在实体经济上实现目标,同时在资金的回报和投资的回报上也达到目标,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是在探讨如何往前走,甚至包括IFC,我们最近一段时间,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是从每年7月1日开始算到6月30日,上个年度我们的业绩是相当不错的,在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面临比较大的调整的挑战,当一个主要的经济体发生变化的时候,对我们整个全球的投资回报会有很大的影响。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解决,尤其是中国的,我们往往跟中国企业出去也面临一些独特的风险,我觉得在这方面也有不少的工作要做。所以我可以说这也是一个今年的标题,新常态,也是新的金融和新的功能,我觉得这里面我特别关注的是如何跟在中国的发展金融,尤其是走出去有关的这些机构共同来探讨防范风险,处理风险,能够实现双赢,最后不论是从实体上和金融机构方面,都能得到好的回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实力确实是执行能力很强,但是我觉得在如何建造更好的商业结构,在项目方面,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今天简短地把我自己的一些感受跟大家分享,主要也是因为我最近一段时间非常关注我们IFC在目前为止在市场上的回报和对整个900亿美元资产负债表面临比较大的挑战,而这个反响到如何能够分享我们的经验,跟丝路基金,跟其他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金融机构一起能够把我们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