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埃德蒙:中国想维护高生产率就必须设计新常态

  • 字号
2015-10-29 17:40:24 来源:和讯网 

2006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埃德蒙·菲尔普斯
2006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埃德蒙·菲尔普斯

  和讯网消息 由北京市政府主办,一行三会支持的第四届金融街论坛于2015年10月28日至29日在京举行。和讯网作为特邀财经媒体进行全程图文直播。本届论坛将以新常态、新机遇、新功能为主题。2006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出席并发表演讲。

  他表示,如果中国还想进一步的维护高就业,高生产率的,必须设计出一种新常态。西方人过去几十年也以为他们进入了新常态了,其实所谓新常态就是应该让美国创新,我们抄袭创新,不用花什么代价就可以达到这一点。但是真正的创新却不是这样,每年在美国的创新已经呈现出放缓的趋势了,从1960年代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趋势。

  以下为文字实录:

  埃德蒙·菲尔普斯: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能有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今天主要是会对中国未来经济的情况进行一些展望,新常态、新金融以及新功能。全球的经济学家都密切关注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经济体,在全球拥有很多的特色,比方说中国的经济体它在消费者产品和服务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中国也发挥了企业家的作用和现代化的作用,比如说中国也在帮忙寻找商机,创造一些商业机会。同时中国也非常注重创新,产生了新的事物,并且还有很多新的事物还在规划当中。同时中国也非常崇尚企业家的创业精神,以及创新的精神。

  我想谈一谈中国的新常态问题,大家今天都一直在热议新常态这一现象,事实上新常态就是把农村缺乏生产力的劳动力给它转移到城市来,城市有办公室,有工厂,在这里劳动力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更大的价值。在老的常态下,就是这种机器和投资住房以及消费品,那现在在农村地区已经没有多少剩余劳动力了,而且我们也看到一些资本的项目它的投资回报率还很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老的常态是不可能支持生产力的持续提高的,同时老常态也不能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老常态只能创造出中产阶级的群体,而且它也已经创造出来了,而且是在过去比较短的时间就创造出来庞大的中国中产阶级。如果中国还想进一步的维护高就业,高生产率的,必须设计出一种新常态。西方人过去几十年也以为他们进入了新常态了,其实所谓新常态就是应该让美国创新,我们抄袭创新,不用花什么代价就可以达到这一点。但是真正的创新却不是这样,每年在美国的创新已经呈现出放缓的趋势了,从1960年代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趋势。

  欧洲在创新方面也只是在几个领域比较擅长,在其他领域表现并不好。事实上在欧洲从1990年开始,它的生产力就没有任何增长了,而与此同时,中国却发现美国也只有几个领域有创新,因此美国不可能产生那么多的创新,来支持和带动这么多的知识让国家来效仿学习,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要自己自主创新才能支持增长,而不能单靠抄袭美国的创新了,因为美国的创新也不够抄了,这就是我们从中等收入的国家往高收入的国家来迈进。事实上生产力的提高在中国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实现,第一种方式就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能够找到独特的机遇,抓住这个时代的潮流。像哈耶克管它叫适应。全球经济在不断的推进,与此同时就会出现新的形式,新的业态,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一些改变。

  我们也知道,我们如果没有什么可以再改进再适应的空间的时候,我们起来要重新创新。同时当我们这个创新已经达到一定的极限的时候,我们就没有什么可能性了,我们就没有办法通过改变来实现创新了。也就是说,这就是效应递减的规律,这样我们就需要自主创新,在生产力方面,在设计方面都需要这一点,也就是说我们要把商业人士鼓动起来,让他们发挥想象力,设计新产品,有新方法,让他们创造的想法能够被实现,这样的话才能够叫做本土创新,我们管它叫自主创新。

  中国的新常态当中就必须是依托于本土创新或者是自主创新,也就是说主动去适应和自我创新这两个。如果中国还想继续维持比较高的生产率,而不是想停止到一种停滞的环境中的话,就需要做几点变化。当然我再给大家简要的谈一下关于新金融的问题,我们到底是如何来实现适应和自主创新呢?比如说想找外部机遇,需要外部资金来帮他们实现想法,只有一些大企业或者是一些国企,他们才能通过自主资金就实现他们的一些设计理念,但是对于一些小项目来讲,他们更关注的不是寻找机遇,而是如何能够找出制约效率发展的因素。对于这些中小企业来说,他们没有办法花那么多钱去寻找一些好的机会。对于创新者来讲也是这样,他们也不是大企业编制内的人,或者他们以前是在大企业工作,后来离开了大企业来追寻自己的设计理念,这些创新者都需要外部资金的支持。

  对于创新者和创业者来讲,他们必须受到新金融的支持,新金融体系是什么样子的呢?如果由于一亿的创新者和创业者,大家可以想像,我们应该有一亿个出资者来帮助他们,一对一的关系,每个出资者都要有专业知识,他们才能知道如何能充分的配置自己的投资,就是这种投资不会是由银行业统治或者垄断的,一般都是由风险资金、天使投资人以及小的对冲资金等等,这些来占据整个的江山。事实上这种现象在1990年代的时候,在美国就已经没有了,没有再由银行出资来帮助这些创新者了。

  还有对于新功能这一块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在现行的经济体制下,我们知道它将被新的经济体制所替代。新的经济体制就要有新的发挥,我们知道在20世纪很多大的经济体中都发挥了重要的功能,这些功能我们还是能看到是政府机关在控制这些资源的配置,而不是靠激励机制来配置资源,即便是在20世纪初期一些大的经济体中也出现了这种现象。实际上政府是想扩大激励机制的作用,而不是靠政府的指令里控制资源的配置,我想这是非常经典的经济学案例。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当经济体缺乏这种创新的动力的时候,整个事情就会变得更遭。比方说如果创新者很少的话,那么大家可能就不想促进经济体制的转型,也没有动力去构想和设计新的产品。

  事实上现在有一种叫做新的自由来创业,这种新的创业自由非常重要,在一个金融体系当中我们可以看到,金融服务没有办法来满足这些创业者的需求,然后对于监管制度来讲的话,事实上中国也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监管机构限制性的作用太强了,他们甚至禁止老师去尝试新的教研教法,他们也禁止医生去采用新的疗程、疗法等等。

  在20世纪,我们看到个人的角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所有国家都出现了这个现象。事实上我有三个问题需要大家来深思,中国和美国之间在货币政策之间可以有什么样的合作方式,当然我们已经进行了多轮的磋商和协商,现在央行也愿意开诚布公的来谈一谈,并且说出自己的期望。有些时候,有些央行他就不愿意这样做,但是我现在脑海中的问题是说,中国和美国是不是可以通过相互合作,相互交流的方式实现共赢?我们知道在中美两国之间,在联储和人民银行之间已经出现了一些切磋合作,联储最近也高调宣布金砖国家所忧虑的这些现象,比如说俄罗斯印度、中国、巴西,他们非常关心联储利率升高的问题,他们觉得如果联储的利率升高,就一定会侵害到金砖四国。但是这些国家他们是有完全的自由裁量权,他们甚至可以与美国进行磋商,来进行调整自己的货币政策,所以我觉得在货币政策这一块,中国和美国可以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大家也需要进行深思,就是说美国的货币政策以及全球经济的展望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我觉得这是非常深度的问题。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很多的央行都希望能够保持高利率,以便能够减少资本外逃,因为资本外逃就会导致他们的黄金储量减少,而黄金储量其实才是真正的国际货币,至少在那个时候是这样。所以所有的央行都在试图维持高利率,而且没有去恢复对资本的需求和投资的需求。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已经成了一个教训,而且我今天想说,它在今天仍然是有借鉴意义的,即便我们今天并不再缺乏黄金了。但是我们却有相对来说较低的利率,在今天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是这样,所以我们不能够去说为了能够获得资本的流入,我们来增加利率,从而能恢复我们黄金储备的平衡,不能再这么说了。

  另外的一个分析,让我们来看一看宏观经济理论的多元化理论。美国的凯恩斯主义者会说,中国帮助了世界其他国家,通过允许人民币在几年前升值,却抵制住了诱惑来参与竞争性的贬值,当其他亚洲国家在贬值自己货币的时候。但是也有另外一组宏观经济学家,他们可以被称之为结构主义者。而且在长期来看,凯恩斯经济学家所指出的那些,我比较倾向结构主义者的观点,在这个领域里美元真正的贬值,以及美国的真实利率的削弱,将鼓励典型的美国企业来增加他们的估值。彼时会使得企业看起来在进口的时候不那么脆弱,而这样广泛的提价也实际上会降低真实的工资,由此导致降低劳动力的参与度和就业的减少。而今天我们也讨论了很多的不平等问题,企业增加价格的时候,这就是使得不平等增加的因素,当然这不是我今天要跟大家介绍的重点。

  这样提价的增长还有真实工资的降低和就业的减少,我们看到自从2009年到2013年的现象,幸运的是对于美国和对于英国的工人来说,也有一些企业家他们看到了增加的机会,在一些行业中雇佣工人。而且也有一些创新性的人士,他们创建了新的企业来利用真实工资和劳动力的充足供给。在欧洲大陆,企业家精神还有创新精神已经开始缺失了,所以它就不那么幸运了,没有那些创新者,没有那些企业家能够帮助欧洲来创造就业机会。当前提高价格的时候损失了销售,很多工人丧失了自己的工作,所以在这个世界中,一些国家他们倾向于将利率保持在高位,就像是欧元区,我们可以说它就是这么做的,也许中国曾经也这么做过。同时从凯恩斯主义的角度来说,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了利率,但是从结构主义者的角度来说,却给世界带来了伤害。

  最后一个问题,主办方邀请我谈一谈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以及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在美联储开始讲利率水平推高到更为正常的水平之后,会对于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过去几年美国的利率水平一直很低,如果我的结构主义分析是正确的话,将利率水平再次推高,会导致美元真实的升值,而这最终将会停止典型的美国公司的保护,会结束对于典型美国企业的保护。他们就会被诱导降低价格,之前他们提升了价格,这个影响将会是对于劳动力需求的增长,这样的话工资率的一些恢复,还有劳动力的参与也会出现。在中国美元的实际升值在某种程度上将会帮助中国企业来抗击美国的竞争,而这样的话我们会看到,届时就会出现中国企业增加价格,减少就业机会。

  所以说这个主题很困难,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讲对了没有,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讲对了。我想说,这些影响的幅度之大,包括货币利率、汇率等等这些问题,如果跟一个健康的创新所产生的效果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了,所以中国人在开始创新的时候将会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创新对于中国人是最重要的,谢谢!

(责任编辑:HN058)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