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李稻葵:改革措施在金融市场上要谨慎 有错就改

  • 字号
2016-01-09 11:05:34 来源:和讯网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

    和讯网消息2016年1月9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改革新动力”财经中国2015年会第十三届财经风云榜在北京召开。年会围绕“改革新动力”的会议主题。和讯网全程直播。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发表演讲,他表示现在申请制、备案制、审批制是有问题的,但是要从审批制转到完全放开的注册制,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稳金融不能过分的、大胆的、在没有经过仔细实验的基础上推出政策。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稻葵:尊敬的章知方董事长,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连续第三年参加和讯的年会,每次我都非常有收获。今年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今年是在整个金融和汇率有所波动的大背景下召开的,主办方用心良苦,把人民币走向放在第一个单元来讨论,主要是考虑到题目的重要性而不是我个人的重要性,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交流这方面的想法。

  要谈这个话题必须把视野稍微放开一点,就是这一轮中国经济的调整,到底是怎么样基本的态势?我个人的观点,这一轮经济调整有点类似于17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1998年那个时段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和挑战。那个时段,在座的很多领导,包括税务总局前领导许局长,他们是记忆犹新的。那一轮经济的挑战,如果说跟今天比较的话,在实体经济的调整方面,比今天的困难多得多。反过来讲,今天我们在实体经济的挑战、难题,比之于那个时候有利条件多很多。比如说,今天财政上虽然有一定的赤字,去年是2.3%,最后稍微突破一点,今年有可能是3%的财政赤字,但是实事求是的讲,各级财政,或者是主要的财政部门,包括一些事业单位都是有相当存底的,有相当沉淀的资金。如果严格按照国际算法来算的话,我们国家不应该算作有财政赤字,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不知道许局长同不同意,所以财政并不像1999年时候那么困难。

  还有商业银行,虽然不良率在上升,个别银行突破了2%,比之于1999年而言,商业银行整个经营情况应该说是天壤之别。商业银行总体上是盈利的,而且已经上市了,按照比较规范的方式在进行风险的管控。

  国有企业、大型企业,虽然现在整体上经营的不如两年前好,但是还有大量的国有企业是盈利的,包括几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国有银行都是盈利的,所以跟1999年当时的情况比好得多。当时的确是亏损,许局长那时候你要向国有企业收税是非常困难的,不仅是国有企业亏损,连税都收不上来,税+利都是负的,而今天至少税+利是正的。

  最后一条,在就业市场上,登记失业率、统计失业率今天都非常低,4%左右。那时候大量的国有企业职工是下岗的,所以在实体经济方面的调整,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是有充分的信心的。中央提出五个要点,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五件事我觉得执行起来应该有信心能够完成,因为我们有历史的经验,我们有1999年那次调整的宝贵经验。今天的任务,坦率的讲比1999年那次容易。

  但是这一轮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和1999年有一个重大的不同,或者说有一个独特的挑战。挑战是什么?金融。今日的金融比1999年的金融规模更大,资产总规模从股市到债券到货币存量,能够占到GDP的4倍,光是M2就接近2倍。参与的民众数量远远比1999年多,先不说农村,单说常住城市人口,52%的城镇人口参与了买理财产品,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存款存到各种各样的银行,大量的居民都买了股票,大量的居民都买了基金,还有相当一部分居民买了P2P,互联网金融产品。而且这一部分人,对汇率的敏感度远远高过以前。

  1999年汇率是在贬值,但是影响面主要是进出口行业,现在金融业紧紧盯着汇率。再比如今天金融波动的影响面也比1999年大多了,1999年股票市场刚刚出来七、八年,那时候股市对社会的影响远远不如今天,今天股市稍微一波动,各种财经媒体头条就要报道了。还有重要的一条,今天的金融在国际上引发的关注度,在国际上引发的反馈程度远远超过1999年。坦率的讲,让我们自己从事财经分析、财经媒体的从业人员讲,我们自己都大吃一惊。

  去年6月15日,星期一开始巨幅下跌的时候,国际上的股市,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都跟着我们下降。我们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去年8月11日人民币推行汇改,三个交易日降了3%,在国际上引发一片恐慌。很多在国际上长期关注中国经济的朋友们,认为中国经济没有大问题,这些朋友们在华尔街失去了他们的公信力,说你们搞不懂中国经济,中国经济现在有问题了。国际上有一个非常流行的看法,华尔街的看法,非常坦率的告诉大家,说你们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以前是非常能干的,指哪儿打哪儿,精准调控,我们非常佩服。但是好像最近这半年以来,你们在金融领域搞不定了,搞不定金融的问题了,你看你们股市大幅度波动,忽上忽下,搞了这么多杠杆。今年年初又搞了熔断机制,你们刚推一个试验,三、四个交易日又倒回来了,好像搞不定了,这件事对中国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

  现在的情况跟1999年不一样了,当然了,相同的一点是美元在升值,美国货币政策在收缩。新兴市场国家他们金融经济出现问题,这点是一样的。为什么说跟1999年比?当时美国经济很好,还是互联网泡沫期间,还没有完全破裂,全球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金融动荡,尤其是东南亚国家,这一点是一样的,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该怎么办。

  首先我个人的一个体会是,中央提出这五件事,可能它的基础要加一条,要完成这五个调整,今年2016年关键是稳金融。稳金融恐怕是今年的重点,尽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没有明确提出,它提出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但这件事恐怕是2016年的工作重点。1月4日刚一开盘就给我们上了一课,到底怎么稳金融?我们一起探讨,展望一下怎么样稳金融。

  稳金融的重要性我不用重复了,在座的各位应该有认同感。怎么稳金融?无非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我们自己的金融市场要认认真真的,非常谨慎的调控好、管理好,比如说像熔断机制这种机制。坦率的讲,当时并没有压倒性意见认为熔断机制不好,所以经过这四个交易日的试验,我们把它暂停了,这也是大家共同学习的过程。咱们都是事后诸葛亮,也许有个别专家早就说了熔断机制不好。既然有问题,马上纠错,这个态度是好的。所以其他一些金融改革的措施,恐怕也要学这个。

  比如说注册制,如果注册制出来大量新股上市了,假如又出现问题了,恐怕还要有所调整。所以我认为不能指望注册制推出之后,IPO风起云涌,一天上几十个,这恐怕不现实。的确现在申请制、备案制、审批制是有问题的,但是要从审批制转到完全放开的注册制,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稳金融,不能过分的,大胆的,在没有经过仔细实验的基础上推出政策。

  熔断机制为什么在中国不成功?我个人的观点是熔断机制主要阻击的是程序交易。如果你编好了程序,甲股票跌,乙股票也要卖,这时候就要有一个熔断机制,一旦跌过一个点,就人为干预,就熔断,这是对的,这是美国“黑色星期一”发生之后,提出的熔断机制,为了让大伙冷静下来。但是今天大家对经济形势看法非常有分歧,股票不交易了,微信上还交流观点啊,突出的观点,简单的观点容易胜出。什么观点简单,什么观点突出,什么观点容易吸引人?坦率的讲,比较悲观的观点,认为中国经济还要下滑的观点,此时此刻容易胜出。

  熔断机制股票不交易了,观点在交易,一下形成观点共识,形成了正反馈,熔断机制再打开还会继续跌。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市场不交易反而引起恐慌。有时候干脆交易,交易用钱PK,你认为中国经济调整没戏,我认为煤炭还可以重组,用钱PK,这个时刻比用观点,用语言PK可能更理性、更稳定一点,这就是我认为这一轮熔断机制不成功的重要因素。

  再追问一下,为什么1月4日会出现下降?为什么去年12月31号不下降呢?就是因为放假期间没有交易,大家搞观点的PK。观点的市场跟金融的市场是不一样的,观点的市场没有金融市场那么理性。这一PK,PK出一个比较悲观的,比较忐忑的结果。为什么国外的金融市场是秋天出问题,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倒台,金融危机正式爆发。1987年10月17日黑色星期一,8月15日美元扛不住了,为什么是秋天?秋天大伙儿都在放假,老总们一放假脑子不停,观点不停,观点PK,所以造成了多事之秋。我反复讲,金融领域秋天是最难熬的,就是这个问题。

  所以第一件事是要稳定金融,各种改革措施在金融市场上要谨慎,要试错,有错就改。同时对于一些明显的金融风险,比如说P2P的一些产品,在可控的范围内逐步逐步的暴露出来,把泡沫中间的“气”逐步撒掉,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汇率,汇率对我们有重大的影响,现在是境外市场在唱空中国经济。离岸人民币市场汇率比咱们低,最高的时候比我们汇率低300基点,人民银行最近到了100个基点。国外有一个逻辑,国外人认为中国经济比统计数字更糟,他们认为中国政府会通过汇率贬值的方式救经济,因此他们就在境外市场上炒作人民币必须贬值,形成了一年多的这么一个格局。

  如果你认为境外的是代表市场了,你境内也要贬,境内如果贬了以后,就像去年年底老百姓看到贬了,今年会不会贬的低过7呢?是不是要把人民币换成美元呢?我身边很多朋友是文学朋友,不是搞经济的,都问我这个问题,不是理性思维。一旦这个趋势形成了,对这一轮经济调整是非常有伤害的。

  讲点数据,我看了一下,过去2015年这一年,我们外汇储备大数字是降了5千亿。我仔细分析这5千亿是怎么来的,是加减形成的。加是什么?我们去年经常账户顺差大概是2500亿——3000亿,贸易顺差6000亿,这是正向。还有一个正向是进来的实际利用外资是上升的,但是具体外汇我们不知道,有一部分统计用的是留利,大数超不过1千亿。我测算大概有6500亿美元走了,在资本上跑了6500亿美元。还有一项汇率变化,美元一升值,欧元、日元、英镑都贬值了,6500亿美元的流出是因为什么?一个是国外市场在炒作人民币贬值,还有美元升值的期望已经形成了,这是个要命的事。6500亿美元大概有1000亿美元是比较正当的,对外投资,这是商务部统计的数字。有5000亿美元出走了,这可能是短期投资性的、投机性的。如果按照这个态势再发展的话,今年再跑6500亿美元的话,今年就守不住3万亿外汇储备这个坎了,再往下就形成预期了。

  所以该怎么办?我的建议,除了刚刚说金融市场要稳定,纠错、试错之外,关键的是要双管齐下。我建议:

  第一, 人民银行应该明确宣布,我们未来的汇率政策应该是什么,就是要对比一揽子货币。我们对一揽子货币保持稳定,对美元可以贬值,而且我们要稳定在一个水平。比如说我们稳定在2015年9月、11月的水平,目前我们汇率相对于一揽子货币,相当于2015年11月的水平,我们就要保持这个稳定,因为我们有条件,因为我们有贸易顺差。

  第二, 资本账户要精心管理,有承诺的进行兑换,没有承诺的严格控制,尤其是控制我们自己的大型企业,不管是民营的还是国有的。民营企业在海外有分支机构的,坚决不能用假投资的方式套取。如果把这件事情管住的话,我们外汇储备每年下降的速度应该低于5千亿,我的建议今年要死守3万亿,如果这个事情能稳住,同时汇率能稳定的话,对实体经济的稳定,对股市的稳定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对人民币国际化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因为当今世界美元在升,美元是短缺的,很多国家要拿美元当外汇储备的话比较困难。我们一揽子货币比较稳定的话,国际上会逐步相信我们人民币了。所以现在美元升值的过程,恰恰是我们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的过程。但是关键并不是完全放开,关键是你要保持汇率对一揽子货币的相对稳定。

  如果这件事能够做成的话,我们周边的国家对它们是稳定作用,它们不会搞竞争性贬值的游戏了,我们对全球的金融也能起到稳定作用,人民币将逐步逐步的成为稳定货币,大伙儿才更愿意用人民币借钱、发债,这样才可以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梦想的把SDR变成人民币的想法,我们人民币如果能在汇值上跟SDR对一揽子货币保持稳定的话,我们在金融贸易中的实际作用将会提高,这就是我想说的大国博弈下的人民币策略。

  最后一句话,中美之间在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上没有直接的博弈,我不认为有阴谋论。没有阴谋有阳谋,他们不愿意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人人都知道。但是关键是我们自己怎么做,如果能把金融市场稳定了,汇率能比较精准的调控,明确的宣示,把资本账户管住的话,在这场竞争中我们就能胜出,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