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许善达:供给侧改革重点在税制和社保制度改革

  • 字号
2016-01-09 12:09:19 来源:和讯网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 许善达

  和讯网消息2016年1月9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改革新动力”财经中国2015年会第十三届财经风云榜北京召开。年会围绕“改革新动力”的会议主题。和讯网全程播报。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发表演讲,他表示供给侧改革会决定至少下一个5年,供给侧里面主要是改革的决策,税制改革、社保制度改革等等,用改革的决策来提高供给侧的效率。

  以下为演讲实录:

  许善达:我谈点看法,开会前面发言的都很精采。我跟稻葵先生角度有点不同,为什么提出供给侧改革?我觉得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对我们国家经济下行有很重要的判断,过去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下行是周期性的,有个底,到了底以后就往上走了,对这种看法有很多分析。但是我觉得从去年年底经济工作会议之后,对经济下行的判断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主流的观点认为是非周期性的。周期性和非周期性的区别在哪儿?周期性的,你有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底部,大家研究底部在哪里。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做决策,你都要考虑什么时候到底部了,往上该怎么做。

  但是现在的判断是非周期性的,它是一个波动的,持续下行的趋势。不是能够很快就见到底部的,这个是对我们这次经济下行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历史上经济发展速度快,发展速度慢这种情况是很多的,但是以前下行周期性相对比较明显,我认为我们很多政策、措施都是跟这次的判断相关联的,与这个判断关联最强的一个战略决策,就是我们强调了供给侧的改革。

  大家知道,我们从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当时国际市场、国内市场都有很多问题。那时候我们解决金融危机的问题,想维持中国经济发展,我们也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主要是需求侧。而且最主要是4万亿的投资,4万亿是中央投资,带动了社会大概有10万亿。因为有这么多投资了,企业就有需求了,你本来已经产能过剩的领域,比如说水泥、钢材,因为我有很多新的投资,因此这些钢铁厂的产品就卖出去了,水泥也卖出去了,带来的后果就到了2010年、2011年、2012年。新项目建成以后,不但原来的产能市场没有了,新落成的产能仍然是没有市场的。所以那段时间,我们主要采取的是从需求侧来解决问题。

  从“十八大”以后,到现在已经3年了,这3年我们也有很多政策,需求侧、供给侧,但是主要还是需求侧,就是还希望增加需求。我们投资项目仍然要选,但是我们说不要再选过剩领域的了。选哪儿呢?我们修基础设施、城镇化,但是依然要扩大投资。因为我们现在国家劳动密集型的消费品,这个已经撑不住了,都转移到很多国家去了,我们要靠这个发展外贸已经不行了,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在国外我们可以搞一些项目,用我们的资金带动我们的产能,这样我们国内没有需求,我们来创造境外的需求。

  实际上这段时间,工作主要是从需求侧来做。从需求侧来作为主要的决策方向的话,相对而言他对改革的压力就比较小。因为当你需求很旺盛的时候,企业运行也好,经济运行也好,它改革也能够进行正常的运行。但是如果需求侧的力度已经到了一定水平,很难再发挥很大作用。大家知道,我们有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一万亿投资能带动多少GDP。过去的指标很高,现在你投上一万亿,能带动的GDP量也很低了。这几年下来,需求侧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现在的一个结论,需求侧还要继续做工作,但是还是像前几年重点搞需求侧的话,经济下行的趋势要逆转就不要谈了。

  我们重点要转移,需求侧不是不做工作,我们还是要大力搞一些好的投资项目,我们还要通过“一带一路”把我们优质产能能够输出出去,这些东西还要做。包括消费,还是要增加居民收入,包括现在要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增加收入,缩小差距,本身是可以刺激消费的。但是现在看,在需求侧做一些工作的效果已经很有限了,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比较果断的调整战略方向,就是现在说的供给侧了。

  所以我认为供给侧会决定至少下一个5年,“十三五”期间主要看我们供给侧工作做的好坏。我说的这个并不是说就不做需求侧的工作了,而最核心、影响最大的是供给侧。供给侧的任务很多,供给侧可以做出很多事情,我认为有几项是重点:

  首先要提高企业经营的效率,我们提出来减税、减费,其实这个决策早就做出来了。营改增预测要减9千亿的税,已经减了3千亿,还有更多的税要减,但是搞需求侧这个事情不着急,可以推迟,现在已经推迟了。那要搞供给侧的话,减税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还有我们的社会缴费率,中国是40%多,在全世界来说都是偏高的。养老保险是28%,美国缴费率,职工是6%多、企业是6%多,不到中国的一半。为什么中国这么高呢?因为过去在计划经济下,有一些职工没有交社保,企业也没有给他交社保,但是他现在要领钱,这些钱就得让现在交钱的人给他们发,所以必须提高社保缴费率,不然这些人就没有钱可领。这个决策一直在讨论,这次财政部已经正式说了,要研究降低社保缴费率的问题。

  营改增再降低流转环节的税负,有几千亿,社保缴费率能降低一半的话,能减少一万多亿。现在一年社保、养老支出每年是2200亿,如果降低一半,比美国略高一点,那也有1万多亿的减费。所以加在一起,如果我们的企业界领域能减1.5万亿、1.6万亿税费的话,企业经营情况就好得多,企业活力就会增长。

  过去这些事情不是没有做,但是我们在谈需求侧的时候,这些压力就比较轻。我只要有需求,缴费高一点也没关系。前几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没问题,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企业就支撑不下去了,所以一个是要降低企业税费,这是我们已经决定改革的决策,现在因为提到供给侧了,所以这个决策要尽快的推出去,不能再推迟了。并不是说这个决策是新的,不是,我们过去已经决定2015年要完成营改增,现在已经推迟了。

  我觉得供给侧就是把过去已经做过的决策实施、落实,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供给侧的问题。

  从需求方面来讲。我们现在解决保障性住房,我们解决7千万贫困人口的减贫,这些统统都是解决需求的。因为收入增长会增加消费需求,减贫也说了很多年,在什么日期要解决掉,这都是这个领域要考虑的。所以我想在我们国家供给侧的问题,我们过去不是没有研究过,也不是没有提过一些措施,但是在落实上,在主要战略方向是需求侧的时候,这些供给侧改革落实的速度就会推迟,动作力度就欠缺。

  我认为2016年是整个国家经济发展里面非常关键的一年,要通过这一年供给侧的决策,而且供给侧里面主要是改革的决策,税制改革、社保制度改革等等,用改革的决策来提高供给侧的效率。所以对于2016年以及今后五年,我们不要预期说很快经济就会出现拐点,很快就会有很大的需求产生,很快这些市场价格就会上涨,我觉得这种预期可能还要淡化一点。我们将来的改革重点还是在供给侧,而且供给侧主要还是在改革上要做一些文章,这是我对2016年的分析和判断,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