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洛阳集资崩盘始末

  • 字号
2016-01-20 16:06:09 来源:《财经》 

财经2016年第2期
财经2016年第2期

  2015年12月12日上午9时,浓雾中的河南洛阳市中心周王城广场数百人聚集,没有口号横幅,没有大声叫嚷,和远处的警察以及穿插其中的政府工作人员,组成一幅沉默的光景。

  始于2014年初,洛阳市诸多涉嫌以高息吸纳公众存款的投资担保类企业大范围倒闭,投资者血本无归,周王城广场成为投资者固定的集会地点。

  开始时,数千人聚集,打标语、喊口号,甚至堵马路、围政府,政府派出大批警察应对。

  经过一年多的博弈,一种“默契”似乎形成——投资者不打标语、不喊口号,警察只在远处警戒。

  近年,洛阳人在全国范围内开办大量投资担保公司,其中以伊川县人居多,在圈内被称为“伊川模式”。这些投资担保公司倒闭后,酿成众多群体事件。

  洛阳市公安局大楼下的停车场内,常年停放着许多外地牌照的警车。许多地方公安机关以非法集资案件立案后,纷纷赶赴洛阳抓捕涉案人员。

  投资担保行业在洛阳经历短暂辉煌后,已整体陷入崩溃状态。

  资金链断裂、企业倒闭、老板“跑路”、投资者沉默聚集、非法集资案件集中爆发的背后,是地方民间集资的狂野无序、金融创新的野蛮生长以及政府监管的角色错位。

  光环环绕

  周王城广场聚集者之一赵运通投资的公司,是河南中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担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中担公司于2010年10月13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登记地址在河南郑州市。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咨询(金融、期货、证券除外)及实业投资。

  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小伟,股东为李小伟、王保峰、李鹏三人。其中李小伟为实际控制人李东的舅父,李东出生于1980年8月,籍贯为河南渑池县。

  中担公司并未在郑州开展业务。其洛阳分公司于2010年11月25日注册。

  多名投资者向《财经》(博客,微博)记者提供了中担公司洛阳分公司开业时的材料和照片,时任洛阳市市长郭洪昌到场祝贺,时任洛阳市委常委田金刚致辞。李东和他们的合影被悬挂在公司办公室的醒目位置,向投资者展示政府的支持。

  赵运通的借款合同中借款人为董占海,中担公司作为丙方为借款提供担保。合同显示,借款期限为2014年1月29日至4月28日共计三个月,总金额为21万元,约定月利率为15‰。附件“还款计划书”表明,利息8190元已于合同签订当日返还。合同中董占海的借款用途为“经营周转”,中担公司的说法则是董用于高速公路项目的投资。

  但实际上,中担公司大部分借款合同中的“乙方董占海”,其真实身份是河南省孟津县麻屯镇林沟村的一名农民,从未承接过高速公路项目。

  《财经》记者获得的多份担保公司“理财合同”模式大致相同。借款人为一名自然人,担保公司则作为丙方对资金提供担保,“如乙方不能按期归还借款,丙方应在借款期限届满后三日内,将借款代为付给甲方”。

  期间有投资者对中担公司的高息集资行为产生疑惑,在当地门户网站“洛阳网”的“百姓呼声”栏目询问:“投资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归谁管?”洛阳市工信局的回复称,中担公司“性质为投资公司,非担保公司”,建议向工商部门咨询。洛阳市工商局2013年7月的答复是,“经询问,该公司负责人李小伟称公司经营范围主要是投资咨询,没有从事非法吸储及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但在当年底,中担公司被评为洛阳市金融担保行业先进单位。

  中担公司实际控制人李东的“舞台”主要不在洛阳。2011年5月,李东曾以中国国信担保集团董事长身份接受央视《才智人物》栏目专访,谈艺术家和商人身份的平衡。2012年1月,李东再上央视,以北京东海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身份在《创业天使》栏目谈艺术投资。公司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登记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

  2013年5月,在香港举办的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上,李东以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企业董事的身份致辞。李东与政府官员、著名影星的合影排列在中担公司的墙上,照片中的李东显得信心十足。

  “中担公司开业,书记剪彩市长讲话,我们才把钱存进去,谁知道最后成非法集资了。”赵运通说。

  金融跃进

  中担公司创办初期的2010年及之后的2011年,是洛阳市乃至河南省投资担保行业最辉煌的时期。

  据《洛阳日报》报道,为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的融资难题,2001年由市财政出资成立洛阳市中小企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

  这是洛阳市投资担保业的起始,其大规范发展要到2006年5月,洛阳市政府出台文件《关于加强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的意见》,并成立洛阳市信用担保体系建设领导小组之后。

  借当年国务院《关于加强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的意见》的东风,洛阳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和政策,鼓励信用担保企业的创立。

  优惠政策既有减免营业税,也有按照贷款担保额的一定比例给与补助或奖励,还有的担保公司获得了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或国家中小企业专项扶持资金。

  洛阳市《关于进一步加强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的意见》要求,“各级政府要高度重视信用担保体系建设工作,将其纳入政府工作目标管理”,“各级各部门要积极扶持和帮助信用担保机构的建设”,“要积极推荐和帮助其申报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政策”。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洛阳市的投资担保业发展迅猛。2011年3月7日的《洛阳日报》以“担保总评、年度骄傲”为题刊出了《洛阳信用担保体系建设大事记》,引用洛阳市民营企业服务局的数据称,至2010年底,洛阳市担保公司数量已达118家,累计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133.67亿元。

  时任洛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伊民2011年7月回答媒体提问时称,截至2011年5月底,洛阳市从事担保业务的各类公司有550家,其中经省工信厅批准的只有140家,其余410家“不正规”。这些担保公司,许多都是通过高息的民间融资来开展业务。

  不仅洛阳市,整个河南省当时正经历一场以创新为名的“金融跃进”。

  2007年的《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号召“加快全省金融业的发展,发挥金融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核心作用”。具体措施有: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和管理创新,积极推动担保体系建设等,并为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建设提供支持资金。

  河南省政府发文要求把郑州建设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担保业务是其中重点,“发展壮大现有担保机构,发挥省中小企业担保中心的再担保功能,提高担保服务水平。积极发展商业担保机构,鼓励大型企业、民间资本组建担保公司。”

  彼时,政府官员推广担保业的政绩和担保公司老总讲述创业故事的画面频频出现在洛阳电视,报纸上常有担保公司的辉煌业绩和整版的广告,街头众多的担保公司门面展示着行业的红火。

  中担公司的大幅彩色广告刷上公交车身,跑遍洛阳的大街小巷。“理财”成为洛阳人日常的高频用词。

  伊川模式

  洛阳市下辖的伊川县,从另一个方向汇入担保业的洪流。

  伊川人陈海波(化名)约从2007年开始,与几个人合伙成立一家公司,以月息15‰从亲朋好友处吸纳资金,然后以月息20‰至30‰放贷出去,最高月息达到过50‰。

  2001年以前,伊川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为何民间金融业突然兴旺?

  伊川县农村信用联社(后改组为伊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伊川农商银行)曾出台“小额支农贷款管理办法”和“信用村、信用户评定办法”等文件,规定3000元以下支农贷款可采用信用形式,5000元以下贷款简化担保手续或采用农户联保贷款。

  在陈海波看来,宽松的信贷环境对伊川工农业生产和经济活动有很大促进,同时也催生了活跃的民间金融行为。

  “随便成立个公司就能拿到10万元乃至数十万元的贷款,一部分人自己经营,另一部分人转手给渴求资金的中小企业,可赚取利差,一个庞大的‘玩贷款’群体就此诞生。前一天还是农民,摸到了贷款的窍门,第二天就成了老板。”陈海波说。

  在财富的示范效应下,“玩贷款”的人越来越多,很多是以投资担保公司的名义放款,也有一些开办实业公司。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既无经营才能也无金融风险控制经验,只是依靠宽松的贷款环境,一方面高息吸纳民间资金,一方面在信用联社“借新还旧”,还有一些办理多个信用卡“转圈”。

  随着资金额的放大,较小金额的贷款已经不能维持平衡,伊川人开始“玩承兑”。

  陈海波介绍,在伊川县信用联社申请承兑汇票需要50%的保证金,大约3%的贴现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使资金使用效率达到翻番的效果,“比如借200万元存信用社,能开出400万元的承兑汇票,贴现后还了借款,还有大概200万元可以用”。

  公开资料显示,承兑汇票业务曾经被伊川农商银行重点推广,“对基本户开在该行的客户,在申请贷款和办理承兑汇票业务时予以重点扶持”。

  据《洛阳日报》报道,截至2015年5月底,伊川农商银行先后发放贷款达102.28亿元。

  满街“担保公司”的伊川县成为金融市场异常繁荣的“金融强县”。

  严厉整顿

  以高息支撑的民间借贷链难以持续。力推“金融创新”的河南省,大约在2011年前后,多地陆续爆发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现象,许多非法集资案件爆发。

  其中,安阳市以本地企业贞元集团和超越集团为代表的民间集资涉及金额上百亿元,导致上万人上街聚集。郑州市也发生多起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事件,其中圣沃投资担保公司涉及金额97亿余元。洛阳市亦未能幸免,发生了以盛归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信昌源投资担保公司等为代表的倒闭事件。

  政府开始对民间金融、特别是投资担保行业进行全面规范和整顿。由河南省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厅、财政厅、商务厅等单位联合制定的《河南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于2011年7月28日下发,要求担保公司名称冠以省级行政区划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人民币;名称冠以省辖市行政区划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名称冠以县(市、区)行政区划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该办法还强调,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受托发放贷款、受托投资等活动。

  与此同时,河南省政府以及各省辖市政府成立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下称“处非办”),主导对非法集资行为的打击和处理。

  洛阳市处非办成员单位包括纪委、宣传部、维稳办、信访局、工业和信息化局、工商局、人民银行、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等多个部门。其意图明显,集各部门合力,对非法集资开展防范和处置。

  河南全省同步,洛阳于2011年下半年开展了取缔非法公司、提高入行门槛等行动。

  时任洛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伊民当时宣布的措施有:展开市场整顿,取缔担保行业分公司,规范担保公司的经营行为,对非法担保行业广告将强制拆除和清理;提高行业门槛,注册资本金由原来的1000万元提高到5000万元;建立担保公司行业月报制度,加强对注册资本金管理,要求担保机构每月给政府主管部门报送银行对账单和资产负债表,保证注册资本金不挪用、不抽逃等。

  2011年5月份,洛阳市对所有担保机构进行重新申报,6月12日,经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组织专家联合会审确认后,公布了洛阳市首批资格初审合格的28家担保机构名单。

  小公司崩盘

  “通不过更好。”陈海波说,他的公司拿不出5000万元的注册资金,无法通过注册,但他认为并不影响业务,因为他的放款方式是签订一对一的私人借款合同。

  伊川县以及洛阳市很多规模较小的担保公司如陈海波一样转入地下,或以实业公司、咨询公司的名义存活,私下拦存放贷。

  通过重新申报的,都是像中担公司以及洛阳驰龙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洛阳祥顺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注册资金1亿元以上的大公司。

  洛阳市满街的“理财”小广告不见了,街头矗立的是那些大公司“正规理财”的灯箱。

  赵运通说,他们听说过整顿担保公司,所以才选择中担公司这样的大公司,相比较小公司的高息,中担公司的利息其实偏低。

  令陈海波没想到的是,对担保公司的整顿从另外一个角度改变了伊川县的民间金融生态。

  “突然把贷款全收了。”陈海波说,伊川农商银行的信贷员挨家挨户跑,称上级治理整顿金融秩序,要把放出去的款无论到期与否全部收回,“等整顿完重新发放”。“玩贷款”的人们东拼西凑来“过桥资金”还了贷款,而再次发放从此遥遥无期,“可把人害死了!借的过桥资金都是高息啊。”

  不仅如此,银监会于2013年下发《关于排查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违规票据业务的通知》,要求银监部门对截至2013年4月末的票据业务进行排查,重点指向贴现资产和负债、买入返售和卖出回购票据发生额较大的机构,以及与商业银行互为对手大量交易的票据业务。

  排查中,河南省很多农村金融机构被暂停了票据业务资格,包括伊川农商银行。

  “玩贷款”、“耍承兑”两条路都断了,一部分走投无路的伊川县资金玩家们就通过提高利率,加大力度从民间集资。伊川县民众无法满足资金需求,他们开始进入洛阳市,继之走向全国开拓业务,利率越来越高的“伊川模式”担保公司遍地开花。

  陈海波介绍,如果能吸纳500万元,除去门市装修和人员费用,再买辆豪车装点门面,剩下约200万元,本来还能撑两年利息,但因为经济形势不好,利息又太高,伊川人在各地开办的担保公司往往一两年就崩盘,“然后就是抓人”。

  大公司崩盘

  2014年3月26日,赵运通赶到中担公司办公室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投资者。“中担出事,钱取不出来”的消息开始流传。

  赵运通找到自己的客户经理,对方承认公司出了点问题,钱无法取出。有公司高层安抚投资者,称只是暂时情况。

  从那时起,每天都有上百名投资者到中担公司要求取钱。之前基本不在公司出现的李东开始坐镇办公室,亲自安抚投资者,承诺分批兑付,第一次支付20%的投资额。但一个月后,不但分批兑付没有进行,李东也不见了。

  众多投资者到政府部门报案和投诉。洛阳市公安、工信、工商、处非办等部门都未予立案。中担公司所在的洛阳市西工区政府表示,政府成立了以副区长为组长的“帮扶小组”对中担公司进行“帮扶”,称“中担公司资产大于负债”,投资者的资金能够兑付。

  之后,因发生群体性事件,洛阳市公安局对中担公司刑事立案,抓获李东以及多名公司高管和客户经理。

  随后查明,中担公司涉及民间集资金额超过20亿元,案发时有超过6323人的8.66亿元无法兑付。

  2015年3月25日,中担公司非法集资案在洛阳市西工区法院一审开庭。李东等5人被控集资诈骗罪,其余9人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投资者最关心的中担公司资产越查越少。2015年2月8日,以中担公司案件工作组名义发布的清退公告称,初步查实案件涉及未兑付资金7.78亿元,“经相关部门共同努力,累计追回资金2301万元”,将按照未兑付资金总额的2.5%向集资客户进行首期清退。

  对这个结果,赵运通等投资者表示不满。赵称,一年多来,相关官员对中担公司的资产处置情况进行过多次通报,仅仅冻结中担公司的资金至少超过1亿元,与清退时的2301万元存在巨大差额。投资者们怀疑,有官员与中担公司勾结暗箱操作。

  《财经》记者在洛阳调查发现,洛阳市处非办官员曾替担保公司老板出具担保函。

  时任洛阳市涧西区处非办主任姬新龙,2014年4月9日为河南易方圆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齐泓滔2000万元的借款出具“不可撤销担保函”,称其愿意为借款人齐泓滔“承担一切连带保证责任”。

  齐泓滔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被湖南株州警方抓获,债权人手持担保函多次向涧西区处非办追债。

  洛阳市金融办2015年的一份《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表扬和惩处情况汇报》也称,“2013年以来纪检部门共约谈参与非法集资的公职人员27人,公安、检察机关也分别对亿成案件、信昌源案件中个别组织非法集资或收受贿赂的公职人员进行刑事追究”。

  态势严峻

  不仅是中担公司,2014年洛阳市的担保公司大面积崩塌。

  2013年,洛阳爆发的三起非法集资案中,大华投资担保公司涉及金额2亿元,国担投资公司涉及金额6.37亿元,恒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涉及金额超过1亿元。

  到2014年,洛阳倒闭的担保公司超过百家。

  前述洛阳《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表扬和惩处情况汇报》称,洛阳市非法集资问题从2011年开始凸显,近年来持续高发,截至2015年9月底,已累计立案202起,涉及未兑付资金157.8亿元、集资人员8万人。

  不仅洛阳,河南省的郑州、新乡、鹤壁、焦作等地也被视为“非法集资”活动的重灾区,多地发生群体性事件。

  此情况引起河南省政府的警觉,已多次召开会议、下发文件,对“金融创新”的推进转为对“非法集资”的打击。

  2014年5月7日,在河南全省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河南省省长谢伏瞻要求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坚决遏制非法集资案件高发势头,最大限度化解非法集资风险隐患”。他宣布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为期一年的集中整治非法集资工作。

  于2015年2月下发的文件《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称,全省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形势十分严峻,非法集资案件持续高发频发,涉案金额大,涉案人数多,涉及的地区和行业领域不断扩大,因非法集资问题引发的社会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潜在的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加剧。

  该文件从多个方面对打击非法集资提出详细的措施:严格非法集资高风险行业市场准入登记、加大可疑资金账户监测控制力度、严格禁止银行从业人员从事非法集资活动、严防信贷资金流入非法集资活动等。

  同样,洛阳等省辖市也接连下发文件防范、打击非法集资。

  2014年底,2011年案发的洛阳信昌源担保公司非法集资案终审宣判,该案集资额为5.3亿元,共有10余人获刑,公司实际控制人沈中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被判无期徒刑,并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罚金400万元。

  当时的统计显示,洛阳市两级法院已经判决了非法集资类案件23起。

  中担公司案件经过2015年3月25日、6月11日两次开庭后,因案情重大,提级到洛阳市中级法院审理。

  赵运通等投资者仍然坚持每星期六(002291,股吧)到周王城广场进行沉默的聚集。因祥顺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昊宇商贸有限公司、一号购物广场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资金链断裂,每次都有新的投资者加入。

  洛阳市街头曾经随处可见的“理财”广告已经无影无踪,布满大街小巷的担保公司也基本人去屋空。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