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财政与金融孰重孰轻

  • 字号
2016-02-19 09:50:52 来源:当代金融家 

  现实中,流通中的货币均由财政和金融两个主渠道投放,金融的日子好过,回归稳健财政才有可能。国家财政强大,金融的活力才能得以发挥。金融作为“第二国防”,全球历次金融危机,国家财政均负主体责任,切实保护金融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权益。建设强大的国家,需要强大的财政和充满活力的金融,政府要干的,就是财政和金融必须做好的。

  文/丁建臣

  近来,以央行经理国库话题为焦点,财政与金融关系再度引发热议。这可谓是老问题、新说法,凸显制度变迁中我国财政金融关系的深刻变化。那么,究竟财政与金融孰重孰轻,几点管窥也许可见一斑。

  财政与金融交叉影响

  财富分配上,企业创造财富,属于初次分配,财政通过税收二次分配财富,银行信用则第三次分配财富,企业由此成为财政和金融的根基,全社会所有财富的源泉。抛开企业的盈利,忽视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过度渲染政府发钞权、课税权和发债权,一味夸大金融杠杆的魔力,财政和金融往往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土地为财富之母,劳动乃财富之父”,古典经济学家的教诲不可忘却。回归现实,美国次贷危机阴影未散,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财政风险与金融风险相互转化,日本产业空洞化,经济长期低迷,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减收增亏,财政支出压力居高不下,金融监管面临转型升级的现实挑战,这些实乃最好的明证。

  社会资金循环中,五个主体五张报表,相互连接,互相影响。政府收支为财政,居民家庭是家计,银行活动称信贷,企业资金核算叫财务,涉外统称国际收支。任何一张报表有差额,其他报表必有反应。居民家庭有困难,说明政府社保没跟上,公共产品总量短缺,结构畸形,质量低下,社会矛盾叠加。与此同时,金融服务难脱干系,公益金融滞后,金融消费者权益也许受损。中小企业融资难,财政金融制度设计有缺陷,资源过度倾斜垄断国企,公司金融有短板。社会资金逆流,脱实入虚。企业融资成本大,融资渠道少,科技创新能力差,最终的表现是,财政改革成本加大,银行不良资产居高。时下,“两率”吸引眼球,汇率是买卖外国钱的价格,利率乃国内资金的价格。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出口越多,退税越多,顺差越大,本币投放更多,这是汇改的现实背景。人民币汇率贬值,刺激出口,扩大进口,受损者受益者各异。利率市场化,银行经营有压力,错位竞争再兴,盈利能力面临大考。由此看来,企业财务、居民家计和国际收支,最终都与政府财政收支和银行信贷收支相互交叉影响,甚至倒逼宏观经济政策调整。

  财政与金融:“连裆裤”式内在逻辑关系

  历史上,先有国家财政,后有央行,央行的前身是商行,商行的祖宗为高利贷。中世纪,国家财政与王室奢靡消费混为一体,战争和负债的需要诞生了出纳角色的央行。民国初期,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绑架多位商行行长,筹集军费200万元,30万大军才向关外开拔。现代信用社会,央行的地位与角色已非昔日可比,更难以同日而语。30年前,黄达老师的巨著《财政信贷综合平衡导论》问世,早已回答了我国财政金融“连裆裤”式的内在逻辑关系,造成了20世纪50~80年代的30年间“大财政、小银行”体制。

  37年改革开放,难道今天是“大金融、小财政”体制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建国初期财政收入才几个亿,现在多达15万多亿;1979年,银行业资产仅4000亿元,一个《银行管理条例》;时至今日,银行业资产多达180万亿,多部完善的金融法规出台,我国财政金融实力大增,财政金融关系日臻紧密。殊不知,四大国有专业银行剥离不良和注资,共花掉纳税人10万亿人民币,几乎相当于当时GDP的一半,五大资产管理公司的诞生即为明证。20世纪90年代,拯救南方证券花掉80亿元,注资海发银行花掉34亿元,诸如此类,相关案例举不胜举,这些钱都是人民的财富,只是政府委托掌控货币发行权的央行具体办理而已。

  财政和金融的共同使命

  现实中,流通中的货币均由财政和金融两个主渠道投放,金融的日子好过,回归稳健财政才有可能。国家财政强大,金融的活力才能得以发挥。金融作为“第二国防”,全球历次金融危机,国家财政均负主体责任,切实保护金融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权益,美国为此出台了专门的法律。建设强大的国家,需要强大的财政和充满活力的金融,政府要干的,就是财政和金融必须做好的。过度的金融自由化,更需要强化具有公共产品供给意义的金融监管。政府PPP项目的推进,没有商行介入万不可能,建设强大的国防,国防金融势在必行。理论上,财政收入意味着财富的政府集中,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满足社会公共需要,追求公平与正义,体现国家治理能力;银行要做的是三件事:客户在哪里,怎样找到他,找到后能帮他做什么,这是公共金融的概念,它追求的是效率。财政局长帮乞丐,银行行长傍大款,税收满足政府吃饭,发债解决建设,利率过低如同隐性税收。不管怎么说,财政和金融的共同使命是,为国家的宏观战略目标服务,即调结构、促发展、保民生。

  社会依托诚信,资本考量道德,财富讲究理性,企业追逐效率,政府强调公平,银行恪守信用。回归稳健财政,稳步推进金融改革,摒弃赤字幻觉,慎防通胀死灰复燃,实乃当务之急。虽然赤字与通胀不能等量齐观,但财政与金融的确同等重要。

  (丁建臣,中国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本文来源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5年第12期)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