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首位中国跆拳道冠军的三次转身

  • 字号
2016-03-09 03:36:24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法治周末 高欣
    从少儿武术冠军,到首位中国跆拳道冠军;从专业运动员转型为北京奥运会技术官员、广州亚运会组织者、世界太极论坛唯一的女性代表再至今日成为中国武道文化传播者,她完成了三次完美的转身……

  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3月3日,终于见到丁朝霞。 她刚参加完武当山第二期国际健身气功联合会会员协会负责人培训班回京。

  19岁时,她成为第一位中国跆拳道冠军。而今,40岁的她依然保持着精瘦高挑的身材,双眼透着自幼习武练功之人特有的精气神。

  从少儿武术冠军,到首批跆拳道国家队队员;从放弃公职赴法国留学,从专业运动员转型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技术官员、2010年广州亚运会组织者;再至今日成为中国武道文化传播者,丁朝霞实现了三次近乎完美的华丽转身。

  如今,她带着自己首创的“东方武道养生文化”理念的移动工作室,向世界各地的国际友人和华人播撒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她说自己就像播种者,要走到各处去播撒,而不能只是偏居一隅等待,因为“弘扬文化是一定需要走出去的”。

  从武术少年到跆拳道国手

  幼时的丁朝霞体弱多病,6岁时,她被父亲送到离家不远的河南省平顶山体校,学习武术和陈式太极。彼时,陈小旺等太极名师经常到体校教课,给她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父亲作此决定,最初只是希望自己宠爱的女儿可以“身体好好,性格不要太柔弱”。哪知,只过了一年半,颇具武术天赋的丁朝霞就被选入河南省省队。

  “也许这是个征兆,告诉我就该吃这碗饭。”丁朝霞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进入省队后,丁朝霞开始向着职业运动员的方向成长起来。11岁到13岁,她连续三年获得全国少儿武术比赛枪术剑术类冠军。也因此,在16岁时,她被特招进入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

  当时的武术系,是学院的王牌专业。丁朝霞所在班上,10个女生,20个男生,“女生都非常优秀,毕业后全部留京”。在那个服从分配、留京困难的时代,这样的班级“成绩”相当傲人。

  1994年,一个叫做跆拳道的体育项目悄然出现在中国体育界。发展这一项目的种子最终被定在丁朝霞所在的北京体育学院武术系,因“学生素质高、两个项目有相似之处”。

  “三好学生”丁朝霞又被选中,成为中国跆拳道项目发展的“种子”选手。1994年底,她由校队进入国家队。一个全新的项目开始在丁朝霞和教练、队友们的见证下生根发芽。

  1995年,中国跆拳道协会成立,标志着国家对跆拳道项目的正式认可。

  紧接着,第一届全国跆拳道锦标赛举行。丁朝霞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和北京队,摘得首枚金牌。赛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和北京队以此分别申请立项组队。北京跆拳道队成立后,她成为首任教练。

  同样在1995年,丁朝霞又与队友一起出征马尼拉,参加世界跆拳道锦标赛,中国首次出现在跆拳道的世界赛场上。

  “这不光是我个人,而是中国跆拳道发展史,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了解。”她强调着。

  彼时的冠军、国手,没有奖金。丁朝霞说自己当时作为学生,唯一的福利就是“能少上几次课”。

  “我非常感谢自己在十六七岁时练习了跆拳道,我觉得我当时应该再努力一些。”她半认真半调侃道,“我大学时163cm,后来长到了169cm,练跆拳道可以抻筋拔骨。”

  1997年大学毕业后,丁朝霞同时离开国家队,被分配到国家武术院工作。随后,她又成为武术(国家级)和跆拳道(国际级)的双项裁判。

  回忆运动生涯最大的收获,丁朝霞觉得,除却健壮了身体,更多是可以磨砺一个人的心理素质。

  “小时候练功很苦,大冬天在室外练习枪术,手上起了血泡,就用纱布一包,疼得边哭边继续练。比赛对心理素质也有很高的要求。你发现没,现在优秀的高等学府,跳楼的、患精神疾病的不少,可谁看见体育界的人跳楼了?”

  冲击奥运

  参加奥运会,几乎是每一位专业运动员的终身梦想。丁朝霞也不例外。然而在她离开国家队的1997年,跆拳道并非奥运比赛项目,武术更是遥不可及。

  2000年,跆拳道方才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已在国家武术院工作了3年的丁朝霞开始思考:作为曾经的国家级运动员,怎样才可以冲击奥运会呢?

  “参加奥运会,如同一个梦想,实现不了就总是不甘心。后来我慢慢感觉到,在不能做运动员的前提下,其实奥运会还有许多形式可以参加呀。我可以换一个角色,比如组织者、管理者等。那现实与梦想的差距又在哪里呢?不是我的技术,而是我的专业知识。”

  怎样缩短差距?丁朝霞的答案是:必须去“朝拜”。去哪里?她选择了法国。

  “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是法国人,国际奥委会总部创立于巴黎,后来才搬到瑞士。我想去接近国际,去看一看国际奥委会是如何运作的、那个圈子的人在想什么、做什么。”

  2002年,26岁的丁朝霞辞去众人羡慕的稳定公职,赴法留学。她选择到法国的冬奥会之城格勒诺布尔攻读运动训练专业。回忆当初,她说那次出走“义无反顾”。

  “我们2022年举办冬奥会,格勒诺布尔在1968年就曾举办过,相差54年。对于学体育的我来说,这座城市最适合。”她说。

  留学生涯挑战不小,全法语授课,周围全是法国同学。用丁朝霞的话说,这“虽不是一个坎,但确实是很陡的坡,但也吭哧吭哧熬下来了”。

  毕业后,丁朝霞看到了2008北京奥运会公开招聘跆拳道竞赛团队的消息。她觉得,冲击奥运的机会来了,便给主办方投去简历。经过层层筛选,兼具“中英法三门语言、留学经历和专业技术”的她,以绝对优势成为北京奥运会跆拳道比赛的技术官员。

  “当我在电视上看到北京申奥成功时,激动得眼泪哗哗往下流,因为我知道申奥的艰辛。2000年我们跟悉尼差一票,2004年放弃,直到2008年成功。这期间,至少有近20年的时间在酝酿和准备。”丁朝霞说,这是一代甚至是两代中国体育人的梦想。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如期举行,丁朝霞也以跆拳道比赛评委的身份,“冲奥”成功。

  由于在奥运会期间的出色表现,她又被邀请参与组织2010年广州亚运会。广州两年半,她的感觉“非常非常棒”,但又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回味。

  刚到广州时,丁朝霞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建设团队,“因为没有团队”。同时,她一人要负责跆拳道、空手道、龙舟等八个项目的组织工作。

  她觉得,奥运会给了自己国际视野、国家视角,亚运会绝对是对自己综合能力的全面锻炼。

  “比如一个跆拳道项目,就包括交通、媒体、技术官员服务、运动员服务、餐饮、安保、场馆建设、志愿者招聘、团队建设和IT十个大项的工作,其中还有许多细分小项。确实很难,也很辛苦,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

  在2008年至2010年筹备广州亚运会期间,丁朝霞先后十次飞往法国,又拿下两个文凭。她先是完成了里昂一大体育管理专业的硕士文凭,又在位于巴黎的法国国家运动学院,参加了由世界冠军、法国各项目协会主席及奥运会高级管理人员为学员的高级管理人员强化培训。

  亚运会结束后,丁朝霞停止了工作,休息调整。“我累死了。”她微笑着,略做疲态,似乎依然在回味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成为太极文化播种者

  “运动成绩仅意味着过去,荣誉的光环终有一天褪去;如何延长运动生涯、竞技生命?需要怎样的途径?驻足在外国人面前,真正的自尊来源于哪里?当我感悟到,‘回归本真’是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时,无比喜悦。”丁朝霞曾这样写道。

  在亚运会后的一年调整期中,丁朝霞拨开迷茫与困惑,找到了答案。

  “一定要从自己的根部着手,一定要做自己的文化,这样才会有底气,而且你还会底气十足。”她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彼时,35岁的丁朝霞在体育界、奥运界已有鼎鼎大名;同时,她在武术、太极、跆拳道、健身气功和瑜伽五项均达到相当高的造诣。值得一提的是,她还成为世界太极论坛唯一的女性代表。

  摘掉昔日的荣誉光环,她再次转型。2011年,“Marianne.易”东方武道养生中心在法国注册成立,丁朝霞开始了将中国武道文化的国际化播种之路。这一转型被她的诸多体育界朋友称为“完美”。

  丁朝霞将现在的自己和中心工作室定位为“东方武道的国际传播者”。工作室的主打课程她都亲自备课教授,学员来自诸多国家,上至大使馆政要,下至国际学校学生。

  早在国家武术院工作期间,丁朝霞曾出于兴趣,兼职在北京的各国际学校教授武术和跆拳道课程。这为她如今打造工作室做了许多授课技术上的铺垫。她的授课形式很“传统”,希望能够与学员面对面、最好是一对一,“这样才能相互感受到更多”。

  选择将外国人定位为目标学员,除了可以发挥外语优势,丁朝霞更多是想实现奥运会后的新梦想——“我们的文化一定要走出去”。

  “弘扬,是对外的;但目前,在中国的外国人还是比较少的,所以一定要走出国门去。我可以在北京开馆,也可以在会所、书院教课,但这些形式有一个问题——我要坐在这里等,而且更多面对的还是中国人。”她说。

  工作室运作的两年间,丁朝霞先后组织策划了“中法建交五十周年暨北京体育大学法国高级自卫专家交流”,受法国政府之邀参与“太极气功、爱心行动、携攻癌症”的公益培训,作为表演嘉宾参加“上海法国文化节”及北京法国使馆文化处主办的“重返法兰西”活动等。

  同时,每年她还会不定期在中国、法国、新加坡的医院、孤儿院和敬老院开展公益课程及安抚活动。

  丁朝霞喜欢这种“移动工作室”的理念,因为既然是播种者,那“肯定要拿着种子到处去播撒”。这意味着她需要经常出差,颇为辛苦,可“心里越是喜欢就越搁不下”。

  去年12月是法国的癌症月,在埃菲尔铁塔前,丁朝霞举办了一次大型公开课。今年即将到来的4月,作为中华武道唯一代表南下狮城,她将受邀参加由新加坡法国使馆、文化中心共同筹办的文化节。

  在文化节中,她将作为嘉宾出席开幕式,并进行太极气功文化表演。开幕式后,她的工作室还将策划组织一系列公开或半公开的高规格文化交流活动。

  丁朝霞的丈夫是法国人,也跟着她一起练习太极气功,现在在北京一家外企公司做技术总监。丁朝霞调侃说:“你看,我不仅走出去,还把外国专家引进来了。”

(责任编辑:张振江 HN061)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