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索罗斯再出招唱空中国 管理层三大战略应对

2016-04-25 14:29:18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股那些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北京时间4月21日早上,索罗斯在纽约的活动上发表评论称,中国目前的处境类似于2007至2008年债台高筑的美国。

  今年年初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硬着陆不可避免。”索罗斯的一句话令世界看空人民币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自8.11至今年初最多走软6%,离岸人民币一度跌8%。

  索罗斯表示,中国3月份新增信贷远远超出预期,这是一个经济警讯,说明中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阻止经济滑坡。中国当前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债务问题,市场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那么中国到底借了多少债?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欧乐鹰和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对此进行了计算,截至2015年底,中国整体经济(包括家庭、企业和政府)的负债相当于GDP的246.8%左右,高于2014年底的231.5%,以及2008年底的163.8%,中国的信贷水平在2008年首次开始提速。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杨荣表示,2016年不良贷款余额将继续提高,预计不良贷款余额增加4800亿-5400亿,不良率将逼近2%。在此背景下,不良资产总量明显上升,可能达到1.5万亿。

  上次索罗斯做空人民币及亚洲货币,多次表明看空亚洲货币,包括人民币,但是众所周知,索罗斯对于人民币的做空已经失败了,中国央行雷霆出击,击败了做空的对冲基金。

  这次索罗斯看空的理由在哪里呢?

  看美国如何度过金融危机

  美国非农数据显示,2016年1月美国失业率仅4.9%,跌破5.0%大关,创八年新低。奥巴马美国从百年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中恢复过来。

  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经济的高杠杆化。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金融机构以及政府开始重视、分析高杠杆的风险。

  1、降低家庭负债

  在金融危机爆发的前几年,美国家庭负债年均增长超过 10%,提前消费,高消费一直是美国家庭习以为常的消费模式。

  金融危机发生后,由于经济萎靡不振,包括票、基金、债券、房产等在内的各类资产价格持续跌,使得家庭拥有的财产纷纷贬值,美国家庭的财富由于经济危机而迅速减少,在美国政府的倡导下,美国居民开始主动逐步提提升家庭储蓄水平,减少银行借债,转变提前消费习惯。危机之后的几年内,美国家庭部门的负债持续走低。

  2、重组金融机构

  美国政府采取种种激励措施推动金融机构重组进程,推动银行之间的并购计划。通过重组,美国金融机构的资本大幅增加,资金链条得以顺畅,不良资产,负债规模得以削减。自 2010 年起,金融机构的盈利水平就已开始明显复苏。美国前六大银行的资本金相比 2008 年已实现了翻番,总资产大幅增加 ,杠杆率也大幅降低。

  通过重组或接受政府救助等方式充实银行的资本,提高银行自有资本的比例,降低银行利用杠杆的倍率。

  如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美林公司和贝尔斯登公司面临困境,最后分别被政府收购,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转变为银行控股公司,不再仅是商业银行的附属,而可以经营商业银行的业务,以此改变过去高杠杆、高风险的经营模式。

  3、政府救援计划

  在美国金融市场的信心没有恢复之前,资金的筹集和运用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而在国内外市场上还能进行融资的也就只有美国政府。为此,美国政府也是没闲着:

  一是布什政府(7000 亿美元)和奥巴马政府(1.5 万亿美元)实施了总规模达2.2万亿美元的两轮金融援助计划。

  二是面对美国金融市场风险溢价居高不下,信贷市场紧缩严重的情况,以“量化宽松,流动性援助”为特点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成为美联储应对危机的主要工具。美国非常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分两轮,共注资 2.3 万亿美元,其中第一轮1. 7万亿美元,第二轮0. 6 万亿美元。

  三是美国政府对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住房、汽车和就业市场,出台了一揽子更具针对性的经济刺激法案。住房市场的救助几乎涵盖了购房的各个环节;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公司共获得174 亿美元的政府资助;“旧车换现金”计划向美国车主提供 3500 美元至 4500 ;2010 新财年实施三项促进就业政策,包括雇佣新人的税收抵扣,为州政府财政减压和向小银行提供资金。

  中国会像美国一样挺过“鬼门关”吗

  区别于美国金融危机中家庭部门的高杠杆率,造成中国经济现阶段高负债的主要因素是企业部门。彭博经济学家的计算显示,截至2015年底,企业负债相当于GDP的165.1%左右,高于2014年的160.6%和2008年的101.7%。

  这也正是外界对僵尸企业和行业产能过剩担忧的核心问题。

  央行行长周小川、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都曾在公开场合指出,中国社会杠杆率比较高,但关键在于解决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问题,要降低企业对借贷杠杆的依赖。

  借鉴美国的思路,解决思路在于三大块:

  一是减轻企业的运营成本,提升企业的偿债能力,通过企业部门增强“内功”,降低企业债务违约风险。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多措并举地降成本,特别是企业的成本,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税费负担、融资成本、用人成本和物流成本。

  二是加强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企业部门借贷款资格审查,规范借贷款业务流程,提升银行等金融机构风险管理水平,切实降低不良资产率。

  三是因地制宜、合理推进债转股进程。

  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化解银行不良资产、助力去杠杆的重要手段,近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财政部金融司主要负责人纷纷表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就债转股相关问题进行研究。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A股那些事

(责任编辑:记者 HN01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