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撤离 伦敦金融中心

2016-07-01 06:55:20 第一财经日报 

  英国脱欧后,金融机构就无法通过在英国设立机构获得欧盟“单一护照”的权利,这些银行正酝酿将欧洲总部迁往巴黎、柏林或法兰克福

  周艾琳

  [《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了欧盟成员国的退出程序,规定如果成员国确认要脱离欧盟,欧洲理事会应在2年内与该国就脱欧后的关系变动达成协议,并提交欧洲议会批准。]

  过去一周,英国脱欧“冲击波”横扫了全球金融市场,但这仅仅是脱欧后遗症的冰山一角。眼下,众多在英国设立欧洲总部的美资银行正酝酿“大迁徙”,以便在英国真正脱欧后,仍能在欧盟其他成员国正常开展业务。

  接近摩根大通的消息人士日前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摩根大通)可能在七八月份召开内部会议,商讨Passporting(牌照)的问题。”

  该消息人士口中的“Passporting”即欧盟的“单一护照”机制,凡是欧盟以外的金融机构,只要在任何一个欧盟国家取得营业执照,便有权在其他成员国设立分公司并提供金融服务。

  “英国脱欧后,金融机构就无法通过在英国设立机构获得欧盟‘单一护照’。这些银行在欧盟的新址很可能是巴黎、柏林和法兰克福。”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对本报记者表示。

  当然,一切尚无定论。《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了欧盟成员国的退出程序,规定如果成员国确认要脱离欧盟,欧洲理事会应在2年内与该国就脱欧后的关系变动达成协议,并提交欧洲议会批准。

  在英金融机构“大撤离”

  英国公投最终以脱欧派胜出告终,不仅导致全球主要股市大跌及汇市震荡,金融机构的安身之所也面临着不确定性。

  巴黎欧洲金融市场协会曾于6月24日发表声明称,在金融业务方面,欧盟以后应坚决将英国视为第三国,不再给予其欧盟成员国金融企业才能享有的“单一牌照”优惠。同时,欧元区应尽快重新掌握清算系统的控制权,为欧元区金融市场注入新动力(310328,基金吧)。

  法国央行行长德加洛也表示,英国脱离欧盟后,许多银行将失去进入欧盟的“单一牌照”权利,他们已准备将部分业务、员工迁离。

  各大金融机构中,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美资银行。王昕告诉本报记者,摩根大通、高盛、美银和摩根士丹利等在英国的业务规模庞大,雇员上万人。历史上,这些银行一般都会先在英国建立起受监管业务,然后再利用欧盟的“单一护照”权利进入其他欧洲国家。

  其实早在公投前,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便警告称,可能会把多达4000个岗位迁出英国。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资银行近年来在海外的布局也在加速,工、农、中、建、交等大型银行首先出海。1979年,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卢森堡分行开业,这也是中国银行业在境外设立的第一家分行。此外,工商银行(601398,股吧)欧洲分行也设在卢森堡。

  接近工商银行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脱欧事件对于工行不会有直接影响,英国对中资行设分行放开比较晚,工行欧洲总部一直放在卢森堡。”

  此外,原本总部设在德国的德意志银行(下称“德银”)及其他欧系银行,虽然无需“大撤离”,但也必须为英国脱欧做好准备。

  有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德银在英国的业务规模不小,此前已经为英国退欧做好了充分准备,预计短期内英国的架构或业务模式都不会有大变动。”

  此外,汇丰、渣打等总部设在伦敦的英国老牌银行未来的欧洲业务会受到何种影响,就要看英国与欧盟之间后续的脱欧谈判了。

  “也有人提出让伦敦以特区形式与欧盟谈判,但这样一来,法兰克福、巴黎、米兰等都会进行抗议。”某总部设在伦敦的外资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其实,欧盟成员国都需要定期向欧盟缴纳“会员费”,例如此前英国每周付给欧盟的金额约为1.63亿英镑。脱欧后,英国如果想在不缴纳“会员费”的前提下继续享受“一体化”的好处,其他欧盟成员国自然很难答应。

  事实上,除了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其他跨国企业也明确表达了“迁徙”的打算。

  王昕告诉本报记者,将欧洲总部设在英国切尔西的韩国三星电子正考虑把其欧洲总部移往生产基地所在的波兰等欧盟成员国境内;总部设在英国纽伯里的跨国移动电话经营企业沃达丰也很有可能将总部迁往其他欧盟国家。

  伦敦金融城何去何从

  英国脱欧公投开始前,反对脱欧呼声最大的可能就是伦敦金融城。

  伦敦占据全球外汇交易市场高达四成的份额,虽然不在欧元区,却是欧元最大的结算中心。作为英国金融业的心脏,伦敦金融城去年缴纳了660亿英镑(约合887.57亿美元)的税款,在英国全国雇佣超过200万人。

  公投前,金融城的大佬们对未来深感忧虑。整整30年前,英国保守党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通过一系列大改革放松了金融业管制,这些翻天覆地的改革被称“大爆炸”。自那以后,伦敦便成了整个欧洲毫无争议的金融中心。眼下,这一地位岌岌可危。

  巴克莱董事长魏万基表示:“金融城现在的地位并不意味着它能永远屹立不倒,脱欧将是极其愚蠢的行径。将来回过头来看时会想:‘我们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

  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包墨凯表示:“留在欧盟,英国就可以继续享受‘单一市场’的好处,包括获得便宜的电话费、廉价航空、申根签证等价廉物美的商品和服务。”

  伦敦也是除中国香港外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包墨凯今年6月11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伦敦金融城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英国拥有历史悠久的法律体系。”

  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体系为世界所认可,其注重原则监管和风险控制,强调政府与企业的对话和沟通。主流观点也认为,对尚在摸索中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来说,这种柔和的监管模式更有利于其发展。

  此外,伦敦处于零时区,在时差上比北京晚8小时,比纽约早5小时。因此,伦敦上午的交易时段正好是我国市场下午的交易时段,而下午的交易时段又恰巧与纽约上午的交易时段一致。作为联系亚太和欧美金融市场的重要纽带,伦敦是实现全球金融市场24小时不间断交易的关键节点。

  包墨凯当时在介绍伦敦金融城的优势时还对本报记者表示:“英国是欧盟成员国,很多机构愿意落户伦敦,将伦敦作为进入欧盟的一个门户。”如今,这句话似乎已经成了伦敦金融城的“心病”。

  一切仍待漫长谈判

  尽管各大金融机构都已在未雨绸缪,但脱欧后英国究竟如何处理其与欧盟的关系,这仍需等候后续谈判,这很可能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

  《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规定了欧盟成员国退出的程序,任何国家离开欧盟都将触发该条款。根据规定,如果成员国确认要脱离欧盟,欧洲理事会应在2年时间内和该国就“脱欧”后关系变动达成协议,并提交欧洲议会批准。

  然而,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6月27日重申了此前首相卡梅伦的立场,第50条只能由新首相来申请触发。而新首相可能到今年10月才上任。

  民生海外研究负责人张瑜告诉本报记者:“未触发条款前,英国就不算正式脱欧。由于当前脱欧没有新的进展,因此全球市场趋于平静,类似事件的冲击都是脉冲式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在刚刚结束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对本报记者表示:“退出欧盟的谈判过程是很漫长的,尽管相关条款给了2年时间启动脱欧谈判,实际上谈判过程中的涉及面极广,耗时可能更长。”

  他回忆称,当年瑞士、挪威进入欧盟的谈判就长达10年之久,其间需要不断确定贸易条款和进入欧盟的法律等。此次英国脱欧后,其与欧盟在进行贸易条款谈判时,必须和其他欧盟成员国一一谈判。“耗时越长,对未来英国贸易存在的不确定性就越大,这会导致投资和经营行为发生变化。”他说。

  据IMF测算,在正常情况下,今后3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累计会下降1.4个百分点。极端情况下,即英国投资贸易大幅下降,今后3年英国GDP可能会下降5.6个百分点,房地产、消费等都将受到冲击。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撤离 伦敦金融中心》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