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拉丁美洲右翼的崛起

2016-07-06 14:18:44 《陆家嘴》 

  文/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A. El-Erian)

  从阿根廷巴西的政府更迭到智利的政策半途调整,拉丁美洲政治似乎正在向右转。但这一复杂现象并非是由右派所鼓吹的经济政策吸引力所“拉动”,而主要是由疲软的增长和令人失望的公共品供给(特别是社会服务)“推动”的表现。

  事实上,我们可以将这一转变视为西方反建制运动如火如荼的拉丁美洲版。而这意味着该地区的政府必须表现出为其公民服务的样子。否则,这一转变将只是不确定道路上的一站,这条道路将通往更不稳定的目的地,政治上将更加复杂,经济将更加难以驾驭。

  方兴未艾的政治变革迹象呈现出多种形式。在经历了多年的基什内尔家族财政失责的民粹主义统治后,阿根廷选择了来自右翼阵营的前商人马克里。在巴西,等待参议院最终考虑结果的总统罗塞夫已经被一边倒地“暂时弹劾”,而她的下台标志着对左翼工党(Workers’ Party)政策的背离。

  就连该地区的在任政府也在改变政策。在智利,总统巴切莱特获得连任,而其政府正在表现出经济政策向右转的迹象。总统劳尔·卡斯特罗治下的古巴也正在扩大私营企业的合法范围。

  而在悲剧地被戏称为“失败之国”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政府面临着泰山压顶般的经济和金融挑战,这些挑战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其前任查韦斯的不知节制的财政政策。面临普遍的商品短缺和市场瘫痪(包括外汇)的马杜罗政府已经失去了对国民大会的控制,反对派正在寻求通过宪法途径缩短他的任期。

  该地区政治动态受几个重要因素推动。国际大宗商品(如石油和铜)价格暴跌以及中国经济放缓减少了该地区的出口收益,加剧了国内经济挑战。流向新兴国家的资金更不稳定、外国直接投资试探性质加强,以及担心不同寻常的美国总统竞选所表现出来的日益严重的反全球化说辞可能波及国际贸易等因素,进一步加剧了挑战。

  由此带来的经济表现的恶化,包括巴西和委内瑞拉的深度衰退,加剧了公众对公共服务的不满,也加深了长期存在的对不平等性和挪用公款的担心。公众不满即使在传统上管理良好的国家比如智利也显而易见。在智利,低收入群体在近几年来表现相对较好,官员渎职现象(坐实的和受控的)远好于邻国。

  目前,右翼政党和政策日程是该地区经济和社会幻灭的主要受益者。该地区的很多人寄希望于政治变革能改造现有政策、发动更有效的反腐运动,从而刺激更快的增长。但是,除非今天的政治赢家实现显著更高和包容性大大加强的增长,否则很有可能被选民抛弃。

  从全球角度看,拉丁美洲的变化是更普遍的对“建制”不满情绪的一部分,并且对象不仅仅局限于政府,也扩大到私人部门精英,特别是银行和跨国公司。

  在美国,其结果是大规模偏离建制政治,包括唐纳德·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成为推定共和党候选人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出人意料地在民主党内对希拉里·克林顿构成强力挑战。在欧洲,反建制政党在地方、地区和国家选举中取得胜利,让政府构成变得更加复杂(比如西班牙),并影响到重大政策决定(如英国保守党决定坚持即将到来的“英国退出”全民公决)。

  除了菲律宾等国家(菲律宾选民在总统大选中选择了大放异彩的反建制候选人杜特尔特),新兴世界的潮流一直是在既有政治精英的边界内进行调整。这也许最能体现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正在发生一切的特征。

  现在,轮到这些精英对群众愤怒做出有效反应,否则他们有可能面临反建制运动的最终兴起,就像他们的美国和欧洲同侪。这一结果将让地区政治局面严重复杂化,进一步缩小政府做出及时经济政策调整的空间。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