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安徽:防灾练“内功” 丰产做“加法”

2016-08-22 03:47:46 中安在线 
巢湖市槐林镇在进行农田水利基本建设。 (资料图片)徐振华 杜和平 摄
巢湖市槐林镇在进行农田水利基本建设。 (资料图片)徐振华 杜和平 摄

  “去年水灾水稻减产一半,今年洪水大得多只减产一成,靠的就是新修水利设施。 ”

  ——继续提升农田基础设施,改变靠天吃饭局面,从“眼睁睁看着受灾”到“有能力自救”

  都说水利设施是农业命脉。刚刚过去的洪灾,让程方顺对这句话有了切身体会。

  怀宁县三桥镇金闸大畈,有福宁公司数千亩优质稻米基地,洪水中全部被淹。 8月9日下午记者到来时,一尺多深的稻秧碧绿挺拔,一派生机盎然,看不到受灾的痕迹。 “去年水灾水稻减产一半,今年洪水大得多只减产一成,靠的就是新修水利设施。 ”公司负责人程方顺说。

  原来,去年底这个基地被纳入省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记者看到,现在地头已全是硬化的水泥灌渠,与一路之隔的大渠相通,然后连接水库,低洼地变成了旱涝保收田。 “去年7月发洪水时还没修渠,水排不掉,水稻被淹死很多。今年有灌渠,水3天就排完了,为灾后管理争取了宝贵时间,因灾损失才会这么小。 ”程方顺说。

  近期记者在安庆、合肥、宣城等多地采访,发现类似的对比比比皆是。

  8月17日下午,走进庐江县同大镇春生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采摘园,饱满的葡萄挂满枝头,密密麻麻的藤叶遮住灼人的阳光,让人顿感清凉。 “幸亏去年修建了独立排灌系统,及时排水,才保住了这个葡萄园。 ”公司总经理王尚中感慨地说。

  在采摘园里,记者看到一座泵站挂上了“庐江县小型水利工程改造提升公示牌”。公示牌上显示,这是同大镇薛家圩村排水泵站工程,建成于2015年3月31日,总共包括2台7.5KW排水泵、泵房以及相关配套设施。 “像这样的泵站,采摘园有4个。 ”王尚中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公司位于同大圩的1万多亩水稻田,由于没有排灌系统,圩区内洪水排不掉,只能眼睁睁看着“泡汤”,最终造成近2000亩绝收。

  “6月30日夜里下起了暴雨,第二天我去稻田一看,20厘米高的秧苗全泡在水里,连秧头都看不见! ”8月17日傍晚,在庐江县郭河镇的王士照家庭农场,种植大户王士照绘声绘色地聊起了那场洪灾。眼看稻田成了汪洋,王士照不免有些心焦。此时,农场旁的王渡三站排涝站开始发力,5台水泵马力全开。 “因为排涝能力强,不到一周秧头就露出来,我也松了口气。 ”王士照说。

  “完备的水利设施,确实提高了抗灾能力,增添了底气。 ”安庆市农委副主任郝祥胜这个夏天一直忙碌在田间地头。他告诉记者,今年一大批新修的水利设施发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水虽大但排得快,灾后生产恢复好。与此同时,水利设施不健全的地方绝收情况就多,而且无法及时改补种。两相对比,让基层农村干部、种粮大户和农民再一次认识到农田水利设施的重要性。

  “我省自然灾害多发频发。农业生产必须立足于减灾避灾,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省农科院研究员罗志祥说,得益于近年国家水利设施的大投入,今年洪水中望江、宿松、无为等地万亩以上的大圩口少有溃破。但沿江各地小圩口溃破、漫坝多,原因就是设施不健全,排洪能力差。这表明我省农业农田水利工程基础设施还很薄弱,特别是中小河流、中小水库防洪能力差,田间沟渠不成体系。

  设施的完善还意味着为农机等现代装备使用提供条件,这对灾后生产非常重要。采访中,许多大户抱怨农村劳动力缺乏,尤其夏季酷热,人手缺乏,影响改补种进度。专家强调,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这一问题只会越来越突出,农业基础设施和装备提升必须加速推进。

  “提高抗灾能力,还要继续加大政策性资金投入,完善基础农田水利设施。 ”省农科院研究员张其安表示。今年初,我省出台全省农业现代化推进工程年度工作要点,将“大规模推进高标准农田和农田水利建设”列在首位。出台不久的省综合防灾减灾规划也指出,“十三五”期间,我省将加快江河湖泊治理骨干工程建设,继续实施蓄洪区设施建设、重要支流和中小河流治理,加快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山洪灾害防治,加强农业防灾减灾基础设施建设。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连日来,岳西县组织农技人员深入各乡镇,指导农民开展灾后恢复及生产自救工作。图为农技人员在该县店前镇杨胜村茶苗基地指导农户防治病虫害。王云志 摄

  连日来,岳西县组织农技人员深入各乡镇,指导农民开展灾后恢复及生产自救工作。图为农技人员在该县店前镇杨胜村茶苗基地指导农户防治病虫害。王云志 摄

  “旱路不通走水路,圩区低洼田种水生蔬菜,遇到洪水也不怕。 ”

  ——因地制宜调整种植结构,坚持疏堵结合,变对抗性农业为适应性农业

  8月17日下午,汽车驶过庐江县白湖镇的乡间小道,记者看向窗外,路边是成片的荷塘,一派“莲叶何田田”的水乡景象。

  “白湖镇原先种植的基本都是水稻。近年来,根据当地的地形地势,我们对种植结构进行了一定的调整,鼓励农民种植水生蔬菜,如芡实、莲藕等。 ”白湖镇农技站站长郑先报告诉记者。

  在白湖镇杨柳圩,记者看到了一处有意思的对比。

  田埂的这一边,种植了大片的芡实。一张张芡实叶层层叠叠地铺展在水面上,酷似带有皱纹的荷叶,将水田遮得密不透风。 “如果田里的水位上涨,芡实叶也会随之上浮。所以洪灾对这种水生蔬菜没什么影响。 ”庐江县农委副主任邓本宜说。眼下正值芡实收获季,每亩芡实纯收益大约在3000元,相当可观。

  田埂的那一边,是7月13日才补种的水稻。“水退之后村民进行了补种,现在秧苗仍在分蘖期,大约只长出了七八片叶。补种会造成20%至30%的减产。 ”郑先报说。

  邓本宜说,圩区低洼处的田地,如果选择稻麦连作,一亩地一年下来纯收益只有500元,要是遇上大洪水,还会遭受损失;如果选择种植水生蔬菜,一季下来,芡实、莲藕每亩纯收益可达3000元,荸荠每亩收益可达2000多元,而且抗灾性强,"旱路不通走水路",圩区低洼田种水生蔬菜,遇到洪水也不怕。 ”

  杨柳圩原先就有种植水生蔬菜的传统。自2011年庐江县出台政策,对种植水生蔬菜的种植户给予奖补。各种利好叠加之下,越来越多水稻种植户改种水生蔬菜。目前,圩区内耕地面积7万多亩,有4万亩种植水稻,3万多亩种植芡实、莲藕、荸荠。

  “在农业种植结构调整方面,洪灾带给我们的反思还有很多。比如,圩区不适宜种植葡萄等多年生农作物。因为一旦遇到洪水,可能会造成葡萄园毁园,而重新种植葡萄树,又要等上两三年才能进入丰产期,时间成本高。 ”邓本宜说。

  在庐江县的黄陂湖边,一些养殖户自发围湖养鱼。无独有偶,在东至县的升金湖边,一些村民也修建起“民圩”,填湖造田。此次洪水一来,“围湖”的种养殖户都遭遇不同程度的损失。对此,专家强调,要认真反思防汛中暴露出来的薄弱环节,尊重自然规律,坚持疏堵结合,注重人水和谐,增强自然调蓄洪水能力。

  “沿湖周边圩口必须统筹考虑生态修复,围湖而建的种养殖业都要"后退",恢复滩涂、湿地原本的功能。否则,不仅超出水域承受能力、破坏了环境,洪水一来,种养殖户自身利益也受损。 ”邓本宜说。对此,日前发布的《安徽省水毁水利工程修复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对千亩以下圩口,原则上不再堵口复堤。 ”旨在恢复湿地,为可能到来的洪水腾空间。

  “种植区域合理布局,可以降低洪灾危害。 ”张其安说,依据我省淮北、江淮、江南和皖南山区等不同生态区域特点及洪灾易发季节,地势高、排灌方面的区域优先规划发展大棚温室及效益高的经济作物,地势低洼区域发展早春、秋冬为主要栽培季节的作物,夏季休耕或粗放栽培,从而实现瓜菜及主要经济作物高地长季节高效栽培区,洼地短季节栽培和避夏休耕区的优化布局。

  农作物品种结构优化也有利于提高抗灾能力。 “主动避灾就要求在区域灾害规律和成灾机理研究的基础上,确定区域适宜避灾减灾种植制度或种植模式。 ”罗志祥介绍,如春夏洪涝,就要压缩早稻的种植面积,夏秋洪涝,就要扩种早熟早稻或春茬作物,以便在洪灾来前收获完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今年育苗量达到2100万株,是去年两倍多,为全县受灾种植户服务。 ”

  ——完善抗灾减灾应急机制,加强灾后服务能力,提高主动避灾的科技支撑力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灾后恢复生产,关键要把失去的农时“抢”回来。

  8月12日,记者来到“蔬菜之乡”和县。车辆沿着乡间小道行驶,不时可见到两旁堆放着干枯的辣椒秸秆,零星挂着干瘪的辣椒。 “都是淹死的辣椒,暂时没时间处理,当务之急要把辣椒苗种下去。 ”在和县乌江镇新卜村,一见面,和县海豪蔬菜瓜果种植合作社负责人狄谋军就告诉记者,这几天刚补栽380亩,剩下的估计要忙到本月底。

  “这么多辣椒苗,自己育苗来得及吗? ”记者问。“肯定来不及,全靠育苗工厂统一供苗。”狄谋军说,辣椒迟栽1天就晚红10天,再晚的话光照不足就不红,一季就白干了,集中供苗解了燃眉之急。

  狄谋军所说的育苗工厂坐落在和县台湾农民创业园里。在这里,记者看到现代化的大棚内,一畦畦辣椒苗整齐茁壮。 “今年育苗量达到2100万株,是去年两倍多,为全县受灾椒农服务。 ”和县蔬菜局相关同志告诉记者。

  抗灾救灾,服务先行。在各地采访中,记者发现种粮大户、家庭农场主经营面积大,受灾损失严重,尤其需要政府在种苗、技术、防疫等方面的服务。

  为此,省农委先后发布多个灾后生产技术方案。各级农业部门成立了千支农业生产救灾技术指导组。全省筹措1500万公斤种子免费发放。在怀宁县,记者看到当地按照“专家建议,大户决策”的方法,对未绝收的田块,提出扶苗、洗苗、救苗和病虫害防治的技术措施,受到家庭农场主的欢迎。

  不过,采访中也有农民反映“与农技人员打不上照面”。灾后生产只凭经验,效果不好。一些基层农技人员也表示,受制于经费等原因,只能有选择地服务大户。怀宁县农委相关负责人就告诉记者,一些受灾大户因为考虑受农时或行情影响,对预期效益缺乏信心,在改补种或补栏上举棋不定。 “这时候如果服务不到位,就会误了一季收成。 ”

  “农业灾害防御水平仍不能满足需求,农民抗灾减灾意识差,抗洪减灾应急机制不完善不配套。 ”罗志祥介绍,像一些蓄滞洪区建设与管理还比较滞后,江淮中北部地区抗旱水源及工程长期紧缺,防汛抗旱的法规体系和应急管理体系还不完善。

  张其安表示,下一步涉农部门要深入分析我省农业生产中经常性灾害,把握其规律,做好灾情预警和发布,提出防灾避灾技术措施。农业部门要继续提高农技服务能力,健全队伍,同时注重发挥专业服务组织和大户、合作社辐射带动作用,确保减灾避灾技术从文件落实到田头。

  科学技术的应用,则可以关口前移,提高主动避灾能力。

  8月18日,国家水稻商业化分子育种技术创新联盟在合肥成立。 “根据不同种植区域的灾害特征,通过分子层面的育种技术,可以选育抗灾抗病虫害能力更强的作物品种。 ”联盟专家之一的中科院院士韩斌表示,这是提高主动避灾能力的重要手段。

  我省是种业大省,特别是合肥有着较强的种子研发能力。韩斌表示,种业公司要主动服务农业抗灾避灾,选育高抗病害、虫害和耐热、耐湿性强的新品种。同时,要研发抗灾害新型生态高效栽培模式,实现抗灾抗病品种与生态高效生产的集成应用。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不提高保障水平,农民觉得没效果失去投保兴趣,会出现保险公司和农民双输局面。”

  ——从现代农业发展需要出发,通过科学的产品和制度设计,更好发挥金融和保险减灾作用

  桐城市新渡镇胜伟村紧靠着挂车河,这里许多稻田地势低,在洪水中受灾严重,家庭农场主刘双印几百亩中稻就因此绝收。 “灾后补种每亩成本至少400元,幸好买了农业保险。 ”刘双印说。据桐城市农委副主任王更生介绍,全市水稻绝收的一般能赔付200多元,减轻了因灾损失。

  采访中,许多基层农业干部向记者反映,洪灾中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受灾最为严重。他们经营面积大,投入多,一受灾就是几百上千亩,损失达几十甚至上百万元。这种情况下农业保险的“保护伞”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据了解,截至8月5日,国元保险向承保区域受灾10市赔付种植业、养殖业、水产等和农房保险共计4.5亿元。此外,中国人保安徽分公司理赔2023.66万元,对灾后生产发挥了雪中送炭的作用。

  不过,采访中农民和基层农业干部普遍反映,当前的农业保险覆盖面还很窄,保障水平不高,“保护伞”的作用有待提高。

  在怀宁县江镇镇联山村,养了多年蛋鸡的朱龙祥受灾惨重,鸡舍、蛋鸡和场舍加起来不下百万元。 “去年我还到保险公司询问,想买蛋鸡的养殖保险,但没这个品种。 ”朱龙祥说,如果当时买了保险,现在受灾就不会这么被动,最起码有笔赔偿款垫底,可以马上去订鸡苗。据怀宁县畜牧兽医局局长朱淑清透露,全县养殖业只有能繁母猪和蛋鸭两类保险,像这次受灾惨重的生猪企业,都没保险保障。

  保障水平低也是农民普遍反映的问题。在怀宁县万兴圩,记者先后遇到养鸭大户何忠益和孙爱民。他们都是经营多年的养鸭大户,一季蛋鸭养殖数万只,投入大风险也大,按道理说应该购买蛋鸭保险,但实际上却从未买过。 “根本就没人买,没用。 ”采访中两人不约而同告诉记者。

  孙爱民告诉记者,蛋鸭一经水灾就不再下蛋,而且有的被水冲走,根本找不到。蛋鸭保险却规定鸭子“死要见尸”,否则不予赔偿。鸭子活着也不赔偿。“不下蛋的蛋鸭活着有啥用?而且这么大灾,我忙着补栏生产,你让我去哪里找死鸭子?这规定不合理! ”孙爱民说。何忠益则告诉记者,就算看到死鸭子一只也只陪20元,远远低于70元的养殖成本。 “应该提高保费和理赔额度,比如一只鸭子收2块钱保费,保障额度提高到70元,不然没意义。 ”何忠益说。

  不仅养殖业,在农业保险的大头种植业上也普遍存在这个问题。采访中许多基层农业干部表示,经过这几年高速发展,种植业的保险基本覆盖了主粮作物,一部分经济作物也纳入保障。但保障水平太低,远远无法满足规模经营户的需要。 “不及时提高保障水平,农民觉得没效果失去投保兴趣,会出现保险公司和农民双输局面。 ”

  此外,采访中不少农民也反映保险理赔环节多,赔款到位慢,影响了灾后生产。江镇镇畜牧业受损严重,但8月10日记者到来时,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镇的保险理赔还没有开始。

  “除了保险理赔金外,灾后生产还需要更有力的金融支持。 ”在安庆市宜秀区,区渔业局副局长朱盛林反映,由于受灾严重,恢复生产的资金缺口很大,渔业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只能寄希望于财政补贴或救灾资金。而这对大灾只是杯水车薪。同样,朱淑清也反映资金短缺是影响灾后生产的最大因素。

  专家强调,发展现代农业,金融和保险等必须发挥减灾抗灾的主支撑作用,而不能一味依赖政府财政救助。如何通过科学的制度设计,让金融业更积极有效地支持农业抗灾减灾,考验相关职能部门的诚意和智慧。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