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何让G20成为行动队而非清谈馆?

2016-09-05 05:24:52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潇枭

  周潇枭 杭州报道

  9月4日下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G20杭州峰会)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开幕辞时表示,应该让二十国集团成为行动队,而不是清谈馆,要把今年制定的多项行动计划落到实处。

  G20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一个交流平台,不存在实体机构,没有常设秘书处;G20成员达成的共识,以公报形式对外公开,但多是“君子协议”,并不具备法律强制性——有声音认为,G20峰会就是大佬们的清谈会。

  不过,多位分析人士认为,G20在世界经济治理领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虽没有常设秘书处,但G20框架下多个工作小组、财长行长等部长会议等机制,在确保工作务实推进的同时,又能保证机制的灵活,不至于陷入僵化的官僚体制中。

  往长效治理机制转型

  9月4日、5日,二十国集团领导人聚会杭州,将就系列议题展开讨论,多项财金、协调人成果将递交峰会通过。

  G20峰会开始于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的危机应对,需要世界主要经济体联合行动。2008年、2009年的G20峰会确实取得很好效果。

  金融危机过去八年,当初共同应对危机的压力逐渐消除;世界经济在复苏,但增速依然低迷。近年来“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维护本国产业的贸易保护主义在抬头,G20不少成员从自身利益出发制定政策,来谋求自身经济的回升。

  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曾经发挥重要作用的G20,变成某些评论人士口中的“清谈馆”——大佬们每年一聚会,发布会议公报,但共识没法落地,只剩谈笑风生。

  G20需要转型,从危机应对转为全球经济的长效治理机制。中国作为2016年G20主席国,为此做了一系列具体工作,多次协调人会议、多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等,促进创新、投资与贸易、政策协调等多项共识的达成,尤其将结构性改革提到重要位置,以期为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注入更多动力。

  9月4日上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举行发布会时表示,中国作为2016年G20主席国,为G20长效治理机制的转型做了重要工作,G20从原本关注短期政策应对,逐渐转到更加关注长期改革上来。

  社科院国际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黄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9月4日下午G20峰会第一阶段创新型增长的讨论会上,各国领导人均表示支持中国提出的推动实施结构性改革议题。英国德国南非等国领导人不仅介绍了各国在结构性改革领域已经进行的工作,也表达了未来将进一步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想法。

  如何加强机制建设?

  习近平指出,“要共建共享,打造合作平台。我们应该继续加强二十国集团机制建设,确保合作延续和深入。广纳良言,充分倾听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声音,使二十国集团工作更具包容性,更好回应各国人民诉求。”

  国际政治学者曾把国际机制分成正式和非正式两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朱杰进表示,非正式国际机制,如G20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成员可以保留更大的自主性,且官僚化程度较低、行动速度快;但另一方面,这种非正式国际机制在执行力和监督机制方面存在“先天不足”。

  G20随着这些年的发展,逐渐形成目前协调人、财金两个渠道。财金渠道,主要集中在财政金融方面,即经济政策领域;协调人渠道,议题要更为全面,包括能源、农业、发展、反腐等议题都属于协调人渠道,反映的是领导人关注的重点议题。在部长和副部长级层次,G20有财长和央行行长、贸易部长、农业部长、能源部长、就业部长、旅游部长会议等,还有相关副手会议;在工作组层次,G20框架下成立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投资和基础设施工作组、发展工作组、反腐败工作组、能源工作组、增长框架工作组、贸易和投资工作组、就业工作组等研究和执行机制。

  黄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G20并没有秘书处之类的实体机构,但是这并不代表G20的机制化程度低。G20目前所采取的以议题导向的合作机制,既具有议题讨论的连贯性,也具备相当高的灵活程度。

  黄薇进一步表示,如果G20要设立秘书处,就会引来一系列问题:秘书处的人员构成,选址,秘书长设置,机构运作机制等。这些问题不仅可能引发国家间的争夺,浪费G20领导人对话的宝贵资源,而且实体机构的建立可能会带来官僚作风和制度上的僵化。在全球经济萎靡不振的时期,在G20伙伴关系仍在夯实的时期,这样做代价高昂。当前G20机制比较灵活,没有固化的模板,创新空间很大。当然,这灵活的机制也对当年G20的主席国提出较高要求,如果G20主席国议程设定和落实能力有限的话,G20可能就乏善可成了。

  G20如何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加强机制建设。有不少学者都提到要借用已有的国际机构,以及增加成员代表性。从今年G20会议来看,G20与国际组织间的合作非常密切,如财金领域多项成果中的结构性改革等,OECD、IMF都提供了很多技术支持。

  中国作为当前最大的发展中国家,G20杭州峰会尤其突出“发展”议题的讨论,广泛邀请发展中国家参与,杭州峰会成为与会发展中国家数量最多的一次G20峰会。潘基文评论说,这次峰会具有更广泛的包容性。

  黄薇表示,目前国际机构已经在G20的治理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支持作用,世行、IMF、WTO、UNIDO、OECD等组织也承担了G20布置的作业。希望未来G20能够更好地发挥G20自身配套机制的作用,通过B20、T20等配套机制成为政府与民众、官产学共同参与治理活动的桥梁。就G20自身而言,尽管G20当前机制灵活,成员间合作的空间很大。但是,G20的机制化建设仍有提升空间,或许在中国引入创新议题之后,我们也会看到科技部长会议的机制化。合作机制本身就扮演着重要的稳定联系和构建伙伴关系的作用。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我们的确需要更加广泛的全球合作以顺应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

(责任编辑:罗浩 HN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