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宋国青:2017财政政策将从重投资转向减税费

2017-01-08 10:13:45 和讯网  宋国青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

    和讯网消息 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2016年会暨第十四届财经风云榜于2017年1月8日上午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改革新起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中金宏观经济高级顾问宋国青在论坛上发表讲话,其中他认为2017年一个可能发生的重要变化是积极财政政策的内容有所调整,从重投资向减税费的方向发展。

    以下是观点全文:

  2016年的GDP同比增长率保持了罕见的平稳,前3个季度均为6.7%,4季度也将是或将近是这个水平。但季调后的GDP环比增长折年率有所回升,2-3季度超过7.0%,4季度很可能也在7.0%以上。和GDP环比增长率上升方向一致,季调后PPI环比涨幅大幅度上升。与这两个指标的历史关系相比,2016年的GDP环比低而PPI环比高,说明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在下降。更重要的是年底一些地区出现了空气重污染过程。

  2010-15年,部分由于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长期下降趋势和经济结构变化,部分由于经济景气下降,全国发电总量和火力发电量的同比增长率都出现了持续的下降。火力发电量的同比增长率月均值在2015年降到了-3.1%,年内大致平稳,2016年中开始猛烈上升,9-11月3个月平均达到了9.8%。在5-11月的7个月里,季调后的火力发电量环比增长年率平均达到了16.0%的超高水平(季调环比为笔者根据公布数据的计算,有小的不确定性)。发电结构历来有波动,水电因降水等因素的变化有很大波动,影响到火电。2016年底的重霾看来是多种因素赶到一起的结果,有碰巧的成分,一个碰巧是火电比总发电强很多。但是总需求走强引起发电总量上升是更基本的因素。2016年发电总量同比增长率比上年大幅度回升,而工业的同比增长率变化不大。这个差别是由经济结构变化等多种因素引起的,但或许有限产情况下受限企业低报产量的情况。

  在把握潜在经济增长速度的时候,经济活动对环境的影响是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给定当前的技术水平和经济结构及其他慢变量,在经济活动较高水平和良好环境之间需要把握一个社会认可的合适的度。所以潜在增长率是在这个适度和其他约束包括通胀平稳下的增长率。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经济增长目标的确定,在2017年尤为重要。当然人们希望通过供给侧改革和其他改革提高环境约束和其他约束下的潜在增长率,或者使其不下降慢下降。但希望是希望,现实经常和希望有偏差。所以在制定经济增长目标的时候,还是从现实出发好,等到改革效果显现出来了再调整也不迟。过去的增长目标是在一些分析预测的基础上形成的,也有分析估计目前的增长率是一段时间的底部。但是各种分析估计都难以避免偏差,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对于潜在增长率的预测。2016年的情况说明,潜在增长率继续下降,虽然实际同比增长率平稳,环比还有上升,但是季调后PPI环比猛烈上升。另外就是应当强调经济增长和环境改善两方面的平衡,目前显然应当更加重视环境改善。

  单纯从预测的角度考虑,联系到雾霾天气的严重程度和和政府尊重民意的基本态度,2017年实际调低增长目标的可能性相当大。实际上调低增长目标包括弱化增长目标的约束力,甚至将增长目标改为参考指标。另外,环境保护可能会列为政府工作的突出重点,也会起到弱化增长目标的作用。这不只是2017年的事情,很可能是未来中长期增长的重要约束。就2017年来说,由于上年的基数问题,即使达到一个比较低的环比增长率,对环境的压力较明显减轻,全年的同比增长率也会比较高,达到或接近6.5%压力不大。再往后就需要切实下调增长目标了。

  增长目标比较合适特别是留下余地,总需求管理政策就可以从容。2016年内社会融资总量加上中央地方债发行高增长,11月的同比增长率达到了17%左右(数据处理中有小的差异),导致总需求大幅度上升,PPI升幅最为显著,实际GDP和工业的季调后环比增长率也有上升,可能也对环境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按有关数据推算,2017年达到GDP增长6.5%或者稍弱,上述加项社融的同比增长率达到14-15%就可以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CPI大致保持2016年的水平,PPI同比增长率则因基数变化出现前高后低的情况。

  一个可能发生的重要变化是积极财政政策的内容有所调整,从重投资向减税费的方向发展。目前的一个重要情况是全社会资本存量和GDP的比例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并且相当快上升,未来的投资报酬率面临很大的压力。一个缓解的渠道是增大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增加对外投资不仅可以缓解国内资本高增长的压力,还有利于改善国内环境,但是换了外汇去投资是花外汇,出口才是挣外汇。在目前的情况下,能有多少投资走出去主要取决于贸易顺差。要达到合适的贸易顺差就需要合适的汇率。直接调整名义汇率是一个办法,也可以使国内通胀率相对低一些,促进出口抑制进口。特别是,中国净投资占全球的比例接近40%,中国投资强还引起进口价格的上升,不利于贸易条件的改善。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有关美国可能采取扩张财政政策刺激投资和总需求的预测很流行,美元的长期利率随之上升。加上对于国内通胀的预期提升,国内长期利率也显著上升。在对国内因素的分析中,一种考虑是政府制定的增长率目标可能高于潜在增长率,由此导致一段时间的较高通胀率。这个考虑在逻辑上成立,但笔者认为可能偏于高估。关于美国影响的分析,需要注意中美净投资的比例。2015年,中国净投资为美国的4.2倍(中国数据为笔者根据分地区收入法GDP数据的推算)。主要由于这个原因,部分也由于中国投资的波动比较大,中国内需的波动相对大一些。内需波动相对大小的一个间接指标是贸易顺差的波动。从过去的数据看,2010年以来,美国贸易顺差的短期波动远小于中国贸易顺差的短期波动。2016年全球经济景气趋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发力刺激了内需,导致季调后贸易顺差减小,也就是进口相对增加。在估计全球景气状况的时候,中国的影响显然是最重要的。如果中国的情况如上面所说的那样,美国的财政扩张为一般力度,全球景气和通胀环比稍微转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责任编辑:郝运 HN06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宋国青:2017财政政策将从重投资转向减税费》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