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娃哈哈少主宗馥莉谋转型 恒枫系欲收购中国糖果

2017-04-18 02:51:59 时代周报  刘科 吴怡
时代周报记者刘科、吴怡 发自杭州、广州
  
时代周报记者刘科、吴怡 发自杭州、广州

  香港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国糖果(8182.HK)的一纸公告,将娃哈哈和宏胜饮料推到了舆论关注的热点之下。

  3月31日,中国糖果的公告显示,中国糖果主要股东与潜在买家于3月30日订立意向书,订立可能收购事项及可能自愿要约的若干初步条款。在有关可能收购事项方面,潜在买家拟作出可能自愿要约,以收购中国糖果不少于50%的投票权。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潜在买家的身份—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的独女宗馥莉。公告显示,与中国糖果订立意向书的潜在买家为Ever Maple Flavors 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其最终实益拥有人为宗馥莉。

  这一动作迅速被市场解读为多年来未登陆资本市场的娃哈哈或将准备借壳上市,但这也有可能仅仅为宗馥莉的个人行为。

  4月14日,娃哈哈集团外联部部长卢东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借壳说法,并表示,该宗收购为宗馥莉个人行为,与集团公司无关。

  由宗馥莉担任总裁的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办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中称:“关于此传闻,我司不予置评,业务动态以我司的公告为准。”在中国的顶级富豪中,宗庆后具有符号价值,他是为数不多草根出身、艰难创业,通过自己的努力,挣扎着崛起的一个,并数度成为中国首富。

  在中国的顶级富二代中,宗馥莉同样具有符号价值,她是当之无愧的娃哈哈帝国接班人,也是颠覆者和试错者。宗馥莉和她熟读《毛泽东选集》的父亲经营理念迥异,其独立的举措,几乎是所有面临传承宿命的二代想努力证明的事情。

  从1987年校办企业成长为中国最大、全球领先的饮料生产企业。如今迈入而立之年的娃哈哈,正面临着业绩下滑的挑战。在这个时间点,宗馥莉拟收购香港上市公司,言下之意或许更多:这是娃哈哈转型的探路,还是宗馥莉接班的前兆?

  宏胜欲借壳中国糖果

  中国糖果是一家总部位于福建的糖果制造商,主要生产的糖果包括凝胶糖果、充气糖果、硬质糖果及巧克力,公司于2015年11月11日在香港创业板上市。

  中国糖果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年度收益为人民币7000多万元,同比减少6.7%,年度毛利则约为人民币1598万元,同比减少21.9%,年度亏损约为人民币329万元,资本负债比率约为68.5%。

  “这更像是宗馥莉想借一个壳,然后做大做强之后再反向收购娃哈哈,这跟娃哈哈的企业决策可能关系不大,更像是宗馥莉的个人行为。”食品饮料营销专家陈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过惯苦日子的宗庆后非常看重现金流和利润。不片面追求销量,他要的是效益,常说“企业不赚钱,你怎么发展”。为了保持利润,宗庆后推动旗下工厂研发设备、技术,自主生产包括标签、香精在内的多种“辅料”,把所有环节的钱都装进娃哈哈自己口袋里。宗庆后此前曾多次公开表示过对上市不感兴趣,指娃哈哈“有100亿元的现金(躺在银行)”,不需要通过上市融资。

  “从目前情况分析,比较大的迹象可能是(宏胜集团)想借壳上市。”国信(香港)助理副总裁何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近几年很多中资企业倾向于通过借壳,而非IPO的方式在香港上市。

  在何超看来,对于初涉香港资本市场的中资企业来说,借壳对企业财务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并不需要像IPO一样严格审核企业各项财务条件,企业可以拿部分资产试水资本市场。另一方面,借壳对企业经营冲击也比较小,通过借壳的方式,在信披方面需要的工作量较小,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企业的主体运营。

  “这种稳健、温和融入资本市场的方式对宗馥莉带领的宏胜集团是比较适合的。”何超分析说。

  一般来说,壳资源准买家会选择业务较为相近的壳股。资料显示,宏胜集团主要经营娃哈哈出口茶饮料系列产品,而中国糖果则主要生产各类糖果,均属快消品行业。

  “中国糖果更像是宏胜集团在资本市场想要设立的桥头堡,供企业实体经营和资本市场之间相互了解和学习,为集团以后更大规模的资本运作提供基础。”何超认为,宏胜集团选择定价更为公平、市场更为开放的香港市场借壳,可以扩大企业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通过资本市场横向、纵向扩展经营产业链,让资本运作和业务发展迅速走向国际化。

  在何超看来,如果宏胜借壳上市可以成功,对娃哈哈来说有十分正面的影响,“子公司上市代表娃哈哈这样的优质中资企业开始主动走向资本市场”。

  宗馥莉和她的恒枫系

  被外界誉为娃哈哈少主的宗馥莉生于1982年,比娃哈哈早诞生5年,她的成长期亦是娃哈哈艰苦的创业期。初中毕业之后,宗馥莉即前往美国求学,接受最正统的美式教育,就读于常春藤名校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

  在宗馥莉2004年回到杭州后,她在父亲的娃哈哈担任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并在4个月后兼任娃哈哈童装与卡倩娜日化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从2007年起,宗馥莉开始管理宏胜饮料集团。2010年起,宗馥莉同时负责娃哈哈集团国际化业务,2012年起督导娃哈哈市场营销。

  宏胜饮料被宗馥莉定位为“食品饮料行业的全产业链产品及服务提供商”,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金1025万美元,旗下拥有数十家分公司,并投资饮料上游食品添加剂、机械模具、印刷包装等专业化核心产业。

  近年来宏胜饮料保持着不俗的营收增长:2009年,41亿元;2010年,64.37亿元;2011年,81.83亿元;2012年,108.74亿元。2015年,宏胜饮料入选中国民营500强企业榜单,排名484位,营收约100亿元。

  如今,宗馥莉管理着宏胜饮料集团旗下16个生产基地,42家分公司,承担着娃哈哈集团近1/3的饮料生产任务,同时负责娃哈哈大部分跨行业的投资项目及国际化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拟收购中国糖果的公司为恒枫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恒枫贸易是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注册于2003年1月2日,其法定代表人是宗馥莉,公司联络地址在美国洛杉矶。这或许意味着,在宗馥莉2004年回杭州前,宗庆后就开始盘算如何向其过度自己的财富。

  恒枫贸易是宏胜集团的控股方,持有其98%的股份,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在宏胜集团旗下有17家企业带有“恒枫”标识,宗馥莉是其中9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其余公司的法人为施幼珍,施幼珍是宗馥莉的母亲。

  人情味和制度化

  在独立负责宏胜后,为了锻炼宗馥莉,宗庆后曾专门派了创业时就追随他的“老臣”来辅佐“少主”。

  “娃哈哈内部其实分成几派,宗庆后是一个派系,宗馥莉是一个派系,还有一些中立的元老派和职业经理人派。”陈玮分析说,“娃哈哈内部其实有很明确的分工,宗庆后掌管的娃哈哈总集团与宗馥莉带领的子公司宏胜集团各自相互协作但又彼此独立”。

  娃哈哈重“人治”,很多事情宗庆后都事必躬亲,娃哈哈同样是一家人情味较浓的企业,其人才储备相对封闭,过去30年人员流动性不高,大部分员工和老板一起,经历了企业从小到大的过程。目前娃哈哈集团已实现全员持股,员工从分红中获利不少,有的50%年收入都来自于分红。

  与宗庆后推崇的企业“人情味”不同,宗馥莉崇尚的是制度和效率,早期她手下的一些员工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直接开除,难有“讲情”余地。而宗庆后会悄悄地把被女儿开除的优秀员工“收回”娃哈哈集团。

  娃哈哈集团的员工,通常将宗馥莉被称为“小宗总”,而宏盛集团的员工,大多直呼她的英文名Kelly,两个公司的治理文化,由此可以略窥一斑。

  娃哈哈集团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的性格和大宗总很像,很果断,很勤勉,但中国式关系学还差不少,大宗总洞悉中国社会生存智慧,而Kelly对中国社会的有些方面还不够了解。”

  多年历练的宗馥莉已经形成自己独特的经营理念,她率性、直接、哪怕是面对自己的父亲,也从未试图隐藏自己的观点。有一段时间,父女会因意见不合而交锋,一样的固执,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不去管她,她有问题再找我,她也很少找我。”宏胜集团的宗庆后印迹越来越少,直至父女终于达成一致默契。在一次采访中,宗庆后表示:“宗馥莉的业务现在均由她自己在打理,我并不过问,基本就是我做我的,她做她的。”

  多年来,娃哈哈与政府的关系一直颇佳。对于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宗庆后曾这么说:“我认为企业家要懂政治,但不能参与政治,要尊重政府,但不能和政府勾搭在一起。要尊重人家,绝不能爬在政府的头上,有的企业家有些忘乎所以,容易出毛病。”

  作为国内最受关注的富二代,宗馥莉近年也各种荣誉加身:中华全国工商联执委、浙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常委、浙江妇联执委、杭州市人大代表……她还是浙江省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的首届会长,这是一个由浙江省委统战部发起的、浙江省二代企业家的联谊会。除了会务活动,宗馥莉很少与政府官员和其他企业家二代有私下往来—她不是一个热衷社交的人。

  “现在评判宗馥莉的能力还为时过早,她真正独立掌管业务并不是特别久,而且是不是真正独立还很难说,可能更多的是在营销层面或资本发展层面。宗馥莉毕竟在海外留过学,在现代化的企业经营管理方面,还是比宗庆后更有优势。”陈玮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优势,不过经营几百上千亿的企业,可能更重要的是企业制度,跟某个人没有太大的关系。”

  “摸清年轻人的消费需求”

  宗庆后曾经在公开场合数次声称,不建议年轻人创业,因为自己所处的那个充满机会的短缺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不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能够复制自己的成功之路。

  商业世界的微妙之处就在于,未来充满了变化,过去的30年和未来的30年,长度相同,但内容上有可能天翻地覆。

  在2012年问鼎中国内地首富宝座之后,宗庆后曾为娃哈哈定下了两年后的经营目标:力争在2014年实现营业额超过1000亿元。但直到今天也没达到,反而增长缓慢甚至负增长。

  近三十年的高速运转后,娃哈哈巨型航母慢了下来。在营收方面,2012-2014年间,娃哈哈公司的营收分别为636亿元、783亿元和728亿元。2014年正是其拐点,较之2013年同比下滑7%,而根据2016年浙商全国500强指数显示,2015年娃哈哈营业收入为677亿元,较之2014年同比下降了5.97%。2016年娃哈哈营收与2015年持平,在600多亿元。

  尽管宗馥莉掌管的宏胜集团的数据没有并入娃哈哈集团业绩,但即便并入集团业绩,也难以弥补娃哈哈业绩下滑的趋势。

  行业不景气、多元化受阻、新消费习惯、娃哈哈在一线城市品牌形象的缺位等,由盛而衰的转换来得如此之快。

  几年前,宗馥莉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娃哈哈到了一个“危险时刻”,“整个集团的生意都没有像以前那么好了,大家都有点茫然失措”。

  然而,当面对一个拥有150多个分公司、3万员工的巨人转型,宗馥莉和父亲再次意见不合。宗庆后认为船大调头难,改良为宜。宗馥莉的观点是从人员、市场到思路都要调整,且转型极为迫切。

  在意见不能取得统一时,宗庆后选择退后一步,让宗馥莉坚持自己的脚步。2016年,宗馥莉以自己的英文名命名的果蔬汁饮料产品“kellyone”正式上市。这是一款完全不同于娃哈哈风格的饮料产品,它可以由消费者根据个人喜好进行定制,将不同原料(如苹果加橘子)组合在一起,通过互联网渠道接受订单、提供销售服务、进行社交分享,价格从28-48元不等。

  定制化果蔬汁和收购中国糖果,对娃哈哈的影响却还暂时是个未知数。为了紧跟时代脚步,这艘庞大的大船也在加紧年轻化和时尚化。

  早在2013年,在一场颁奖活动上主持人白岩松问宗馥莉:“爸爸是不是你的偶像?”她回答:“爸爸既是我的偶像,也不是。说不是的主要原因是我希望能超越他,把娃哈哈做得更好。独立是我的最大特点,我希望能让娃哈哈更加年轻、时尚和国际。”

  在娃哈哈新近的2017年年度销售工作会议中,宗庆后在内部明确表态:“(娃哈哈)要向健康发展,围绕中医食疗、生物工程开发新品,重点是想办法触摸年轻人的心理,了解他们的消费需求。”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娃哈哈少主宗馥莉谋转型 恒枫系欲收购中国糖果》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