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阅读推广人”在深圳

2017-04-18 04:11:39 时代周报  陆璐

  时代周报记者 陆璐 发自深圳

  2017年3月底,“深圳阅读推广人协会”正式成立。过去五年,累计144名学员通过严格考核、获得政府颁发的“阅读推广人”证书,到市民中去“播撒”阅读的“种子”。在此之后,他们将朝着专业化、制度化方向迈进。

  作为一座年轻的移民城市,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深圳是联合国科教文卫组织评选的“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同时,由政府、图书馆、民间机构各方共同参与、合力推进的全民阅读模式,在深圳也已初具规模。因为重视阅读,这座被视为“文化沙漠”的城市,正在赢得更多尊重。

  辞职做专职阅读推广人

  4月,傍晚的深圳华灯初上,“阅读推广人”宁宇的忙碌却没有结束。她建立的两个亲子阅读推广微信群的信息闪烁不停,接近1000个家长在里面讨论童书阅读。此外她还组织了一个读书会,每个月推荐一本和亲子阅读有关的书供大家共读,要求会后写读书心得,并组织大家在群里交流。

  两年前,宁宇(网名三三妈妈)从一家房地产央企辞职,成为专职阅读推广人。如今,她日常的工作内容包括:组织两个亲子阅读微信群的主题讨论和学习,每月举办读书会。同时她还身兼童书翻译、两所中小学的阅读写作课教师以及参与中国儿童慈善基金会的阅读推广公益项目。

  早在2003年,宁宇和爱人袁本阳就参与到深圳“三叶草故事家族”等一些民间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中,并成为深圳推广亲子阅读的最早一批人。初衷是为了给刚出生的女儿三三(梁禾雨)寻找更多小伙伴,以及希望她通过阅读认识世界,但参与进来后,他们发现亲子阅读远比想象中丰富。由于长期担任阅读推广义工,如今他们已经是深圳知名的阅读推广人。

  在电话里,宁宇多次跟时代周报记者强调,她在推广的是亲子阅读而非儿童阅读。“过程中你会发现,很多阅读问题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父母的问题。”

  “很多父母都很容易焦虑。当孩子不看书,父母焦虑"为什么不喜欢看书"?当孩子特别爱看书,他会担心孩子变成书呆子;如果只喜欢看某一类书,又会担心影响孩子其他方面的发展。”宁宇说。在亲子阅读推广过程中,她很多时候都在做家长的思想工作,交流如何通过阅读和孩子有效沟通。

  微信群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群里的妈妈经常小窗私信宁宇,有时也会主动交流一些家庭中较私密的内容,主要是与孩子沟通过程中的一些困惑。这种信任感让宁宇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充满意义。“亲子阅读给每个家庭带来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随着时间推移,会发现这个改变越来越大。”

  当被问及未来的计划,宁宇用果断且不假思索的语气回答—“当然会一直坚持下去。”她心里的愿景是:尽其所能,通过亲子阅读推广帮助更多家庭,同时创造条件让更多三四线城市及山区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亲子阅读的好处。

  政府搭台与民间唱戏

  尽管从2003年开始,宁宇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推广亲子阅读,但直到今年,她才拿到由深圳读书月委员会、深圳市文体旅游局颁发的“阅读推广人”结业证书。据她解释,原因是“课时持续时间也比较长,需要三个月,"阅读推广人"培训考核要求也非常严格。”

  2012年,深圳开创全国首个由政府牵头组织的“阅读推广人”培育计划。“阅读推广人”这个崭新的社会身份自此进入公众视野:他们有着各自的职业,却做着同一件公益事情,即向公众传播阅读理念,提升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儿童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如同在播撒“读书种子”。

  根据深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阅读推广人”培训班已连续举办五期,累计600余人参加了培训,144人拿到结业证书(不包括培训班大量的旁听生)。“阅读推广人”来自各行各业,有公务员、教师、图书馆员工,也有个体户老板。

  政府对民间阅读推广的支持,主要通过资金和政策支持两方面。“一方面,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市文体旅游局出台了《深圳市阅读推广人管理办法》,规范阅读推广人行业,保障阅读推广人的权益。另一方面,为民间阅读推广提供场地和部分资金支持。”深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新闻发言人周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五年中,大多数阅读推广项目转向以“政府搭台,民间唱戏”的形式开展。如在全国有2.5万多名会员的民间阅读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小书房”,在政府的引导下转变成民办非企业机构。政府以购买服务的形式,将经费给予阅读推广组织,由他们担任活动承办主体。

  在宁宇看来,政府的参与给阅读推广所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在此之前,民间组织读书常常为场地问题头痛,民间组织读书会就是"打游击"。因为预定学校或图书馆的场地很困难,商用场地的租金很贵,家庭或户外场所又受很多限制,遇到刮风下雨换场地是常有的事。但有了政府搭台,这些问题好解决得多。”

  阅读推广效果也越来越好。深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每周日下午,在固定时间举办“喜阅365”读书会。以前活动开始时,需要广播通知大家。现在读书会开始前一个小时,故事屋外面就已经排起长队。如今“喜阅365”读书会已成为深圳亲子阅读推广中的品牌活动,该活动还获得中国图书馆学会第二届全国图书馆未成年人服务论坛案例一等奖。

  建立阅读推广人专业机制

  尽管深圳在全国最先提出“阅读推广人”培育计划,该计划很大程度上也实现了民间和政府资源的对接,但相比中国台湾、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阅读推广人制度,“阅读推广人”在深圳的发展时间较晚,相关制度的专业化和系统化还有待完善。

  五年前推出“阅读推广人”培育计划时,该项目实际负责人、深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馆长宋卫认为,阅读推广人的素质已成为制约阅读推广运动的最大因素。“高素质品质的阅读推广人队伍所起的作用非常重要,但深圳的"阅读推广人"总体水平有待提高,知识结构和业务技能亟待向专业化、系统化方向转变。”

  培育计划实施五年,“虽然发展迅速,但仍存在较多问题,如绝对数量多,但影响力不够;组织管理与推广机制缺失;活动空间与经费明显不足;缺乏专业指导与相应的发展规划等。”周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一点也被当作背景资料写进《深圳市阅读推广人协会章程》。

  与此同时,基于深圳民间阅读的活跃,政府层面正努力为全民阅读建设营造更多制度空间。

  2016年4月1日起,深圳正式实施《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条例》规定,公共图书馆必须配备一定数量的阅读推广人;阅读推广人可以向公共图书馆及其他组织提出申请举办阅读推广活动、建立读书会、开展阅读研究;建设阅读推广志愿者队伍、搭建阅读推广平台等。

  同样为落实“阅读推广人”专业机制的“深圳市阅读推广人协会”,在2017年3月底正式成立。宋卫当选首届会长,宁宇等13人当选首届理事会成员。

  宋卫表示,协会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整合各方资源,搭建一个稳定的平台,协助阅读推广人解决遇到的各类问题,达到共同促进全民阅读的目的。其中,“建立阅读推广人专业化机制,培育阅读推广人才”是重要一条。

  宁宇坦言,对于大多数从“阅读推广人培训班”毕业的学员来说,证书的获得是有力的资质证明,但此时对于阅读推广人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因为要学习的东西非常多”。

  宁宇希望新成立的“深圳阅读推广人协会”能为阅读推广人提供更多学习进阶的机会。“毕竟,只有当你本身已经有了知识和能量的时候,才能去帮助别人”。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阅读推广人”在深圳》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