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亲人们,你们还好吗

2017-05-03 00:27:11 法治周末  孙立 昊洋
 
烈士薛刚伟的父母看着孩子生前获奖证书。

烈士薛刚伟的父母看着孩子生前获奖证书。

黄保山摄

  原题:

  亲人们,你们还好吗

  ——走访陕西省部分见义勇为牺牲者遗属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孙立 昊洋

  他,为救陷入废窖的村民而牺牲;

  他,为救林场扑火的同事而牺牲;

  他,为救掉入渠水的儿童而牺牲;

  他,为救落水的陌生女孩而牺牲。

  他们用自己的命托起了他人的生,先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又在2013年1月的同一天被评为陕西省的“见义勇为先进分子”。4年有余,他们遗属的生活是什么现状,又有那些问题?近日,法治周末记者用几天时间进行了走访调查。

  就在记者采访前夕,陕西省综治办起草的《陕西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修订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

  任皇锁为救陷入废窖的村民而牺牲——

  乡亲:送老任入土的人很多很多

  记者从西安出发,约两个小时进入了渭南市白水县地界,再沿着两旁栽满不知名花果树的县道行驶,七拐八拐转进村道。再过了几道沟,绕了几道梁,便到了第一站:林皋镇许家河村。

  2010年8月14日,任皇锁就在这个村子里干了件“大事”。当天,任皇锁从自留地回到家,便听屋外有人喊,村民任刘栓为救自家牛犊而掉进了那个15米深的废窖。

  窖口站了很多村民,因为大家知道里面缺氧,没人敢下。“当时任皇锁把人群拨开一个豁口,用绳子打结套住脚,在周围村民帮忙下,下窖救人。”林皋镇副镇长刘丽介绍道。

  在窖底,他用脚上的绳子把已经昏迷的任刘栓绑好,任刘栓被救了上去。可绳子再次放下时,却再也没有了动静。58岁任皇锁的生命就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回忆起“老任”,他的遗孀许俊侠脸上的皱褶里淌着泪水。“我家老头子是个‘能人’,会糊顶棚、扎灯笼、编凉席、扎笤帚……家里能做的常用东西都是‘老任’自己做的;对人好,对所有人都好,谁家有个事,‘老任’都跑得欢。”

  “皇锁救了我两回,另外一会是我去沟里割草,被野蜂蛰昏,是皇锁把我从沟里背到医疗站救治,保住了命。”任刘栓双手扶头,已是泣不成声。

  老任入土的那一天,被救者任刘栓的儿女也来给老任披麻戴孝、守灵。本村的、别村的村民;县上的、镇上的干部,自发组成了长长的送行队伍。

  2013年1月,任皇锁被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全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荣誉称号。许俊侠告诉记者:老任牺牲以后,省、市、镇各级政府及村上的干部村民都非常关心她的家庭,逢年过节会来慰问,解决生活中的一些实际困难。

  记者采访中注意到:任皇锁二儿子的家有三间门房,现在只有许俊侠一个人住,二儿子会吹唢呐,专司“红白喜事”,常年跟着“乐队”在县域周边的农村东奔西跑,二儿媳带着孩子在县城陪读,一周顶多回来一次。大儿子至今未婚,常年在外面打杂工。女儿嫁到本村,虽说平常女儿来照顾的比较多,但是女儿的家庭也不宽裕。许俊侠身体不好,看病则成了许俊侠的一个难题。

  刘丽当场向许俊侠表示,将协商县上民政部门在许俊侠参加农村合疗的基础上再为其解决大病医保。

  渭南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贾重新说:“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更是平安建设的强大正能量。任皇锁是我们渭南市的骄傲,我们把他这种不怕牺牲、勇于救人的精神与渭南平安建设工作结合起来,纳入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考核硬指标。”

  何敬敏火海内救同事——

  妻子:“你走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下一站,记者奔赴洛南县。

  四月的洛南,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金黄,与远处的青山勾勒出一幅幅美景。“陕西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何敬敏的家就在这里。

  那是2011年3月26日的下午3点多,洛南县保安镇东湾村突发山林火灾,大火沿着东湾村后沟向山上蔓延,山上是集体和国有林木。

  林场职工何敬敏和同事肖北岳分在一组,负责从后沟山脊绕过去扑灭山坡上退耕还林地的火带。他们一溜小跑赶到山上,经过近半小时的紧张扑救,扑灭了山顶一处山火。

  下午4时40分左右,正当他们在奋力扑救周围的余火时,山下刮起一阵旋风,瞬间大火又冲天而起,掀起十多米高的火浪,顺着山谷间直向他们扑来。

  林木密度较大,下部草灌茂密,火苗顺着风势向他们扑来,并迅速将他们包围,烈火和浓烟呛得他们不能喘气、看不清路况,生死一线间,何敬敏使尽力气猛推了肖北岳一把,大声喊道“老肖快跑”。肖北岳借势跳出了火海,而何敬敏被山火吞噬。

  何敬敏牺牲了,时年48岁。

  肖北岳向记者描述时,手上抓着的茶杯一直没有放下,手指上充着血,清晰可见。

  “敬敏是为了救我才牺牲的,要不是他推我,我就没命了。当我们再找到敬敏时,他就倒在我俩打火的两根火棍旁。”放下茶杯,肖北岳用手背“狠狠”地摸了摸眼泪。

  肖北岳讲述时,何敬敏的遗孀李碧爱正在小院的灶火(厨房)里给婆婆熬着中药,药水突突地翻滚着,李碧爱专注而小心地侍弄着。

  “‘我那人’是个认真的人,干工作踏实、勤奋;在家里也总是给我帮忙做家务,也许是回家少的缘故吧,每次回家都给我把水挑满,柴劈好,码得整整齐齐。”这是李碧爱说起丈夫的第一句话。

  如今,小院里的柴火也是整整齐齐。“‘我那人’虽然不在了,但他是为救人牺牲的,我能想开,日子还得过。‘我那人’是个孝子,婆婆九十多岁了,我一直照顾着,我要对得起我的丈夫,要让婆婆安享晚年;我累的时候,就看着‘我那人’的照片说,‘敬敏你放心,你走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李碧爱表达的前后不搭边,记者却觉得这是李碧爱最想说的话。

  记者得知:何敬敏的烈士申报是有些曲折的。他牺牲以后,他的事迹很长时间被瞒报,原因来自时任林业局局长倪某(倪某已于2012年5月因涉嫌贪污受贿被立案查处)。后来,在商洛市、洛南县两级党委政府的直接过问下,在两级政法委的促进下,何敬敏的英雄事迹才大白于天下。2012年他被陕西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2013年1月被省政府授予“全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荣誉称号。

  “因为‘我那人’被评为“全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那一年是安东书记给我颁的奖,并十分关心我的家庭情况,儿子的工作得到了安东书记的关心,我特别感谢安东书记(时任陕西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协调市上给儿子解决了个公益性岗位。”说起上级领导的关心,李碧爱的眼睛里充满感激。

  得知李碧爱还没有工作,陕西省见义勇为协会的蒲智慧与商洛市政法委的李文英副调研员及洛南县政法委的同志当场商议,设法为李碧爱争取找到一个公益性岗位,李碧爱连声致谢。

  冯军政为救落水儿童而牺牲——

  见义勇为协会:鼓励冯妻再婚

  关中平原的最西部便是宝鸡,冯军政和黄船钉英勇救人的事迹就发生在这里。

  在去采访的路上,陕西省见义勇为协会的工作人员赵丽红告诉记者:“她多次看望冯军政的遗孀赵娟娟,每次去看都有不一样的变化。”

  冯军政和赵娟娟本是咸阳农村人,后在宝鸡城里开了一个小的批发店,房间不大,因为勤勉,生意却不错,原本用三轮送货的冯军政和妻子商量后决定扩大生意,用面包车送货。冯军政到驾校报了名。

  黄船钉,在校大学生,利用寒假学习驾照,和冯军政成了“校友”,就是这两个校友在一次练车时,为救落水儿童,两人双双牺牲。

  据宝鸡市金台区龙丰苑社区第一书记张建玲回忆:2010年的1月27日,腊月十三。那天特别冷,当天下午,冯军政和黄船钉正在驾校学习,猛然间听到有人喊“有人掉进水里啦!”

  二人闻讯,马上往不远处的引渭渠边跑去。周围没有救援设施,二人和周围20多名群众建起一道“人链”,手拉手下水救人,冯军政和黄船钉走在“人链”的最前端。

  小男孩最终得救,可长时间的捞抓,二人力气耗尽,跌入渠中被大水冲走。

  张建玲是亲历者。她告诉记者:“事发后,周围群众和赶到的公安、武警、消防官兵数百人展开了拉网式搜救,宝鸡市政府协调宝鸡峡引渭渠的管理部门拉闸停水,找到人时,二人已经牺牲。”赵娟娟拉着8岁的女儿赶到现场,当时就晕厥在渠坝上。

  冯军政、黄船钉牺牲后,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他们的申报烈士事宜,所有材料在一周内全部完成。省政府于2010年2月5日将冯军政、黄船钉评为烈士;2013年1月省政府追授二人为“陕西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

  在赵娟娟的廉租房里,记者注意到,屋内整洁有序,家具的存灰面几乎一尘不染,墙面上贴着女儿儿子的奖状。赵娟娟手拽着衣角欢迎记者落座。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事发后,宝鸡市委、市政府召开追悼大会,有近3000人参加,同年9月,宝鸡市将赵娟娟及两个孩子的户口从咸阳农村迁入宝鸡市金台区卧龙社区,属城镇户口;2011年4月为母子三人申请了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每年可享受低保13000元,直至2015年12月,34岁的赵娟娟再婚,按照低保政策,现每年享受低保7200元;2011年12月,当地街道办为其申请了一套56平方米的廉租房;2015年6月社区为其申请了公益性岗位工作。

  说到再婚,赵娟娟害羞起来。张建玲一语打破了赵娟娟的“尴尬”处境:“娟娟,再婚没有什么,你总不能背着英雄烈属的光环守寡一辈子。”

  不善言辞的赵娟娟点了点头。

  薛刚伟为救落水女孩而牺牲——

  母亲:“我用儿子的命换了他人的命”

  薛刚伟是家里的独子。牺牲时30岁,如今留下年迈的父母照看着两个孩子。

  记者在咸阳市渭阳西路文彩舫小区见到薛刚伟的父母,二位老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年过六旬。

  父亲薛建武头发花白,腿上有风湿病,走起路来有点拐,那双侍弄土地的手粗糙而茧厚。但是老汉很刚强,一直在安慰身旁的老伴:“别难过了,你看这么多人都来看望咱们,娃干的是救人的事,你想开些。”

  母亲王海莲身材瘦弱,背部有些佝偻,嘴角的痣随着抽泣声上下浮动。埋着头不停的擦拭眼睛,嘴里絮叨着:“都是我把我娃害了,我亲手用我娃的命换了他人的命。”

  咸阳市委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董斌见状,赶忙拿出抽纸递给王海莲。他给记者讲起了薛刚伟救人的经过。

  2011年8月13日上午9时许,薛刚伟和父母正在自家的果园采摘苹果。

  咸阳市礼泉县的19岁女娃,在途经离果园不远的水渠时不慎落水,大声呼救。

  薛刚伟及父母丢下手里刚摘的苹果跑到水渠边。看到水里不停挣扎的女孩,薛刚伟立即从自家农用三轮车上卸下捆扎苹果的尼龙绳。薛刚伟的父母把绳子绑在薛刚伟腰上,扯住一端,让薛刚伟下水施救。

  女孩被救了上来,薛刚伟却因为绑在腰间的尼龙绳断裂被水冲走。3天后,经过300多名群众奋力搜救,找到了薛刚伟的尸体。

  2011年薛刚伟被省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2013年1月被省政府授予“陕西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2014年7月被中宣部、中央综治办、公安部和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等单位授予“全国见义勇为模范”。

  记者采访中注意到:现在二位老人抚养着薛刚伟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每月烈士补助、抚恤金2000多元。咸阳市给其分了一套65平方米的廉租房。两个孩子的学杂费在咸阳市教育局局长的亲自安排下被免除。

  即便如此,两个小孩的再教育问题,仍然让老两口十分吃力。除了每天五六趟的接送孩子这些事情他们能做,说起孩子的家庭作业,老人直挠头。

  老人不懂家庭作业,外面的“小饭桌”每月220元,辅导孩子的家庭作业并管一顿饭。为了省钱,每次送孩子去“小饭桌”都不让孩子在“小饭桌”吃饭,让孩子从家里带。

  在薛刚伟父母家不大的茶几上,老人打开烈士的遗物,大多数都是奖状和获奖证书。他轻拿轻放,仿佛看着这些证书和奖状,父子俩就能进行一次隔空交流。

  “我们将会根据这些烈士遗属的实际情况,依据有关政策,争取给他们更多的救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尽最大可能对他们进行救助,不能让他们流血流泪又叹气。”省见义勇为协会的蒲智慧掷地有声地说。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亲人们,你们还好吗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