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刘元春:区域经济增长进入下行通道 复苏空间分化明显

2017-11-03 14:49:00 和讯网  J70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 刘元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 刘元春

  和讯网消息 2017杭州湾论坛于11月3日至4日在杭州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新时代 新金融 新经济”,论坛由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杭州市西博办、杭州市金融办、《财经》(博客,微博)、阿里巴巴集团、杭州银行、浙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承办,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程播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出席并发言,他表示,目前经济增长的一些空间特征,截至今年二季度,区域增长开始走出下行通道,但复苏空间分化是非常明显的。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由于我的时间是10分钟,所以我想简要把我们最近所研究的一些成果给各位嘉宾简单的汇报一下。

  第一个,目前经济增长的一些空间特征,这个特征截至今年二季度我们就会发现,区域增长开始走出下行通道,但复苏空间分化是非常明显的。

  也就是说,我们最近所看到的区域经济的这样的一种稳定,以中西部、局部区域的稳定为特征,以北部,就是说北方的一些资源型,老工业化的一些城市和区域这种塌陷为特征,东部也在缓慢的进行跟进。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会看到,区域经济的这种积极增长的态势就非常明显,增长极分布趋向于一种多点多极。大家会看到这个图形东部占经济的比重从我们06年的56%点几,开始回落到52%几,在2013年左右,开始出现一个止跌的过程。这个止跌的过程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我们的东北地区出现塌陷,它在占比中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下滑。所以我们所看到,我们四大板块占GDP的比重,从过去十年里面,实际上是有一个明显的大幅度的变化。但在这个变化中间,我们就会看到,东高西低转成西高东低,同时我们也会看到从城市群的分布来看,它呈现出一种燕型的阵势,传统的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区的,传统的城市群的带领下,我们一些新的增长极和城市去出现了。这个出现我们看到,一个是首位城市的引领作用非常明显,我们在十二个城市群中,有九个城市群的GDP增速是高于城市群的GDP增速的,也就是通常所讲的增长的极化效应是在发挥,这种增长的扩散的作用下面有所变化,但实际上如果从一些参数来看,它还是如此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会看到,这一个增长极的一种多元分布,中西部省份是以首位城市为一个突出点,比如说,像成都、重庆、贵阳,这些基本上对西南部起了很明显的引领作用。但是对于东部而言,我们就会发现,特别是沿海地区,它主要是一种扩散效应,这种扩散效应就会体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比如说广东省,它的欠发达地区,它的增长速度是明显高过平均增长速度。江苏、山东这些区域都是如此。也就是我们所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全国从08年到现在,我们的产业升级和产业的这种梯度转移,主要遵循几大模式,第一大模式,是这种跨区域的大的转化,比如说北京、上海、广州,他们这几个区域大幅度的向内地进行转移。这是一种模式。第二种模式,就是区域内,区域内里面最为明显的就是广东,广东大量的一些产业是从我们讲的沿海,特别是从深圳、广州这样的一些发达地区,向粤北和粤西扩散。我们前段时间专门做了一个拉开大数据研究,我们看这种产业梯度转移,有三种模式,这三种模式对于增长极有一个作用。在新的增长极的培育过程中,东部和西部,长三角和珠三角,他们的演进路径呈现了明显的分化。

  在这些分化里面我们就会看到南北差异开始明显递减,同时我们也会看到,从我们这一个人均GDP的增速来看,我们就会明显看到,就是说增速缓慢的基本上集聚在北方的维度上面。

  第二个,这是我们的一些空间变化,与空间变化相对应的就是我们增长动能的变化。这种动能变化,一个最为明显的变化我们会看到我们在过去这几年里面,我们投资拉动开始向这种创新驱动进行转变。我们所看到的第一个图形,我们就会看到的一个就是说投资增速最高的地方,反而他的人均GDP相对越低,而人均GDP越高的地方,他的研发投入的增长是越高的。

  因此我们就会看到一个现象,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在增速变化的过程中间,增长的动力源(600405,股吧)也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刘元春:区域经济增长进入下行通道 复苏空间分化明显》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