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一纸激起千层浪 神龙品牌部为何要搬回武汉?

2018-01-12 18:59:12 和讯名家 
这是神龙汽车的断臂求生,增加效率也好,变相裁员也罢,目的是降成本,保利润
这是神龙汽车的断臂求生,增加效率也好,变相裁员也罢,目的是降成本,保利润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 葛帮宁

  一纸激起千层浪。

  2018年1月10日,神龙汽车发布公告称,自2018年1月15日,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两个品牌部统一迁至武汉总部集中办公,其中双品牌的市场部主要职能集中在上海办公。

  同一天稍晚,一份由东风标致员工联名上书且措词激烈的“致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决策层的公开信”开始在坊间流传。

一纸激起千层浪 神龙品牌部为何要搬回武汉?
一纸激起千层浪 神龙品牌部为何要搬回武汉?
一纸激起千层浪 神龙品牌部为何要搬回武汉?
  公开信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其一,对于“2018年1月10日上午,公司总部突然派遣工作组向东风标致员工宣布搬迁北京办公室……此前从未向员工征询意见,从未了解员工诉求,对于公司单方面变更工作地点的决定,我们决不接受!“

  其二,“决定要求员工1月15日必须到达千里之外的城市办公,只给予5天的考虑时间,无视北京员工的实际困难,要求苛刻,强人所难,对此我们决不接受!“

  两个“决不接受“将神龙汽车再度推至风口浪尖。

  需要说明的是,搬迁的不只是东风标致。2018年1月3日,东风汽车公司副总经理刘卫东在回答本刊关于搬迁事宜的提问时表示:“几家法资公司,包括东风标致、东风雪铁龙、东风雷诺,基本确定近期全部搬回武汉。”

  《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2018年1月10日当天,神龙公司派遣工作组与东风标致员工沟通搬迁事宜。其工作组成员有五六人,由人力资源部、营销总部办公室、法律、后勤相关人员以及公司高层组成。

  2018年1月11日,在接到联名公开信后,神龙公司总经理苏维彬、执行副总经理麦柯然(Jean Christophe MARCHAL)等高管团队飞抵北京,从下午16时开始与东风标致员工就上述问题进行沟通,直至深夜。

  虽然沟通具体结果尚不得知,但在1月11日中午12时左右,《汽车商业评论》曾就“要求5天内搬迁武汉”之事与苏维彬沟通。后者的回复是:“这是误解,我们是通知5天后到武汉开会。员工决定是否搬迁一直到月底都可以选择,过渡期一直到2月底春节后。”

  对于上述第一条内容,一位法律人士告诉《汽车商业评论》,根据工作所需,企业单方面改变工作地方,不一定要员工同意。只要搬离后,还继续留着岗位,但如果不去,双方解除劳动合同,这样做并没有违反《劳动法》。

  对于公开信中所言“决策仓促,简单粗暴,严重伤害了全体员工的感情“,一位前神龙汽车人士向《汽车商业评论》透露,事实并非如此。实际情况是,2017年中,苏维彬就曾在干部管理大会上透露过一些风声。

  此外,在公开信事件之前,就有东风标致员工因家庭原因不想离开北京而辞职,这说明内部早有消息流传,只是未经正式发文明确。

  另一个迹象则是,对于到期的合同工或者劳务工,东风标致不再续签合同。

  PSA中国总部迁移至武汉其实就是一个信号。此前,PSA中国以及东南亚运营总部选址上海,自2017年1月开始搬迁,至当年6月底结束。除湖北那一带人士外,大部分在上海有家庭或者社交圈的员工纷纷选择了离职。

  接下来的问题是,东风标致、东风雪铁龙和东风雷诺为什么要搬回武汉?为何东风标致反映最为强烈?

  综合各方所获信息,《汽车商业评论》认为,某种程度上,这是神龙汽车断臂求生。增加效率也好,变相裁员也罢,其目的是降成本,保利润。

这可以从刘卫东的回答中窥见一斑。他说:“现在武汉交通便捷,人才也多……北上广成本太高,我们的思路是长痛不如短痛,武汉也有高端人才。”
  这可以从刘卫东的回答中窥见一斑。他说:“现在武汉交通便捷,人才也多……北上广成本太高,我们的思路是长痛不如短痛,武汉也有高端人才。”

  压力自上而下。2017年下半年,以苏维彬为首的神龙汽车管理层提出“重回赛道”三步走路径:2017年站稳脚跟;2018年~2020年重回赛道;2021年~2023年追求卓越。

  同时确立三大核心目标:市场份额实现3%,即2020年实现销量70万辆以上,经营利润率5%以上,质量达到行业前三水平。

  根据2017年数据,神龙汽车交付汽车43.4万辆,实现销售收入506亿元。尽管还有一定利润支撑,但相比2016年60.02万辆销量和2015年70.48万辆销量,偏离赛道的神龙汽车前景令人担忧。

类似做法也在PSA集团内进行。
  类似做法也在PSA集团内进行。

  自唐唯实(Carlos Tavares)执掌PSA集团以来,他坚持以赢利为导向,坚持少挣钱无所谓,但不能亏钱等原则,在销量和销售额都未见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何以让利润增加?其主要方式就是压缩成本。

  方式有二:一是裁员,比如根据最新消息,PSA在法国要求1300名员工“主动离职“,在英国沃克斯豪尔继续裁员250多人,并缩短欧宝德国工厂工时等。二是采取项目外包,以及实行合同工制。

  《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此次搬迁完成后,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这两个品牌的总经理不再单设,而由神龙汽车中外两名商务副总经理兼任,以此减少管理层级,将“两个品牌外部看不见的地方整合“。市场和公关全到上海办公,仍保持品牌独立性。

  事实上,最近几年,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在品牌和产品上的定位严重接近,人员之间也相互交替,甚至连营销手段和理念等也都越发雷同,两个品牌退缩武汉后如何协调仍是一个难题。

颇有意思的是,当初PSA并不愿意标致进入中国。当时的东风汽车公司负责人带队到巴黎谈判,向对方施加压力:你要是不进来,我们就另起炉灶。
  颇有意思的是,当初PSA并不愿意标致进入中国。当时的东风汽车公司负责人带队到巴黎谈判,向对方施加压力:你要是不进来,我们就另起炉灶。

  待标致进入,成立销售部时,东风汽车希望在武汉组建,但遭到标致的坚决反对。后者要求在北京或者上海设立这样的机构。一方面,这里着法方的小算盘,远离武汉后,可以按自己要求组建新团队。

  另一方面,不管是北京,还是上海,都能吸引所需人才。但后来此方式有些变味,成为武汉人进入北京和上海的渠道。

  东风标致在北京约200多人,租下汉威大厦一层半作为办公室,已有15年。即使因时间长,能从物业管理方获得较优惠租金,但地处寸土寸金的北京核心区域,俨然是一笔不菲资金。

  或许,当初标致不来中国,反而是件好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一纸激起千层浪 神龙品牌部为何要搬回武汉?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