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勇气比拼谁先怂?土耳其兵指曼比季提醒美军小心“误伤”

2018-02-12 17:46:10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2月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议会发表演讲,土耳其军队将扩大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范围,进入阿夫林以东的曼比季地区。而此前,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也已经表明态度,不考虑从叙利亚曼比季地区撤出美军士兵。土耳其副总理贝基尔·博兹达警告,该地区美军要“多加小心”,因为土耳其军队有可能把美军“误认为”是敌方人员。至少在言论上双方都没有留下余地,那美土两军相撞真的已经不可避免了吗?

  土耳其“橄榄枝行动”开启半个月以来,取得很大成果,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土耳其在阿夫林地区开展行动之前,已获得控制该地区制空权的俄罗斯默许(俄罗斯撤离了该地区军警和医生)。在受到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政府军双重压力的情况下,对于美国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来说,阿夫林这块飞地就已经是一步“死棋”了。

  土耳其在通过各种激烈言辞都未能引起美国盟友对其安全焦虑的重视之后,终于通过飞机和大炮同美国有了更进一步的“沟通”。随后,蒂勒森被迫接受了土耳其关于30公里“安全区”的说法。美国在土耳其进军阿夫林后的“克制”和无奈,也增加了土耳其在接下来与美国交锋(无论是在战场还是谈判桌上)的底气。

  “橄榄枝行动”将土耳其的意图和决心明白无误地传递给了叙利亚相关各方,但也暴露出土耳其军队的一些弱点。自2016年的未遂政变之后,土耳其的军队和安全部队遭到大规模清洗,土耳其军方承认目前仅军官缺口就达到近万人,部队战斗力遭受重创。“橄榄枝行动”中土耳其军队连同其友军“叙利亚自由军”,无论从人数还是装备先进程度上来看,对库尔德武装都占有绝对优势,但目前土军的战果并未很明显地体现出这种优势。

资料图: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女战士
资料图: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女战士

  在叙利亚内战和反恐战争中得到锻炼的库尔德武装还把战火烧到叙利亚其他地区,甚至是土耳其境内。土耳其军队在伊德利卜省的观察点遭遇炮击,6名官兵伤亡,而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日前也承认,“橄榄枝行动”开启以来,土耳其东南部哈塔伊省和基利斯省共遭到82枚来自叙利亚境内的火箭弹袭击,造成了百余人伤亡。

  除了军队战力不足以及安全部门应对袭击事件乏力之外,土耳其空袭摧毁古迹、滥杀平民,以及“叙利亚自由军”虐杀库尔德女战士等事件也给土耳其带来一些压力。另外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称,库尔德武装监禁着一批来自欧洲的恐怖分子,为了自身的反恐需求,一些欧洲国家也站出来向土耳其施压。

  随着阿夫林战事的不断推进,土耳其是否继续向曼比季进军已经快到见分晓的时候了。至少从土耳其高层的表态来看,兵指曼比季并无商量的可能,那么美国是否会像默许土耳其攻击阿夫林那样再次“卖队友”呢?美军高层已经公开表态绝不撤军,另据CNN报道,近段时间驻扎在曼比季的美军公开在街头巡逻,在叙利亚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美军如此高调地频频亮相,威慑意图不言自明。

  库尔德人控制的曼比季军事委员会的负责人谢尔万·达尔维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的部队已为土耳其可能发动的进攻做好了准备。他说,美国帮助库尔德武装力量解放了曼比季,并答应继续保卫这里。他在提及美军时说:“他们的巡逻仍在继续,而且还在进行空中巡逻。他们将与我们并肩作战。”

  客观上讲,如果土耳其与美国撕破脸甚至演化成直接冲突,那么两国的利益都将受损。对于土耳其的防务安全以及经济利益来说,美国都发挥着几乎无法取代的作用。而土耳其拥有北约第二大规模的常规军队,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对美国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以色列《国土报》的评论,如果逼迫美国必须在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做个选择题的话,土耳其将是没有争议的选择。

  而今土耳其与美国针锋相对的“互相叫板”更像是一种勇气游戏——较着劲地往台面上堆积筹码,期待对方认识到得不偿失的现实而最终做出让步。从诉求上来看,土耳其需要的是土叙边境地区稳定的“安全区”,而美国则希望确保盟友库尔德武装的存续以及在叙利亚具备较强的存在感,以令其成为干预叙利亚战后安排的“棋子”,借助这个有分量的“代言人”可以同巴沙尔政府以及俄罗斯展开博弈。

  据《费加罗报》报道称,“橄榄枝行动”开始之前,俄罗斯曾拿出方案(库尔德武装撤走并将阿夫林的地盘交给叙利政府军)试图化解冲突,但是该方案因库尔德武装的拒绝而流产。如今曼比季也来到了战争的前夜,对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都有很大影响力且与双方都牵扯复杂利益的美国,能否拿出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方案以消弭战争,不仅考验其决心,更考验其智慧。(文/董磊)

图为俄罗斯国防部3月31日公布的俄军米-28N在叙利亚帕尔米拉,使用反坦克导弹摧毁敌军装甲车的视频截图。

  图为俄罗斯国防部3月31日公布的俄军米-28N在叙利亚帕尔米拉,使用反坦克导弹摧毁敌军装甲车的视频截图。

首先来看米-28N。这种绰号”夜间猎人“的新型攻击直升机由米里设计局基于米-28“浩劫”改进而来,在旋翼顶部加装了桅顶毫米波雷达,还在机头加装了热成像及红外传感器。由于换装了新型发动机,米-28N最大起飞重量达11.5吨,载弹量达2.4吨。

  首先来看米-28N。这种绰号”夜间猎人“的新型攻击直升机由米里设计局基于米-28“浩劫”改进而来,在旋翼顶部加装了桅顶毫米波雷达,还在机头加装了热成像及红外传感器。由于换装了新型发动机,米-28N最大起飞重量达11.5吨,载弹量达2.4吨。

图为Mi-28UB(专供阿尔及利亚的出口型)的桅顶雷达内构图。

  图为Mi-28UB(专供阿尔及利亚的出口型)的桅顶雷达内构图。

借助地形跟踪系统,米-28N可在夜间以15米高度贴地飞行。图为米-28H在树梢高度飞行。

  借助地形跟踪系统,米-28N可在夜间以15米高度贴地飞行。图为米-28H在树梢高度飞行。

该型机于2009年10月正式投入服役。在2016年3月入叙实战前,伊拉克军队的米-28NE已于2015年11月在拉马迪参战。大图为伊拉克政府军接收的首架米-28NE,小图为小图为试飞视频。

  该型机于2009年10月正式投入服役。在2016年3月入叙实战前,伊拉克军队的米-28NE已于2015年11月在拉马迪参战。大图为伊拉克政府军接收的首架米-28NE,小图为小图为试飞视频。

米-28N攻击直升机全长17.9米,旋翼直径17.2米,全高3.8米,最大起飞重量11.5吨。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324千米,最大作战半径200千米。座舱布局沿用了传统的纵列双座设计。固定武器包括一门30毫米2A42机关炮(与BMP-2步兵战车主武器相同),备弹250发;4个翼下挂点可挂16枚反坦克导弹、2个20联装火箭巢或R-73空空导弹或地雷布撒器。图为米-28剖面图。

  米-28N攻击直升机全长17.9米,旋翼直径17.2米,全高3.8米,最大起飞重量11.5吨。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324千米,最大作战半径200千米。座舱布局沿用了传统的纵列双座设计。固定武器包括一门30毫米2A42机关炮(与BMP-2步兵战车主武器相同),备弹250发;4个翼下挂点可挂16枚反坦克导弹、2个20联装火箭巢或R-73空空导弹或地雷布撒器。图为米-28剖面图。

与美军AH-64”阿帕奇“相比,俄军攻击直升机的载弹量要略大一些,图为米-28进行满外挂飞行展示,这架挂装了16枚AT-9“螺旋2”反坦克导弹和2个20联装S-8火箭巢(共40枚火箭弹)。理论上,一架米-28N一次出击就可消灭敌军一个坦克连。
  与美军AH-64”阿帕奇“相比,俄军攻击直升机的载弹量要略大一些,图为米-28进行满外挂飞行展示,这架挂装了16枚AT-9“螺旋2”反坦克导弹和2个20联装S-8火箭巢(共40枚火箭弹)。理论上,一架米-28N一次出击就可消灭敌军一个坦克连。
图为米-28试射2A42型30毫米机关炮,该炮刚好也是BMP-2系列步兵战车的主武器(右上图),最大射速每分300发,有效射程4000米,弹种可选用高爆燃烧弹或脱壳尾翼稳定穿甲弹等,可有效对抗除坦克外的其他目标。

  图为米-28试射2A42型30毫米机关炮,该炮刚好也是BMP-2系列步兵战车的主武器(右上图),最大射速每分300发,有效射程4000米,弹种可选用高爆燃烧弹或脱壳尾翼稳定穿甲弹等,可有效对抗除坦克外的其他目标。

除重火力外,米-28N也十分重视防护性能。该型机的复合材料旋翼可抵御30毫米炮弹直接命中,座舱也采用全装甲防护设计,风挡玻璃可抵御14.5毫米重机枪弹或20毫米炮弹破片直接命中。图中可见米-28N座舱门的装甲厚度。该型机是名副其实的”飞行坦克“。
  除重火力外,米-28N也十分重视防护性能。该型机的复合材料旋翼可抵御30毫米炮弹直接命中,座舱也采用全装甲防护设计,风挡玻璃可抵御14.5毫米重机枪弹或20毫米炮弹破片直接命中。图中可见米-28N座舱门的装甲厚度。该型机是名副其实的”飞行坦克“。
下面来看卡-52”短吻鳄“。该型机由卡莫夫公司(设计局)基于卡-50单座武直改进而来,沿用了卡-50的共轴反转双旋翼设计,但座舱在吸取了卡-50的经验(一名飞行员同时负责飞行、操作武器和传感器等任务负担过重)后,改为并列双座。由于卡-52配备了俄军现役最先进的机载雷达、传感器及数据链系统,俄军将该型机定位为特种(指挥)攻击直升机,卡-52可指挥友军攻击直升机群作战,还能进行目标分配任务。 图为卡-52(原型机)三视图。

  下面来看卡-52”短吻鳄“。该型机由卡莫夫公司(设计局)基于卡-50单座武直改进而来,沿用了卡-50的共轴反转双旋翼设计,但座舱在吸取了卡-50的经验(一名飞行员同时负责飞行、操作武器和传感器等任务负担过重)后,改为并列双座。由于卡-52配备了俄军现役最先进的机载雷达、传感器及数据链系统,俄军将该型机定位为特种(指挥)攻击直升机,卡-52可指挥友军攻击直升机群作战,还能进行目标分配任务。 图为卡-52(原型机)三视图。

作为卡-52的“前辈”,卡-50开创了共轴双旋翼攻击直升机的先河,并作为试验武器参加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取得了不俗战果(曾创造过单机使用2枚“旋风”导弹从3千米外,摧毁叛军坚固据点的记录)。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一名乘员同时负责飞行、操作传感器、使用武器系统负担过重。这也是俄军只装备了30架卡-50后,马上换装卡-52的一大原因。
  作为卡-52的“前辈”,卡-50开创了共轴双旋翼攻击直升机的先河,并作为试验武器参加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取得了不俗战果(曾创造过单机使用2枚“旋风”导弹从3千米外,摧毁叛军坚固据点的记录)。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一名乘员同时负责飞行、操作传感器、使用武器系统负担过重。这也是俄军只装备了30架卡-50后,马上换装卡-52的一大原因。
卡-52于2011年正式进入俄军服役。该型机全长15.96米,旋翼直径14.5米,机高4.9米,最大起飞重量10.8吨;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310千米,最大航程520千米。卡-52固定武器与米-28N相同,也搭载一门2A42机关炮,但布置方式与后者不同,机炮固定在机身右侧,备弹280发。图为卡-52技术参数示意图。

  卡-52于2011年正式进入俄军服役。该型机全长15.96米,旋翼直径14.5米,机高4.9米,最大起飞重量10.8吨;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310千米,最大航程520千米。卡-52固定武器与米-28N相同,也搭载一门2A42机关炮,但布置方式与后者不同,机炮固定在机身右侧,备弹280发。图为卡-52技术参数示意图。

除2A42机关炮外,卡-52在机身两侧短翼下共有6个挂点,但通常只使用其中4个(最外侧的2个挂架用于挂载双联(共4枚)”针V“空空导弹,但很少使用),标准挂配方案包括:12枚AT-16“旋风”反坦克导弹(最大射程10千米)+2个S-8火箭巢(共40枚)或12枚“突击”反坦克导弹(最大射程6千米)+2个S-8火箭巢。可谓“武装到牙齿”。图为卡-52武器挂配示意图。
  除2A42机关炮外,卡-52在机身两侧短翼下共有6个挂点,但通常只使用其中4个(最外侧的2个挂架用于挂载双联(共4枚)”针V“空空导弹,但很少使用),标准挂配方案包括:12枚AT-16“旋风”反坦克导弹(最大射程10千米)+2个S-8火箭巢(共40枚)或12枚“突击”反坦克导弹(最大射程6千米)+2个S-8火箭巢。可谓“武装到牙齿”。图为卡-52武器挂配示意图。
值得一提的是,卡-52沿用了卡-50的K-37火箭弹射座椅系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采用该系统的双座攻击直升机。其弹射步骤如下:先利用爆炸螺栓炸掉两副旋翼的6片奖叶,并抛弃座舱盖后,两位乘员依次启动弹射座椅,从不同方向逃生。大图为卡-52齐射S-8火箭弹。小图为卡-50、卡-52配备的K-37弹射座椅。

  值得一提的是,卡-52沿用了卡-50的K-37火箭弹射座椅系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采用该系统的双座攻击直升机。其弹射步骤如下:先利用爆炸螺栓炸掉两副旋翼的6片奖叶,并抛弃座舱盖后,两位乘员依次启动弹射座椅,从不同方向逃生。大图为卡-52齐射S-8火箭弹。小图为卡-50、卡-52配备的K-37弹射座椅。

左为卡-52座舱,右为米-28UB(米-28N的阿尔及利亚出口型)飞行员座舱。通过对比可直观看出,卡-52座舱的信息化程度要高一些,当然这与该型机要担当战场指挥直升机有很大关系。

  左为卡-52座舱,右为米-28UB(米-28N的阿尔及利亚出口型)飞行员座舱。通过对比可直观看出,卡-52座舱的信息化程度要高一些,当然这与该型机要担当战场指挥直升机有很大关系。

通过以上介绍,可见这两种新型攻击直升机都具有较强的全天候作战能力和重火力,即使是面对配备有单兵防空导弹的敌军,也具备压倒性优势(米-28N可依靠机动性+热焰弹规避,而卡-52除热焰弹外,还配备有电子干扰吊舱)。在这两种“空中坦克”掩护下,叙政府军和俄军或将取得更大战果。图为卡-52与米-28N攻击直升机协同演练资料图。

  通过以上介绍,可见这两种新型攻击直升机都具有较强的全天候作战能力和重火力,即使是面对配备有单兵防空导弹的敌军,也具备压倒性优势(米-28N可依靠机动性+热焰弹规避,而卡-52除热焰弹外,还配备有电子干扰吊舱)。在这两种“空中坦克”掩护下,叙政府军和俄军或将取得更大战果。图为卡-52与米-28N攻击直升机协同演练资料图。

图为卡-52原型机静态展示资料图,可见该机同时挂载了R-73空空导弹和Kh-29空地导弹。

  图为卡-52原型机静态展示资料图,可见该机同时挂载了R-73空空导弹和Kh-29空地导弹。

图为卡-52满外挂武器进行飞行测试。

  图为卡-52满外挂武器进行飞行测试。

图为俄军米-28武直进行机群训练。

  图为俄军米-28武直进行机群训练。

图为俄军卡-52武直编队起飞演练实战。

  图为俄军卡-52武直编队起飞演练实战。

图为卡-52地面展示,注意已换装了新型“突击”反坦克导弹,六联发射筒排列方式已不同于此前的“旋风”导弹。

  图为卡-52地面展示,注意已换装了新型“突击”反坦克导弹,六联发射筒排列方式已不同于此前的“旋风”导弹。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米-28N作战艺术图。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米-28N作战艺术图。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卡-52起降航母艺术图。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卡-52起降航母艺术图。

而现实里,卡-52也进行过上舰测试,另有消息称,舰载型卡-52K也已在研发中。图为卡-52在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上进行起降测试。
  而现实里,卡-52也进行过上舰测试,另有消息称,舰载型卡-52K也已在研发中。图为卡-52在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上进行起降测试。

  (2016-04-01 08:11:00)

卡-52似乎缺少动叶片,不过不清楚是刚刚抵达正在组装还是离开前正在拆解。图为俄军的米-28N武装直升机编队飞行。

  卡-52似乎缺少动叶片,不过不清楚是刚刚抵达正在组装还是离开前正在拆解。图为俄军的米-28N武装直升机编队飞行。

之前有报道称,在俄罗斯去年9月份开始对叙利亚干预后,这2种直升机投入了战斗,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图片证实这种说法。图为卡-52双机编队飞行。

  之前有报道称,在俄罗斯去年9月份开始对叙利亚干预后,这2种直升机投入了战斗,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图片证实这种说法。图为卡-52双机编队飞行。

米-28N和卡-52这次亮相可能是这2种直升机进入俄军服役后首次参战,不过伊拉克的米-28NE直升机已经投入了战斗。不过尚未证实这2种直升机是否在俄罗斯在北高加索地区冲突中或2006年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中使用过。图为俄军米-28N武装直升机。
  米-28N和卡-52这次亮相可能是这2种直升机进入俄军服役后首次参战,不过伊拉克的米-28NE直升机已经投入了战斗。不过尚未证实这2种直升机是否在俄罗斯在北高加索地区冲突中或2006年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中使用过。图为俄军米-28N武装直升机。
在视频中每种直升机只看到1架,但是俄军很少单独出动1架直升机,因此这说明俄罗斯向叙利亚部署的这2种直升机各有2架或4架。图为停放在地面上的卡-52武装直升机群。

  在视频中每种直升机只看到1架,但是俄军很少单独出动1架直升机,因此这说明俄罗斯向叙利亚部署的这2种直升机各有2架或4架。图为停放在地面上的卡-52武装直升机群。

数架俄军米-28N武装直升机。

  数架俄军米-28N武装直升机。

  (2016-03-24 00:08:31)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勇气比拼谁先怂?土耳其兵指曼比季提醒美军小心“误伤”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