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负债高企 美版“4万亿”承压

2018-02-14 00:12:13 北京商报 
美版“4万亿”预算计划在大税改的背景下出炉了。当地时间12日,美国政府向国会提交了4.4万亿美元规模的2019财年预算计划,要求增加国防开支及边境安全开支,备受瞩目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将投入2000亿美元。庞大的开支预计将在未来三年让美国的经济持续增长,但代价却是近30万亿美元的负债,税改又让美国赤字雪上加霜,美版“4万亿”的成败还难以界定。

  美版“4万亿”预算计划在大税改的背景下出炉了。当地时间12日,美国政府向国会提交了4.4万亿美元规模的2019财年预算计划,要求增加国防开支及边境安全开支,备受瞩目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将投入2000亿美元。庞大的开支预计将在未来三年让美国的经济持续增长,但代价却是近30万亿美元的负债,税改又让美国赤字雪上加霜,美版“4万亿”的成败还难以界定。

  “4万亿”计划

  这份预算案的重点在于军事和基建两方面。预算计划为美国国防部拨款6860亿美元,包括5970亿美元的基本预算和890亿美元的海外应急行动支出,主要用于扩充军队和武器装备购置。相比2017财年的拨款,此次军事预算增加了大约13%,创下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预算计划未来十年内利用200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撬动1.5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和社会投资,用以改善美国年久失修的公路、铁路、机场以及水利等基础设施。此外,该计划还包括提议简化项目批准的流程、缩短项目审批时间等内容。

  除此之外,在边境安全方面,2019财年预计投入230亿美元,其中180亿美元用于修筑美墨边境墙,27亿美元用于扣留5.2万无证移民,7.82亿美元用于招募2750名左右的海关和移民工作人员。

  军事和基建的西墙需要借非国防类的东墙来补。预算提议,在2019年以后,非国防类国内开支每年将减少2%,包括为老年人、重病患者等提供医疗保险,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环境保护研究开支等,都将被大幅削减。其中,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计划支出减少了28亿美元,同比降低38%。对农村航班的补贴也将实施渐进式削减,补贴规模将从1.5亿美元削减至0.93亿美元。

  债务悬崖

  白宫预算主管此前声明,上述预算的削减将为美国未来十年间削减达3万亿美元的预算赤字,包括将法定义务支出项目的投入削减1.7万亿美元。但3万亿美元的赤字仅是美国财务问题的冰山一角。

  据白宫预算计划预计,十年内美国预算赤字将达到7.095万亿美元,而之前的预计仅是3.15万亿美元,已经达到了翻倍的程度。相比2018财年873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2019财年的数据已经达到了9840亿美元。

  预算在出现大幅赤字的同时也将为美国经济带来一定的提振作用,白宫预计美国经济三年间将保持至少3%的经济增速。大幅增长的预算赤字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加重了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根据预算计划,到2028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将增加至29.9万亿美元,较目前增加了9.4万亿美元。

  税改也让美国的债务问题雪上加霜,即使考虑税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年间联邦政府的债务也将因为税改而额外增加1.5万亿美元。而负债问题已成为美国的顽疾,截至2016年底,美国政府债务规模接近20万亿美元,债务水平也升至历史最高的107%,而国际警戒线仅为60%。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收缩其军事布局,如果想要继续保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力,军事支出必然不能缩减,只能压缩其他方面的支出,如对外援助、联合国会费及国际交流合作上的软性支出。

  特朗普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刘向东称,美国的债务悬崖由来已久,奥巴马时期就曾出现过,特朗普目前并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而特朗普在国际上的一些“不参加”行为,包括退出巴黎协定在内,就是因为政府的财政问题无法解决。

  两道门槛

  特朗普早在竞选总统时就将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吸引选民的口号,而今也到了他兑现承诺的时候。计划书显示,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预计需要投入1.5万亿美元,联邦政府未来十年共计投入2000亿美元,但剩余的1.3万亿美元将主要依靠州和地方的资金以及私人投资。

  基建计划还没落实,第一道门槛就已经摆在了眼前。此前,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就公开声明,“经过一年的吹嘘,总统终于揭开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基础设施骗局,完全无法满足美国社区的需求”。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则认为,基础设施计划将给地方政府带来不可持续的负担,只是特朗普安抚其政治盟友的手段。

  据了解,到2016年,美国铁路运输货运周转量份额已达到41.9%,公路为38.7%,铁路已成为美国第一大运输方式。特朗普2018年的施政愿望清单上,基建计划也成为他的最主要目标之一。如果该法案最终能够在国会立法,将有助于共和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上拔得头筹。

  “钱从哪里来”是基建计划遇到的第二道门槛。刘向东认为,如果联邦政府不统筹这个问题,很难通过商业的利益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美国地方财税差异很大,又是典型的市场经济国家,引入私人资本投资,涉及到盈利的能力到底有多大的问题。私人资本可能会在原有的公路和航空设施更新及水电气管网的更新上有利可图,毕竟这些内容与民生相关,且有稳定的现金流,但美国相对地广人稀的情况意味着私人资本并不可能大面积投资基建设施建设。

  刘向东称,房地产的复兴可能会为私人资本带来一定回报,私人资本再利用这种回报带动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总体来说有一定的可行空间,但动员能力有限。私人资本追逐自由市场,再加上更新基础设施建设涉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本的问题,如果联邦政府能够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或许会对私人资本产生一定的吸引力。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责任编辑:崔智明 HF11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负债高企 美版“4万亿”承压》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