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台湾企业对政府大多敬而远之

2018-04-09 11:59:18 和讯网  J70

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台湾企业对政府大多敬而远之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11日在海南拉开帷幕。在4月9日的分论坛《政商关系的“亲”与“清”》中,台湾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表示,过去台湾大企业跟政治走太近吃到的苦头,现在比较大规模的企业确实跟政府的关系都是敬而远之的。

  他还表示,这并不是讲说现在没有任何的企业还是想靠近政府,很多现在还在求发展的,希望说可能在整个政策形成过程中能够得到特权的,现在还是很积极于在经营所谓的政商关系。

  以下为文字实录:

  蔡明忠:台湾在早期都是党国资本主义,那个时代即便是王永庆先生要创办台企,他也得政府同意,为什么?那时候要进口机器设备,台湾在六十年代初期是外汇短缺,政府不说Yes,你有再大的气魄,拿出在多资本想要去创办都有困难的。所以那个时候政府,尤其是民营企业跟政府的关系是走得非常、非常近,甚至于走歪了。到了后来,台湾也发展出来所谓的黑金政治,那时候国民党要继续维持政权,和地方的黑道势力都会结合。那在中央的层次,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避开,你也得去参与政治。

  以我自己家族为例,我们家在台湾是到第三代的家族企业,创办的那一代是我父亲跟我伯父,我两个伯父都当过台北市市议员,到了后来台湾开始补选中央民意代表的时候,甚至于我爸爸都被加入推出来担任了三届的立法委员,后来他为什么退了呢?因为我的堂哥,我有一位堂哥,他当时也希望能够在政治上有影响力。刚才大家在讲,如果今天这个准入是不需要特许的,只是一般的商业在台湾是很容易的。那个时候除了国家的跟国民党的以外,民间是不可以开办金融企业的,那时候我的堂哥他们手上是有信用合作社,大陆的信用合作社现在也改制成城市商业银行,当时他就希望也能做到这个改制,所以他需要去接近政权,所以他希望取而代之,希望我父亲退,当时执政的他在做选择的时候,这个决定是怎么下的,是谁愿意出比较多的钱来做选举,作为一个决定的条件,所以我父亲就觉得这个不是他当时从政的本意了。事实上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希望能专心去经营事业,而不要经营所谓的政商关系。

  台湾这么紧密的政商关系,一直发展到后来,台湾的当局变天,领导人换党,有很多过去所谓的红顶商人,就是政商关系非常好,你只要看到所有这些工商团体的领导人他们的家族,以父传子,变成一个家族王朝的这些红顶商人,到后来不是客死异乡,就是被起诉,甚至去坐牢。所以变天以后,整个政商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变。

  刚才几位说得都非常好,我从另外一个观点来讲一下政商关系,如果一个企业当时创立的时候是小的,他跟政府的关系可能是很清楚的,但是你变大以后,包括劳工种种问题你都逃不开,你就得跟政府去打交道,台湾的大企业对政治人物是敬而远之。

  我自己参与台湾高速铁路,这20年来大家都引以为傲,当时就是由我们民间企业去发起,但是很不幸,当时也碰到政党的轮替,本来是应该得到很多光彩和赞美,等到换党以后,就开始走入高铁的多灾多难之路,我们所有这些创办人和过去执政党的关系都被拿出来检讨,所以一个好好的BOT,当然后来是在很辛苦的状态之下去完成的,但是在泛政治化情况之下吃尽了苦头。以现在提到BOT,所有大企业都敬而远之。PPP是我们今天在谈的政府跟企业界最好的一个关系,但是在台湾,大家碰到政府反而是敬而远之。

  我刚才提到过去台湾大企业跟政治走太近所吃到的苦头了。所以下来比较大规模的企业确实跟政府的关系都是敬而远之的。但是并不是讲说现在没有任何的企业还是想靠近政府,很多现在还在求发展的,希望说可能在整个政策形成过程中能够得到特权的,现在还是很积极于在经营所谓的政商关系。

  我想讲到最后一点就是有很多台湾的企业是对于台湾的政治非常失望的,我想你的问题应该是这样的。所以现在往海外走变成很多大企业普遍的心声他们反而觉得到了海外比较不需要经营这些无谓的政商关系,可能把真正的精力摆在经商上。刚才讲了我父亲的例子,我父亲不做立法委员之后,过了30年,后来我们企业发展的不错了,他一再的提起说他这一生做的最重要的决定就是弃政从商,不再继续搞这些不正当的政商关系了。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