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巴曙松:降杠杆要培育新的增长点 提高实体经济回报水平

2018-04-10 16:06:06 和讯网  J70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巴曙松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巴曙松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11日在海南拉开帷幕。在4月10日的分论坛《金融的风险:“黑天鹅”与“灰犀牛”》上,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从长期来看,中国的杠杆要降下来,还是要培育新的增长点,让实体经济的回报水平要提高,这样才会逐步回落。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巴曙松:大家在中国金融界经常有一个说法,说每逢到“8”的年份,国际市场都比较动荡,你看1997年、1998年是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是美国次贷危机,现在又到2018年,这么一个节点背后比如说现在面临的到底国际和国内有哪些风险?

  对比一下每一次美元作为一个主要货币,当它开始走强加息吸引大量的资本回流的时候,就会有一些新兴市场因为货币错配、期限错配导致出现风险。这个是当前在国际市场大家都值得非常关注的。至于说到中国,值得关注的风险有几个方面,刚才主持人也问了中国的一些变化。

  第一个,跟全世界都类似的一点,我们看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于持牌的金融机构监管是很严的,资本金要求大幅提高。但是这在客观上也驱使很多业务被大规模从表内转到表外,这些年即使对持牌金融机构加强监管的时间,也是表外的业务大幅上升的时间,中国其实也是这样。表外的业务、资产的资产质量,回到表内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多少?是不确定的。

  而且在中国,还有一个特殊的因素,就是我们原来长期是分业监管,银行、证券、保险分业。而且对于资产管理的行业,每一个监管机构都有自己的管理办法,但是资产管理机构可以在这些不同的管理办法之间做套利。比如说我在同样一笔业务,做一笔融资,我在银行表内需要的资本金比如说至少8%、10%。如果我通过信托公司,我有一定的净资本要求。

  但是如果放到证券公司或者是基金公司的子公司,那就不需要资本要求了,所以促使大量的资本从表内向表外转移。所幸的中国监管机构的变化,我个人觉得应该对国务院金融稳定和发展委员会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就是统一这个规则。我们看到在新的架构里面,同样的监管规则的很多权力就集中在央行,监管机构就变成了执行的层面。

  第三个是债务之所以持续在上升,还是因为实体经济的回报水平低。从中国经济增长的历史来看,不是说债务信贷增长快,中国在历史上很多时候信贷扩张很快,但是杠杆不高,为什么?因为实体经济的回报足够高,产生的回报足够覆盖住你的债务成本。从长期来看,中国的杠杆要降下来,还是要培育新的增长点,让实体经济的回报水平要提高,这样才会逐步回落。

  我做一个小结,外部要关注美元回流,可能哪些新兴市场错配比较大的会受到一定的冲击。对于中国,大家非常关注的就是下一步在整个去杠杆的过程中表外的影子银行在逐步回表的过程当中风险怎么逐步释放,这在以前是往往不在我们的风险评估之内的范围之内的。

  第二个,实际上过去这么多年市场已经习惯了不断加杠杆,货币很宽松。如果说未来三年中国政府的主要任务是要低杠杆,显然和过去金融机构所习惯的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是不一样的。大家可以看最近今年很少见的中国M2增长速度已经降到个位数,而过去几年一直是两位数的增长。这意味着各项货币环境已经开始在产生效果。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