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李铁:中国最大利好是城镇化 可刺激内需减少贸易争端

2018-04-11 14:06:53 和讯网  许祯

  【编者按】2018年和讯特此以大型专题《信·未来》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通过 “转型、开放、智变、升级、未来”五大板块,着重探讨科技、资本、模式创新对经济业态的影响。同期力邀各界KOL共述历史、感悟变化、分享经验,明辨机遇与挑战,高瞻远瞩新时代。

  和讯网发自博鳌消息 据媒体报道,近期武汉市“五年内留住百万大学生”计划打响了“抢人大战”第一枪。全国20多个城市纷纷跟进,以“送房、送钱、送户口”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人才。

  有人说人才争夺意味着地产调控政策的松绑,也有专家称,目前地方财政压力加大,土地财政遇到了房地产库存的瓶颈是人才争夺的一大原因。

  同时,和讯网也观察到,2018年至今,已有超过10个城市出台楼市调控新政,多家房企也认为房地产调控将常态化。

  那么人才政策的放宽与房地产到底有什么关系?房地产调控政策走势如何?房产税何时开始征收?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难点与影响又是哪些?

  带着这些问题,和讯网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独家对话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

  李铁,城市化问题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在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和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等单位工作。长期从事城镇化、城市和小城镇发展、城市发展战略规划、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政策咨询工作。多次主持和参与了中央、国务院有关城镇化政策文件的起草和制定。

  打断土地财政和金融间联系 逐步向尊重市场规律调整

  和讯网:房地产是否与地方财政问题和人才政策的放宽有必然的联系?

  李铁:我想肯定是有。因为这主要是针对特定的人群。例如城镇间流动人口基本是向三大城市群集中,特别是集中在北上广深几个超大型城市。但是由于房价居高不下,作为流动性就业的人口工资收入水平,很难购得起住房。

  在这些城市由于实行人口落户控制政策,因为落户困难,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问题也难以得到解决。而这种城镇间流动人口,大学毕业生以上学历占较大的比重。

  如果考虑到未来长期定居成本过高,还有落户的压力,回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和较大的地级城市落户和购买住房,可能是一种选择性考虑。

  也就是像前些年媒体报道过所谓的“逃离北上广”。但是一定不会回到家乡的县城和中小城市,二三线城市应该是首选。对于这些人选择回到家乡的二三线城市落户,也会有创业机会,当然落户意味着购买住房的预期。

  所谓房地产调控是针对炒房,也就是投机性住房和部分投资性住房的控制。这也是中央三番五次提出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

  关于房地产调控政策,肯定不影响人才落户的购房需求。因为这些人既然在北上广深买不起住房,回到家乡二三线城市肯定是购买首套住房,不在调控范围之内。

  房地产调控常态化,我想长期运用行政手段的方式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应该通过行政手段的短期运用,并制定市场规则,为市场的合理调控打下好的基础。

  中国的房地产过热为什么不能完全运用市场手段,主要是在于各级地方政府利益动机的推动,放大了房地产供给的波动。也就是政府和企业的双重利益加大了供求波动的同时,带来了严重的金融风险。

  行政调控的重点应该是严格规范政府行为,促使地方的基础设施投资更多地利用市场手段和金融手段,而不是依赖于土地财政作为杠杆。

  要打断土地财政和金融之间的联系,通过税收体制的调整,解决地方政府长期收入的来源,并约束对房地产投资和投机性行为。

  可以说,短期的行政性调控和未来的市场调控要结合。所以理解房地产调控,重点是行政性调控不可能长期化,手段和方法也要逐步向尊重市场规律调整。

  房地产税一定会有中国式办法 可在增量上做文章

  和讯网:在搁置多年后,来自高层的声音显示中国将继续推进征收房地产税,有分析就认为,房地产税是改革转型重大利好,但短期难推出。请问房地产税出台的困难有哪些?未来的政策时间表将是什么样的?

  李铁:关于房地产税,我想两会期间财政部长已经明确表态,要尽快征收,这已经不是问题。

  大家争论的焦点是如何征收?按照目前学界的争论首先是按照发达国家的经验,大幅度地征收房地产税存在着操作的障碍和利益群体的阻力,所以认为征收难度较大。

  我个人的理解是,确实按照西方经济学的理论,房地产税的征收要有一定的法理基础。

  可是我们是不是就一定按照发达国家的办法,等到一切制度性条件符合理论要求再去征收呢?我想应该不是。

  首先中国房地产过热的风险机制和西方不同,关键在于政府的过度参与;其次土地所有权制度和西方也不同,因此也不能照抄照搬;还有就是长期并未征收,确实涉及到利益群体的阻力,但是并不是没有办法。

  中国改革稳步推进主要的特点就是双轨制运行,其实在房地产税征收的问题上还是可以按照中国的办法,不必要过度纠结西方的制度体系。

  关于房地产税,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土地财政对于经济制度的破坏和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同时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过度纠结,原因在于我们也享受了土地财政带来的利好。中国经济增长和改革最重要的是当我们认识到问题存在时,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是与现在的发达国家有着根本的不同。

  所谓借鉴国际经验,就是征收房地产税,可以把地方政府的短期行为长期化,规范地方政府行为。

  我认为首先征收房地产税的办法可以从增量上做文章,也可以从住房拥有的实际情况制定规则。

  其次征收房地产谁可以解决土地出让金的短期化问题,按照税收模式把土地出让金逐步过渡为合理的税种,长期征收,规范支出管理。

  再有就是政府手里还有一块牌就是土地使用期限七十年,可以通过延长期限解决税收的问题。

  当然,征收细则还是应该由地方政府为主来制定,中央只出规范性意见。地方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创造性地制定征收办法,并减少社会矛盾。

  关于困难的认定我已经听到很多,主要是担心几方面的问题,一是法理基础,二是群体利益,三是地方财政的压力。其实出发点还是按照西方规则。前提是我们一定会有中国式的办法。

  户籍改革在于打破利益分配 中国最大的利好是城镇化

  和讯网:您曾提及,放松落户条件应该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改革途径,不过,目前落户条件还是停留在所谓传统的人才观,距离“抢人口”还十分遥远。请问户籍制度改革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有哪些难点?应该如何改?对中国有哪些具体影响?

  李铁:“抢人口”肯定不会成为现实,国际经验也是如此。只是对于人才的理解有着重大的偏差。

  发达国家对于人口的需求与劳动分工有着直接的关系,就是低端的劳动需要简单就业人口,高端就业则需要受教育人口。所谓技术型人才可以通过政策渠道获取,例如移民政策对于技术和投资额度的要求都是如此。

  而简单就业人口大多是通过非正规渠道引进,难民的涌入,非法的移民或者是专门的劳务公司等等。一定时期的大赦也是对于这种非正规渠道就业的认定。

  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最大的难点就是涉及到既定的利益分配和调整。所谓特大城市实行人口控制主要矛盾并不是城市病问题,而是公共财政承担的公共服务能力的再分配问题。

  因为我国的城市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城市,基本上是行政区域。如果按照城市病的思路,应该控制的主城区人口,而不是控制辖区人口。实际上北上广深控制的落户人口全部都涵盖了辖区,这和城市病没有任何关系。

  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另一个难点,就是城市的包容性问题。赶超式的发展模式,房地产主导的城市发展路径,政绩观的城市建设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把城市发展的重点放在好“看”上而不是好“用”上。

  当城市过度的包装形成了视觉城市时,自然就产生了领导的“城市洁癖”,容不得外来人口特别是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里的生存和就业,甚至认为他们眼中破坏了城市的形象。更不要说如何解决他们的落户问题了。

  因此不解决利益分配问题,不解决城市治理的“洁癖”问题,不调整城市的发展观和对城镇化以转移人口为核心的重大战略思路问题,户籍改革这道坎儿是迈不过去的。

  关于户籍管理制度改革,我认为重点是在特大城市如何打破主城区和辖区的界限,如何按照分步走先解决已经长期居住在城市通过就业给城市做出贡献的那些外来人口落户的问题。更要解决所谓的人才观问题。

  我想只有观念变了,才会促使政策发生变化。目前的问题是如何贯彻落实中央有关政策文件精神的问题,既需要在进一步深化改革中加大力度推进新型城镇化有关政策的落实,同时地方也要在现有的人才观基础上更进一步推动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

  我们最近面临着国际贸易争端的压力。长期看这种争端和波折会持续发生。但是中国最大的利好是城镇化,意味着未来有几亿人口要进城落户定居。这里既包括2.7亿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也包括7300万城镇间流动人口。他们的落户问题一旦得到解决,将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长久发展的持续性动力,并会大大刺激内需,减少国际贸易争端的压力。

(责任编辑:周淼 HN10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