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龙永图:中国最大问题之一是政府互相扯皮 职能重叠

2018-04-11 15:37:53 和讯网  J70

龙永图:中国最大问题之一是政府互相扯皮 职能重叠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11日在海南拉开帷幕。在4月11日的分论坛《政府与市场》上,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入世首席谈判代表 龙永图表示,大家其实很清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制定规则,监督规则的实施,进行监管。

  而中国有一个特点,政府并不是铁板一块,政府有中央政府、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中央政府特别是国务院有那么多部门,发改委、中央银行、商务部、农业部,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政府互相扯皮,职能重叠,好的事情大家去抢,有钱的事情大家抢,比较难办的事情大家都不办。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龙永图:关于政府和市场的讨论,90年代以后才有意义,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当时只有政府没有市场。严格说来是这样子,我们的农村是人民公社,人民公社是三级所有,最小的一级是村,它是小队,上面是大队,它实际上是乡,然后上面是公社,它是镇。全部是公有经济,在城市里面连一个小的理发店,小餐馆都是国有的,经营的单位都是政府,我们叫单位,单位就是一个小政府。

  我们应该说在90年代以前是没有市场的,所以当时我们1992年谈判的时候,根本就不承认我们中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不能提的,没有市场,那时候全部国有。为什么Nicholas Lardy先生感觉到前二三十年民营经济非常活跃,因为在1978年以后政府决定在农村实现联产承包责任制,就解散了公社,使得从公社到中大队到小队都变成了家庭为单位的农村经济。

  通存的市场培养起来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30年,前20年,基本上是培养市场的过程,没有市场到有市场。因为以前全部是国有,农村全部是有公社。外贸也是在我们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才有市场。这20年政府起了关键的作用,为什么起关键的作用,因为所有的改革开放的措施必须由政府做决定,政府解放了生产力,以农村承包责任制解放了生产力。

  城市搞乡镇企业,让老百姓(603883,股吧)经商,就形成了制造业的大批出现。外贸因为入世以后出现了几十万个外贸企业,过去中国改革40年的情况,前二三十年基本上是培养市场的过程,是解放生产力的过程,这个过程当中政府的改革开放起了关键的作用。为什么说在中国是很特殊的,就是因为政府起了关键的作用,而且政府通过开放促进改革。

  我经常讲的一个例子,让我讲一个故事,我在温州等飞机的时候碰见一个年轻的做灯具的小伙子,他走到我的面前说你是龙部长吗,我说我是,他说我国要感谢你,他说你们入世成功使我变成了亿万富翁,他说每年只能赚几万,后来有了进出口贸易,不通过国有贸易公司,不通过香港的中间神直接把他的东西卖到欧洲,不但提高了利润,更重要的是能自己跑欧洲看看外国的市场对灯具怎么要求。

  改革开放40周年就是政府决定开放措施,解放中国的生产力,形成中国的市场。中国的市场建立起来以后,就出现了一个什么大的问题,中国的政府过去非常穷的政府,没有钱也没有权,现在我们的政府官员都有钱,主要的来源一个是以前不知道这个地,我们中国土地那是国有的,过去政府卖地得了很多钱,主要的财政收入靠卖地。农民也好,做小本生意的也好上税,政府的税收收入增加了。

  现在很大的问题是政府非常有钱,有钱是好事也是坏事。各个地方从县到市都有大的国有的投资供给,因为他们很有钱,卖地来的钱,收税来的钱,出现了很多国有大企业。这样的话就形成了和民营企业大家开始竞争的格局,再加上引进外资,进来一些外资企业,中国现在就开始讨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是过去没有被讨论过的。

  我们的变化就是这样的变化。现在我们就是要中国的市场已经形成,国有部门也形成了,怎么样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就是处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之间的关系,这是主要的关系。政府制定规则,制定规则以后下面的企业竞争,应该更多讨论这个问题。

  今后进入深水区就是要怎么样政府能够进一步调动所有不同制企业的积极性,而且使他们平等竞争,现在是政府最重要的,实现公平的竞争,合理合法的竞争,市场也是有规范的。这是讨论中国市场最核心的问题。刚才Nicholas Lardy先生讲到了他的印象,是因为我们过去没有市场,一个理发店都是国有的,成千上万的小餐馆出来了,感觉那时候很活跃。

  那时候根本没有大的国有企业,大的国有企业也是很穷的,基本上在一些垄断行业比如石油,那是很少的。我们现在主要是要解决政府怎么样给市场立规矩,怎么样使市场变得更加活跃,怎么样使市场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不要破坏环境,不要造假货,保护知识产权,强合政府这样的职能,让市场得以有序公平快速的发展。

  大家其实很清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制定规则,监督规则的实施,进行监管,这很简单。我们中国有一个特点,我们的政府并不是铁板一块,政府有中央政府、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我们的中央政府特别是国务院有那么多部门,发改委、中央银行、商务部、农业部,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的政府互相扯皮,职能重叠,好的事情大家去抢,有钱的事情大家抢,比较难办的事情大家都不办。

  我们在中国入世谈判也是知道,涉及到农业问题,农业部不干,涉及到汽车问题,机械工业部不干,都要牺牲别的部门的利益来保证我的那块。我们政府的这种支离破碎的缺乏统一的执行法律的能力是很大的问题。最近我们这次3月份两会关于机构的改革,我看到非常振奋,把过去扯皮的职能放在一起了。

  能不能并起来真正实行统一的实施,还要看,我们处理政府关系的时候要把政府搞好,政府首先要廉洁,要高效,不要扯皮,我们现在讲政府有治理的问题,就是政府治理的问题,这个问题要解决了,我们的市场发展会更加健康。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