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连平:“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会在三个方面实现突破

2018-04-27 09:13:02 和讯网  JK

连平:“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会在三个方面实现突破

  和讯网消息 4月26日,以"把握新机遇寻找新引擎"为主题的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西安峰会在西安举行,本次峰会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西安高新区管委会联合主办,北京清控金媒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承办。和讯网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直播。

  “对于一带一路”上,连平认为接下来人民币国际化会在三个方面实现突破,大宗商品、基础设施和电子商务,在过去这三个方面的发展水平还比较低的情况,在未来这三个方面会有较快的增长。

  连平还表示,在人民币汇率出现升值,而且升值前景比较明确的情况下,对人民币借款的需求,境外借款的需求不会有很大的发展,现在经过贬值,出现了双向波动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加上我们前面说的中美之间的利差在缩短,这种情况下对人民币境外借款的需求会得到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来这里跟大家做一个交流,首先要感谢主办方,给我提供了这样一次非常好的机会。今天我看了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中间,“一带一路”的倡议还有金融是两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在我接下来半个小时的汇报中间,谈一谈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问题。

  在这个话题跟大家讨论之后,我最后还会提一个建议,王书记刚才说希望专家们多提建议,我斗胆提一个建议,不知是否有用,请领导们来斟酌和评判。关于“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我觉得应该说是在“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间,是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在接下来要讲的内容中间,我主要是讲三个内容,

  关于“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我讲三个观点。一是在“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间,我们认为未来人民币国际化会有三个方面的突破。其次还要关注在“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间,人民币国际化的作用以及它的风险。第三个方面想说一说我们的政策展望,说四点政策展望。

  首先是“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突破的问题。

  我们总结了一下,在2009年以后的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到了2015年大致出现一个段落,它的发展过程告了一个段落,大概6年左右的发展,它的一个特点是境外的经济主体是通过人民币,把人民币作为资产货币加以运用,比如利用人民币投资,人民币购买债券等等,这是把境外的主体把它当成是资产加以运用。反过来说,对我们来讲,这种人民币作为负债型的使用,别人拿了人民币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负债,这是一个特点。

  这六年左右跨境业务的发展,主要是经常项下加以使用,通过商品贸易,服务贸易,这个过程中间获得人民币的。我把它归纳为这样的一种模式,是叫做经常项下和资产型的负债型的一种模式,这两种是搭配好的,这是一个模式,是第一个问题。在这之后,大家看这一张图,2015年曾经在贸易中间,人民币使用的比已经达到了30%左右,在这个之后,这个比例迅速的下降。目前在2018年3月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重降了17.7%,比2016年略有提升,2016年是大概16%。但是现在出现了小幅度的回升,总体来说它是再一个低位上徘徊。

  现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经常项下人民币输出的迅速发展的一个阶段,已经到了一个段落,接下来我们认为资本增长速度加快,发展的速度没有像过去那么猛,过去6年中间增速非常快,很快就达到了35左右的比例,现在下来了,下来依然会保持平稳的增长,但是与此同时,资产型和资本项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就有了一个新的发展。所谓资产型跟刚才讲的不一样,刚才讲的境外的是把人民币当成一种资产来使用,但是在新的条件下面,人民币当成一种负债来使用,这个也可以达到发展,在过去没有这个发展的条件,但是在未来有这个发展的条件,它就伴随着人民币在资本项下的输入规模会加大,资产型是境外的人士,从我们来说是资产,对他们是负债,他把它当成负债来使用,借人民币来贷款,比如中国对外的信贷会发展,比如境外机构跑中国发熊猫债的规模加大,还有其他一系列的方式。

  为什么说在现在的资产型和资本型项下的人民币国际化正当其时,和过去比有了改善,我们梳理了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在2014年六次降息,美国2015年以后开始加息,中美之间的利率水平开始比较接近,过去利差明显缩短,大家知道去贷款,你在国际上用美元进行贷款还是用人民币进行贷款,如果这两种货币都是很方便进行使用,除了考虑汇率,首先考虑它的利率。当人民币利率水平非常高的时候,美元利率水平很低的时候,毫无疑问,借人民币的这种需求很低,除非有一些比较特殊的环境需要。所以中美之间利差的缩短,有助于人民币借款需求的发展。

  第二,这段时间以来美元出现升值,人民币出现一定程度的贬值,特别最近一段时间,2016年8月以后到2016年人民币贬值幅度比较大,2017年贬值幅度差不多涨回来了。在这之前人民币贬值幅度还是不小,一年多时间里面贬值12—13%,当货币有升值的趋势下面,毫无疑问借款人非常谨慎,他未来的汇率如果从本地兑换外币归还债务,汇率的上升显然增加许多压力,可能我们在这里没有这个经历。

  在上海改革开放以后曾经出现过一个非常令人关注的案例,在80年代后期,上海很多开放型的企业,借了日元的贷款,而日元的贷款是无息的或者绝对很低的利息的贷款,他觉得这个贷款不拿觉得很亏,但是谁也没有考虑到它的汇率在之后出现巨大的变化,就是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不到10年的工夫,大概五六年左右,日元出现爆涨,广场协议推动日元出现大幅度的升值,出现这种状况,这些中国上海的企业,它更多的收入是人民币,所以借着外汇贷款,最后用收的利率兑换日元进行归还。有不少的企业,原来比如借了100万贷款,最后他还300万甚至更多,是3倍以上,就是因为日元出现大幅度的升值,有一部分企业就此倒闭,因为这个债每天不断地在加,因为日元不断地升值,最后加到他根本无法承受的地步,所以汇率问题也是极其重要。

  在人民币汇率出现升值,而且升值前景比较明确的情况下,对人民币借款的需求,境外借款的需求不会有很大的发展,现在经过贬值,出现了双向波动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加上我们前面说的中美之间的利差在缩短,这种情况下对人民币境外借款的需求会得到发展。

  第三,最近这两年,美联储经过一个加息周期,全球资本已经出现过一轮明显快速回流美国的趋势,2017年稍微缓和一下,最近又开始出现了,美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创了新高,美元最近这两年明显走强,美元指数看短期阶段性走向已经明朗,我们今年初市场兑美元汇率一片看好的情况下,我提出了不同的观点,现在日元说美元持续不断的继续贬,现在有很多因素推动美元出现阶段性的走强,最为重要的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接下来会比欧盟来的好,现在已经开始显现,欧元、英镑都有贬值的压力,美国上涨力度比较大。

  带来国际融资环境的变化,在资本回流美国的情况下,在美国利润水平上升的情况下,全球融资的环境没有像过去那么好,这种情况下面,对于人民币跨出国境进行使用,既然借美国这么困难,既然借美元的成本高,为何不考虑人民币,这给人民币在国际间的使用带来机会。

  从当前的条件,利率汇率和融资的可能性各个方面观察问题,我认为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和资产型的国际化,接下来应该有不错的发展空间。负债型和经常项下的发展继续向下推进,与此同时,过去没有得到发展,资产型和资本项下也有较好的前景。这样一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模式又多了一种类型,同步推进,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在未来保持平稳较快的发展应该说是有利的。

  第二,在国际化区域的这个方面的突破,这个是显而易见的。“一带一路”的发展,向西开拓出了一片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区域,过去也可以说我们的国际化更多关注西太平洋(601099,股吧)、东南亚,我们在这一带,从离岸人民币中心就可以看出,那些区域的人民币的业务的发展,比如说已经有了在西太平洋这一块很多的离岸中心,包括东京、首尔、台湾、新加坡、香港,都有了一定规模人民币的交易,表明这些地区人民币的使用有较快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数量。

  但是往西看,显然是没有,在中亚和西安地区只有一个地方称得上有人民币业务的交易,就是迪拜,其他都没有。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毫无疑问,中国在沿线国家的贸易会得到快速的发展,这里我们提供了2017年的数据,沿线国家中国和他们贸易达到7.4万亿人民币,占到中国进出口贸易26.6%,1/4多,而且比2016年又有明显增长,增长17%,增速比较快。

  我们去看一看这两年,和中亚地区国家、西亚地区国家,尤其中亚地区国家,包括俄罗斯,我们和他们双边贸易增速基本都在20%以上,明显快于我们其他地区贸易的增速。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面,人民币在这些过程中间使用的空间就增大了,会给人民币在贸易结算过程中间,作为计价货币、支付货币、储备货币这种货币职能的发展开辟了一种新的途径。这是第二个突破,是区域方面的突破。

  第三个突破,在部分关键领域当中实现突破。哪些关键领域?一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货币。我们国家是世界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国,我们在基础设施建设这一方面的能力,全球现在肯定是第一,同时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方面,中国的融资方式之多、之复杂,规模之大,创新程度之高,也是世界上没有的,我们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这方面已经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推进,这两年比较多的PPP,信贷依然是最基本的方式。

  在这样的两种条件下,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的企业可以推进这些方面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还可以提供很多金融方面的支持,所以这个时候,有关这方面的投资,比如说信贷,在这个领域中间会有比较快的发展。二是大宗商品的计价货币,中国已经是初级产品进口大国,铁矿石、铜矿、原油等矿产,都是中国大规模进口,同时中国其他方面的需求,像钢铁、煤炭和铝,全球占的比例都比较高。这种情况下面,既然我们是进口国,我们是买方,在定价方面,货币选择方面,往往买方具有更大的发言权,我是付钱的,用什么货币进行支付结算,用什么样的价格,什么交货条件等等,这些方面通常买方具有很强的地位。所以在未来,这个大宗商品计价货币方面,人民币应该会得到很好的推进。

  最近比较热门的一个事,中国的原油期货人民币定价,在上海金融期管交易所挂牌了,这个在很多方面都有有关这个问题对它进行持续关注之后,还有许多思考,很多分析,我们认为这件事情确实是一件好事,确实是人民币在国际化发展过程中间重要的突破,是在期货,尤其是在重要的产品,因为原油可以说是全球第一大重要的产品,所以它的这个定价还会影响到其他的,接下来中国可能还要推出一系列相关产品人民币定价的期货,而且这些期货可以由境外的投资直接参与投资和交易的。

  但是我觉得我们也要客观理性地评价这样一个创新,不要把它说的太固定,有的人说期货推出的问题,表明未来在石油交易定价方面,完全由人民币主导,最终全球都是人民币期货定这个价,美国就承受不了了,现在美国干的一系列的事,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人民币国际化,是这个期货的推出,不要把它毫无道理的牵强的说它的作用非常之大。我认为从当前来看,我们还要客观实事求是的来看这个问题。

  2017年中国的石油消费在全球是第一,所以大部分是从国外进口。现在这个定价,在上海有这样一个期货的定价,但是全球主要交易的定价都还是美元,你要让它改变过来可能吗?有人说沙特有可能就会改变,我说短期内根本看不到这种可能性,改变了也是跟美国差不多大的进口国,他愿意吗?到现在为止,确实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和我们签过合同,在结算中间使用人民币,他没有说所有进出口交易的结算中间全部用人民币,还只是一部分,但是具体没有说。

  我认为在短期内要做到全部用人民币进行结算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对中国出口规模比较大,你全部给它人民币他肯定不干,因为他有美元的需求,他还要派用处,美元兑他还有很多或者更多的用处,他怎么可能完全用人民币来结算?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把这个放大到更多的地方,比如现在的美油,还有中东、沙特原油出口国,同样是这个道理。未来在期货定价之后,有助于人民币不断扩大它的影响和它的地盘,但是可能会有一个很长的过程,所以我们也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

  在未来,对于大宗商品定价,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路径。关键领域中间的突破还有一个方面,就是电子商务计算计价货币,这点中国发展比较快,在全球来说走的比较前面,2017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贸易额达到7.6万亿,2016年只有6.3万亿,一年增加1.3万亿。占中国进出口贸易比重超过1/4,而在2016年只是刚刚超过20%多一点,在2016年到2017年有了快速的增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是欧亚大陆的一些交通要道,也是跨境电商物流运输的必经之地,而且沿线好多地区华侨比较多,对中华文化有比较高的认同感,再说中国相关的一些企业,像阿里巴巴之类的企业,在这些地区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说渗透好象有点难听,就是从我们从观察的角度来看,达到了一个不错的发展状态,正在加紧在“一带一路”沿线上进行布局,这是关键领域突破的三方面,大宗商品、基础设施和电子商务。

  以上说的是“一带一路”上我们认为接下来人民币国际化会在这三个方面实现突破,在过去这三个方面的发展水平还比较低的情况,在未来这三个方面会有较快的增长。

  二,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获益和风险,反过来说人民币对于“一带一路”的建设会带来很好的支持和保障,或者说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将有利保障“一带一路”建设中资金的融通,毫无疑问,在“一带一路”过程中间,对于资金的需求总量是比较大的,有大量的建设投资的需求。在这个投资需求过程中间,毫无疑问,用人民币进行投资对它来说很有好处。二是人民币国际化会便利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的结算,包括降低贸易的成本,包括增强贸易的便利性,提高它的效益等等。三是降低汇率风险,降低交易成果,这个非常重要,在国际化过程中间,大量使用人民币,相信在这个中间,中国有很多的产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很多产品可能会对地区进行出口,它用人民币进行结算,这样可以把汇率的风险全部都控制,可以说是比较封闭型的交易,避免美元大幅度波动所带来的汇率的风险。

  但是“一带一路”上我们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有风险的。归纳为经济环境的发展,这些国家不稳定性,经济的水平也是比较低的,它的主权风险相对比较高,开放不强,环境也可能差一点,二是地缘政治的风险,这个最为典型,最近叙利亚整个军事行动还可能会继续,政治社会动荡这些方面而引发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三是国际治理机制方面的风险,共商、共建、共享这种友好协商型的机制,它具有很好的包容性,但是它在国际上还没有完全形成一种可以比较成熟的模式。最后一个风险是金融错配的风险,我们认为在这个地区存在显著的货币错配的风险,资金期限错配的风险和结构的错配风险。

  最后说几点政策的展望。鉴于“一带一路”需要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过程中间会出现很多新的突破,而且也有这样一种需求,再加上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推动“一带一路”更好的发展,所以我们认为在未来的4个方面的政策是极其重要。

  一是金融市场的体系要不断地完善,来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这里面重点是开放,包括资本和金融帐户稳步的开放向前推进。包括债券市场的开放以及快速的发展,还有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股票市场等等,这些市场的开放和进一步的完善极其重要。还有人民币大宗商品的定价交易的市场进一步的发展。

  二是在未来要以政策来推动,以外商投资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向资产型方面的转变,人民币国际化有了不错的资产型和资本账户下交易的发展的环境,但是问题是有关的政策还需要给它提供更多的便利,给它带来一系列的推动,我们认为这可以从直接投资开始,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的发展,人民币在这个领域中间的使用,除了贸易进出口计算以外,资产进出口使用,可以通过直接方式加强和推进。

  三是要进一步加强沿线地区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优化离岸市场的布局。这个我们前面已经提到,在西亚和中亚地区,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使用过程中间,毫无疑问它需要有离岸中心加以支撑,没有离岸金融市场发展,在这些地区人民币的使用就会非常困难,所以这肯定需要得到快速的发展,这个快速的发展需要一有系列政策加以推动,比如刚才提到的在亚洲地区的这些离岸金融中心,包括已经在欧洲落地的像法兰克福、伦敦,还有像纽约这些地区,其实都是有政策推动的政策的措施落地,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要有清算。现在央行已经推出全球人民币交易的系统,它是两套系统在那里同步运转,但是清算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带动本地相关的政策和监管机构,支持当地人民币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手段。

  在未来我们认为,进一步推进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设还少不了银行的国际化,银行是支撑本地国际化最为重要的金融设施,没有商业银行在这些地区展开经营,做大量相关人民币的交易的业务,人民币国际化几乎是不可想象。过去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英国、美国,包括德国日本,都有银行跨国,成为一大批跨国银行支持本地发展,我认为未来中资的商业银行,不仅五大银行,全国性的商业银行将来都应该一定程度跨出国界来开展金融的业务,这是我们对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政策展望四点看法。

  最后,我想结合西安经济的发展谈一点看法。“一带一路”给西安经济的发展带来很好的机遇,王书记刚才已经讲了目前很旺的状态,我觉得到是非常的令人鼓舞,现在西部地区有几个城市,都是希望发展区域金融中心。在上海、深圳等国际金融中心达到相当的水平,开放度在进一步扩大,而且市场体系已经很完善的情况下,我们这个国家在其他地方要发展金融中心,它还是受到一系列方面的制约,有一条是肯定的,你要发展区域型的金融中心,你必须要有特色,要有自己的特点,在某些方面不同于其他的地区,你可能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结合我刚才讲的人民币国际化在“一带一路”发展的空间和它的模式这方面来看,我提的建议,我们西安在未来要更好服务“一带一路”,同时更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间去,又使得我们的金融能够更好的得到发展,我建议是不是把它朝着跨境人民币投融资中心的这个角度进行设计,投资有需求,人民币国际化在这需求有增加,我们能否在西安地区对整个跨境人民币投融资整体设施的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中介体系的建设,包括在这个中间我们要细分这个市场,细分在“一带一路”上,沿线国家对于投融资的各种需求。

  毫无疑问,分析这些地方的需求,在上海进行分析,或者上海它关注的焦点肯定不会是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在西安可以把这个问题做的非常深,非常透和非常细的去多做研究,最后让跨境人民币投融资中心这个体系能够很好的建立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既是顺应了未来发展的需求,同时又结合了我们自身地区的一些特点,尤其是区域在这个过程中间的一些优势,是不是可能对未来区域的金融中心,甚至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促进作用?我也没有想好,我只是今天刚刚听了王书记的讲话有点激动,提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供大家参考,说错的地方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彭立睿 HF019)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连平:“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会在三个方面实现突破》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