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国经济问题不在中美贸易冲突,中国经济内部挑战能否得到化解!

2018-09-18 21:25:34 和讯名家 
  深圳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思平表示:“在国有与民营经济问题上,国有经济后退一步,民营经济生机勃勃;在资源配置方式上,政府后退一步,中国经济海阔天空。”在博览研究员看来,这正是解决当下中国经济根本问题的关键。

  9月18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对中国输美20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10%的关税。对此,商务部称,美方不顾国际国内绝大多数意见反对,宣布自9月24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进而还要采取其他关税升级措施。

  对此我们深表遗憾。为了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和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中方将不得不同步进行反制。美方执意加征关税,给双方磋商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希望美方认识到这种行为可能引发的不良后果,并采取令人信服的手段及时加以纠正。

  在博览研究员看来,中国经济能否行稳致远,关键不在于中美贸易冲突,而在于中国经济内部挑战能否得到化解。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始终是面临着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其二、处理国企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关系。而后者也主要由前者导致。

  因此,一切问题的焦点实际上就是如何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中国经济能否行稳致远,关键不在于中美贸易冲突,而在于中国经济内部挑战能否得到化解

  早在8月初,特朗普就已经宣称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如今靴子落地。虽然关税税率由此前的25%改为10%,好于预期,但是从整体上看,还是加大了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性。

  前不久,美国就贸易问题主动找中方约谈。中方对此表示欢迎。然而没过多久,特朗普还是对中国2000亿美元的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态度上的飘忽不定也给中美贸易问题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成为导致A股大跌的主要因素。然而,从数据上看,中国已经转型为一个依靠内需的国家,对外依存度仅仅18%,而中美贸易占比更是占比较小。中美贸易摩擦在预期以及对市场情绪的影响要大于其本身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就在特朗普公布对中国输美产品2000亿美元征收关税之际,A股却在当日实现了V型大反弹,可见中美贸易摩擦对A股的影响正在边际递减甚至影响较小。

  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决定性因素。在博览研究员看来,中国经济能否行稳致远,关键不在于中美贸易冲突,而在于中国经济内部挑战能否得到化解。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始终是面临着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其二、处理国企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关系。

  美国商务部关于美国为什么不给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几条理由,其中第二条就是讲的,中国的政府过分的压低劳动力价格,以这种不公平的方式从美国把工作岗位夺走了。具体的内容里面讲的并不是市场在配置劳动力资源,而是劳动力没有集体谈判,工人没有罢工权。

  在我们这个劳动力市场里面,在4.2亿城镇就业人员中,农民工占了2.8亿,就是说农民工占到了整个现在城镇就业的比例将近70%,是67.5%。这样一种就业市场或者说劳动力市场是非常扭曲的,我们考察任何国家的工业化过程,都没有出现这样一种在整体就业人员中这种双轨制。

  这样一种双轨制,究竟我们的劳动力市场的要素市场化朝什么发展,我们应该好好的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在中美贸易战过程当中,大家谈外汇的问题,谈国企补助的问题谈得比较多,而对于劳动力市场,而美国商务部的报告是作为第二条提出来的。

  关于劳动力市场的问题背后依然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的问题。

  如果把地方政府变成一个公司,直接在那指挥竞争,还不是特惠的问题,直接就是分解招商引资、投资指标、党政工商齐动员,年底考核,是直接指挥经济,当然也有特惠在里边。所以这个根本问题还是一个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

  关于对民营企业的担忧和争论实际上也来源于政府和市场关系未能理顺

  国企改革进展缓慢、民企面临不公平竞争的原因在于政府干预过多,未能使资本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政策文件来看,国企改革涉及四方面内容,即国有企业、国有资产、国有资本、国有经济,政府对这四方面内容都有管理要求。

  如19大报告中关于国企改革: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显然,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国有经济、国有资产的经济含义各不相同,同时对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国有经济、国有资产进行管理,很可能会导致政府干预过多、令出多门的局面。

  一是政府对国有经济、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管理导致“令出多门”,干扰政府对资本的管理,使得国有资本无法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最终导致国有企业市场化经营导向性较弱,国有企业经营效率较低。

  二是基于防范国有资产流失、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等要求,国有企业不可避免会享有国家信用,市场上形成了国企不会倒闭破产的信仰,导致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的市场地位凌驾于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之上,最终导致非公经济不公平的市场竞争地位。

  此外,近年来,在三去一降一补、污染防治、金融防风险等政策的推行过程中,许多民营企业利益受损,“国进民退”的担忧和争论由此升温。污染防治和去产能等政策导致许多民企关停、金融防风险政策导致民企经营困难、债务违约增加。

  虽然民企利益受损有一定的合理性,如民企过去对环保措施的重视程度偏低、民企在上一轮货币政策宽松阶段加杠杆过于激进等,但在国家不断强调“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护非公有制经济和民营企业产权”的背景下,“国进民退”的担忧和争论升温也表明非公有制经济当前正面临困惑和疑虑,不利于发挥非公有制经济在促进经济发展中的积极性。

  近期,有自媒体抛出“私营经济离场论”并引起舆论争议,这背后虽有自媒体以标题党博眼球的嫌疑,但也是部分真实反映。

  事实上,关于对民营企业的担忧和争论实际上也来源于政府和市场关系未能理顺。

  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

  首先,以“让国有资本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推进国企改革。

  国企改革的切入点已经在向“资本”转变。2016年10月,习近平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提出“坚定不移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至19大报告,其表述已调整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决策层已逐渐意识到国企改革的重点应该是管资本,而非管企业。

  目前,国企改革已进入至“管资本”为主的阶段,但正如上文引用的19大报告关于国企改革的内容,政府仍有对国有经济、国有资产、国有企业提出直接管理要求,而这些要求可能会对国有资本管理形成干扰,进而对“让资本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形成干扰。

  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要求出发,国企改革应以资本为抓手,让“国有资本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直接管理国有资本,同时通过管资本形成对国有经济、国有企业、国有资产的间接管理,防范国有资产流失、优化国有经济布局。

  政府政策应倾斜于国有资本而非国有企业。公有制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有所倾斜是应有之举,但侧重点应在于国有资本,而非国有企业。

  政府可以通过给予国有资本税收优势、投票权优势等方式向公有制经济进行政策倾斜,维护公有制经济地位。建国初期,我国政府即有通过给予国有经济税收优势进行经济管理的成功例证;英国政府在进行国企改革时也曾经采用金股制给予政府以投票权优势。

  在政府政策倾斜于国有资本的同时,政府政策应淡化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区分,让各类型企业在市场上公平竞争,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其次, “发挥政府作用”应注意方式方法,避免对资源配置过程形成过大干扰。

  历史已经证明,政府并不具备判断哪种资源配置更好的能力,由政府主导资源配置的路走不通,应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发挥政府作用”必然会影响资源配置过程,政府“发挥作用”时应注意方式方法,避免对“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产生干扰。即使政府出于化解风险、消除市场负外部性等“好心”进行市场干预,但如果方式方法不得当、对市场秩序造成过大影响,反而会出现好心办坏事的结果。

  以污染防治和化解金融风险为例。企业污染和影子银行金融风险确实是负外部性的体现,需要政府加以干预。政府应该做的是通过惩处、监管等手段将负外部性内部化,同时让市场来决定企业该如何调整生产、金融业务又该如何调整。政府不应该因为污染防治、化解金融风险的需要,一刀切的关停污染企业和叫停影子银行业务。

  因为就资源配置效率而言,政府并不具备识别“企业继续存在、污染继续发生”和“企业关停员工下岗、污染不再发生”,以及“影子银行继续存在且提供融资功能、金融风险继续积聚”和“影子银行被拆解且融资功能消失、金融风险消失”孰优孰劣的能力。在污染防治和化解金融风险上“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必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博览财经金融服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