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人物志|梁建章:从企业家到人口学者

2018-12-19 00:35:02 和讯网 

  【编者按】2018年和讯特此以大型专题《信•未来》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通过“转型、开放、智变、升级、未来”五大板块,着重探讨科技、资本、模式创新对经济业态的影响。同期力邀各界KOL共述历史、感悟变化、分享经验,明辨机遇与挑战,高瞻远瞩新时代。

  和讯网消息 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互联网浪潮下,诞生了众多明星企业家。梁建章就是其中传奇的一位。13岁就会用电脑写诗,15岁考入复旦少年班,20岁从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硕士毕业。1999年回国创建了“携程旅行网”,迅速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网络公司之一和世界上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之一。2003年,携程作为第一家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

人物志|梁建章:从创业家到人口学者

  2007年,他辞去携程CEO的职务,再次出国,前往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创新、人口问题。2011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2012年他在与北大社会学教授李建新合著的《中国人太多了吗?》中,分析了人口结构改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全面批评检讨了计划生育政策。

  原本想专心做学问的梁建章,曾因携程在移动互联网转型大潮中险遭对手超越、淘汰,于2013年回归携程,而稳定大局后又于2016年再次卸任CEO,仅保留了执行董事局主席一职把控战略方向。

  和讯问到在梁建章的愿景中,希望携程发展成怎样的一个企业?梁建章表示,携程会专注于旅游行业的发展。旅游是全球化的业务,比其他互联网行业更容易实现覆盖全球。以携程目前的实力和背景,未来更有机会在全球化的过程当中取得更好的成绩,这个平台的增长潜力是巨大的。梁建章介绍,“高铁游”是携程非常看好的一个新的业务板块。中国的高铁网络愈发发达,主要城市都已无缝连接。初步估计,到2025年,高铁发展将带动十几亿旅游人次的增长,这会极大促进旅游。按照每人1000元的人均消费,就是万亿级别的旅游消费,这将额外拉动整体旅游市场20%-30%, GDP的2%左右。到2030年,超过一半的高铁乘客将是旅游客人。梁建章相信,如果高铁和旅游能够深度整合,将是中国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点。 

  有人调侃梁建章是“一个被携程耽误了的人口学家”。对于自己的双重身份或两份事业,梁建章表示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花在携程上,周末和节假日做人口问题的研究、写文章,“有点忙”,但他显然是享受这样的忙碌。而或许,作为一个企业家,研究和把握宏观经济的大势也是必修课。在梁建章的心中,人口问题显然是中国经济面临的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

  在研究探讨人口问题的过程中,梁建章也经历了许多波折。2012年《中国人太多了吗?》一书出版后掀起轩然大波。许多人骂他“自私”、“屁股决定脑袋”、“伪科学”,梁建章与反对他的学者们展开了论战。同时,梁建章又联合茅于轼许小年陈志武等30多位主流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发起一份签署建议书,呼吁尽快停止“计划生育”政策。目前看,这些活动对最终实施的“单独二胎”政策功不可没。梁建章回顾说“实际在2010年,学术圈子里就已经在讨论这个话题,但没人敢第一个碰这件事。”

  “尽管从目前来看,计生政策退出舞台已指日可待,但我认为,要想扭转中国的人口颓势,单纯的政策放开还远远不够,需要财政拿出大量资金给予补贴。”梁建章认为,未来影响中国经济最大的因素将是人口政策。他认为,国家应该、也有能力“放水”来刺激经济发展,建议集中在鼓励生育、提升教育和扩容大城市的方向。

  “‘人多导致贫穷’的观点完全经不起检验。”梁建章对和讯表示,非常必要纠正人们对于“人口是负担”的固有认知。从美国、澳大利亚等人均资源丰富的国家到日本新加坡等人均资源贫乏的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贫富和人均资源无关,只和发展模式有关。“2012年,我联合三十多位经济学家呼吁停止计划生育政策时就有充分的论证,”“相反,老龄化还会导致国家科技创新能力和竞争力下降,不利经济发展。”

  “我关注人口政策是从研究日本经济开始的。”由于人口老龄化,社会的固化,日本出现了明显的低欲望社会特征。长期低生育率导致的人口老化和萎缩,是日本经济长期萎靡的主要原因,其突出反映是日本创新和创业能力的缺失。整个消费降低的大背景,是宏观经济不再增长。日本的今天是经历了将近20年的通缩,经济不增长,年轻人看不到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近几十年几乎没有新创办的大型高科技公司,和美国形成鲜明的对比。

  “中国目前不是这样的景象,年轻人有很强的活力,过去经济的快速增长让大家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而如果人口形势不改变,中国很快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在国内,东北是一个例证。为何振兴东北政策收效远低于预期?梁建章认为,拖累东北经济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口生育颓势,即超低的生育水平将带来的人口崩塌。东北人口问题非常严重,出生率比严重少子化的日本还要低20%。未来十年可能进一步下跌三分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东北的生育率之低是绝无仅有的,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大的区域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处在如此低的生育水平。低生育率有极强的惯性,一旦陷入超低水平没有再恢复正常的先例。

  “遗憾的是,有关东北经济的讨论,大都回避低生育率的话题。”目前,至少有14个省会的二线城市上演“抢人大战”,放宽落户条件甚至提供补贴以吸引大学毕业生,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相比之下,真正需要“抢人”的东北城市,却似乎尚未加入到竞争行列,这也说明东北在观念上远未认识到人的重要性。“我认为,要振兴东北,首先要提升东北的生育率。”梁建章再次强调。

  梁建章也谈到,中国的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是全球最高的,为中国经济做出很多贡献,但同时也意味着她们生育的机会成本非常高,这也导致了中国大城市生育率为全球最低。所以梁建章建议,下一步的政策改革重点应放在全面放开生育,以及投入更多财力去帮助家庭,补贴抚养孩子方面。只有将依法保障女性的就业、休假权利,健全相关的基本公共服务,完善家庭支持发展政策一个都不能少地落到实处,才能真正解决女性职业发展与生育平衡的问题。

  “生育既是一个家庭的事,也是一个国家的事。”女职工的生育是为国家培养未来的劳动力和纳税人,因此,国家也需要分担女职工的生育成本。从政府方面来说,要缓解女职工生育给企业所带来的压力,应该给雇用女职工的企业相应的补贴,或者给予相应的减免企业所得税,企业雇用女职工的比例越高,减税的幅度越大。

  梁建章提出了七个具体建议:1)取消任何生育的限制。2)个税专项附加扣除应该按小孩人头抵税。3)给予每个家庭的第二个孩子6岁之前,每年1万元的现金补贴。4)全国建设十万个幼托中心,把0-3岁入托率提高到50%。5)把0-3岁的幼儿教育列入义务教育。6)取消各地非户籍人口的入学限制。7)保障非婚生育小孩的平等权利。

  除了鼓励生育、加强教育,“我们要对城市规模更加开放。”梁建章认为,无论是从经济均衡还是国际比较来看, 即使上海和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的规模,都是偏小而非偏大。中国人口未来至少应该有一半会住在一二线城市,一线城市应该具有5000万人口的规模,二线城市应该具有2000万人口。现有的一二线城市还有很大的扩容必要,也完全还有空间来实现扩容。

  谈到现在的拥堵等“大城市病”,梁建章对和讯提出了另外的解决思路。他认为,这与北京的城市规划和道路规划不足有关。北京的城市规划曾一度按照800万人口的规模来规划,道路、地铁、学校和医院等设施严重不足,导致交通拥堵等各种城市病。如果按照5000万人口规模来规划,交通会比现在好得多。以道路规划为例,纽约市25%的面积用于道路建设,北京是7%。如果北京继续人口控制思想,以所谓人口规模“天花板”来规划道路建设,未来问题恐怕会更严重。缓解城市管理的真正出路是更准确的预测、更前瞻的规划、更有效的投入、更精细的管理。

  “还有一项改革需求更重要,就是开放户籍和迁徙。”在扩容的同时,逐步放开并最终去除户籍限制,让大城市不仅成为高技能人才,也成为普通劳动者的集聚地。如果能转变控制城市规模以及抑制有效需求的观念,让各大城市之间的抢人大战,逐步演变为增加供给的城市扩容行为,那将有助于各大城市平抑房价,降低城市生活成本, 最终惠及各方。

(责任编辑: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