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亿利“很土”

2019-05-22 15:28:01 北国网 
  正式宣布单平台战略,王文彪大约踌躇了很久。

  5月21日,上市公司亿利洁能(600277)发布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亿利集团、亿利控股及特定投资者持有的亿利生态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标的资产在建项目建设。公告发出之际,股票同时复盘。

  实际上,半个月前消息刚刚披露,就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兴趣:这个早已在筹谋之中的计划,引发数次猜测,至此尘埃落定。亿利洁能会不会更名为亿利生态,或许已经箭在弦上。

  靴子落地了!亿利踌躇有年的生态股份公司上市进程,最终选择了维持“单平台”战略,亿利集团将持续专注做强旗下的上市。

  生态上市

  悉心观察亿利,会发现亿利很“土”。

  亿利所从事的产业,既不时髦,也不新锐,更没有开脑洞的故事可以讲。追根溯源,这家从沙漠小盐场成长起来的集团公司,一直在土坷垃里刨金子。

  梳理亿利三十年的企业史,会发现这家公司从来没有岁月静好过,一直在战天斗地,绝境中求生。这三十年,很多起于乡闾的民营企业,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而亿利,则是走过了一条从沙漠到农村,再到城市的艰辛之路。

  一路闯关的成果,就是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整体被治理。而对库布其模式的价值的肯定,经历了一段“出口转内销”的历程。在联合国环境署和国际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的数次鉴定中,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中国人不仅彻底阻遏了库布其沙漠扩张的脚步,还把他有步骤的治理和绿化。

  赞誉纷至沓来,亿利被推上了巅峰,各种荣誉和奖项拿了不少。

  不过,“地球卫士”也好,“治沙领导者”也好,荣誉等身并不能解决不了亿利下一个三十年的命题:被“仰望”的只是过去,治理沙漠的库布其模式,能否成为解决生态问题的通行方案?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就像从沙漠里淘金一样,库布其模式的推广,也需要找到一种完全合乎商业逻辑的生意链,惟其如此,才能以“市场”的方式,走出自己的全球化之路。

  将以“库布其模式”为核心的生态产业服务打包上市,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钥匙。当“库布其”概念亮相A股,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想必王文彪的内心,仍然会有几分忐忑,那要比几座奖杯更为迫切。

  至少从三年前开始,媒体对于亿利生态的上市,已经报以了极大的关切。王文彪也多次宣称,会将亿利的生态产业整体打包上市。

  是的,“库布其模式”不应该只是亿利前30年的总结,还应该是下一个30年的开始,到资本市场接受投资者的挑剔,才是“沙漠经济学”的最终胜利。

  在30年的治沙、治水、治气、绿化过程中,亿利积淀了海量的“山水林田湖草”数据、种质资源和气流植树法等专利技术,这是亿利的宝贵财富,这些财富需要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账面数字。

  2018年,在库布其治沙30年的总结大会上,亿利集团曾公开向媒体透露:亿利生态可能会单独选择上市,也可能将资产整体注入到亿利洁能中。即,亿利集团可能会出现两个上市公司平台,或集中于一个。

  路径并不重要,一或二,分或合,最终的行动纲领,都是让亿利生态实现上市。

  生态能加什么

  亿利一切产业基础,都建筑在先修复一片沙漠上,在与大自然的缠斗中,创造出生存空间。由此及彼,由近及远,陆续孵化出生态健康、生态农业、生态人居等产业。

  如今,亿利的生态产业,一则通过提供生态修复技术与工程获得收入,一则通过土地的增值和资产化获得收入,而沙漠改造出来的土地,就像刚刚生成的一张白纸,可以在上面纵情地“涂鸦和创作”,导入已经探索成熟的产业。

  这既是库布其模式的成功密码,也是亿利未来三十年的核心竞争力。

  那么,它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要说明其价值所在,仍要回到原点——沙漠生态的脆弱性。库布其模式的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与沙漠生态和谐共生,沙漠是资源的宝库,却并非宜人的田野,只有特定的产业才能立足:亿利的生态药业,生态康养,生态文旅,生态农业,生态光伏,都是在不断失败中寻找出来的可行之道。

  当你惊叹于沙漠淘金地惊人智慧时,也应明了它的另一面:在探索这些产业的同时,亿利是在不断地试错中前行,成功令人感奋,失败却是常态。沙漠的种质资源库,是无数种植物优胜劣汰中精选出来的;气流植树法专利技术,也是在无数次植树的功败垂成中探索而成……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或者说“尊重自然,生态为本”。这些认知,对其他人来说,是一句口号、是一个理念、是一句漂亮话,但在亿利人看来,是在不断失败中磨砺而来,是历经了无数次挫折之后的心得。

  那么,在已修复的土地上,系统导入已经验证的生态产业,是亿利生态上市的最大价值。换句话说,亿利的“生态+”,就是加入其已经验证的产业。

  那么,我们仍可以梳理一下,亿利的“生态+”,可以加些什么?

  这仍要回到亿利开发沙漠的原点——发现甘草。在沙柳之间种植甘草,是亿利最先发现的沙漠商机。甘草这种耐寒耐旱的植物,是2000多种草药中用量最大的一味。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人工采集其可用部分,可作为药用的作物。同时,甘草作为豆科植物,具有改良土壤、增加土壤肥力以及氮含量的效果。

  甘草在亿利开发沙漠的历程中居功至伟,这株植物的发现,不仅在于延伸除了沙漠药业,而在于改变了亿利人对沙漠的根本认识。之前,亿利修通了穿沙公路,用物理的办法来对抗沙漠,但从发现甘草独特的作用后,由对抗沙漠变成了利用沙漠。

  就像大禹治水由堵变疏,亿利治沙由对战变为利用,由此开启了库布其模式之路。依托甘草种植,亿利首先开发了生态药业;如今,种植甘草也已经在甘肃腾格里沙漠和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进行了复制推广。

  “生态+”的第二阶段,就是在改良后的沙漠土地上发展生态农业,亿利在库布其沙漠腹地,利用节水灌溉技术,种出了香脆可口的黄瓜。沙漠牧民,年养羊养牛50万头。

  如今,药业和农业在亿利集团的总体虽然不占主导,却是亿利生态服务产业的重要产品。

  在上述产业的基础上,亿利又顺势推出了生态旅游业,如今,以库布其国家沙漠生态公园为典型案例的旅游产业,也日臻成熟,为亿利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

  集于一拳

  除了生态药业,生态农业,生态旅游,沙漠光伏产业,成为了亿利生态产业的新起点。

  通过围封、飞播、大自然修复和林草药集约化,库布其沙漠的沙漠土地,正在成为光伏电站的最佳载体。

  沙漠光伏,一举多得。2018年,亿利集团建成了310兆瓦光伏电站。其创新的“发电、治沙、种植、养殖、扶贫” 一体化光伏发电系统,实现了既可发电,又可让沙漠长出绿色经济,更可以扶贫一方。

  这是亿利为开发沙漠找到的第二把金钥匙,由此开始,亿利的光伏产业从设计到落地发电,短短时间就蔚为大观。2018年,在国家严控光伏电站建设指标之际,亿利洁能仍然获得了国家批复的600兆瓦指标。

  依托库布其沙漠,亿利洁能在沙漠土地上建造生态光伏电站,远比在城市、乡村征地成本更为低廉,极大地提高了土地利用价值。

  2018年,已经打造成熟的沙漠光伏产业,被整体注入上市公司,亿利洁能由此在2018年获得了良好的业绩表现。亿利洁能的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3.71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7.7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6.80%。

  亿利的“生态+”,加出了药业、农业、旅游业和光伏产业,未来还会加出什么不得而知,但亿利探索的步伐不会停止。这30年来,王文彪的思维,一直在围绕着沙漠打转儿。

  在筹谋将亿利生态业务上市的同时,为了补足在水处理领域的短板,亿利展开了一系列并购,陆续拿下了荷兰弗家园公司、挪威ScanWater等一些拥有独立知识产权和技术优势的环境治理企业,完成了在生态服务产业全链条的布局,成为拥有完整的生态产业服务商。

  自此,在将亿利生态注入上市公司之后,亿利洁能成为同时拥有物理法和植物法两种土壤修复技术的公司。

  这样,亿利洁能可以将退化土地和污染水土,变成工业用地、城市用地和良田,构建和导入绿色生态产业,一方面获取生态工程技术服务收入,一方面通过绿色生态产业投资实现收入。

  这两年,亿利生态斩获的项目订单已经超过3000亿,并以每年10%的订单转化率,实施生态工程。所以,将“库布其模式”为核心资产的生态板块整体注入上市公司,成为了王文彪最终的选择。

  双拳出击,不如集一拳之力。

  不止于沙漠

  这两年,王文彪频频成为众多地方党政大员的座上宾。从甘肃到青海,从新疆到西藏,跟随着王文彪的足迹,亿利的生态修复大军,涉足了中国西部所有荒漠化土地,也包括高寒高海拔地区的西藏。

  2016年,亿利生态挥师西藏,联合西藏农牧学院、中科院植物所等机构,在海拔4600米的那曲启动“城镇植物关键技术研发”。在那曲的试验示范区,亿利先后引种了包含乡土植物在内的各种乔灌木40余种,成功筛选出表现较好的树种7种,基本解决高寒高海拔地区植物成活和越冬的问题。其后,亿利生态作为总包商,以EPC模式绿化那曲的机关单位、城市景观,让高寒的那曲也有了郁郁葱葱的小森林。

  从沙漠走向更广泛的荒漠化地区,亿利陆续将库布其模式复制到了乌兰布和沙漠、腾格里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库布其模式积淀的种质资源和修复方法论,正在这些荒漠化地区展开实践。对此,所有人都报之以热切期待,如果可以复制成功,还将有多少荒漠化土地,变成人类生存空间。


河北张家口冬奥会生态修复工程

  不过,亿利的雄心显然不止于荒漠化土地。追踪各地的新闻联播,可知王文彪还去了河北、天津、福建、云南、湖北……这些省市并没有沙漠,亿利植树大军也有用武之地吗?

  答案是肯定的!

  2014年,亿利走出库布其沙漠,首先进入的战略要地是京津冀。在承担张家口“崇礼申奥绿化工程”中,负责京张沿线荒山荒坡的生态修复,同时,针对破损山体、废弃工矿、雨水冲刷沟壑等地兴建奥运迎宾光伏廊道项目。

  在这一项目中,亿利的“库布其模式”整体移植,通过林光互补的方式,一二三产业同步推进,在张北坝上建设的“产业、生态和清洁能源”于一体的光伏扶贫电站,取得了经济和和扶贫的双重效益。

  2017年4月,亿利生态又中标了华北最大的国家湿地公园——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项目,在洋河、桑干河汇合后的永定河漫滩,建设一个集湿地保护、改善生态、休闲观光为一体的湿地公园,项目80%的投资用于生态修复,并得到了国家专项资金支持。

  由荒漠化土地到全面的土地生态修复,亿利近两年的足迹,佐证了亿利生态产业蓝图的构建路线图。

  至此,以修复土地为基础,亿利开启了一个以“土”为核心的新三十年,这是亿利的又一次战略转型。

  回过头看,亿利生态上市,亿利依然“很土”。可以肯定的是,亿利在土地上的探索不会止步,库布其概念股的悬念将永远存续:在绿土地上种下的生态产业,会怎样打造金山银山?(文/李理(博客,微博)中国生态资本网)

(责任编辑:何嘉 HN15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