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差点在公路流浪 复工“囧途”多地上演

2020-02-14 07:38:21 第一财经日报 

  闹剧和悲剧产生的背景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多地纷纷出台劝返措施。通知下发到地方部门后被“层层加码”。

  作者: 段倩倩 秦新安

  差点儿就要在国道漂流。提起当天的遭遇,河北青年李浩杰依然心有余悸。他从来没有想过,想去苏州返工这么难,返工失败后回家又是这么难。

  李浩杰和堂兄开的车挂河北省邯郸市车牌。两人选择开车回苏州的原因很简单,正值返工高峰期,高铁、火车站人流量过于密集,自驾更加安全一点。

  2月8日上午11点左右,两人开车从邯郸市出发往苏州走。好不容易走到山东菏泽时被劝返,两人无奈原路返回,进入河南濮阳时,再度被濮阳值班人员劝阻。差点儿在国道流浪,两人回到家里已是次日凌晨3时。

  伴随着部分地区和企业从2月10日开始逐渐复工,全国范围内迎来了复工返程的人潮。为了减轻人员流动给疫情防控带来的压力,多地出台劝返措施。但粗暴的“一刀切”不仅伤害了居民的正常权益,产生了高速路流浪等闹剧悲剧,也给企业正常复工复产带来压力。

  2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要以实行分区分级精准防控为抓手,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对偏颇和极端做法要及时纠正,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过层层关卡“逃回家”

  李浩杰和堂兄出门前,对道路情况是有所预估的。

  从河北省邯郸市到江苏省苏州市,电子地图上显示的最短行车距离为约970公里,途经河南和山东两省。

  因驾龄不足一年无法上高速,李浩杰和堂兄走了国道。但是,这次李浩杰的车行进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慢,因为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停车测体温,大量车堵在路上。

  最早经过河南省时两人曾被路口的值班人员劝返。值班人员要通行证,即河南当地街道办或村委会开的证明,保证车辆司机和随行人员确有返工需要,并证明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两人没做准备,于是摸到了一条没有人值班的小路。

  到了晚上8点左右,两人进入山东省菏泽市。菏泽的值班人员也对他们进行劝返,理由是外地车牌私家车不能进入山东省。这次劝返很成功——想到前路上不知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站点,让李浩杰和堂兄两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打起退堂鼓,不再“挣扎”,依言往家里返。

  他们开车从山东省往回走,当进入河南濮阳时,濮阳的值班人员称外地车牌车不能进入河南,让他们返回苏州。他们只好继续在不同小路上绕来绕去,希望能找到来时那条没有人值班的小路。

  夜色渐浓,始终没有找到无人值班的路口。两人只好根据导航走到大路上,向值班人员再三解释百般求情,并终被放行。尽管不能上高速,但在极端疲惫之下,两个人找不到别的路,而且担心前方还有无数路口要对他们拦截,高速毕竟是条捷径,等他们再次回到家里时,已是9日的凌晨3时。

  “如果没有上高速9日肯定回不来啊,不知道要绕多久呢。”李浩杰称,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只是最普通的返工,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李浩杰走出了“逃犯”一样的路线和心境。而像李浩杰这样被劝返的人还有很多。

  李浩杰不打算回苏州了。正值返程高峰期,他通过好友看到了交通枢纽人满为患的图片,觉得此时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危险系数太高。

  更何况劝返不只发生在路上,也发生在目的地。同事给他发来一则通知,大意是现在苏州市群租房对租客进行劝返,不顾劝返坚持返苏的租客会被送去集中隔离,与此同时,租客要自己承担14天4760元的隔离费用。

  两天车游六省份

  也有生性机敏的人较早启动了返程,不过结果也一样。

  周大川(化名),湖南岳阳人,在内蒙古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工作,春节前跟叔叔一起自驾回岳阳,农历腊月二十八出发、二十九凌晨抵达。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发生,但回家一路顺利。

  不过由于岳阳紧邻湖北,周大川担心疫情升级,于是在正月初四(1月28日),一家三口自驾返程内蒙古。

  初四早上7点就出发。“考虑到疫情严重,估计路上没地方吃饭,我就买了不少干粮放车上。最重要的是,还带了一大一小两床棉被。”周大川说。

  出发时,岳阳市已经在各高速出口设置检查站。周大川当时还是挺自信能顺利回到单位的,因为从跟领导、同事的沟通中得知,前一天有人走差不多的路线,就进去(鄂尔多斯)了。“我和媳妇在当地有正式工作,又不是去玩的,咋也能让我下高速吧。”

  但当到达内蒙古境内的时候,麻烦来了。在包茂高速阿勒腾席热镇(简称“阿镇”)收费站,等待检查的车辆排起了长队。这一排就排了5个小时,从1月29日凌晨0点5分,直到早上5点10分。

  当时车外最低温度到了零下12摄氏度。带来的棉被立下了大功。

  终于轮到他们时,一个穿白大褂的给他们一家三口量了体温,然后检查成人的身份证。看检查人着装应该是一位协警。他用手机扫描了之后,冷冷地说,你们不能进。“我们公司是一家央企,我赶紧拿出我的工作证,他说没用,昨天下午你们单位的中层领导都没让进。”周大川说,反复沟通的答复依然是:外地户口,外地车辆,肯定不能进。

  周大川压住火气软磨硬泡,说那你看能不能给指条明路。工作人员没办法了,说,不如你去陕西试试。“我们到达陕西境内包茂高速红碱淖出口。结果,同样是冷冷的拒绝。”他说。

  无奈,周大川一家就近去榆林北服务区(内蒙古往陕西方向)休息。这时服务区管理升级了,所有人都要登记信息,测量体温。他们去时在陕西往内蒙古方向还不用。

  周大川那时已经疲惫到极点,于是打了个盹。醒来联系领导,得到的回复是,单位也没办法,你回去慢点,注意安全。他们决定打道回府。这时是农历正月初五(1月29日)早上8点多,距离从家里出发,已经超过25小时。

  初六(1月30日)上午11点,在外出两个半白天加两个夜晚,途径湘、鄂、陕、内蒙古、晋、豫六个省份,兜了一大圈共3000多公里后,周大川一家狼狈地回到了岳阳。

  闹剧和悲剧产生的背景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多地纷纷出台劝返措施。通知下发到地方部门后执行力度被“层层加码”,不少地方劝返所有外地车辆,甚至对道路进行封堵,用强硬的一刀切方式来杜绝人流物流。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知要求,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公安部交管局要求“擅自封闭、阻断和隔离道路要尽快恢复正常通行”。针对设卡断路隔离疫情等情况,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10日也公开回应,采取防控措施必须主体适格、措施适度。

  在此背景下,多省市表示严禁“一刀切”禁行措施。以河南省为例,2月10日下发《关于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各地有序恢复公路运输服务,确保应急运输优先便捷。严禁采取城区 “一刀切”禁行措施。

  2月9日,浙江省下发政府令,要求部分地方对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出现的无理由擅自升级管控措施,甚至采用层层加码的简单化管理手段,必须加以制止。目前,杭州、宁波等地已经纷纷落实。

  2月12日,苏州公布了调整后的《苏州市疫情防控责任令》,明确要求,不得随意限制在本小区有固定住所(含自有、租赁住房)、体温正常的人员出入居住场所;不得对重点疫情区域返苏人员采取简单、粗暴、歧视、推诿等不当行为,坚决防止防控措施一刀切、简单化。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