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冠病毒找到了“新天地”,为什么就把韩国害惨了?

2020-02-28 18:33:28 和讯名家 

  提到韩国,可能大多人都会想到整容、财阀、韩流明星等,很少有人了解到宗教同样在韩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这次把韩国一步步推向病毒深渊的罪魁祸首,就是一个叫“新天地”的韩国邪教。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屯屯

  截至2月27日24时,我国除湖北以外省份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重回个位数。但包括伊朗意大利、韩国及日本等国家在内的全球疫情形势却急剧变化。最新数据显示,韩国新增25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2022例,死亡13例。听说在韩国的朋友,最近几乎都是每小时就能收到关于疫情的“紧急警报”。

  韩国政府也将疫情预警上调至最高级别的“严重”。而把韩国一步步推向病毒深渊的罪魁祸首,就是一个叫“新天地”的韩国邪教。

  1.

  / 生病不要治,教主会救你?/

  说到“罪魁祸首”,是不是有点言重了?在目前韩国已经确诊的2022例中,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共1708例。其中大邱市的病例,主要与“新天地”教会有关!这还得从一位61岁的韩国大妈说起,她也被称为“韩国31号患者”,在发烧38.8℃的情况下,仍坚持参加了两次大邱新天地聚会并参加礼拜活动,前后接触了超1000人。确诊前,还两次拒绝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而从网上传出的“新天地”教会做礼拜的图片也可以看出,这么多人挤在密闭空间中“虔诚”地交换空气,想要不被传染可能很难。

  事实也如此,这样大密度、近距离的聚集导致韩国的确诊病例成倍增长。2月18日,韩国新增的31例中,就有30例来自大邱市及周边;2月19日达51人,2月20日破百,21日超过200人,22日达346人,在23日陡增至602人。2月27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表示9334名“新天地”大邱教会教徒中,1299例有症状待查病例已完成标本采集,他们的检查结果将于近两日内计入统计,预计阳性比率会相当高。剩余8035名大邱教徒的检测工作也将继续进行,而针对全国超过21万名“新天地”教徒的检测工作也已展开,预计确诊病例将持续攀升。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目前,还有225人完全失去了联系。按理说如果自己确认和确诊病例有接触,正常逻辑都是第一时间接受检测,可失去联系又是怎么一回事?根据知情人透露:“该教会的信徒不害怕疾病,他们视生病为一种特殊的宗教体验、一种灵修。他们相信永生。他们相信那些生病和死亡的人最终会死于缺乏信仰。”虽然“新天地”立刻发布声明,否认自己阻止信徒参与检测一事。但一位新天地受害者咨询师,在KBS节目中爆料:“在31号患者出现之后,新天地的涉外部已经下发通知,‘让新天地教徒告知家人,自己没有去过新天地大邱教会。而且还要假装自己不是新天地的教徒。如果被问了,就装作与其无关’……”

  于是“虔诚”的教徒们就开始暗流涌动以掩饰自己的身份。有人在明知接触过确认病例还要去医院就医,导致99人被感染;有人还去与空军男友见面,而截至当地时间28日上午10时,韩国军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26例,共9990余人被隔离;更有甚者潜入普通教会,去恶意传播病毒。

  其实在“新天地”教会疫情发生后,并未引起韩国政府的高度警惕,直到最近韩国接二连三发生聚集性感染,并影响到军队,甚至韩国总统文在寅也曾和确诊病例接触者共同出席活动。

  为此,韩国政府要求“新天地”教会提供各地数万的信徒名单、住址及联系方式,但是由于该教会的特殊性和机密性,他们很有可能在上报的过程中隐藏了一部分姓名。比如2月25日已被确诊的一名京畿道居民,此前参加过大邱新天地教会的礼拜,但其提供的名单中却查无此人。韩国京畿道政府称,对比了由“新天地”教会主动提供的名单跟自己从教会那里拿到的名单相比,少了2000多人。此外,还有人透露,该组织还包括不少的政客、官员、明星等大量公众人物。

  2.

  / 打着“基督”旗号的邪教组织 /

  那“新天地”教会在韩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该组织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由教主李万熙于1984年建立,据统计,其在全球拥有超过20万信徒,光在韩国就设有1100多个聚会点和附属机构。

  和普通宗教不同,“新天地”教会并不能接受其他宗教的存在,甚至试图吞没其他宗教。2016年,韩国基督教联合会就曾发布公告,要求警惕新天地对其的侵蚀。不过按照其官网描述,“新天地”教会则被誉为“上帝的国度”,创始人李万熙也因此成为“上帝指派的牧师”。此外,在李万熙的自传《我所走过的路和神的恩惠》中表示“我是王室的后代,作为光来到这个世界”。而在教徒的神化下,他则成了“再临基督”、“天上总统”。他还曾狂妄自比朝鲜李氏封建王朝著名君主李高宗,妄图复辟封建王朝当皇帝,显然,这样的美梦注定将被粉碎。

  至于“新天地”教会的传教方式,无非也就是两个字:洗脑。就连现在,走在韩国弘大和新村的大街上时常会遇到搭讪的人,他们还会投其所好,主要以学习韩语、看电影、参加研讨会为由到处拉人头。偶遇其实是一种套路,去了之后就发现里面一片深渊。光是洗脑班就分为学前的福音房班、初级洗脑班、中级洗脑班、高级洗脑班、启示录洗脑班五个等级来控制信徒的思想和行为。信徒们被教唆辍学、辞职、离婚甚至离家出走的比比皆是。当信徒们完全对管理者言听计从时,李万熙敛财的机会就来了。他们会被组织安排到“新天地”经营的经济单位去上班工作、领取工资,然后再通过搞“十一捐、主日金、感谢金、建筑金、赞助金”等名目繁多的“奉献捐款”榨取“学员”领取的工资,让学员们成为待宰的羔羊。总结下来,李万熙的套路无非就是三步骤:“世界末日已经到来了——教主耶稣再临拯救世界——打钱”。此外,“新天地”教会内部男性管理者利用职权之便强奸、猥亵、玩弄年轻女信徒的事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对此,内部管理层不仅毫无作为,甚至还要对犯罪者进行包庇。那如何才能招募到更多的学员?除了上述所说的大街上“海底捞针”,一些男性骨干学员会被安排到从事地下色情的洗浴中心“勾搭”到小姐,再把女性学员放到社会上用色诱或征婚方式勾引男性入教。长此以往,一个荒淫无度、男盗女娼、丧失伦理道德的邪教就开始在韩国盛行。至于创始人李万熙更是声名狼藉,2002年,借着自己过生日之际,亲自选妃选美,他的前妻“新天地2号人物”金南熙,就是被她骗来的。

  因为李万熙当时本身就有妻子,还声称金南熙如果不答应结婚就是违背天意,全家都会遭报应。2013年,李万熙还曾猥亵、性侵一名未成年少女,事发后因遭报复导致腿被打断。

  随着“新天地”教会和李万熙的丑闻不断被曝光,韩国政府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将“新天地”教会列为邪教组织。今年2月16日,曾经的受害者金南熙也接受采访,并提供李万熙涉嫌重婚、家暴、非法敛财等犯罪以及“新天地”教会核心成员的录音文件及证据。只不过这次疫情,又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恶贯满盈、作恶多端的邪教组织。

  3.

  / 韩国阶层固化盛产“邪教”?/

  提到韩国,可能大多人都会想到整容、财阀、韩流明星等,很少有人了解到宗教同样在韩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基督教。根据2014年统计数据显示,韩国基督徒人数占人口的36.7%,占据宗教榜首位。

  且大部分基督徒认为韩国是“第二个耶路撒冷”,韩国是第二个以色列,是“上帝预定用来拯救世界的工具”。可以说基督教渗透在韩国的各个方面。政治上,不少韩国总统基本都是基督徒,包括李承晚、尹潽善、金泳三金大中李明博、文在寅等。也因此,韩国宗教影响力才能大到可以左右国家政局。比如前任总统朴槿惠的倒台,和“永世教”有关;再往前数一任的李明博,在当年他还是首尔市长的时候,就曾公开说过要将首尔献给上帝。文化上,就连韩国的影视作品中,欧巴与欧尼的甜美爱情里也存在很多基督教元素。

  至于基督教为什么能迅速“征服”整个韩国,这还与历史遗留问题以及韩国的社会制度有关。当年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西方传教士就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对其进行精神控制,而基督教恰好能在朝鲜人备受压迫绝望的时候,给他们以慰藉。1919年朝鲜三一运动时,在《独立宣言书》上签字的33个运动领袖中,有15个是基督徒。因此,基督教也算是韩国建国思想的来源之一。另外,宗教传播的主要原因还是现实社会的结构问题,尤其是在韩国这样等级严格、阶层固化的社会,下层社会需要一个人人平等的宗教来安慰自己,上层社会则需要给社会提供精神麻醉品,减少维稳成本。这也就成了基督教在韩国发展的基础。一旦人们的心灵得到了慰藉,也就十分容易被利用,再加上教会的套路早就被一些想要从中敛财的人看透,一些以基督教为幌子的各路野生教义就开始兴盛。除了因为这次疫情被暴露于世的“新天地”,还有韩国著名的“永世教”,就融合了基督教、佛教和天道教的各类学说,头目崔太敏还是前总统朴槿惠的“精神导师”,他本人也被媒体曝出其1000亿韩元资产以资本的形式投资韩国各种产业。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长期作为朴槿惠闺蜜干政,致使朴槿惠下台,韩国民间甚至盛传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件是为永世教教主献祭的阴谋。还有韩国最著名的外销出口教派——统一教,不仅结合了基督教、道家、萨满巫教,还要向教徒征收“什一税”。随着教徒的增多,教主也迅速积累了大量资本财富和社会地位,也完成了和尼克松总统的同框握手。

  这个教派之所以能在韩国盛行,还源于它融入了朝鲜时代流传下来的巫术。据统计:韩国目前巫女人数至少在30—80万人,按韩国人口比例来算的话,每50个韩国女人里就有1个女巫,行业一年营业额高达220亿人民币。

  除了上述比较有名的几个邪教之外,更多不知名的教派也是不计其数。2017年爆出韩国某邪教大师利用摸胸的手段“治疗”女性。

  2月22日,韩国牧师全光勋也不顾政府反对,带领自己的信徒到广场聚集,声称:“大家就算因为集会感染了肺炎也没有关系,因为都是上帝的子民,我们的目的就是死亡”。

  这也足以看出,尽管反对者很多,但韩国现在流传的各类教派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他们都不怕。因为大部分的邪教教主已经成为财阀、或与财阀一起控制着韩国的资本经济。

  / 结语 /

  前阵子,韩国电影《寄生虫》狂扫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四项大奖,创下韩国影史记录。但这部电影描绘的仅仅是韩国上层与平民之间的差距,并未提及到韩国顶级社会与底层之间的悬殊,可见现实中的韩国财阀制度给普通人带来的压力有多大,普通韩国人很难摆脱命运,就只好不断寻找精神安慰,这样既合法又得到政府支持的各种“基督教派”就成了不二之选。所以当肺炎爆发,邪教们敢于对抗韩国政府,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是韩国政府在为自己的社会结构付出代价,但是病毒无情,这些草菅人命的邪教信徒们,无疑成了整个韩国对于疫情防控的最大阻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