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版《倩女幽魂》上线3天播放破亿 网络电影处于行业爆发前夜

2020-05-07 06:41:28 第一财经日报 

  葛怡婷

  [ 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30共分账4.3亿元,票房超1000万元的影片达23部,较去年同期增长188%,千万俱乐部共分得票房3.7亿元,同比增长248%。 ]

  上线56小时,播放量破亿,上映4天,分账票房突破1769万元。5月1日在腾讯视频独播的网络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热度仍在增长。从不断刷新的纪录来看,《人间情》实现了过去网络电影艰难求索的小目标——破圈。

  在影院关停100天后,五一档继续停摆。观众对线上娱乐的需求转化为这一特殊时期的流量红利,网络电影第一季度的亮眼成绩单延续至五一档。《人间情》得到了来自网络电影主流观众之外的好奇,而这种超出寻常的关注和曝光,也使得它成为这一节假日当中为数不多的电影产品的靶心,伴随着热度飙升的还有汹涌的非议。

  在豆瓣,《人间情》的评分在5分上下徘徊。批评的火力集中在两位领衔主演李凯馨和陈星旭身上。“张国荣之后再无宁采臣,王祖贤之后再无聂小倩”,是87版《倩女幽魂》成为无法超越的经典的关键。

  2018年,《人间情》总策划刘朝晖和制片人黄璐璐拿着项目通过各种人脉接洽过许多知名演员,吃了无数闭门羹,一位演员得知是《倩女幽魂》IP时热情回应,却在听到“网络电影”四个字的时候挂断电话。

  “那时的网络电影市场,要去撬动一个很牛的演员是不可能的。当他们知道这是一部网络电影的时候,一定会体面地拒绝。我们买了老版歌曲的版权,但谁敢唱?张国荣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每位歌手面前,只要唱了就会招骂。”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刘朝晖说道。

  在这个最终耗费2300万元制作成本、1700万元营销成本的项目启动之前,刘朝晖和黄璐璐就已经做好迎接骂声的准备。“打分的人越多,它的价值越高,说明这个行业受到了更多关注,这是一份巨大的成绩。5分也是奖赏,我引以为傲。我们从未想过超越经典,它就是丰碑。但是我们可以追比经典,以它为目标去完成我们的电影梦。”

  不入流的网大

  刘朝晖口中的电影梦在很多人看来是可笑而疯狂的。2015年底的一个晚上,湖南卫视的一位老同事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听说你在北京拍‘三级片’?”

  在中国,网络电影也被称为网络大电影,简称“网大”。自2014年概念的提出到今天发展不过六年,在2015年、2016年经历了高速发展之后的两三年中进入僵局,年度总票房在30亿元以下徘徊。

  从投资额度来看,网络电影中的“巨制”不过是院线电影的零头;从口碑来看,它一直处于影视行业鄙视链的底端,是不入流的娱乐产品。这一印象一直绵延至今。

  在网络电影发展的早期阶段,正如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一般,快速变现是不少网大制作公司的首要目标。于是出现了许多投机取巧蹭IP的产品,靠前6分钟骗点击量,为赚取制作费不惜牺牲作品质量。虽然在今天,网络电影在工业水准与起步阶段相比有了较大提高,但粗制滥造的产品被不断炮制,造成了观众对网络电影的低端印象。

  在刘朝晖看来,网络电影的制作难度并不比院线电影容易,它和院线电影市场有诸多相似,但又有本质区别。因为它需要一套更精密的方法论,更加类型化的创作,考验主创对节奏和情节的掌控能力,更精确地平衡时间与成本,需要洞察用户的喜好和观影类型。

  而且,不同于影院的封闭环境,移动观影是一个更加开放和挑剔的场景,它需要时刻调动观众的感官与情绪,这意味着只要剧情不够吸引人,观众就可以在瞬间转身离开。

  在网络电影发展的早期阶段,作为一个新生的市场,准入门槛较低,绝大多数优秀影视人并不会优先选择拍摄网络电影,造成了这个行业的多数从业者来自短视频、微电影领域。“他们的基础没有那么好,这些人率先进来试错,起步和发展是比较慢的。”

  在网生内容创作领域扎根十年,黄璐璐记得最开始的窘迫和艰辛——请不起演员,制片和导演出演,借钱拍摄。“网络电影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时代,让没有资源的创作者更接近自己心中的梦想。它现在还是孩子,未来一定会成为主流市场,这需要一个逐渐被认可的过程。”她觉得,现在正处于爆发的前夜。

  翻拍之难

  2018年,整个网大行业在低水位僵局之中徘徊不前,刘朝晖决定做一个破局者,他想要通过一个优质项目的破圈,为行业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改变,最终推动网大进入单片付费的时代。

  这个时候,他结识了87版《倩女幽魂》的编剧阮继志,之后几经波折拿到了正版IP授权。“我们不是迷恋IP,IP有很多光环,也有很多黑洞,有些已不再能够被新一代接受。”

  破圈需要借力,而《倩女幽魂》拥有天然的影响力。它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国民级IP,能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一网打尽。在刘朝晖看来,这个中国故事生生不息,是因为它的精神内核是弘扬驱恶扬善、坚守爱情、奋力抗争,能够给每个时代的观众带来新的感动。

  面对这样一个曾被多次影视化的经典IP,黄璐璐和导演林珍钊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她扎根十年创作的网生内容中,《人间情》是体量和规模最大的一个,也是最有创作激情的项目之一。黄璐璐告诉第一财经,他们要做的是用新时代的审美和视觉手段,将当代观众带回到《倩女幽魂》的魔幻世界。

  为此,制作团队在横店歌山摄影棚搭建了8000平方米的摄制空间,为了赋予影片重要建筑兰若寺以奇幻宏大的观感,向纵深处挖地7米,后期特效工作量巨大,以至于花了一年半时间。

  从最终的成片来看,可以感受到主创在视效、美术、道具等环节上的良苦用心,也能看到这支网生团队对创造优质内容的追求,尤其在对惊悚氛围的营造上展现出了想象力。

  但不可否认的是,《人间情》在人物塑造上存在遗憾。眼花缭乱的特效场景使得观影过程变成视觉与情节之间的角力,观众迟迟无法进入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也较难感受到这对男女的美好人格。而这也是原版《倩女幽魂》的经典之处,聂小倩、宁采臣和燕赤霞在乱世中仍然保存的那一份痴与真,感染了一代代观众。

  入局者增多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影视行业的方方面面,重创了影院,却给互联网带来流量,用户在线娱乐时长成倍增长,对于平台或者网生内容而言都是利好。

  灯塔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30共分账4.3亿元,票房超1000万元的影片达23部,较去年同期增长188%,千万俱乐部共分得票房3.7亿元,同比增长248%。

  刘朝晖认为,任何爆发性事物都是基于特殊的契机,而这样一个时机,本可以让一个更加繁荣的网络电影市场提前到达,但目前这个行业准备不够。它需要三五部破圈的项目形成规模效应,改变人们的观影习惯,让观众更加愿意通过网络便捷观影。

  “这个量级的片子不够,或者说有这样的片子但有营销决心的不够,所以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遗憾。”刘朝晖告诉第一财经。

  网络电影的市场依然是一个不够安全的市场,大部分投资人抱着审慎态度。刘朝晖记得,他在为《人间情》寻找投资的时候,一位投资人在听闻需要2000万元成本拍摄后,便将他迅速拉黑。其实,《人间情》的4000万成本在网大领域是“巨制”,却也只是院线电影的零头。

  随着院线电影转网的行为变得频繁,入局者的增多让这个本就不算庞大的市场变得拥挤。不过,在刘朝晖和黄璐璐看来,这是一件好事,越来越多优质团队的加入,意味着市场的整体规模会进一步扩大。

  刘朝晖不忌惮这种竞争,“在控制成本上我们的优势很明显,单位资金的使用率会高很多。其实院线尝试网络电影的布局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是试探性布局,现在可能是逼迫性。但目前看来,确实没有特别成功的作品。”

  经此一役,刘朝晖依旧相信,无论曾经或者依然承受着一些鄙视,网络电影这四个字背后,是一个无限辽阔的市场。这个行业将从以量取胜转变为创作精品,“用好的作品确立尊严,树立市场信心,这是仅有的选择。”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