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惊天炸雷!罕见巨亏1.4万亿,重大投资被坑2万亿!日本前首富跌落神坛!马云退出了

2020-05-18 19:36:32 和讯名家 

去年5月公布2018财年年报时,软银凭借对WeWork、Uber和Oyo等独角兽的投资创下了两万亿日元的净利润高点。

而一年后,同样因为这三家企业,软银的业绩状况急转直下。

5月18日,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财报,营业亏损约1.4万亿日元,约合929亿人民币,而愿景基金的亏损规模更是接近两万亿日元。

这不仅是软银成立近40年以来最差的业绩表现,还是世界风投史最大的“窟窿”之一。

2019财年营业亏损超万亿愿景基金亏损近两万亿

去年5月,软银年报中的营业利润创下新高,引发了万众瞩目。

那时孙正义对分析师表示:“我们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在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的整个财年中,软银的表现令许多人失望了。

今天发布的年报显示,软银全财年的营业亏损约1.4万亿日元,约合929亿人民币;归母净亏损9615.76亿日元,约合638亿人民币。

早在5月12日,软银集团就发布了业绩简报,称2019年财年亏损将达1.35亿日元,市场对于巨亏早有预期,这几天软银的股价震荡微跌。

值得注意的是,软银旗下的“宇宙第一大创投基金”愿景基金在2019财年内亏损了1.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61亿元。

愿景基金的亏损主要是未实现的公允价值下跌(unrealized valuation loss)。截至本财年末,愿景基金持有的88项投资的未实现未实现公允价值下跌造成的亏损约为1.87万亿日元(172.63亿美元)。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仅Uber和Wework两个项目就大约占了总亏损的56%。

其中,Uber的投资亏损为51.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7亿,占2019财年未实现公允价值亏损约30%。

WeWork的投资亏损为45.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4亿,占比26.5%。本就岌岌可危的WeWork更是在新冠疫情的在家办公潮和中小企业倒闭潮中受到重创。截至2020年3月31日,软银对WeWork的累计投资总额为103亿美元,而这些投资的账面金额目前仅为24亿美元。

除Uber和Wework外的其他公司的投资总亏损为75.0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2亿,占比43.46%。

此外,软银自有投资的亏损项目中,卫星运营商OneWeb已于今年3月申请破产。

上述项目的公允价值下降在第四季度最为明显。软银称,由于投资公允价值下降,软银愿景基金第四季度录得投资亏损1.1万亿日元(约占全年亏损规模的58%)。

此外,愿景基金在2019财年还实现了投资收益583亿日元,主要由于出售了4家公司的股份。

截至2020年三月底,愿景基金共持有88项投资,总成本为750亿美元,公允价值为696亿美元(不包括退出的投资)。自基金成立以来,累计已实现总收益(包括已退出的投资)达48亿美元。

2019财年,愿景基金还做出了总规模达156亿美金的投资。目前,愿景基金的投资主要集中于物流运输、消费、前沿科技和房地产领域。

除愿景基金外,软银的其他业务也受到了较大打击。软银2019财年不包括愿景基金的运营利润为5671.10亿日元,同比下降48%。

资产状况和现金流均走弱软银称新冠影响很难预计

除利润表表现不佳外,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也出现了不良信号。2019财年,软银的总资产有小幅增长,而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却出现了大幅下降,从去年同期的7.6万亿日元(人民币5044亿),跌到了2020年一季度末的5.9万亿日元(人民币3916亿),降幅高达22%。

由于投资项目的表现不佳,软银的投资现金流也出现恶化。2019财年,软银的投资现金流实现净流出4.2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47亿,而去年同期为2.9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32亿。

若软银投资项目的表现未能出现改善,其资产状况和现金流状况或将持续走弱。

而对于新冠肺炎对投资业务的未来影响,软银称,由于COVID-19的爆发,各国经济活动的停滞,社交活动的限制以及股票市场的混乱,上述因素将继续对软银的业务活动和公允价值计量产生重大影响。而COVID-19大流行结束的时机尚不清楚,因此仍然很难预测对公司业务和财务业绩的中期影响。

而软银认为目前新冠肺炎不会对其电信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对于Z Holdings Corporation,软银预计电子商务的使用将增加,而广告销售以及酒店和餐厅预订服务的使用将减少。对于Arm,软银预计,如果消费电子设备的出货量减少,则可能会降低技术特许权使用费收入,如果客户延迟许可决定,则很可能降低技术许可收入。

3月抛出2.5万亿回购计划5月又加五千亿

今年2月,软银股价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

在新晋股东的催促下,软银开启了一系列回购计划。

3月13日,软银集团宣布将以5000亿日元回购至多7%的股份,折合人民币约331.5亿日元。该回购将从2021年3月16日持续到3月15日,被回购的股票将会被注销。

但是这一回购计划并产生扭转股价颓势的效果。于是,软银集团于3月23日表示将出售4.5万亿日元的资产用于偿还债务并回购价值约两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26元)的股票。

消息一出,软银股价应声大涨,一度涨18.61%,触及向上的交易限制,而阿里巴巴的股票则由于软银的“抛售预期”而大跌。

3月的两次回购计划加起来,规模已达到2.5万亿。软银称,上述交易将在未来一年执行,总计2.5万亿日圆的股票回购可能占到该公司发行在外股份的45%。

在财报中,软银也把这两次回购列为本财年的经营亮点。

而在今天,软银又宣布为回购计划加码,在今日又推出了五千亿的回购计划。

上周日,软银方面表示,自3月13日以来已经回购了2506亿日元的股票。

为筹集回购资金频繁甩卖资产

彭博社表示,软银很可能会通过出售其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日本电信部门软银公司以及Sprint Corp.和T-Mobile US Inc.合并后的公司的股份来筹集资金。

年报中,软银提到,通过出售阿里巴巴和SB Cloud公司的股票获得了1.1万亿日元的资金。

华尔街日报今日午间也报道,软银正在与德国电信交涉,计划出售高达25%的T-Mobile股权。

这笔交易的规模仍在讨论中,T-Mobile US目前市值约为1200亿美元。

孙正义还表示,正利用阿里巴巴股票筹集1.25万亿日元用于股票回购。

马云6月将离开软银董事会此前孙正义“挚友”已离开

今天,软银集团还表示,马云将于6月25日从软银董事会辞职,结束13年的软银董事生涯。

同时软银还宣布在6月25日的股东大会上选出三位新的董事会成员,据外媒消息,这三名董事会成员为软银集团首席财务官Yoshimoto Goto、芯片设计软件公司Cadence Design Systems首席执行官Lip-Bu Tan、早稻田商学院(Waseda Business School)教授Yuko Kawamoto。彭博社称这将使软银的外部董事人数达到4人。

这是继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于去年年底离开后,软银董事会又一次引起广泛关注的人事变动。

柳井正担任软银董事会成员18年,和孙正义做了多年的商业伙伴,十多年来日本首富的称号一直在两人间轮换。在离开软银董事会前,柳井正多次与孙正义出现意见分歧。彭博社称,孙正义的投资越策愈发倾向于高风险项目,这恰逢软银董事会中一些直言不讳的董事陆续离开。

软银未公布马云的离职原因,市场猜测是马云此次离职是其退休计划所致。

多家顶级风投机构巨亏KKR几乎亏光去年利润

不仅是软银,全球多家风投机构正面临着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业绩危机。

近日,四家顶级PE巨头黑石集团、凯雷集团、KKR集团、阿波罗全球资管相继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

四家顶级私募机构一季度无一盈利,四家合计亏损约98亿美金,将近人民币700亿元。其中,亏损最多的机构为黑石集团,仅一季度就亏损42.3亿美金,快把去年的全年净利润(46亿美元)亏完了。

2020年一季度,KKR将其投资组合的账面价值减计12%;黑石集团的损失减计幅度达到21.6%;阿波罗全球管理的减值幅度也高达21.6%。

这些减值在二季度或仍将持续。5月11日,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称,KKR、黑石、华平、ApaxPartners、TPG、布鲁克菲尔德、凯雷、贝恩资本、Hines和Multiples等顶级PE基金,最近在密集寻找独立机构,对它们在印度的投资组合进行减值测试。

投资亏损加上金融市场动荡,今年以来,四家PE巨头的总市值已经剧烈缩水。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4家PE机构的总市值累计蒸发高达1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达802亿元)。

美国PE行业此前还集体向美国国会喊话,要求为它们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财务援助。

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苏世民在分析师电话会上直言:“这场危机导致一些资产类别出现了从没有过的估值下降,波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但苏世民同时表示,“我们公司在35年的历史中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包括全球金融危机,但我们每次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

而目前全球疫情防控现状和经济前景仍不明朗,观望情绪也在PE行业蔓延。

截至一季度末,阿波罗全球资管在私募股权领域的可投资金余额达到292亿美元,占总可投资金规模的71%。但一季度,阿波罗全球资管在私募股权领域仅投资了17亿美元,占同期总投资的34%。

黑石在一季度末也在私募股权业务板块保留了759亿美元的可投资金。一季度黑石总投资是148亿美元,在私募股权板块只投资了55亿美元。但黑石却在不动产领域进行了多笔交易,其中包括谈判收购SOHO中国。

凯雷投资集团联合首席执行官Kewsong Lee在财报会上表示,“由于IPO被推迟,并购活动低迷,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被搁置。投资者将退后一步,评估疫情对企业前景和估值的实际影响。在不确定性减弱之前,交易活动会变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基金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