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倒霉催的刘二海

2020-06-24 18:28:19 和讯名家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如果要评选2020年最倒霉的投资人,恐怕非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莫属。

在中国的创投圈子有很多极具争议的投资人,比如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经纬中国的张颖,他们虽然「出言不逊」,但所投项目没有多大争议,并且相机抽身而退,赚个盆满钵满。

相比大名鼎鼎的朱啸虎与张颖,可能许多人对刘二海感知比较陌生。

如果从2003年入行算起,17年的投资生涯,刘二海投出超10家独角兽企业。2015年,刘二海、戴汨和李潇一起创办了愉悦资本。

这位知名投资人此前投资的两大中概股公司相继在2020年东窗事发。他们分别是瑞幸咖啡、蛋壳公寓。

瑞幸事件爆发后,前魅族副总裁李楠在微博上感叹说,贾总在A股和新加坡都割过了,孙总在币圈割过了,瑞幸不是在割美国人韭菜,而是用中概股的信用在全球最大资本市场套现。

李楠说得苦口婆心。底下有个网友的留言点赞最多:还会有中概股出事的。果不其然,上周五,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蛋壳公寓出大事了。

蛋壳在公告里说,董事会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调查,无法处理公司业务或履行在公司的任何董事及管理职责。

这次没轮到做空公司出手,一个中概股的CEO自己出事了。

作为中概股的资深投资人,刘二海曾经非常满意地谈过对瑞幸咖啡和蛋壳公寓的投资体会:瑞幸两年,蛋壳三年,在以前的认知里,太快了。

这的确很快。

刘二海的能力、战绩有目共睹:一个杰出的投资者、一个创业者弹药提供商、一个能提升独角兽整体估值的功臣。

在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看来,愉悦资本的风格是“投大赛道,大行业,猛投”。刘二海把这种产业聚焦的打法称之为“面向根据地”的策略。

在外界看来,刘二海善于利用资金和人际关系搞定投资。他说:“看对了一个人,他所参与的项目都值得我去投资。”比如他和李斌陆正耀的关系就非同一般。

在创投圈里,朱啸虎以快进快出而闻名,但是和刘二海相比,却稍逊一筹。

比如愉悦资本2015年投资摩拜单车,2018年其被美团收购,从进场到退出刘二海用了3年;同样在2015年获得刘二海投资的蔚来汽车,于2018年上市,前后也用了3年。

瑞幸咖啡更快,只用了18个月就完成了上市,意味着刘二海仅用1年就获得退出机会。

拿朱啸虎最知名的几家战绩来看,饿了么、ofo、映客从投资到并购交易或者上市分别用了7年、2年、3年。

而对于红杉资本这样的VC机构来说,从投资到上市等待的时间可能更长,以红杉中国过去比较有代表性的成功案例美团和唯品会为例,红杉2010年投资美团,上市之前已经持有8年,而唯品会从投资到上市,红杉也花了超过了4年时间。

如果投资了美团、京东、小米这样的公司风投们退出时间可能更长。如果说刘二海能够短期退出可能有运气成分,但连续赌赢三次的概率实在不高。

那么原因可能就有两个,一个是找对了人,刘二海押注的创业者比如陆正耀、李斌都是已经成功过的创业者,对于创业熟门熟路,深谙运营推广规则,少走弯路快速走上“快车道”。

对于瑞幸咖啡,刘二海认为“瑞幸咖啡其实不是一个典型的VC案例。”而是成熟团队的二次创业,起点高,出手快,不会走一般创业者的路。

另一个原因就是选对了风口。刘二海曾经表示,他之所关注科技和产业相结合的领域,很重要的因素是这些项目往往驱动力很多,使得项目发展的速度会比较快,风险比较小。

外界将瑞幸咖啡的烧钱和扩张视为获取流量的传统打法,但刘二海称,瑞幸咖啡不是简单的流量生意,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体系与传统业态是完全不同的,他发明了一个“数据咖啡”的说法,意思是瑞幸咖啡的所有服务都是基于数据计算的。

只不过瑞幸咖啡不是刘二海第一个被质疑为“烧钱”、“泡沫”的投资项目,在此之前,他所投资的蔚来汽车、摩拜单车早有先例。

在上市之前,蔚来汽车招股书披露,从2016至2018年上半年亏损合计约110亿元人民币,而其中收入仅4000多万元。“蔚来的确在研发、品牌宣传、实力展示、实力建设上花了不少钱,但对这样早期的公司是极有必要的,这不是浪费。”

类似的话术在后来刘二海评价瑞星咖啡时也用到。我不知道‘烧钱’是怎么定义的?如果投入的资金创造了更大的价值,这能叫烧钱吗?”

自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以来,整个神州系就陷入到风雨飘摇之中,连带着瑞幸咖啡的投资人也受到牵连。

回头来看,在瑞幸咖啡的投资中,刘二海没有显示出清晰的判断,甚至在看到那份内容翔实的做空报告,也并没有对冲风险的举动。

刘二海甚至还在愉悦资本的投资会上讨论瑞幸,称非常看好瑞幸的发展。对瑞幸的判断失误,或许源于刘二海的盲目乐观。

乐观曾经为刘二海的投资生涯创造过回报,愉悦资本曾是多家明星项目的A轮独家投资机构。独家投资是投资人最大的荣耀,它证明投资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价值。

正如《略大参考》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别人谨慎时,刘二海乐观,这让他比精于计算的投资人更相信创始人,更敢于押注。

但乐观坑惨了刘二海。瑞幸的祸端不是天灾,是人祸,是瑞幸创始团队突破商业道德底线的结果。最糟糕的是,身处其中的刘二海,却表现得毫无察觉。

时下,刘二海所要思考的不是名誉和金钱,而是他如何向出钱给愉悦资本的LP解释。

- END -

本文为牛刀财经原创文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