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接触金融发展加速银行网点“瘦身” 今年以来超1000家网点关停

2020-07-01 00:28:24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彭妍

    从跑马圈地到关停瘦身,银行物理网点呈快速收缩趋势。端午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银保监会网站一连公布了多家支行终止营业批复公告,而这并不是个例,只是时下银行频关网点现象的一个小小缩影。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超过1000家银行网点关门谢客,相较于去年同期,网点关停速度有所增加。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蓬勃发展和客户行为的深刻变迁,银行网点功能和服务面临着巨大冲击。一方面,互联网和信息科技为手机银行、智能客户等服务方式提供强大支撑,一部手机就相当于一个支行,95%以上零售业务可通过手机办理;另一方面,客户行为正在发生变迁,越来越多客户偏爱数字化、移动式的服务体验,银行网点难以满足客户随时随地获取服务的需求。

    银行网点加速“瘦身”

    随着互联网渠道快速发展,银行物理网点的渠道依赖度减弱,关停撤销数量逐渐增多。

    记者根据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信息平台的数据统计发现,已有1401家银行支行或营业所终止营业。仅以今年6月份为例,一个月内已关闭银行网点至少达231家,其中包括小微支行、社区支行、分理处。所谓分理处,即银行二级支行下规模较小的网点。

    从终止营业的银行类型来看,中大型银行仍是关闭网点大户。六大行退出的网点最多,总计478家,退出的网点数量在整体网点数量中占比超过三成,占比为34.1%。除国有银行之外,关停网点的银行还包括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农村信用合作社以及外资行。

    从关停网点的地域分布上来看,北京、广东、天津、四川的关停网点数较多,位居关停省市的前列。

    物理网点的关停在去年银行的年报中也有所披露。具体来看,2019年,六家国有大行网点合计减少836个,农行和工行的力度最大,网点减少的数量超过200个。其中,农行减少的网点个数最多为232个,其次是工行减少220个。

    “目前来网点办理业务的人并不是很多,由于线下办理业务的客人少,柜台岗位人员逐渐缩编,但是后台的科技型人才、管理人才比例在增加。”一家国有大行某支行的负责人表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线上渠道办理金融业务,到网点的频率越来越低,而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也加速了网点转型的步伐。

    在部分老网点关停的同时,也有很多承载着银行更好服务实体经济需求的新网点在逐步登场。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在新设网点中,含有“小微支行”“小微企业专营支行”名称的银行分支机构共计新设超100家。还有银行设立了科技支行,包括建设银行(601939,股吧)汕尾高新区科技支行、民生银行(600016,股吧)西宁海湖科技支行、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合肥经开区科技支行、宁波银行(002142,股吧)北京海淀科技支行等。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技术创新和客户需求的变迁,促使银行物理网点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效益较差的网点被裁撤;另一方面,银行着力推进运用专营网点增强小微金融服务能力。

    未来网点的数量或仍会下降

    在董希淼看来,银行网点关停的背后,离柜业务率走高是主要原因。2019年,我国银行业平均离柜率已经高达89.77%。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排斥聚集”成为常态,“非接触银行”服务兴起将加剧银行网点式微。

    光大证券(601788,股吧)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点关闭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网点的产能考核可能不达标,不符合自我的经济利益。具体来看,过去很多银行的物理网点作用比较大,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互联网支付交易的发展,现金使用量的减少,使得客户去网点的数量减小。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银行减少网点的数量无外乎是因为经营成本太高,银行“养不起”。随着银行业务数字化水平不断提升,银行网点客流量、交易量正在萎缩。由于网点运营带来的房租、人工等运营费用较高,使得部分网点收入难以覆盖成本。

    某三线城市股份制银行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人流量以及业务量逐渐减少的大背景下,由于刚性的租金和人工成本,网点的投资回报率不断下降,关停物理网点是银行的无奈之举。“一家小支行的一年经营成本需要花费500万元—1000万元,包括场地、人员、办公设备等一系列的成本开支费用。”

    联讯证券研报显示,从国外的数据来看,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改革会导致银行业整体利润水平在短时间内出现大幅下滑,行业竞争加剧,网点作为银行最为昂贵的渠道资源,能否实现有效回报将决定银行的整体绩效水平。不过,明显可以看出,上市银行吸收存款的能力明显下降。另一方面,网点租金和人工成本上涨、硬件维护成本和设备更新投资需求也在竞争的压力下大幅被动上升,进一步加大网点的盈利压力。

    在金融科技的倒逼下以及传统银行数字化转型趋势之下,未来银行网点的转型该如何转变?

    在董希淼看来,网点转型不仅要从减少客户排队时间、改造营业厅堂、规范产品销售流程等具体问题着手,更要从发展战略、公司治理、业务转型、体制机制等“顶层设计”入手和解决。下一步,重点是要做好合理规划,推动网点向轻型化、智能化、场景化转型,加快线上线下有机融合,推动服务渠道协同和资源整合,提高辐射能力和服务张力,为客户提供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方式的“AAA”(anytime、anywhere、anyhow)服务。

    王一峰认为,对于网点的转型,其实难度还是比较大。总体来看,银行减少物理网点已经是大势所趋,将来网点的数量可能还会下降,这也符合规律。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