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急于提名任内第三位大法官 特朗普会选谁?

2020-09-22 07:14:21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高雅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离世消息传出不到一小时,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就发出一份声明,称“特朗普总统的(继任)提名人选将在美国参议院的会议上接受投票”。

  当地时间9月19日,特朗普称,预计将在9月21日当周宣布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提名人选,并向参议院共和党人施压,要求其“毫不拖延地”确认该人选。如果能够落实,这将是特朗普四年任期内第三次任命大法官。

  此时,距离美国大选仅剩45天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有数据显示,1975年以来,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从总统宣布提名到最后参议院确认,平均时间长度是67天。也就是说,从现在算起到大选前,40多天的时间是大概率不可能实现(确认人选)的。”

  此外,特朗普的新任命人选将帮助共和党巩固其在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多数优势。刁大明介绍称,金斯伯格尚未离世时,早在2018年卡瓦诺接任后,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人数比就达到5∶4。未来大法官的保守派人数将进一步增强,其影响仍有待观察,但无疑会比当前及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较为平衡的状态要保守得多。

  大选前来不及落实人选?

  刁大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共和党内部的想法上看,在距离总统大选仅剩的不到一个半月内,能落实新大法官的可能性非常小。

  在包括金斯伯格在内的当前九位大法官中,从总统宣布提名到参议院正式确认,用时最短的为金斯伯格的50天,最长的为托马斯大法官的106天。根据国会研究服务(CRS)的数据,从1975年以来,这一过程的平均用时为67天,中位数为72天。

  此外,根据规则,一旦特朗普正式提名新任大法官,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只要投出51票的简单多数即可确认通过。目前,参议院中共和党拥有53个席位,而民主党只拥有47个席位。这意味着只要不投支持票的共和党人少于3位,提名人选就能顺利过关。

  然而,截至目前,共和党籍的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阿拉斯加州的穆蔻斯基(Lisa Murkowski)都已明确表态称,由于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终身制,所以这个人选最好等11月3日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后再去选择。此外,艾奥瓦州的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也已暗示,在选前投票并不合适。

  “但是对于特朗普来说,他不可能不去提名,因为他现在为巩固基本盘正标榜自己的许多政绩,包括他任内提名的其他两位大法官戈萨奇和卡瓦诺都属政绩之一。如果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一个空缺,但他却不提名、非要等待的话,几乎就把以前这两笔所谓的政绩一笔勾销了。而且,现在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共和党可以进一步推进最高法院的保守化,所以他肯定会提名。”刁大明说。

  不过,共和党高层人士已经表示,即使不在大选前落实提名人选,也有信心在明年1月的新国会成员正式上任前的“跛脚鸭”时期让一切尘埃落定。

  “在美国历史上,同时满足选举年出现大法官出缺、在任总统在选举前递交提名,但该人选却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在大选前得到参议院批准的情况有三次,分别是1844年、1852年和2016年。这三次最大的一致性在于,在任总统和参议院的多数党不属于同一党派,这就意味着参议院根本没有任何动力去在选前或者选后推动此事。”刁大明称,“但这次情况极其不一样(特朗普和参议院多数党都是共和党),所以我认为特朗普很快会提名,并且无论大选结果如何,这名大法官在选后都大概率会就位。”

  谁会是特朗普任期内第三位大法官?

  本月上旬,特朗普宣布了一份20人的大法官候选名单,再加上其在2016年和2017年公布的候选人,至此已有超过40人成为潜在提名对象。

  上周六(9月19日),特朗普表示,他将任命一名女性接替金斯伯格。因此,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拉戈亚(Barbara Lagoa)、拉辛(Judge Allison Rushing)三位女性法官跻身最热门人选。

  现年48岁的巴雷特法官于2017年5月被特朗普提名为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她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其反堕胎立场对特朗普的保守派基础十分有吸引力。

  52岁的拉戈亚法官由特朗普任命在美国第11巡回上诉法院任职,她曾在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短暂任职,是该州高等法院的第一位西班牙裔女性。

  现年38岁的拉辛法官在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任职,她在获得参议院确认时是全美最年轻的联邦法官。

  此外,51岁的男性南亚裔法官塔帕尔(Amul Thapar)也在热议范围内,他在2017年由特朗普提名后加入美国第六巡回上诉法院。麦康奈尔曾夸赞塔帕尔是一位“合格的法官,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法律头脑”。

  另一位55岁的哈迪曼(Thomas Hardiman)法官在2017年曾在大法官的提名中败给了现任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

  刁大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特朗普大概率会选择一位女性大法官,因为要继承金斯伯格的性别标签。如果时间紧任务重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巴雷特。”

  他称,巴雷特是2016年离世的最高法院前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Scalia)的门徒。在2018年肯尼迪(Anthony M. Kennedy)大法官退休后,巴雷特、塔帕尔和最终接任的卡瓦诺都在最后的三人小名单里。换言之,巴雷特接受过完整的背景调查,是相对较为成熟的人选。如果特朗普急于确定一位大法官,极有可能提名巴雷特。

  “但确实也不排除最终选择一位拉美裔、印度裔男性或者非洲裔男性,但是就现在看,如果再考虑到当前两党其实都在争夺所谓的城市郊区、中产、温和派的白人女性的话,巴雷特显然是很好的选择了。”刁大明说。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