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昔日重庆首富尹明善的暮年悲剧

2020-10-19 07:09:59 和讯名家 

  本报记者 王迎春 重庆报道

  退休生活尚不满3年,昔日重庆首富、传奇民营企业家尹明善正遭遇企业与个人双重灾难,白手起家创立的国产摩托车大王——力帆股份(601777,股吧)(601777.SH)被法院宣布破产重整。正当投资者们揪心重整谈判进展与前景之时,10月13日晚间,上市公司披露尹明善本人及其家人被立案调查的消息。此时尹明善已年逾82岁。

  强人往事 72岁将企业带入主板上市

  在重庆商界与中国制造界,尹明善绝对是个传奇人物。关于他的传记,以及他在多个场合的演讲留下了他人生的剪影:大起大落,险峻陡峭,几无坦途,一如重庆这座山城的地理风貌。

  1985年,中国启动改革开放不久,已然47岁的尹明善舍弃来之不易的稳定工作,下海从商。须知,因时代原因,在他人生的前40年,几乎都在贫困、动荡、压抑中度过。

  这位书生在图书出版行业做得正顺当之时,于1992年拿着20万元的全部积累投入到他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摩托车制造,当时摩托车与火锅被认为是重庆在全国叫得最响的两个行业,尹明善判断这个行业尽管市场空间不大,但技术空间很大,因而利润空间无限大。

  在一间以每月200元租来的不足40平方米的旧农房里,他安置了几台旧机器,它们来自一家破产的企业,“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就这样成立了,它是力帆股份的前身。开业当天,面对现场9名职工,尹明善宣布:“我一定要创造出全中国、全世界没有的发动机!”有员工听到这里忍不住捂着嘴笑了,有的实在忍不住,笑出了眼泪。他们都了解,老板是个书生,从来没搞过摩托车。这一年,尹明善已然54岁。

  凭着一股狠劲、拼劲、韧劲,尹明善用行为证明,他是玩真的。12年后,这家小小的车辆配件研究所,从重庆“摩托帮”一个不入流的角色,成长为全国性的龙业企业。2005年,年销售额高达几十亿元,职工由当初的9人扩大至近9000人,企业已更名为重庆力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改后更名为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均简称为“力帆”)。在后来的几年,这家企业甚至拥有一家“力帆足球队”,活跃在中国各大足球赛事上,成为力帆在全国最强有力的流动宣传广告。

  在向摩托车行业全国龙头企业进军的同时,“力帆”已然成长为一家跨国公司,自2002年起就在越南南非伊朗美国土耳其成立摩托车组装厂,并在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尼日利亚等国家建立生产基地。

  在72岁这一年,尹明善将“力帆”带向资本市场,成功登陆沪市主板。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10年6月30日,“力帆”总资产64.9亿元,年度总收入60亿元左右,年度净利润超过3亿元。

  在产品结构上,此时的“力帆”已从“两轮”扩展至“四轮”,闯入民用乘用车领域已7年,其过程中的艰难险阻,非一语能包含。尹明善也被誉为继吉利的李书福之后,国内又一个造车狂人。在此之前,除李书福之外,国产车自主品牌先驱人物还有奇瑞汽车的尹同耀。两人同姓“尹”,算是家门,不过并无亲缘关系。与尹明善同一年闯入汽车领域的还有比亚迪(002594,股吧)的王传福

  有意思的是,吉利与力帆同以摩托车起步,李书福造车成功后(指汽车),对于后来者尹明善的闯入,他高度质疑:“力帆凭什么做轿车,有什么资源、基础?价格战一冲,它第一个就垮掉。”

  当前,“力帆”被宣布进入破产程序已有几个月,压倒“力帆”的压力之一的确是其汽车板块,准确地说应为新能源汽车,另外也有别的原因。

  宝新能源(000690,股吧)骗补丑闻之后难以雄起

  自闯入汽车领域之后,“力帆”每个月披露的产销月报,其产品目录长期保持4个品类:乘用车、摩托车、摩托车发动机和通用汽油机。自2015年10月,新能源汽车作为乘用车的子类,正式进入“力帆”产销月报,并区别于传统乘用车,成为“力帆”产品目录的一个重量级产品,从此这份目录有了5种产品。

  新能源汽车挤入这份目录的当月,即2015年10月,其生产量为1567台,销售量为965台。实现量产后,前3个月,“力帆”新能源汽车每月产销数量翻倍,2015年12月生产了6880台,卖了8054台。

  谁也不曾想,2015年12月的数据竟是“力帆”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后的最好水平。下一个产销高峰则是2017年12月,生产2531台、卖了2964台。而长期观察,“力帆”在这个领域的收获产销数量常常是数百台、几十台。2020年2月,这一数据产销两端竟全部以“零”示人。

  伴随2015年初步量产即迎来的数据高峰,是“力帆”的骗补丑闻。

  2016年国庆节结束后第三个工作日,“力帆”向市场公布了一则沉重的消息,财政部对“力帆”2013年至2015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管理使用情况开展专项检查发现,2015年度力帆共计2395辆新能源汽车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财政部决定,对这些车辆不予补助,并取消2016年力帆新能源汽车专项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财政部的这一结论被业界解读为“力帆”骗补。这一丑闻直接影响了这家企业的新能源汽车声誉。

  不过尹明善押宝新能源的决心是坚定的,仅从“力帆”过往数年的投资与融资活动来看,新能源正是这家企业重点花钱全力培育的板块。

  “力帆”一直在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上配置资产、技术与人员。为支撑这些巨大的投入,2015年5月“力帆”启动定向增发,计划募集资金52亿元,扣除费用后这些钱全部用于新能源汽车方方面面的项目。这场融资命途艰难,与A股历史性股灾正面遭遇,募资规模只得大幅降低,拟募投项目也不得不减少。在2017年拿到证监会批文后,又恰逢融资市场不景气,拖到批文过期还得不到实施,只好于2018年重新启动,此时新能源的市场魅力已大不如从前。至2019年6月,上市公司选择撤回申请文件,终止了这项融资。

  融资终止之时,尹明善已退休近两年,他寄予厚望的接班人团队也在数年之内相继离散。于2017年10月登上总裁之位的马可,履职之时虽年仅33岁,但被寄予厚望。他的目标是要带领“力帆”在智能汽车领域杀出一片全新市场,帮助“力帆”从制造型企业向服务型企业转型。在他管理“力帆”期间,对盼达租车的投资引人注目,并实现了管理层70%的换血,大量年轻一代走上管理岗位。不过,履职仅两年,马可宣布离职。

  市场是残酷的,2017年、2018年、2019年,力帆股份连续三年的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特别是2019年扣非净利润巨亏近44亿元,这是这家上市公司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可怕亏损。在这一结果公布前,马可于2019年8月宣布辞职。

  同一时间辞职的,还有“力帆”的总工程师、首席科学家陈卫。在尹明善向各经销商宣布退休之时,现场曾向大家隆重而自豪地介绍这位首席科学家。

  2020年4月曝出的“力帆”系两家公司互撕之事,更是这家公司新能源汽车领域积弊深重的侧面写照。

  力帆股份的参股公司——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申请,要求力帆股份的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盼达汽车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控股股东为尹明善家族名下公司。

  2015年至2018年间,盼达汽车及其指定公司与力帆乘用车共签订22份购销合同,采购近万辆新能源汽车。然而在使用过程中,车辆出现电池严重衰退、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以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无法运营的情况。为此,2018年至2019年间,双方多次就上面问题协商并确认赔偿之事,盼达汽车多次向对方催收,但均未收到赔偿款,直到2020年4月,盼达汽车通过重庆仲裁委员会提出赔偿申请。

  力帆乘用车是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此事件的主体与影响均为上市公司应披露信息。力帆乘用车与盼达汽车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下的两家公司,此实际控制人正是尹明善家族。借由此,两兄弟公司阋墙及其原因不得不为外界所知,力帆新能源汽车的质量问题也无法隐藏。

  此事件之后,力帆股份产销月报中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日益萎缩。此时,巨大的暗礁早在2019年6月显露——上市公司对一家融资租赁公司的债务逾期,以致担保人——力帆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

  百年老店梦碎 追梦人遭立案调查

  在押宝新能源汽车的征途中,力帆股份的赚钱能力、筹资能力赶不上这家企业的烧钱速度,也许这几年间汽车全行业的景气度,以及疫情的客观影响,也使这家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总之在征途中,力帆股份轰然倒下,此事件的导火索可追溯至2019年6月15日。

  这一天,上市公司披露,因全资子公司力帆乘用车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融资1亿元,有部分已逾期,这家金融单位向法院申请对贷款担保人——公司的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6.04亿股流通股冻结。此时,控股股东这批遭遇冻结的股份中仅余1050万股没有被用于质押融资。

  在挣扎大半年之后,投资者并没有等来上市公司资金面的好转,反而被2020年3月16日的消息迎头痛击。这一天,上市公司称公司未能按期兑付“16力帆02”债券本息。前后两起事件意味着公司在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市场均失信于投资者,这将加剧公司下一步的融资难度,加速资金链断裂的速度。

  大厦将倾,似乎一阵微风就能撼动它。6月30日,一家供应商仅以56万元货款得不到支付向法院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破产重整。风暴几天后到来,共计10位债权人加入要求上市公司或各子公司破产重整的队伍。记者核查,这些债权人中不乏多家“力帆”系公司。

  一个月后,尹明善家族最后的阵地亦不保,力帆控股以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此时力帆控股仍持有上市公司47.08%的股份。

  尹明善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把“力帆”锻造成百年老店,在传承上成为中国版“福特”。为此,他在用人与接班人问题上做了许多尝试,对家族企业也做了思考与实践。

  力帆股份上市之时,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尹明善家族:尹明善、陈巧凤(其妻)、尹喜地(其子)、尹索微(其女)。这4人全部进入董事会,且为非独立董事,在话语权上拥有明显优势。

  尽管这些年来,上市公司的董事名单多次变化,但这4人的董事资格长期稳定不变。在具体工作中,尹明善并不回避家族体系成员。用他的话说,他想做到“亲贤并举”。只是在接班人问题上,子女似乎均无意愿扛起领导“力帆”的责任。对此,他在退休之时也做好了安排,将董事长之位交给自己多年的下属牟刚,将总裁的权杖则递给了一位33岁的年轻人马可。

  大厦倾倒之时,这些接班人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牟刚仍在,其余一些人纷纷离开。自今年3月起,一些已离职的董监高纷纷公布减持股份计划,如前总裁马可、前首席科学家陈卫、前副总裁董旭、前监事杨彬等。

  这些“自己人”纷纷离开之时,尹明善只好转向亲人,今年5月,他让25岁的孙女休学回国担任力帆控股的副董事长和上市公司的监事,以求帮“力帆”纾困。

  只是资金链断裂之后,负债无出路释放,已然高筑。上市公司9月9日向投资人提示风险:在2019年出现历史性年度巨亏后,2020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再度亏损近26亿元,资产减值3.81亿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负债总额167.71亿元,负债率98.87%。此外,公司涉诉案件1178件,涉及金额50.37亿元。由于债务逾期,公司近70亿元资产处于受限状态。

  破产重整已成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为使公司免于重整失败,上市公司披露了招募重整人的条件:重整投资人资产不低于200亿元,拥有汽车摩托车行业生产管理经验者或拥有这一行业并购整合经验者优先。

  谁是拯救者?在今年国庆节当天,上市公司披露,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利迈捷”)与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江基金”)以联合体身份,提交了意向重整投资人报名材料。

  工商信息显示,两江基金的实际控制人为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吉利迈捷的实际控制人则为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正是李书福。

  谁也不曾想尹明善竟以这种方式与李书福开展合作。由于保密协议的存在以及谈判牵涉众多债权人,当前上市公司董秘郭剑锋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谈判进程尚无法告知细节,请及时关注上市公司公告。这家公司的宣传部长张德燕对记者表示:“公司没有出现大面积降薪、裁员、离职等现象,基本上都还正常。”

  尹明善此时的行程与想法如何?10月13日,记者以电话与短信方式向其发出采访需求,在等待回复的当天,传来其本人及其夫人、儿子、女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此消息当晚被上市公司正式披露。“力帆妖娆 老尹逍遥”这是尹明善退休时的愿望,发言只是3年前。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