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合肥为什么这样“肥”?

2020-10-19 17:46:00 和讯名家 

  

  出品|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房煜 虎嗅主笔

  题图|虎嗅

  上周,虎嗅君发现,永辉、苏宁等几家零售行业龙头公司的管理层,都在朋友圈晒安徽省省会合肥的夜景,时间是同一天。这是怎么回事?是巧合,还是零售业大家组团去合肥秋游了?

  虎嗅一问才知道,商务部组织一些头部零售连锁企业,上周在合肥召开了首次全国零售业创新发展现场会。会议的规格很高,为闭门行业内部会议。安徽省政府副省长章曦出席会议并致辞,商务部王炳南副部长出席会议并讲话,部分地方和企业代表作了经验介绍。会议之外,与会代表参观了合肥市的邻几便利店、华润万象城、苏宁易购(002024,股吧)、苏宁小店四家企业,对四家企业运营智能化水平、门店数字化经营实况给予了充分肯定。

  笔者觉得这事有意思,商务部作为现代流通业的主管部委,召开行业会议研讨行业发展趋势是工作,关键是这个开会地点选在合肥。合肥离南京很近,被参观的苏宁易购总部就在南京。

  而通常,这样的会议地点即使不是在北京、南京,也一般会选择上海或者深圳。

  当然,近几年随着新零售概念的兴起,“新零售之都”的叫法也开始流行。谁是新零售之都?几座城市都在暗暗较劲,拥有盒马、叮咚买菜、拼多多的上海,当然认为自己是新零售之都,永辉的大本营所在地福州,则是把打造“新零售之都”作为全市努力的目标。

  中部城市合肥交通顺畅,从福州到合肥其实也可以坐火车来,有一条铁路线“合福线”不仅名字喜气,而且号称中国最美的铁路线,沿途全是著名旅游景区。不过,在新零售之都这件事上,这条铁路线的两端也在暗暗较劲。合肥嘴上不说,行动一直很积极。近年来立足合肥从合肥走出的零售企业不少,而且往往都在投资圈的“风口”上。生鲜零售、便利店、餐饮一个都不少。

  这也不稀奇,有私募大佬发朋友圈,称合肥政府才是最大风投。还有人说,中国最大的“赌城”不是澳门而是合肥。这个赌不是赌博,而是风险投资。

  2019年,合肥市GDP达到9409.4亿元,居全省第一,比2018年增加1586.49亿元,逼进万亿俱乐部的关口。在各大新一线城市的评比或者排名中,合肥是常客。而一篇称合肥市政府是最大风投的网络热文,更是把合肥描绘成了创业者的乐园。还有人把合肥比作“中部的深圳”。

  一个曾经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县城”的合肥,今天为什么这样“肥”?

  从政府的角度,合肥市政府的两大经典案例,京东方和蔚来汽车,已经可以写入风险投资行业的教科书。在全市一年财政收入300多亿的时候,就拿出60亿元支持龙头企业落户,这个胆识,很多风投企业也甘拜下风。更不用说,在我国上个世纪70年代,花77万元让中科大落户合肥的故事。不过,除了政府,那些敢于来合肥冒险的创业者,也是故事的主角。而合肥城市的快速发展,更是让合肥的零售连锁行业有了新的发展机会。

  在区域经济的圈层比拼中,南京已经感受到了合肥的压力。而在新零售之都的竞争中,合肥也是种子选手,吸引了很多“新玩家”同城竞技,生鲜传奇、谊品生鲜、邻几、呆萝卜等等。

  从乐土到焦土

  “不要再写合肥了,这里快成焦土了。”去年年底,邻几便利店创始人、董事长刘忠建在私下半开玩笑说。

  不过,调侃一句,这里也是刘忠建和团队自己选择的“创业者的乐土”。邻几便利店创始团队包括刘忠建一共14位合伙人,绝大部分是浙江人。因为来合肥创业,他们大多数与家人孩子长期两地分居,一群人到中年的创业者,在合肥选择了类似大学宿舍的生活方式,大家一起睡上下铺。

  时至今日,邻几便利店已经有大约550家门店,是安徽省内最大的便利店品牌,虽然在全国便利店百强排行榜上位置仅居中游,但是去年已经拿到了今日资本徐新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刘忠建曾经是浙江十足便利店的总经理,把十足便利店做到了上千家门店的规模,是拥有接近20年便利店从业经验的老兵。

  不过,当他看到,除了罗森便利店这样的老对手之外,连总部位于北京的便利蜂也伸长手臂,来合肥开店后,刘忠建还是有点警觉的。要知道,除了北京大本营和距离很近的天津,便利蜂此前出击的也是广州、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

  在与刘忠建的交流中,我曾经问过,来合肥前是否还有其他备选?刘忠建对虎嗅表示,确实考虑过其他几个中部的省会城市,他是沿着京九线、把长江经济带里面几个省会城市走了一圈,最终选择了合肥。

  这里当然有合肥政府开明、高效的原因。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刘忠建和很多创业者一样,看到了合肥消费能力的发展潜力。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一个现象。在中国城市发展的指标中,千万人口城市和GDP万亿俱乐部的重合度很高。而合肥,除了众所周知的政府招商环境,在这两项指标中也都处于临门一脚的位置。

  最近很多城市都在发起争夺人才的抢人大战,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合肥2019年常住人口818.9万!一年人口流入增加10.2万人,已经超过了南京。在合肥与南京的关系中,过去人们都感觉合肥是“矮半截”的,当地人介绍说,合肥的中高端楼市,许多都是南京人在支撑。这给人的直观感觉是,南京人比合肥人有钱。

  不过,对于零售业创业者来说,合肥的发展潜力却更加吸引人。从某种程度上讲,GDP的增速,背后代表的就是一座城市消费升级的迭代速率。

  一个原因是合肥由于市政规划建设的原因,“新城”很多,比如经济开发区和政务区,都算是合肥的新城。“新城经济”需要零售业,随着人口的增加,不仅需要发展房地产,交设施,也需要发展民生消费的基础设施。这两年,生鲜创业企业在合肥层出不穷,就和这种趋势有关。根据当地媒体2019年的报道,“在合肥,新零售生鲜行业正在迅速成长,互联网巨头已经盯上“菜篮子”,全面布局“线上+线下”的菜市场。目前,全市“菜篮子”产品零售网点已超10000个,平均每个行政社区拥有5.5个以上零售网点。”

  合肥的社区生鲜店、虎嗅摄影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民生消费的基础设施,更加欢迎新业态,可以跳过零售业发展的一些阶段,实现跨越式的发展。比如零售业的历史,先有大业态再有小业态,先有线下业务,再有线上业务。这些规律在新市场,都可能被颠覆了。

  这也是刘忠建选择合肥创办邻几的原因,刘忠建考察市场时发现,当地也有一些便利店品牌,不过门店规模比较大的也没有超过100家。他考察了当地年轻人生活状态和消费心态后决定在合肥“异地创业”。对于刘忠建这样管理过千家门店规模的行业人士来说,这显然是一块尚未开垦的新大陆

  虎嗅在合肥出差时也发现,合肥的夜生活非常丰富,这里的年轻人乐于接触新鲜事物,就看谁能给他们提供新的生活方式,让他们更开心,他们就会成为你的粉丝。虽然,创业者自己要过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谁来代表合肥

  过去在疫情期间,一家名叫老乡鸡的企业在网上火了,手撕员工联名信,土土的发布会等创意,让老乡鸡以及其创始人束从轩火了好几把。

  看着束从轩在视频里一本正经的“搞创意”,如果你以为束从轩是“本色出演”,本人风格也是如此,那就错了。接触过束从轩的人表示,他本人并不擅于言谈,也并非妙语连珠、口若悬河的那种企业家。

  那么老乡鸡是怎么这么火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如果说1962年出生的束从轩能够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传播方式,那是夸张了。事情的关键在于,对于员工提出来的创意,即使束从轩“半信半疑”,他也愿意支持。“这就很牛了,很多老板做不到这个境界的。”而且作为最主要的“主演”,“导演”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束从轩没有架子,这一点也很重要。

  不过,老乡鸡的发布会中的自嘲调侃元素,以及这个品牌名字的由来(肥西老母鸡),某种程度上就是合肥过去给人印象的缩影。穷不穷先不说,“土”是一定的。

  但是你现在再去看看今天的合肥,特别是从消费零售的角度,“土”早已是过去式。

  我们先离开生鲜、便利店这样的“民生基础消费”,看看合肥的百货和购物中心。在合肥,合肥万科、合肥万达、合肥滨湖银泰、合肥正大、合肥万象城,行业知名品牌和项目一应俱全。根据赢商网的报道,2019年上半年,在合肥的商业市场中,首进品牌多达35家,其中包含一些通过原品牌创新经营业态和模式形成的新店。“首店”是购物中心行业衡量商业设施品牌吸引力的重要指标。

  合肥街头的邻几便利店和餐饮,虎嗅摄影

  如果说买菜是基础性消费,那么便利店和购物中心都是“消费升级”。刘忠建对虎嗅表示,上百家高校,几十万的大学生,构成了合肥庞大的年轻人群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庞大的“回流人群”。随着合肥城市环境、生活氛围的改善,很多在上海、南京上学或者工作的安徽人,最终也会从“生活性价比”的角度选择回归合肥生活。这些回流的人群,也会带来一线城市的消费和生活方式。

  此前虎嗅也提到过,邻几是国内便利店中比较早的坚持“摆上座椅、提供免费充电接口”的品牌。无他,因为年轻人需要。其实这个小细节很耐人寻味,因为很多一线城市的便利店也未必能坚持这样做。有两个原因:

  第一,门店租金太高,寸土寸金。真要牺牲几排货架摆桌椅,门店有没有这个面积是一回事,摆上了坪效是否划算,又是一回事。但是在合肥,这个成本压力小很多。

  第二,便利店和星巴克还不一样,星巴克的第三空间讲究“交流感”,但是便利店是“个人空间”。在一线城市,大概很多人都有过在星巴克抢椅子的经历,这种过快的生活节奏其实让人根本坐不下来。你刚坐下,可能老板电话就响了,最后咖啡只能打包带走。而便利店的第三空间,是给年轻人用来发呆的,是来对冲生活压力的。而在二线城市,这种需求会比一线旺盛。

  当然,二线城市也有很多生活习惯与一线城市不一样。比如,在一线城市,有桌椅的便利店在午饭时间很抢手,因为可以坐下来吃。但是在合肥这样的二线城市,很少有人在便利店吃类似7-11的热餐,所以二线城市的零售业态商品结构既不同于一线城市,也不同于低线城市,而且是一个还在不断演变的过程。

  这种变化的状态,也是对创业者最好的磨刀石和竞技场。在合肥这样的舞台,它需要创业者能够在接地气与发现消费新趋势和潮流中间找到平衡,任何矫枉过正都是危险的。

  在投资圈,徐新可能是最熟悉合肥的投资人之一。她先后投资了邻几和生鲜企业,谈到邻几时她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品尝了茶叶蛋、热干面,味道挺好的,品质也稳定。店员看上去个个热情洋溢、活力十足,一问全是招来的大学生。创始人刘忠建和团队是二次创业,他们的定位抓得很准,专注在二线城市,猛搞鲜食即食,直营加上收购,密集开店,在局部城市迅速占领消费者心智。他们的执行力超强,一起住集体宿舍,睡高低铺,还每天跑步锻炼。”

  请注意徐新的这段话,没有商业模型,没有夺眼球的新概念,满眼看到的从产品到团队,全是细节。为什么?据说徐新来合肥时还住过消费者的家里,整晚的与人聊天,看当地人的消费习惯。

  在投资消费的时候,很多投资机构都知道要看赛道、种子选手的维度,其实还有一个维度,就是氛围和战场(物理上的)。氛围是指C端的视角,战场是指B端的视角。从互联网投资的角度,氛围和战场其实不重要,因为无论是游戏还是社交,最终是需要形成垄断,用户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顶多有个一线二线还是三四线的分野。

  但是消费项目不同,有些赛道永远不可能形成垄断,不可能形成赢家通吃,所以它需要无论创业者还是投资者,都从更加细小的颗粒度去观察和思考问题。区域为王,在互联网世界不存在,但是线下的生态,区域也足以成王。

  回到本文开头所说的,商务部为什么选择在合肥开行业会议?其实从零售业发展的角度,合肥也有先天不足。

  南京有苏宁、上海有盒马、福州有永辉,原本零售业比较发达的城市,都有自己的代表性覆盖全国的大企业。而合肥零售业各个业态,其实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从这里走出来的、形成全国连锁的行业标杆企业。无论是生鲜、便利店、餐饮连锁都是以区域连锁的小业态为主,规模影响力都还难以辐射更远的区域。当然,这也意味着新的机会和可能性。

  不过,商务部组织的这次峰会中提到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大力发展以供应链为核心的新型品牌连锁,加快零售业数字化转型,发挥大型零售企业‘以大带小’的促进作用,推进零售业跨界融合、线下线上融合,提升供应链效能,促进降本增效,实现零售业高质量发展。”这里说的“以大带小”,外界可以有多维度的丰富解读,这也预示着,合肥本土零售业会有新的发展空间。

  未来究竟谁能成为合肥零售业的代表,成就合肥的新零售之都的梦?明天的王者此刻应该还在路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十亿消费者。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