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RCEP是区域化典范 CPTPP是全球化的未来

2021-01-04 07:10:00 第一财经日报 

   2021年,中国能像2020年一样,在国际贸易谈判方面收获满满吗?

   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谈判前景如何?

   如何解读在2020年完成的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国际贸易带来的红利?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博士表示,RCEP中最重要的“首次”,在于中日之间首次有了双边减税安排。

   同时,在RCEP框架下,中韩双边减让水平大约为90%,中日大概在88%,如果中日韩能够达成自贸协定,关税减让水平肯定还要大幅提升,应该能够达到96%~98%。他解释道:“这之间的差距,就是中日韩之间真正全面开放贸易的空间,也就是从88%到98%。”

   展望中国参与CPTPP的可能性,管健表示,对于中国来说,要谈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的贸易协定,不仅在RCEP中没有问题,在未来的自贸区谈判中,中国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CPTPP一定会为中国带来更多经济利益”。

   中日韩全面自贸区开放空间很大

   第一财经:RCEP中出现了许多“第一次”,你觉得其中最难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管健:RCEP中确实有不少“首次”,如果从中选择一个最重要的,我认为可能是中日之间首次有了双边减税安排。在其他方面,比如中国首次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对投资领域作出承诺,实际上国内对外商投资已经实行全面的负面清单管理了,这次只是通过国际条约的方式展现了这一开放成果。

   对于中国来说,通过RCEP协定能和日本达成双边减税的安排,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RCEP的“10+5”个成员方中,我们和东盟、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已经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但和日本还没有。再加上中日之间单独谈判关税减让协定的难度可能也较大,因此通过RCEP的方式,中日在这一平台上达成了双边的关税减让协定,这确实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第一财经:在RCEP的框架下,继续谈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的空间还有多大?

   管健:RCEP经贸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远远大于世贸组织(WTO)下的安排。但从整体来看,RCEP仍然更偏向于传统的贸易协定,和所谓的现代化的贸易协定还有一定的距离,而这恰恰就是中日韩之间达成自贸协定的最大亮点或空间。

   首先,从货物的关税水平来说,中韩双边自贸协定中的关税减让水平其实达到了95%~96%,但是在RCEP框架下,中韩的双边减让水平只有90%。同时,中国和日本在RCEP下的关税减让水平大概在88%。如果说中日韩三国能够达成自贸协定,这一水平肯定要大幅提升,应该能够达到96%~98%。

   这之间的差距就是中日韩之间真正全面开放贸易的空间,也就是从88%到98%,这一空间是很大的。我们也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能够达成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也就必然奠定了整个东亚区域的龙头地位。

   另外,在投资和服务领域的开放上,目前在RCEP框架下,中国在这些领域作出了更多的开放承诺,这和我们现行的开放政策是吻合的。但如果中日韩之间能够达成自贸协定,我相信在服务和投资领域一定会有更大程度的开放和合作空间,这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第一财经:中韩之间的自贸协定的税率减让程度,超过了中韩在RCEP里面的谈判,是否意味着中韩企业在贸易时使用中韩自贸协定会更为便利?

   管健:是的。这也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为什么RCEP里的关税减让水平比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减让水平还要低?比如说,中韩和中澳的双边自贸协定中关税减让水平大概在96%~98%,但是在RCEP框架下,我们和韩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关税减让都只有90%左右。也就是说,RCEP比双边贸易的开放程度要小。

   这里有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如果把WTO形容成“大锅饭”的话,那么RCEP就像是“桌餐”,而双边贸易协定就是“开小灶”。目前的情况是,在WTO里可能只有60%~70%的货物是零关税,在RCEP中就是80%~90%的零关税,到了双边领域,实际上就到了96%~98%的水平。

   在这些规则同时并存的情况下,对于企业来说就是自己的选择。比如说韩国的企业想出口到中国,可能用RCEP无法享受零税率,但是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可以享受零税率,那企业就可以自由选择。

   第一财经:中日韩之间一些特别大的类别(比如化妆品),没有囊括在RCEP中。这也是为了放到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单独去谈吗?

   管健:RCEP谈判的大概背景是,海关结合各个部委共同针对税率开放的程度,一个一个产业谈出来的。在化妆品领域,中国可能处于相对弱势的发展程度,我们就愿意更多地保护。对日本来说也是一样,在90%的开放水平下,比如日本认为其农产品(000061,股吧)需要保护,就会优先保护这样的弱势产业,然后开放其认为没有问题的产业。这基本上是一个谈判的结果。

   在实际考虑过程中,也有可能是要把这些留到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去谈。因为如果把所有关税都在RCEP中解决了,那将来谈中日韩的筹码可能就不多了。

   CPTPP是全球化的未来

   第一财经:日本更倾向于将CPTPP称为高质量的协定。你如何看CPTPP和RCEP之间的差距?

   管健:有观点认为RCEP整体的开放程度并不高。但可能是早期谈判的时候,个别参与谈判的国家,在开放程度和规则水平方面承诺不足导致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谈判雄心也就消沉许多。一些最不发达国家可能只打算开放80%,因为各自的发展水平不太一样,因此各自承诺的水平也不太一样。最后综合起来,大家得出一个总体的结论,就是平均可以达到开放90%,这是一个妥协的结果。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也要按照这一基线来规划。

   但其实对于中国来说,要谈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的贸易协定,不仅在RCEP中没有问题,在未来的自贸区谈判中,中国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拿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来说,澳大利亚对中国是100%的零关税,中国对澳大利亚是98%的零关税。中国其实大概就在2%左右的产品,比如大宗的粮油糖等没办法零关税,其他都没有问题。在未来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中,无论承诺98%零关税,还是在服务领域和投资领域的开放,中国都不会有问题。

   第一财经:不仅在货物贸易领域可以实现98%的关税减让,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也可以放得开?

   管健:对。这两年,中国投资领域的开放程度是非常高的,负面清单越来越短,短到一定程度的话,在谈国际条约和自贸区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把这一负面清单照搬。我相信其他国家也不会觉得中国有问题。

   在服务贸易领域,当前中国整体的开放程度还相对较低,目前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全国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我们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开放。但是根据我了解的情况,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推出负面清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负面清单压缩到一定程度,还是金融领域服务领域的开放都不会有问题。

   中国只是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把中国的开放成果推出,换取在其他国家更大的市场准入。比如CPTPP,届时无论98%的关税减让还是服务和投资领域的开放,我们都不会有问题。

   第一财经:有报告称中国加入RCEP的经济收益要大于加入CPTPP的收益,你怎么看这两份协议的区别?

   管健:关于中国加入RCEP是否比加入CPTPP经济收益更大,我不是经济学家,没有算过这笔账,但是目前加入RCEP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

   虽然RCEP更像一个传统的贸易协定,但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包容性的协定,它确实适合这个区域的发展水平。如果说我们现在把CPTPP里面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很高的一些条款强行塞到RCEP里,RCEP的成员方可能会有点水土不服。因为这里有很多最不发达国家,比如说老挝、柬埔寨和缅甸,让这些国家去接受这些规则,或者是作出这种开放承诺,基本上就是要了它们的命。

   所以,如果说要纳入这些国家,RCEP的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可能才是正好合适的。对于中国来说,这个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也能接受,同时也能在这个平台上进一步密切和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基于RCEP,把这些成员方打造成中国外循环中密切合作的第一圈层,其实也就够了。

   我有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就是RCEP是一个区域化的典范,而CPTPP是全球化的未来。我相信,加入CPTPP应该会给中国带来更大的利益。如果说加入RCEP对于中国来说是区域利益的话,那么加入CPTPP对中国应该是全球化的利益。因为CPTPP代表的是未来国际经贸规则的发展方向,它的开放程度和规则水平肯定很大程度上是高于RCEP的,也代表着未来整体的国际经贸规则的变革方向。

   我认为,加入CPTPP后,除了它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在反推倒逼我们国内更加深入地推进改革这方面的收益,肯定也非常大。所以,我的观点是,如果加入CPTPP,一定会给中国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不是少于RCEP带来的收益。

  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