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金瑜朋友:她们母子无法维系生活最新进展 前女记者自曝遭丈夫家暴警方介入全文内容 马金瑜丈夫称自己也遭家暴

2021-02-08 11:55:38 《小康》杂志社 

马金瑜朋友:她们母子无法维系生活最新消息!前女记者马金瑜曾为爱情远嫁西部。2月6日 ,以《另一个“拉姆”》为题的文章在网上引发关注,作者马金瑜自述情感经历,称长期遭丈夫家暴。

2月6日,她发文称长期受家暴凌虐后带孩子逃离。晚间,马某某回复澎湃新闻称“今天电话好多,我晕晕乎乎的”。青海省妇联称正在联系她。文章发布当日,@新京报我们视频多次试图与马金瑜取得联系未得到回应。

2016年,马金瑜与丈夫接受采访时视频。我们视频截图

7日下午,马金瑜的几个朋友联合发布了《关于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从声明中可以了解到,母子4人现已无法维系基本生活,生活开支靠朋友支持,正在重启写作计划,不再从商。

至于之前马金瑜欠下的债务,她将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对债务进行核定,制定清偿方案或一次性,或分批兑付债务。

7日,其丈夫谢德成告诉九派新闻,他只打过马金瑜一次,马金瑜也打过他,他认为马金瑜此举是想炒作,而且妻子“三次走红”都和自己有关。

马金瑜朋友:她们母子无法维系生活

2月7日下午,多名马金瑜的朋友经马同意发《声明》称,马金瑜个人财力和精神都濒临崩溃,现启动个人债务的登记和偿还工作,也欢迎热心人士参与救助。

不再从商 正重启写作计划

“她们母子4人现在在杭州,已无法维系基本生活,经济来源主要靠朋友接济。”马金瑜曾经的同事孙旭阳告诉记者,马金瑜也朝他借过钱,但是孙旭阳都是直接给,因为知道她还不上。除此之外,马金瑜的几个朋友还计划于2月8日给马金瑜送点钱过去。

据悉,在6日,马金瑜发布了自述《另一个“拉姆”》后,她曾经的朋友们紧急成立了一个小组,接手了网店“金瑜和她的朋友们”,帮她照顾孩子,对其进行安抚。

孙旭阳说:“当务之急,朋友们想先通过一定合法合规的渠道帮马金瑜把账还上,如果账还不上,就无法谈后续的救助、重归写作等问题。”

“请借予马金瑜款项至今未还,或收款未发货,及其他方式产生的债务关系人与我们联系登记。”在7日下午发布的《关于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中,马金瑜的朋友们表示将会通过捐助、众筹、义卖等合法合规的活动筹集资金,先帮马金瑜把账还上。

而马金瑜也对自己以逃避姿态消极对待无法应付债务的行为,向大家表示歉意。

“我们已经劝了她不要再从商,专门写作和育儿。”孙旭阳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马金瑜也正筹划重启写作计划。

图源网络

马金瑜的朋友经其同意发布《声明》 来源:孙旭阳2月7日下午,声明人之一的孙旭阳发布了前述《声明》,并称马金瑜的几个朋友出于情谊,自发帮扶马金瑜母子四人。《声明》系为处理马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经马金瑜书面授权。孙旭阳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自从马金瑜自述被家暴的文章发出后,她面临着很大的舆论压力,这其中有一些她的支持者,但也有很多“攻击的说法”。孙旭阳表示,马金瑜母子四人还面临着生存问题,作为多年的老同事,他们一直关注关心着马金瑜的处境,接下来也会通过合法合规的募捐方式给予帮助。他们此次发《声明》的目的之一也是想先把马金瑜之前的债务理清。

该《声明》显示,“马金瑜的几个朋友”已启动马金瑜个人债务的登记和偿还工作。请借予马金瑜款项而至今未还,或收款未发货,及其他方式产生的债务关系人,通过相应的联系方式与他们联系登记,以帮助他们准确掌握马金瑜的债务情况。

《声明》显示,在尽可能核定债务金额后,“马金瑜的几个朋友”会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通过小范围捐助、众筹、义卖等活动,筹集偿还所需的资金,其金额上限为马金瑜的债务总额。之后,视汇集后的资金多少,制定清偿方案,或一次性,或分批兑付债务。

关于马金瑜母子的生活问题,《声明》介绍,母子四人目前已无法维系基本生活,亟待救助。“马金瑜的几个朋友”已建议马金瑜在今后不再从商,专事写作和育儿。“马金瑜的几个朋友”会负责母子四人眼下的生活开支。马金瑜初步表示认可,重启写作的计划在筹划之中。“马金瑜的几个朋友”表示,欢迎热心人士参与救助。

“马金瑜近十年来的遭遇,我们一直密切关心。在她本人有勇气诀别过去之前,我们虽不断私力救济,仍杯水车薪,以至于事态恶化至今。”《声明》写道。

《声明》透露,对欠债拖债的行为,数年来马金瑜一直心怀愧疚,但财力和心力实在无法应付,故多以逃避姿态消极应之。现对这些债务给旧友新知与网店客户带来的困扰,深表歉意。

《声明》写道,感谢各方的信任和善意,“马金瑜的几个朋友”会尽全力帮助马金瑜告别过去,回归广阔自由的人生。

马金瑜控诉丈夫家暴全文曝光

上述文章显示,“我常常是那个劝架、拉架的人。其实,藏族女工们都知道,我也是那个常常被扇得鼻青脸肿的人。”文中提到,马金瑜此前为记者,2012年赴青海采访中爱上当地养蜂人,47天后闪婚并前往当地生活。马金瑜已与丈夫生育三个孩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马金瑜遭丈夫酒后暴打致小便失禁,就医时马金瑜得知自己怀上第三胎,为了保住孩子妥协回家。

马金瑜自述,其丈夫多次威胁她。且马金瑜在社交平台上写道:“让我们一起死吧。把孩子全部吊死吧,让我们一起死在草原上吧!”

而在发布的文章中她控诉,现实是,她遭遇了丈夫长期的家暴和出轨,为了孩子她多次隐忍,从未报警。如今,她已经逃离了危险地,并决心面对一切。

据封面新闻@封面西洋镜 2017年报道,马金瑜出生在新疆,大学毕业后在一线城市当了记者,为多家知名媒体写过深度报道,也获得过许多新闻大奖。

2012年,做了14年记者的她在一次采访中遇到了蜂农扎西,47天后,她嫁到了位于青海西南部的贵德县。

来到这里生活后,马金瑜和丈夫酿蜂蜜、收花椒、拉黄菇。2015年,通过电商,她帮助偏远牧区的生态食材找到销路,名为“草原珍珠”的微店也被评为了“微店之星”。

马金瑜和丈夫扎西(图源:青海日报)

当时,她接受过多家媒体采访,她“远嫁青海蜂农,从女记者到明星店主”的故事被传为佳话,称丈夫最吸引自己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2017年接受采访时,马金瑜曾甜蜜地回忆道,认识47天就闪婚,原因是扎西怕她跑了,称直到当时,他们的结婚证都还被扎西藏起来,说永远也不让她找到,“那边条件不好,很多姑娘嫁过来又跑了,这里的男人都怕了。”

但在那时的采访中,马金瑜已经透露出丈夫的“大男子主义”,称“在那边的文化下,男人大多都是大男子主义,从不听女人的意见”,她还举例称,内地的朋友过来看她,扎西会不高兴,“这些男的来干嘛?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时的她,已经为扎西生了三个孩子。

而在马金瑜发布的博文中,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自己已经遭遇了严重的家暴。

“休息几天,我又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通知她们来干活,我以为,也愿意相信,不会再有下一次,可是一次比一次更厉害。”

马金瑜回忆称,2015年,丈夫半夜酒醉之后,询问她是不是和他的藏族朋友(男子)有事,然后突然暴打她,“我的眼睛顿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你看着你的阿妈!’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

马金瑜写道,这次暴打一直持续到早晨,她浑身是血,但没有报警,一次也没有报警,她自己去了位于西宁的青海人民医院,检查是眼球血肿,眉骨骨折,同时她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

被打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和一个藏族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见,她质问时又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开始流血。随后,她躲到身为祖传彝医的朋友家,尽管一直流血,她还是把孩子保住了。

期间她最担心的是大儿子,大儿子2011年2个月大时曾发生车祸,导致严重右脑错裂伤,此后智力发育迟缓。

马金瑜称,自己被家暴期间,县文联和县电视台的记者都知道,有县文联老师对她说,“你自己要争口气,不要倒下,不要认命。”

她还回忆称,自己微店做起来后,蜂场被当地人盯上,不给钱就要烧光他们家的蜜蜂,村里人还嘲讽她开网店不可能挣钱,“肯定挣的都是黑心钱”。

村里还有人到她丈夫那里拱火,称“你媳妇把钱管着,你算个啥男人?把一个女人家管不下?治不服?”

随后,丈夫会在醉酒后打她,还频繁要网店密码。

2017年春节,马金瑜称,其丈夫和一名藏族女大学生出轨,她要离婚但丈夫不肯。期间她还努力经营着微店,借钱进货,交房租,给工人发工资,交孩子学费。

“我始终没有能力带走孩子,孩子的父亲也多次威胁,在微信上写:‘让我们一起死吧。’‘把孩子全部吊死吧,让我们一起死在草原上吧!’”马金瑜回忆称。

2018年,她终于忍无可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丈夫,走之前她写了一封长信,写丈夫怎么打她,和保姆一起怎么对待孩子,写她为什么带孩子们离开,“三个孩子的小腿,腰上,这时已经被醉酒的父亲用皮带和皮带扣抽烂了,紫色的淤青”,她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委托他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

马金瑜称,自己很感谢帮助过她的同事和朋友们,她和孩子都会好好活着,自己已没有怨恨,但仍相信爱情。

文章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议,“金瑜”两字也登上热搜。

有部分网友哀其不争,认为受过教育的她不应该为了爱情为了孩子一味隐忍,明明可以更早脱离苦海。

但很多网友指出,家暴就是家暴,不要因为受害者的隐忍转移焦点,应该谴责的是施暴者。

前女记者自述遭家暴 丈夫:没有的事

7日凌晨,极目新闻记者联系到扎西,他介绍自己原名谢德成,今年40岁,汉族人。他已经看到马金瑜公开发布的文章,文章中提到的几次家暴与出轨“都是没有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偷偷摸摸把三个孩子带走,那天我正在发货。”谢德成说,2018年7月,自己发现三个孩子被母亲带走后,至今与他们没有取得联系。

“目前不管她有没有证据,我特别希望她现在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辞而别?”谢德成说,目前两人尚未离婚,他留在当地养蜂,此前未结清的民工工资及房租都需要他来支付。

丈夫:她是借我炒作

2月7日,九派新闻联系到马金瑜的丈夫。他介绍自己名叫谢德成,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藏族人。谢表示,前几日他摔倒后一根肋骨戳进肺里,如今正在医院住院。他于昨晚看到朋友给他转来的文章,看了之后“心里面特别苦”。

谢表示他没有家暴,没有用皮鞭抽打孩子,也没有出轨。在他的讲述里,唯一算得上“家暴”的是在2011年端午节,马金瑜与其父亲发生争执,

“我确实在2011年端午时伸手打过她一巴掌,因为那天我父亲喝了酒,她一直喳喳哇哇骂我爸爸,我夹在中间很为难。”谢德成说,伸手打人的事情发生在2011年端午节,那时他们还未遭遇车祸。但是马金瑜被打得鼻青脸肿,是没有发生过的事。

“要说家暴的话,她也家暴过我。”谢表示,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是马金瑜家暴后留下的,鼻子也曾被马金瑜打歪过。

谢德成说,马金瑜的眼伤并非被他打伤,而是在2012年的一场车祸中受伤的,他本人也因那场车祸伤了眼睛。

至于出轨,谢表示,当时他和女工在喝酒,马金瑜也与他们一块儿喝酒,“我们在一起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谢表示,马金瑜带着孩子离开已快三年,他没有马金瑜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联系不上她。“我到现在不明白我错在哪了,我不知道为啥她要走掉。”他称自己与马金瑜从未有过矛盾,唯一一个迹象是马金瑜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她说,“我们两个人不过了”,谢德成以为她是开玩笑的。

“我爸爸给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孩子你没有文化,她(马金瑜)是从大城市里面来的,而且也担任过记者,她有文化,你这辈子做她的老公你必须要听她的话。从那以后我一直就她的话,她说东我不说西。”

“没有我她就火不了吗?”谢认为马金瑜此举是借他炒作,他称马金瑜的三次走红均是与他有关,一次是嫁给他,一次是接受央视采访,这是第三次,“她走的棋相当高啊。”

曾逃到云南投奔朋友

丈夫如今却矢口否认家暴

拉姆事件发生后,作家洪峰在他的微博里写到,“她是被她丈夫打的。真往死里打。然后她逃出来了。”虽然洪峰没有写她的名字,但是马金瑜知道是她自己。

洪峰与马金瑜相识于一次专访,那个时候,洪峰觉得马金瑜很有才华,虽然年龄不大,但写得稿子还可以。

后来,两人联系很少,直到有一天,妻子突然告诉洪峰,马金瑜好像被丈夫打了,要到他家来。

听说马金瑜没钱,作为朋友,洪峰很仗义地帮她买了到昆明的机票,还派人去接。一见到受伤的马金瑜,洪峰就看不下去了:“脸不是脸,鼻青脸肿的。”

2月7日,在面对媒体时,谢德成称,他没有打过马金瑜,有时候闹矛盾,只是“早上不说话,晚上又和好了”。

但是洪峰却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马金瑜在他家住的两三天内,他的妻子曾经给马金瑜的丈夫通过电话,那男的就是道歉和保证。但是洪峰很清楚,这种事保证没有用,有开头没有结尾。

洪峰表示,虽然他不能理解马金瑜这样的高知识分子为何能一再容忍家暴,但是本着夫妻生活外人不便参与意见的想法,他并没有过多规劝。

直到看到《另一个“拉姆”》的出现,洪峰颇感意外,他才知道马金瑜遭遇家暴比他想象得严重。洪峰说:“不敢想象当代文明社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目前,青海警方表示,截止目前没有收到过马某某被家暴的报案记录。

2月7日,封面新闻记者多次拨打马金瑜、谢德成的电话,均无法接通。通过微信联系上马金瑜,她仅回复了一个“谢谢”的表情。

前女记者自曝遭丈夫家暴 警方介入

记者从青海当地公安部门获悉,警方已介入展开全面调查。同日,中央政法委网站官微针对此事发文,称家暴不是“家务事”,全社会都应“零容忍”。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妇联:从信访渠道未查到举报信

青海市妇联一工作人员于2月7日向九派新闻表示,妇联已于2月6号晚间获悉此事,目前正高度关注及时跟进,暂时没有联系到马金瑜。妇联方面表示,下一步也想把妇联组织的关怀送到她的身边,在她的离婚诉讼或者是他的一些包括财产权益和孩子抚养权益上,提供更多帮助。

对于马金瑜文章中提到将自己经历写信通过宣传部和文联的老师转交给县妇联一事,青海省妇联权益部部长表示,贵德县妇联并没有收到马金瑜的信件。“我们也想通过媒体来呼吁,如果遭受家庭暴力,一定要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包括拨打110,还有我们全省的12338妇女维权热线,这个都可以给提供帮助的。”

贵德县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并没有收到马金瑜委托转交的信件,目前正在和多部门联合调查此事。

针对此事,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官方微博6日晚发文称:发生在家门里的违法行为,同样是违法。家暴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需要社会各界共同谴责、抵制、发现、惩处、救助。经济发展水平、乡风民俗也不是家暴的“挡箭牌”。被声讨追责的是“家暴”,而不是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民族。

(综合媒体报道)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