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8000亿农货出村需求旺盛 乡村快递却在苦苦挣扎

2021-07-23 00:55:42 证券时报 

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 菜鸟网络/供图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终于可以在家门口取快递了!”今年上半年,最让张轩(化名)感到欣喜的,莫过于家门口终于有了快递中转站,以后寄东西和取快递再也不用跑到十公里以外的县城了。承担张轩所在村里快递寄收任务的,不是任何一家快递公司,而是村口一家小小的超市。

眼下,各大电商正在开展年中大促销,农村快递到达问题再次受到关注。近期的国常会也提出,要促进农村电商与农村寄递物流融合,分类推进快递进村。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快递服务营业网点达22.4万处,设在农村的有7.1万处。从快递业务量看,我国农村人口分布最广的中西部地区的快递业务量之和,还不及东部地区的三分之一。

快递业务量及东西部差距,和旺盛的农产品(000061,股吧)电商零售情况,形成强烈的反差。中国农业大学智慧电商研究院联合艾媒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有望从2020年的6107亿元升至近8000亿元。但是,也有50%的受访网民因“方便”而选择了线下消费农货。快递进村,显然已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证券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对于快递进村,农村居民需求大呼声也大,但对各大快递公司来说,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各大快递公司在农村仍是苦苦挣扎求存,“送一单赔一单”,全靠基层网点硬扛,以及快递总部持续不断的补贴。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农村物流体系建设相对滞后,各地发展水平不一,已经成为拓展农村消费的“绊脚石”,如何打通快递进村的“最后一公里”,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课题。

村民:拿快递要到

十公里以外的镇上

喜欢网购的张轩以前经常为取快递的问题发愁,“半年多前,我们村里的人取快递都要开车到镇上取,有的家里的年轻人在镇上上班,就会让家人把快递寄到公司,下班时顺带拿回来。”张轩告诉记者,因为不能实时取货,网购的商品只能是一些日常用品,生鲜类的商品全都在村里购买。“我一般一周去一次镇上,把所有货品都一次性拿回来。”张轩介绍,他们那条村所属的乡镇有三家快递公司网点,还有两个驿站,由于那个小镇上的人口比较集中,往来取件寄件的人络绎不绝,生意很好。

家住湖南省衡阳市乡下的汤女士也向记者表示,自己和家人每次网购的商品都要到镇上取。但是,去年以来,某社区团购平台入驻,在村里招募了几个团长,村民就开始在这个平台上团购商品,由团长统一去商品集中点取货,然后带回村里送货上门。“他们有时候会在村里的某个点集中发货,村民也可以自己去取的。”汤女士说,有了这个社区团购平台后,村民就更少到电商平台上买东西了。

对许多地区的村民来说,除了电商进村,还有农产品出村的需求,这恰恰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家住宁夏乡下的吴大叔近期开始忙碌起来,因为他种植的硒砂瓜当下正到了收获的季节,每天都忙着采摘、打包,给快递物流公司装车送进城里销售。吴大叔明显感觉到,快递物流进村之后,增加了他的经济收益,他也因此增加了种植量。

据了解,农产品出村工程已提出多年,刚推行时,由于农村物流体系不完善,通过互联网把农产品销售到各地的村庄也不多,所以进村的快递公司并不多。但如今农村直播电商的发展带动了农产品的销售,在不少农作物产区,从事电商的村民大幅增加。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农村电商约有3万家,每年出村的农产品销售额高达千亿元。中国农业大学智慧电商研究院和艾媒研究院近日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农货新消费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农货正在进入规模化新消费阶段,2021年中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有望从2020年的6107亿元升至近8000亿元。

快递公司:乡村业务

“送一单赔一单”

早在2014年,国家邮政局便已启动“快递下乡”工程,2020年出台《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更是将农村物流体系建设纳入战略部署重点。如今“快递下乡”工程的效果如何?国家邮政局《2020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东、中、西部地区快递业务量比重分别为79.4%、13.3%和7.3%,快递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79.6%、11.9%和8.5%。从数据可以看出,我国农村人口分布最广的中西部地区快递之和,不及东部地区的三分之一。对于快递服务向农村下沉的情况,快递物流信息服务商快递100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快递服务营业网点达22.4万处,设在农村的有7.1万处。

国内一家头部快递公司相关人士胡贤(化名)对记者表示,农产品外销业务多的农村区域,自然就能吸引更多进城的物流、快递业务,而且是批量的,但非核心产区,快递公司进村的意愿就不是很大。

“不是我们不想进村,而是太烧钱了。”胡贤对记者表示,即便农村的快递业务量正在飞速增长,各大快递公司在农村仍是苦苦挣扎求生存,“送一单赔一单”,生存全靠基层网点硬扛,以及快递总部持续不断的补贴。

快递100CEO雷中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快递公司之所以在农村难以开展业务,主要原因是,客观上说,乡镇地区居住密集度低,业务量本身不足,加上交通条件限制,导致运营成本较高;主观上看,快递末端管理粗放,信息化程度低,乡镇站点老板缺乏多元化经营意识;快递公司近年来低价竞争,对快递派、寄价格一降再降,也导致乡镇网点运营成本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

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县城常住人口只有1万人,平均每天有300单快递。当地快递网点负责人常继鹏告诉记者,每单包裹快递企业给的派费是1元左右,一个月收入是9000元,但因为要及时处理这些快递,一个人忙不过来,必须再招一个快递员,“我每月要付这个人的工资是4000元,自己房租成本是1500元,车辆费用是2000元,再除去生活成本,几乎不赚钱。”

新疆喀什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距离喀什有5个小时车程,整个县域常住人口4万人。前几年,多家快递企业尝试在这里开设网点,但因为地理位置偏远,最近两年都悄悄消失了。当地快递从业者伊力亚尔·依明表示,这里平均每天的快递单量只有500单左右,一个快递企业要在这里设网店、购置物流车、招聘快递员,这500单快递根本弥补不了这些成本,几乎是送一单赔一单。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近年频繁爆出乡村物流出现二次收费问题。近期有报道称,在广西贺州,有快递公司张贴海报,称自2021年6月1日起取消乡镇网点,快件只到市区。为方便乡亲领取自己的快递,网点会安排车辆托运,但托运到乡镇自取点的费用要向客户收取。根据海报内容,乡镇自取点将额外加收2~5元费用。

破局:“共享配送”成共识

“做会亏钱,不做又不行。”胡贤无奈地对记者表示,如果别的快递公司突破了农村市场,不做这块业务的公司就会很被动,毕竟城镇业务量已经很饱和了。事实上,数据显示,我国人均GDP已突破1万美元,其中农村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为6077元。这意味着,农村居民将有更丰富的消费需求,而城市居民对高品质的新鲜农产品的需求也更加旺盛。此外,近年的一个明显趋势是,越来越多大学生、农民工等具有知识和技能的“新农人”逐步回流农村,带动了更多的物资流动,完善的物流体系的重要性也因此凸显。

据记者了解,尽管困难重重,但已有快递公司正在抓紧布局乡村市场。在多种模式探索中,“共享配送”成为业内共识。简单来讲,就是将县域这一级多家快递企业整合起来共同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享场地、人力、运力等资源,缩小快递员配送区域,提高配送密度,通过单一品牌包裹配送集约为多品牌包裹配送,实现1+1>2的配送能力升级。

雷中南介绍,目前快递100收件端能够对市面上十余家快递公司打通数据,支持“三通一达”、顺丰、京东等10余家快递品牌共配扫描,适配40多家官方快递公司的电子面单,对于末端网点来说比较实用、方便。

早在2019年7月,菜鸟网络就在全国县域农村推广共同配送项目。菜鸟网络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在总部,菜鸟与申通、中通、韵达等快递公司合资成立溪鸟物流科技公司,向乡村共配网络输出“溪鸟技术系统”,加上菜鸟自主研发的“溪鸟共配系统”,共同为县乡村搭建高效、便捷、稳健的农村共配物流服务网络;而在基层,县域快递公司自主成立合资公司,建立以县域快递共配中心和乡镇共配网点为依托的农村共配网络。通过分拨场地的统一选址和规划,实现快递包裹处理场地、流水线集中统一,实现成本核算、收益共享、风险共担。

“只有通过市场化和规模化,才能让快递进村支撑力更强,可能性更大。抛开上行单量优势较大的县域不说,要在绝大多数普通县域实现快递进村,快递共配是目前较具操作性的方式。”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快递共配集成了多个品牌的村级快递包裹,通过增大规模单量,减少快递进村的亏损压力。据菜鸟网络透露的数据,目前菜鸟在县域、乡村的共同配送业务已在29个省域的1000多个县落地,落地县域的快递成本平均降低三成。“我们认为,做农村快递,做乡村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长期耕耘,不能过于急功近利。”上述负责人表示。

业内建议:政府

应牵头进行资源整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健全城乡流通体系,加快电商、快递进农村,扩大县乡消费”。这是2014年国家邮政局启动“快递下乡”以来,“快递”连续8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也是政府工作报告第二次强调“快递进农村”。近期的国常会再次指出,加快发展农村寄递物流,进一步便利农产品出村进城、消费品下乡进村是推进乡村振兴、增加农民收入、释放农村内需潜力的重要举措。

破解“快递进村”难题,除了企业端发力外,还需要政府牵头协调整合资源。全国政协委员沈南鹏建议,政府应推动县域邮政网络设施资源社会共享,对符合政策要求的快递企业通达乡镇和村庄的低载线路给予运营补助。此外,地方主管部门在规划乡村公路时,建议纳入邮政、商务部门掌握的物流运营信息,根据实际物流需求优化路线。他还建议,探索快递物流企业末端揽投的创新政策,出台无人货运创新应用试点的指定区域、行驶路权和空域等操作指引;拓展集装箱车辆优惠政策,ETC折扣和集装箱车辆优惠叠加使用可扩展至全国,降低商贸物流成本。

上海邮政快递专委会副主任赵小敏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下乡”最大的挑战就是利益分割问题,要努力通过破解前端的价格战难题,为后端的投递网点争取更多的利润空间。“我认为,在构建乡镇完善的物流体系过程中,要避免重复建设,要利用原来更好的资源,比如供销合作社、中国邮政以及公共交通服务、商业连锁企业、家电渠道的资源,形成合力,用好‘借鸡生蛋’,结合快递企业自身的网络特点,全面实施资源交换,产业联动,属地参与,因地制策,优势互补,股权多元化,最终实现多方共赢。”赵小敏说。

赵小敏认为,农村寄递市场潜力巨大,既是邮政快递业发展的一片沃土,也是促进乡村振兴的有力抓手。尤其是主流快递公司,应该早规划,早行动,扩大资本开支的力度,合理调配已有资源,最大限度实现精细化布局,方能及早占据市场,为未来发展赢得先机。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