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1迈向2022,金陵大佬们的中场战事,是进击还是退守?

2022-01-07 14:41:20 一号地产 微信号 

来源:一号地产 ID:dichanyihao

作者:刘章号

一号说:           

君看六幅南朝事,老木寒云满故城

汪建国的汇通达正在港交所聆讯等候IPO上市,季昌群的雨花客厅却已经因无力还债被架上了司法拍卖,而福中集团杨宗义则身陷囹圄,殊不知雨润的祝义财已经归来好几年了。

2021,张近东落得清净,一折身,从一手创办的苏宁易购(002024)出局了;从这点来说,袁亚非倒还在坚守,接近年底时换得重组方案通过,但却又在2022的第一个工作日因宏图高科(600122)信息披露违规,其所控制的三胞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无论风云变幻,六位南京本土商业大佬,各自迎来了人生变局的中场,有人迎来了“赛点”,也有人全部指望在下半场扳回一局,未来得分如何,是进击还是退守,答案往往隐藏在过往的历程之中。

01.

张近东VS汪建国:两位家电大佬的转身

在做出卖掉五星电器的决定前,汪建国在酒店的窗口边,站着看了6个小时的黄浦江。并非是难以抉择,恐怕更多的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隐忧,但对于家电连锁卖场的生意,汪建国此时已有了相当的确定,那就是:

这个日子不可能好太久。

在有着“中华第一商圈”之称的南京新街口,当时有6家家电卖场,整个南京市在郊县有60个家电卖场。“竞争白热化了”,这是汪建国彼时的商业判断,出于一个经营了8年家电卖场生意人的自觉。

那一年是2006年。

回过头来看,当初汪建国的危机意识颇具预见性,因为就在两年后同城对手张近东的苏宁超越国美,成为国内最大的商业连锁企业,拥有上千家门店。

而且此时,苏宁已经在A股上市两年了,而五星电器的上市之路却一再搁浅,未来在哪没有人知道。

回转身,十五年之后,河东与河西掉了个,根本用不到三十年。

2021年10月14日,汪建国在深交所为孩子王上市敲钟,当日收盘总市值达到253.5亿元。

而在一个月前,2021年9月的张近东则在《恒大地产集团增资协议》补充协议签字仪式上,坐在了许家印的左手边第一个位子。尔后苏宁的200亿元投资从之前拥有对赌协议的战投变成了普通股权投资,并且长期持有。

此时离许家印率队造访苏宁,与张近东喝下“交杯酒”只有三年多时间。也正是在那一次的酒局上,苏宁控股旗下苏宁电器集团之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投了恒大200亿元。恒大地产增资扩股完成后,南京恒润将持有其4.7%的股份。

“我和家印主席心有灵犀、一拍即合,共同决定要推动苏宁和恒大全方位的战略合作,携手布局智慧零售时代下的场景消费。”

彼时,张近东与身价2900亿的许家印一样,意气风发。

事实上,在2017年11月签订的战投协议中,还有一份对赌协议,除了承诺恒大三年净利合计1650亿之外,还要在2021年1月31日前完成重组上市。

恒大重组的对象是深深房A,一家老牌地方国企地产上市公司。

2020年9月,苏宁突然在投资者会议上放出话来,如果恒大不能如期完成境内重组上市,苏宁计划行使相关条款,要求拿回200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资金。

半个月后,恒大那封“恳请函”传遍全网。

苏宁后来放弃了对恒大回购股权的要求,转而加入到“1300亿战(站)队”,即便此时苏宁自己的资金面也捉襟见肘。

2021年2月,苏宁曾有“联姻”深圳国资的消息披露,拟出让苏宁易购23%股权,交易对价约148亿元。然而,双方最终未能牵手成功,到7月份宣告终止潜在收购。

真正的接盘方来自于江苏国资和阿里、海尔等家电企业,彼等作为出资人成立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一期二期)合共切走了22.55%的苏宁易购股份,与此前深圳国资的潜在收购份额一致。

重组完成后,苏宁易购将无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降低至20.35%,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仍为19.99%,但如算上新新零售基金的间接持股,“淘系”持有的股权超过了张近东。

至此,张近东丧失了对其一手创立的苏宁易购的控制权,虽然仍为“局内人”,却再也没有说一不二的威赫。

临到2022年开年,汪建国旗下汇通达又再度向港交所递表上市申请,如若成功,汪建国在不到一年间收获两家上市公司。

也是在2022年开年,1月5日,从人民网(603000)江苏频道又曝出一则视频,多人身着“苏宁还钱”红马甲在苏宁易购总部附近与阻拦者发生肢体冲突,有消息称红马甲或为苏宁的供应商。

02.

袁亚非VS杨宗义:珠江路弄潮儿的迫降

论成名成腕之早,袁亚非与杨宗义近乎同时,并且都从珠江路掘到了第一桶金,只不过后来二人的赛道有所不同,一个在商业零售与大健康领域驰骋,另一个则在商业地产和产业互联网行业挥杆。

论在珠江路的淘金,袁亚非起步甚早,在1992年就辞官下海,以2万元本金起家数年间就积累起2亿元总资产,拿下了珠江路电脑城一半的铺面。

而杨宗义要到1995年才在南京珠江路电脑城里租了一个20平米的门面,雇了三名员工,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

有意思的是,两人在生意起点时都极为擅长营销、以小博大。袁亚非下海时的2万本金,1万用来租铺面,5千元用来打广告,剩下的5千元则用来赊了5万元的货。往后许多年,还为其所津津乐道,“我有5000块的时候,就能做500万的生意”。  

创业初期,为了吸引客户,杨宗义打出了“福中电脑=3+3=福中电脑”的广告招牌,宣称零配件3年包换,后3年包修的服务政策,此举一出曾引发同行联合“围剿”。

袁亚非的巅峰时刻出现在2014年,三胞集团以1.55亿英镑跨国并购英国百货公司House of Fraser,一时风头无两。

用袁亚非自己的话来说:“英国的威廉王子来中国,点名要见我,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中国人买了他们皇家授权的百货公司。”

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至2017年间,三胞集团疯狂加杠杆并购,发起15起以上海外巨额并购,遍及英国、美国、以色列,涉及零售、养老服务、生物医药等领域,总耗资超过200亿元。

据称袁亚非对此很长一段时间都颇为得意,深信自己看透了周期,并且始终领先对手数年。

“当别人都在搞房地产的时候,我一直在买内容,别人都在盖购物中心的时候,我一直在买供应链、买场景,现在很多人以很便宜的价格把购物中心卖给我,我说我在这个路口等你们已经很多年了。”

不知道袁亚非口中的“别人”是否包括杨宗义,因为在此之前杨宗义正在大举进发商业地产,在新街口斥资营造3C数码广场,在南京布局三大科技产业园,意图用产业地产促进福中IT产业的进化。

然而这一步棋终究没有走下去,杨宗义对“互联网+”忽然萌发热情,一股脑儿投入其中,接连推出小六美鲜网、小6水产网、中国蟹库网三大生鲜电商品牌。

可是热衷于新词汇的杨宗义,仍然在用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语言描绘自己正在干的事:

“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把传统落后的买卖变为时尚精英的事业。”

结果自然是,三大生鲜电商品牌,一个水花都没有。

不止于此,杨宗义高调做事的风格还影响了福中集团的组织架构,作为一家南京本土的民企,福中集团竟然同时设置了4大洲际总部、8大产业板块、12大区域总部的布局。

完成这一盘大棋局的年份是2017年,也正是杨宗义开启大规模民间借贷的那一年。

而袁亚非则是在2018年走入下坡路,此前的“买买买”除了给三胞集团带来大量“便宜”资产之外,也导致了公司负债累累,终于在此时开始爆发债务危机。

当年7月,一项融资主体为三胞集团的资管计划到期无法全部兑付,5580万元发生实质违约。

要知道三胞集团可是刚刚于前一年年迈入千亿集团阵营,袁亚非也以470亿元身价登上了胡润富豪榜top40,区区5580万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2020年袁亚非以不超过16.2亿的价格卖掉了南京国际金融中心,而六年前他从李嘉诚手上买入的价格是25亿元。

同样都是在中国与英国间资产腾挪,袁亚非到底输给李嘉诚的是什么?

袁亚非恐怕已没有更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2021年12月31日证监会宣布了对三胞集团的立案调查,原因在于宏图高科的信披违规。

此时距离三胞集团重组计划的通过刚刚过去一个月,袁亚非在方案通过后曾感谢过方方面面。

杨宗义则再无表达感谢的机会了,因为早在2020年11月他就因涉嫌非吸被采取强制措施。

珠江路的两位弄潮儿跌落了潮头。

03.

祝义财VS季昌群:在债务重整中迎来变局

2021年12月31日,对于祝义财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就在这一天,雨润重整方案获得债权人表决通过,并获得法院裁定批准。

从2019年归来三年时间过去了,如今,祝义财似乎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

论起江苏首富的头衔,祝义财得来的要早得多,早在2004年祝义财就以2.3亿美金的财富成为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为江苏首富。

那一年,黄光裕陈天桥分别以身价13.00亿、12.76亿美元分列大陆富豪榜二三位。

而对季昌群来说,创业之路才刚刚开始,此时距丰盛集团创办不过两年,整合旗下所有建筑企业而成的南京建工集团也还要到一年以后,这也为其后来进军房地产埋下了伏笔。

也许是肉类食品加工的生意太单调了,成为首富后的祝义财也看上了房地产行业,于是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

但是真正让地华房产为外界所熟知靠的并不是房地产开发,而是在二级市场举牌南京中商(即中央商场(600280))。

不过自2005年举牌并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祝义财始终没有真正入主南京中商,直到2009年从南京国资手中受让了国资持股部分,才算是坐稳了实控人的位子。

即便战线长了点,但好歹拿到了资本市场入场券,也让“雨润系”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头。

此后祝义财也开始了大肆跑马圈地,以雨润食品的名义行产业地产之实,谋住宅开发之利。雪球越滚越大,逐步在物流、金融、文旅等多个领域全面开花。

摊子铺大了,总归要遇到“十个锅九个盖”的问题,实际上雨润地产早在2014年就有“深陷三四线死循环”的说法。虽然华丽的袍子仍然罩在表面,当年雨润地产还以年销售额155亿元,在百强房企排行榜上位列49名。

但是如果不是后来出了那档子事,雨润地产完全有可能从所谓的“三四线死循环”中扭转乾坤。

因为就在2015年6月,棚改货币化开始了。

碧桂园、恒大以及一批后来的千亿房企均是从这个时候上了一个台阶,缔造了“恒碧万”那样的神话。

然而命运就是如此无常。2015年3月,祝义财因案被监视居住。“雨润系”经营急转直下,叠加金融机构短期内“抽血”约150亿元,以至于公司流动性枯竭。

风水轮流转,2016年的江苏首富却换成了“新人”季昌群,时年上榜财富是368亿元。此时距离祝义财登上江苏首富之位已经过去了12年之久。

不过季昌群快速暴富的方式却并非来自于房地产崛起,而是资本市场,从2013年末至2016年,丰盛控股市值由5.5亿元,飙升至714亿元,其涨幅高达128倍,涨速碾压腾讯。

骤富者难保富贵。

潜藏的危机在2018年12月终于暴露出来。12月25日晚间,丰盛集团发文称公司有12.78亿元到期债务未清偿,并有可能触发总计45亿元的提前还款条款。

此后的丰盛集团一直陷于各种债务纠纷之中,丰盛控股的股价也断崖式跳水,季昌群再也没有了“首富”时的光鲜。

无独有偶,即便2019年祝义财回归,也仍无法在短期内再重新找回往日的荣光。

2020年10月,雨润控股旗下中央商场、雨润食品先后披露公告称,雨润控股面临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债务、保护债权人权益,已向法院申请重整。

这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2021年12月底,雨润控股重整方案获得通过。但这还不是全部,今年1月5日雨润食品发布公告澄清,获得通过的重整方案只是雨润控股,而关于雨润食品的重整计划仍在表决之中,二者并不等同。

而且即便重整方案全部获得通过,从方案内容来看,雨润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其中最为关键的是新推出的证券化平台雨润精选,各方围绕这个平台签订“对赌协议”。

祝义财为雨润精选做出业绩承诺:2023年-2025年净利润总和不低于20亿元,2026年净利润不低于50亿元,并将在2027年内递交上市申请。期内无法完成业绩承诺需要赔偿股份,无法如期上市则需要现金回购债权人全部转股债权本金。

这可能是目前祝义财的最优解:

以时间换空间。

季昌群也希望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最优解,有可能药方还与雨润一样。

2020年11月,南京建工集团(原“丰盛集团”)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并请求预重整,在2021年12月31日,南京建工重整二债会召开,虽然目前尚没有消息传出,但结果应与雨润的重整一样:

获得通过。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号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