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人大代表建议修订《企业破产法》

2022-03-11 06:47:21 第一财经日报  缪琦

  “昨天工信部中小企业局已经给了反馈,相关程序正在进行中。”

  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陈晶莹告诉第一财经,在日趋复杂的市场环境和疫情背景下,我国中小企业经营风险增加,对重整制度的改革需求尤为迫切。然而,我国现行重整制度存在适用主体不明确、申请动力不足、制度供给单一、程序高昂等问题。因此,她在今年的两会上提出关于修改《企业破产法》的议案,建议依据中小企业的特殊属性和内在需求来重构适合中小企业挽救的重整制度,修改完善《企业破产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球疫情仍在持续,世界经济复苏动力不足,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我国消费和投资恢复迟缓,稳出口难度增大,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困难。今年我国将着力稳市场主体保就业,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完善减负纾困等政策,夯实经济稳定运行、质量提升的基础。

  中小企业破产少

  陈晶莹援引数据表示,截至 2020 年底,我国市场主体总数已达到1.4亿户,中小企业户数占比高达95.68%,贡献了60%的GDP、50%的税收以及80%的城镇就业。然而,中小企业的生命周期整体较短,平均寿命仅2.9年,集团公司的平均寿命只有7~8年。

  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中小企业的韧劲抗性更显不足,企业倒闭数量增加。但是,“通过破产程序退出市场的企业却少之又少。”陈晶莹表示,自2007年6月《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我国每年的破产案件受理数量从未破万,而中小企业的破产案例比例微小。

  陈晶莹认为,造成中小企业倒闭多、破产重整少的原因,除了人们对破产功能认识不足,没有真正理解破产法在市场经济中的重要社会调整作用外,更重要的是传统重整制度、《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不适于中小企业的本质特征和生存发展需求。

  因此,她提出,建议明确扩大《企业破产法》的主体适用范围,从现行的“企业法人”扩展为“企业等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非法人组织、个体工商户、自然人等各类市场主体”。

  其次,在《企业破产法》的重整程序方面做相应的修改和补充。比如,中小企业重整应以企业的主动申请为前提,并且法院对重整可行性的审查可适当简化等。另外,在《企业破产法》第八章重整部分增补适用于中小企业重整的规则,并为中小企业重整设立专门的破产管理部门。

  突出市场化、法制化方向

  除了上述议案,上海代表团在今年的两会上也专门就修改《企业破产法》提出了一份议案。

  这份议案提出,修改《企业破产法》要突出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可重点在以下几方面加以完善:一是推进破产程序的府院联动机制,形成整体合力;二是完善简易破产程序,提高破产审判效能;三是创设实质合并破产制度,解决关联企业破产难题;四是优化财产保全措施和破产财产处置制度,加快破产程序进程;五是完善破产程序终结后的相关制度,解决破产企业“注销难”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上海代表团的议案总结了具体的方案,并附上了《企业破产法》建议修改条文。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郭新明提出了关于建立大型民营企业债务风险预警机制的建议。他提出,疫情之下,部分大型民营企业债务风险加速暴露。因此,建议从完善破产重整管理人制度、规范关联企业合并重整、提高破产重整方案质量等方面着手,优化破产重整机制。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